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三十章被拿住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下顫慄著,青年首領面無表情的,語氣輕緩地說道:「報上姓名1 柳婧烏漆漆的瞳仁里,水光更閃乎了,她咬著唇努力讓自己表現從容地回道:「柳,柳文景。」 「柳文景?」青年首領挑了挑眉。卻是不信...

青年的聲音一落,眾騎士哄然應諾,一時之間,馬蹄翻飛,呼嘯陣陣,散了半邊碼頭的騎士們朝著碼頭各個方向撲去。

黑暗中,騎士們的動作起伏間,隱隱有冰寒的劍光在火光中閃過。

這些騎士,剛一打照面,大漢便認出來了,他們是來自洛陽的。

『來自洛陽的/

光是這五個字,便能讓人心寒!在這種階級分明的社會裡,這種絕對的等級壓制,以及可以隨意取走自己性命的權勢之威,足以讓這些平素遊走在邊緣,沒少做見不得光的事的浪蕩子們魂飛魄散!

看著騎士們從天而降,氣勢迫人的四下搜索時,站在柳婧身前的大漢一個勁的顫抖著,在他牙齒叩叩相擊聲中,陡然的,一股惡臭味從他身上傳來——這人居然給嚇得尿失禁了!

這時刻,站在碼頭一角,四周無遮無擋的一癱一站兩個人,自是非常顯目。正因為太過顯目,那些騎士都越過他們,朝著隱藏了的人群撲去。也正因為顯目,騎士也罷,青年首領也罷,隨便一眼便瞟到了他們。

遠遠朝這邊盯了一眼,那青年首領沒有認出癱坐在地上的柳婧。他只是遙遙一指,朝著身邊的一個騎士說了句什麼。

當下,那騎士策著馬急沖而來,衝到兩人面前時,他先是看到了那大漢,見到大漢那雙股戰戰,尿臊味不時傳來,那騎士嫌惡地皺起了眉,他轉向坐倒在地上的柳婧。

先前看到柳婧坐在地上,那騎士還一臉鄙夷,可這會對上火光中柳婧的眉眼,見她雖是坐在地上,雖是臉色蒼白,卻也只是臉色蒼白而已,這少年斯文儒雅,眸光雖然驚惶中夾著苦澀,卻不失澄澈溫潤。當下,他手中的馬鞭朝著柳婧一指,喝道:「你小兒,過來一下。」

柳婧白著臉看著那騎士,也不敢遲疑,連忙撐著站了起來。

那騎士冷喝道:「我頭兒有話問你,跟我過來。」

他頭兒有話問她?

柳婧咽了一下口水,雙腿軟趴趴地跟在那騎士身後,低著頭朝著那坐在馬背,在騎士們的圍擁和火把光的照耀下,宛如魔神的男子朝去。

不一會,她聽到那騎士說道:「郎君,叫來了一個小兒。」

他的話音一落,顯然那青年首領轉過頭來了。

就在他轉過頭來的那一瞬,柳婧清楚地感覺到了一種目光的逼視。

青年首領居高臨下地盯著眼前這少年。

才盯了一二眼,他的眼睛突然一睜。又朝柳婧上下打量一眼后,青年首領突然笑了起來。便這般在眾屬下驚疑的目光中,那青年首領朝著柳婧笑道:「真是巧埃」

是啊,真是巧啊,這也太巧了!

柳婧苦巴巴地想到這裡,慢慢地抬起頭看向那青年首領。

火把光下,她一張精美的臉煞白著,一雙泉水般的眼那瞳仁也烏漆漆的隱有水光反射。她不唇抿成一線,看向他的眼神又是無奈又是緊張又是緊惕又是害怕……嘖嘖嘖,這小眼神兒,他以前可是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那麼囂張了不得的人身上看到。

盯了一會後,青年首領收起笑容,他側過頭面無表情地盯了柳婧一陣后,翻身下馬,大步走到她身前。

他盔甲在身,氣勢凌人而來。這般居高臨下地走到她面前,他右手伸出,輕輕抬起柳婧的下巴。朝她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眼后,青年首領嗖地一聲從腰間抽出了佩劍!

便這般把劍抵在柳婧的頸項上,看著她在冰寒的劍鋒直抵下顫慄著,青年首領面無表情的,語氣輕緩地說道:「報上姓名1

柳婧烏漆漆的瞳仁里,水光更閃乎了,她咬著唇努力讓自己表現從容地回道:「柳,柳文景。」

「柳文景?」青年首領挑了挑眉。卻是不信的樣子。

「……是。」

這個回答一出,青年首領哧地一聲冷笑。

不過轉眼,他便淡淡地說道:「柳文景,我們又遇上了。」他含著笑看著她,說道:「上一次,你出現在私鹽販子常勇府中,那次你說你只是前去拜訪,與常勇以前並無來往。那麼這一次呢?」

他背著光,一雙眸子在黑暗中烏亮烏亮的,一口牙齒也是白森森的。這般公事公辦的對著柳婧,這人的聲音中有著一種異常的威嚴,「這一次你又出現在這碼頭上,柳文景,你可有解釋?」

柳婧白著臉倔強地挺立著,對上他的質問,饒是這冬寒時節,她的額頭上也滲出了幾滴汗珠,而且那汗珠,此刻正反射著火把的紅光,從她白皙的臉龐上流下,慢慢的劃過她形狀完美的唇瓣。

在他地盯視下,柳婧張開唇,無意間含下那兩滴汗珠兒后,她啞著嗓子說道:「我,我……」我了兩下,她說不下去了。

她發現她不能說,她是來找夏君賣消息的。因為她一旦說出她早就知道有人出賣夏君,還與官府有勾結的事,那事就更難解釋了,性質也就更嚴重了。

青年首領見她緊張得不停地冒汗,那晶瑩的汗珠一滴又一滴不停地流入她的唇瓣中,他扣在她下巴上的手指向上移去。

他帶著薄繭的拇指撫過她的唇瓣,順便也抹去了一滴流下的汗珠后,他微眯著眼,輕柔地說道:「嗯?解釋不出了?」

「不,不是,不是解釋不出……」柳婧白著臉急道:「我只是碰巧,對,碰巧。」語無倫次地說到這裡,她的聲音都帶上了一分哽咽。

「碰巧啊?」青年首領溫柔地問道。

柳婧見他有點相信自己的樣子,忙不迭地點頭。

見她這慌亂點頭的模樣兒,青年首領輕嘆一聲。他伸出手放在柳婧的肩膀上,便這麼輕輕地把顫慄不已的她摟入懷中后,他溫柔地環著她,然後,那放在她腰間的大手慢慢上移。

那手劃過她的細腰,碰過她的臀部,在柳婧的顫慄中,慢慢地放在了她的袖袋上。

大手伸進去,溫熱的手與她冰冷顫慄地小手碰到了一塊。在他指甲在她的掌心一劃,令得柳婧哆嗦得臉孔又開始漲紅時,他把那盒金子拿出來。

鬆開柳婧,他把盒子打開了。

隨著金光一入眼,青年首領的輕嘆聲近乎遺撼,「又是一百兩?柳家郎君很有面子呢,那麼一個個視人命如草芥的豪強,都捨得給你黃金呢。」

他『啪』的一聲關上木盒,在柳婧著急睜大的,緊緊跟隨的目光中,他順手把那盒金子塞到她懷裡,然後轉身。

就在柳婧捧著那盒失而復得的金子,眼巴巴地看著他,幻想著他能不能放過自己時,青年首領一邊大步走向自己的坐騎,一邊命令道:「柳文景行蹤可疑,身懷來歷不明的黃金,把她鎖上了1

聲音一落,一個騎士馬上清亮地應了一聲『是/,他大步走到柳婧面前,手中鎖鏈一甩,便把柳婧套了個結實。

那鎖鏈是那麼的沉實,這突然一套,柳婧整個人便被帶得向前一撲,竟是差點摔倒在地。

聽到後面的響動,那青年首領回過頭來。

看著火光下,修長精美的柳婧,在那烏黑粗大的鎖鏈下,那白得近乎透明的臉蛋兒,以及那顫慄絕望的小眼神,他抿了抿唇,說道:「不必鎖了。」

那騎士乾脆地應道:「是。」動作乾脆老練地把套在柳婧身上的鎖鏈收了回來,他瞟了一眼柳婧的小身板,暗暗想道:頭兒也真是的,這玩意兒明明是用來對付那些強悍過人的暴徒的。現在居然用來嚇唬這小儒生了。

在鎖鏈上身的那一瞬間,柳婧臉白如紙,做為一個本分規矩了十幾年的閨秀,她那時腦中空白一片,唯有一個念頭便是:我完了,我要坐牢了……

這官家的鎖鏈,在她這種小老百姓的心中,那是屬於重犯才有的。終她這一生,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套上這種東西的一天。

因為過度的恐懼,直到那鎖鏈又被拿下,柳婧還沒有回過神來。

那青年首領這時已端坐在馬背上,他瞟到柳婧那站也站不穩的模樣兒,雙眼微眯,只見他便那麼坐在馬背上,朝她勾了勾手后,喚道:「過來。」

還處於驚慌中的柳婧,老老實實地走了過去。

青年首領居高臨下的盯著她,雙眼在火光下明亮異常。他微微俯身,朝著柳婧溫柔地說道:「你這次真犯事了。」他對上她烏漆漆的泛著水光的眼,輕輕地說道:「恩,給你兩個選擇,你是被鎖鏈鎖著給拿回衙門,還是上我的馬,與我一道回衙門?」

這還用選擇嗎?

柳婧唇哆嗦著,低低說道:「上你的馬……」

「這樣啊?」青年首領微眯著雙眼,他在馬背上的身姿向後移了移,輕柔地說道:「那你自己爬上來。」

「恩。」這一刻的柳婧,簡直老實得不得了。她小心地抱著馬頸,腿一抬便想踩著什麼翻到馬背上去。可是,這裡除了他的足,哪裡還有什麼可以借力的地方?更何況,她已被他嚇得雙腿都是軟趴趴的,沒了半點力氣?

見她用了半天勁,那足才蹬離地面三寸高,別說是翻身上馬,那點高度,都沒有馬蹄長。青年首領的唇抽搐了一下。而一側的幾個騎士,已轉過頭在忍著笑了。

柳婧一邊跳了幾下,都沒有跳上,她抬起因運動而漲得通紅的臉,雙眼烏漆漆地看向他。有心想求他一句,卻又說不出口,她甚至不敢多看他,生恐他說上一句,「上不來?你還是套上鎖鏈走著去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