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三十三章婚約一事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直到走出了雙方的視線,柳婧才停下腳步。她回頭看向剛才離開的方向,苦澀地笑了笑。 人與人之間,有時候有的話,真的不必說出來。剛才那個姓顧的,在她提到她的姓氏,提到陽河縣時,那戾氣清楚可辯。那戾氣...

柳婧的男裝扮相相當出色,俊美清雅,隱有奢華氣,這樣的人,雖是一襲布衣,自也不會被一個少女忽略。

所以當她轉過身時,那兩個小姑也都看清了她的面容,舉止動作間,也多了幾分矜持。

見柳婧一雙清泉般的眸子熱切地看著自己,那俊美高雅的男子揚唇一笑,挑眉問道:「這位郎君,我們識得?」他定定地盯著柳婧,那目光專註得近乎探查。

柳婧朝他深深一揖,斯文地回道:「在下姓柳……」這『柳』字一出,柳婧清楚地看到面前這個男子臉色一冷。

看到他眉目間毫不掩飾的不喜,柳婧心中格登一下。想了想,柳婧繼續朝他說道:「顧兄很是面熟,似是故人,不知以前可是在鄱陽郡呆過?」

男子眉頭再次一挑,他微笑地看著柳婧,笑容卻不達眼底,「不錯,我小時一直住在鄱陽郡……柳兄是?」

柳婧心中突突一跳,垂眸抿唇,笑容溫潤寧靜,「在下柳文景,吳郡陽河縣人氏……」再一次,她在說出『吳郡陽河縣』幾個字時,柳婧清楚地看到,眼前這俊美高雅的顧家郎君,那眉眼間籠罩了一股陰戾之氣。

這種戾氣讓柳婧打了一個寒顫,沒來由的,她有點畏了。當下柳婧垂著眸笑道:「是在下唐突了。」說罷,她朝著他一揖,清聲道:「顧兄請便,在下告退了。」說罷,她衣袖一甩,挺直腰背朝外走去。

柳婧一步一步走著,直走出十幾步,她還能感覺到背心灼灼,似被人正靜靜地盯著。

不過,一直到她走開,那顧郎也沒有喊住她。

直到走出了雙方的視線,柳婧才停下腳步。她回頭看向剛才離開的方向,苦澀地笑了笑。

人與人之間,有時候有的話,真的不必說出來。剛才那個姓顧的,在她提到她的姓氏,提到陽河縣時,那戾氣清楚可辯。那戾氣如此深濃,直讓她話也沒有說完便落荒而逃。這人如此嫌惡自家,冒然求他相助,只會徒勞無功。

不過,看來這人很有可能就是顧二郎了,回去與母親商量過後,再派人去拜訪吧。他們還有婚約在身,避是避不開的。

倚著牆壁,柳婧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後悔年少不知事時的輕狂任性。

柳婧不知道,見到她離去時,顧郎定定地盯著她的背影不放,閔姓小姑好奇地問道:「顧郎,這人是誰呀?怎麼話也沒有說完就走了?」

顧郎垂下眸子,他唇角微揚,微笑道:「這人啊,或許是我一個故交……能在這裡遇上,也真是緣份不淺礙…」宛如弦樂的聲音響起時,不知怎麼的,他身邊的兩女都打了一個寒顫。

雖是這一刻,兩女都感覺到眼前這個來自洛陽的高貴男子陰寒得很,可她們還是嬌柔歡喜地傍著他。畢竟,她們都是吳郡這個小地方的,普遍家世的女兒,以她們的身份,自是不可能成為顧郎的正妻。不過,聽說這顧郎這麼多年來,一直潔身自好,門風清正。如此她們能夠得到這位顧家郎君的歡心,便是一妾,也能大大提升家族地位。

路上遇到了這麼一個人,柳婧也就沒有心思繼續逛街了,她急匆匆地朝家裡走回。

一入府門,她便徑直尋到母親,揮退僕人后,柳婧跪坐在母親對面,低聲說道:「母親,女兒可能遇到了顧家二郎了。」

「什麼?」正在刺繡的柳母手一顫,指尖一疼,卻是被針刺出血來。

柳母顧不得冒血的指尖,抬頭看向柳婧,急急地問道:「你說什麼?你遇到了顧二郎?」

「彷彿是他。」柳婧垂著眸應了一聲。

柳母狂喜地站了起來,她喃喃說道:「居然遇到了顧二郎,居然遇到了顧二郎……難道說蒼天開眼了?我們時來運轉了?」

柳母歡喜得轉來轉去了一陣,回頭見到女兒端坐在那裡,表情凝重,眉頭深鎖,不由收斂了笑容,不安地問道:「孩子,他,他不願意么?」

柳婧慢慢抬起頭來,她迎上母親,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孩兒剛跟他說,孩子姓柳,他便臉色不善,待得知我來自陽河縣,更是臉色陰沉。孩子當時說不下去了,便匆匆告辭,離去時,他也沒有喚住孩兒。」

頓了頓,柳婧說道:「母親,據今日重逢時,他的表現看來,這人對孩兒成見很深。孩兒想,不如我們以婚書為條件,請他幫忙救出父親。」

柳婧輕聲說道:「他的身邊,還伴有閔府的嫡女和另一個美貌小姑。女兒想,他聽到只需要救出我父親,便能解去束縛了他的婚約,一定會欣然同意的。」

聽了柳婧的話,柳母卻沉吟起來。

在柳母尋思時,柳婧也沒有說話,一時之間,這院落里只有風吹樹葉的嗚咽聲不時傳來。

直過了好一會,柳母才說道:「婧兒,你忽略了一件事。」

柳婧抬頭看向母親。

柳母對著她說道:「你們定下婚約已然六年,這六年中,他顧府早就輝煌騰達,我們柳府卻是一日比一日沒落。而現在,你及笄已過一年,按情理,他如果想娶你,一年前就應該前來陽河縣求娶。而他不想娶你,一年前,他也應該前來解去婚約。你幼時如此戲弄於他,他們顧府真要解去婚約,不管是你父親還是我,都會無話可說,可他們一直沒有來,這是為什麼?」

說到這裡,柳母定定地看著女兒,認真地說道:「孩子,你說,那顧家二郎會不會是對你兀自有情?只是他也氣不過?」

母親的意思是說,顧家二郎是對她有情又有惱,所以故意拖著婚約,不願意前來求娶便宜了自己,也不願意解去婚約失去自己吧?

柳婧苦笑了一下,她垂眸說道:「無論原因是什麼,他如今有權有勢,願意援手,則父親馬上就可出獄。母親,我馬上派人前去探明他的住所,然後,我們帶著婚約,去與他談一談吧。」

柳母想了想,點頭嘆道:「也只能這樣。不管如何,是得好好談談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