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三十二章遇到顧郎?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地議論。 奇怪的是,明明昨晚聲勢弄得那麼大,大半個晚上都有馬蹄聲來來去去,可今天卻無一人提起,彷彿昨天晚上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眾人不提,柳婧自也不會去招眼。轉了一圈回...

柳母這些年,身體已越來越差,柳婧安撫她幾句后,便扶著她安寢了。出來看到大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眼神中充滿了親近的渴望的妹妹,她心頭一軟,抱起冷落多時的小女孩。小女孩顯然很乖,她安靜的倚在姐姐的懷中,只是仰頭看著她。看著看著,她湊到柳婧耳邊悄悄說道:「大哥,你是二姐姐對不對?」

柳婧低頭看向對她的身份耿耿於懷的小妹,不由一曬。她抱起小妹一邊朝書房走去,一邊說道:「不想睡啊?不想睡就與大哥寫一會字玩好不好?」小女孩卻是不喜歡讀書,她拚命地搖著頭,從柳婧身上強行掙下,一溜煙跑遠了。

看到她那逃之夭夭的身影,柳婧失笑搖頭。此時時辰真不早了,她一邊吩咐婢女準備熱水沐浴,一邊朝著自己的寢房走去。

柳婧原本以為,受了這麼多驚嚇,自己又會像前兩次一樣睡不著了。結果沒有想到,她一躺到塌上,睡意便迷迷而來。而且這一睡還睡得特別沉特別踏實。

第二天,柳婧先是睡到中午才起榻,在用過餐后,便與母親又探望了一次父親,見他腿傷果然好了大半,也給換了一個乾淨明亮了點的牢房,便賞了那照顧父親的獄卒十兩黃金。

這時,去吳縣調查父親一案的僕人們還沒有回來,柳婧走在街道上,一邊把浪蕩子們收集到的消息尋思了又尋思,一邊留意著吳郡人對昨晚之事地議論。

奇怪的是,明明昨晚聲勢弄得那麼大,大半個晚上都有馬蹄聲來來去去,可今天卻無一人提起,彷彿昨天晚上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眾人不提,柳婧自也不會去招眼。轉了一圈回到柳府時,安排在陽河縣裡變賣家產的兩個僕人回來了,見到柳婧,兩個老僕都是喜笑顏開。一人得意地叫道:「大郎,這次老奴總算對得起主母和你了。」另一個則說道:「大郎,房子和租子都賣出去了。」

看到他們高興的樣子,柳婧也大為開懷,她興奮地問道:「賣出去了?都得了多少金?」

兩僕人上前,他們把與買主交易的契條呈到柳婧面前,一個則樂呵呵地說道:「正好碰上個賺了錢回家置業的。房子作價二百兩,店鋪二百三十兩金。大郎你不知道,那坑了咱家的姓趙的豪強在知道這事後,還很不高興呢。呸!那賊胚子就想著一百八十兩金把兩處都拿下,哪知咱柳府氣運就是不竭。」

柳府作價二百兩,店鋪二百三十兩金?恩,這個價錢不錯。柳府也罷,店鋪也罷,都是柳府當年風光時置的,不管佔地還是布局還在方位,在陽河那小地方都是一等一的好。它還真值這個價。

柳婧吁了一口氣,耐心地誇張了兩個老僕一番后,笑道:「那金都給母親收起了?」

「是的大郎。」

加上自己給母親的,這下母親手頭也有五百兩金了。這麼多金,要是父親現在平安,便是在這吳郡,他們也可以置一點業買個普通的院落住下。可惜,父親還在牢里,還會有大把花錢的時候。

可不管怎麼樣,一下子家裡多了這麼多金,柳婧總算放鬆下來。

這放鬆,是真正的放鬆,前陣子,家裡的生計,像大山一樣壓在她頭上,令得她寢食難安。現在手頭松活了,她也就可以放下心神,踏踏實實地謀一條安全又長久的生財之道。

心裡一放鬆,柳婧便覺得整個人都神采飛揚起來。她回到房間,細細地梳洗了一番。

先是對著銅鏡中,自己那女子妝容看了半天,最後柳婧搖了搖頭,開始在臉上頸上手背上塗上油。這油就是豬油,她沾了極少極少的一點,再添了一丁點的鍋底灰和勻,給細細地抹在臉上,這油一上,整張臉便顯得黑粗了些,再適當的隱密地修剪描畫一下眉眼,男子柳文景便出現在銅鏡中了。

說起來也是奇怪,柳婧發現,自從自己扮成男子后,明明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可這皮膚卻比起以前還要水嫩。看來那《神農本草經》里所說的,豬油能使人面白肌嫩還是挺有道理的。

打扮妥當后,柳婧出門時,遠遠便聽到自家小妹的歡笑聲。

孩童總是無憂無慮的。柳婧笑著搖了搖頭,摸了摸袖袋裡的二十兩黃金,再次踏出了家門。

這一次走到街道上,天空似乎都明亮了些。而來了吳郡這麼久,也直到此刻,她才有心情欣賞一下來往的人流,街道兩側的店鋪,和時不時擺在路旁的小攤子。

走著走著,她來到了吳郡最為繁華的春竹巷,這條巷子,兩側店鋪林立,而且各家店鋪都布置得精緻高檔,路旁處處都是擺放的攤位,來自各地的小吃這裡都能看到。

這時,柳婧一眼看到了一個擺放著玉器的攤子。

望著其中一個手鐲,柳婧突然記起那個被自己當了的母親的寶玉。只是贖回那塊玉,少說也要一百兩黃金,她現在還贖不起。罷了,現在想這個幹嘛?還是全心全意救出父親再說。

想著想著,柳婧來到了那攤子前。

就在她蹲下來,伸手拿向那個似乎品質不錯的玉手鐲時,突然的,一個嬌柔的聲音從一側傳來,「咦,這玉鐲不錯。」說罷,一隻手伸過來,柳婧的手尖剛摸到那玉鐲,那手已大大方方地從她的手下把玉鐲接了去。接著,那嬌柔的聲音軟軟地說道:「顧郎,你看這玉鐲是不是很好看?」

顧郎?

她說顧郎?

柳婧宛如被什麼擊中一般,慢慢站起,慢慢轉過頭去。

出現在她視野中的,是兩女一男,其中正一臉嬌儂地向男人獻著媚,舉著手鐲說話的,正是與她有一面之緣的,那日對著陽子遠的三妹冷嘲熱諷的閔府姑子。而另一個少女,美貌還要用過閔府姑子,柳婧卻是不識。

至於被兩女用愛慕的眼光看著,唇角含笑氣度高雅的俊美男子,居然也是熟人,他不正是那個與閔家兄弟走在一塊,被他們刻意清了場,迎請進酒樓,還說要吃酒煮鵝的來自洛陽的那個貴人?

他姓顧?

他來自洛陽,他還姓顧?

柳婧的心,這一刻跳得飛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