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康的幸福生活 武俠修真

楊康的幸福生活 第一章身份暴露

作者︰越空

本章內容簡介:不是串通起來欺瞞他們。 在這種境況下,歐陽鋒把眾人讓到白駝山莊內,擺上酒菜,替雙方說合起來。 “這件事我听藥兄說起過,做此事之人的確有些謀略。”歐陽鋒分析道,“眼下便是要找...

入冬時節,周伯通和全真七子來到了白駝山莊,他們比黃藥師遲來了半個月。

全真七子不僅要安排教務,郝大通和周伯通也要養傷,他們不會像黃藥師一樣連夜趕路,畢竟真經不是大活人,沒必要那麼急切,養精蓄銳才能和歐陽鋒好好的爭斗一番。

他們剛剛進入白駝山莊的範圍便被發現了,歐陽鋒早已吩咐下去,讓奴僕們注意一群打扮怪異的道士,一旦發現即刻回報。

得到回報後,歐陽鋒和黃藥師走出山莊相迎。

這些日子里,黃藥師已經排除了歐陽鋒劫持女兒的嫌疑,若真是歐陽鋒所為,必定是為了用小黃蓉和他交換《九陰真經》,但現在歐陽鋒只字不提真經,像是好客的主人一樣帶他觀賞西域的美景,品嘗塞外的美食,平日里相互談論切磋武功,完全不像是想要急切得到真經的人。

兩人皆是絕世高手,對武學的理解已經到了極其精深的地步,而且他們兩個的內功心法都不屬于正統武學,而是借鑒了各家所長雜糅而成,互相交流起來都覺得獲益匪淺。

這讓黃藥師重新認識了西毒歐陽鋒,在五絕中只有他們兩個人性格怪異,甚至是離經叛道,完全不把世俗規矩放在眼里,這樣便有了共同語言。

歐陽鋒還把佷子歐陽克介紹給黃藥師,歐陽克雖然在武學見解上插不上話,但在待人接物方面比歐陽鋒要老練,他亦是一個喜好享受之人,白駝山莊家財萬貫,他平日里過著奢靡的貴族生活。

歐陽克把珍藏的西域葡萄美酒取出來,用夜光杯飲用,听著歌姬彈奏著蒼茫急促的琵琶聲,回味著詩詞中的意境,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用詩詞下酒,真乃風雅之事也。

這很合黃藥師的胃口,他看著歐陽克便順眼很多,這個年輕人雖然性格有些輕浮,但品味的確不錯,偶爾他會指點一下歐陽克的武功。

兩人出了白駝山莊,迎上了周伯通和全真七子。

雙方一見面,歐陽鋒即刻開始謝罪,他向著周伯通和全真七子連連道歉,懺悔往日的種種所為,不應該為了貪圖武學秘籍而傷害其他人,他這些年在白駝山莊養傷,終于明白了王重陽的苦心,徹底大徹大悟了,以後再也不會害人了。

這套情真意切的表演把周伯通和全真七子弄得不知所措,他們無法相信這個老毒物突然就改邪歸正了。

歐陽鋒在之前便證明了他這段時間沒有離開過白駝山莊,和在桃花島發生的事情一點關系都沒有,反正他沒做過,所以便敢于發出毒誓來取信周伯通和全真七子,黃藥師也證實了這一點。

周伯通和全真七子原本打算在白駝山莊來一場惡斗的,沒想到卻踫到這種事情,雙方都有些狐疑。

黃藥師懷疑桃花島的事情和全真教脫不了干系,全真七子懷疑黃藥師和歐陽鋒是不是串通起來欺瞞他們。

在這種境況下,歐陽鋒把眾人讓到白駝山莊內,擺上酒菜,替雙方說合起來。

“這件事我听藥兄說起過,做此事之人的確有些謀略。”歐陽鋒分析道,“眼下便是要找到那個叫曲康的孩子,我想那孩子不過是個障眼法,他身後必定有人指使,那人才是真正的禍首。”

“孩子?什麼孩子?”馬玨疑問道。

“我知道,是黃老邪的私生子。”周伯通大叫道,“原來是你的私生子拐走了你的女兒,怪不得你那麼生氣呢。”

黃藥師剛想發作,被歐陽鋒攔下,那邊馬玨也勸住了周伯通,他們知道這位師叔最是胡攪蠻纏。

“原來伯通兄還沒有和你們提及此事。”歐陽鋒恍然道,“事情是這樣的,在你們去桃花島之前,曾有個叫曲康的孩子帶著一具棺木來到了桃花島……”

全真七子听著歐陽鋒的講述,想著突兀出現的大海龜,整件事情漸漸的浮出了水面。

“黃島主,令徒真的隱身在臨安府的牛家村?你說那孩子身懷全真教的武功?”丘處機急切的問道。

“哼,我親自到那村子里查問過,絕不會有錯,那酒館中的打斗痕跡是後來偽造的。”黃藥師確認道,“我在海上救下那孩子的時候便知道他修習的是正宗的全真心法,當初華山論劍之時,重陽真人講述過此種心法。”

全真七子對視了一眼,心中不由得開始懷疑,能夠得到全真教心法真傳的弟子不多,而且大多都在他們身邊,周師叔在桃花島上呆了五年,更加不可能收徒,加上黃藥師描述那孩子的面容,一個身影閃現在他們的腦海里。

丘處機和孫不二知道那段時間楊康正好在江南,也正好在臨安府,當時孫不二因為不滿楊康在西湖上念誦諷刺詩而離開,回來後便發現金國小王爺不見了,只留下了一句口信,她也沒有太過在意,卻沒想到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完顏康”和“曲康”兩個名字里都有一個“康”字,這更加坐實了他們的猜想。

楊康當初沒想到因為小黃蓉的一個無意舉動破壞了他的全盤計劃,在取名字的時候便沒有認真考慮,此時卻成了一條重要的輔助證據。

“怎麼?那孩子果真是你們全真弟子?”黃藥師察言觀色,看出全真七子有難言之隱,便追問道。

全真七子有些郁悶,沒想到這件事到最後成了他們全真教的不是,這讓他們到那里說理去,楊康不僅先耍了黃藥師,接著又耍了全真七子,還偷走了周伯通的真經上冊和黃藥師的女兒,這簡直是太奇葩了。

“也罷,咱們也不必欺瞞黃島主了。”馬玨很有擔當,反正這件事也瞞不住,便直言道,“那孩子或許便是金國六王爺府的小王爺完顏康,而主事者怕是令徒梅超風,也只有梅超風才清楚桃花島的一切。”

“超風?她不是被你們打瞎了麼?”黃藥師冷冷說道。

“這是個誤會,襲擊令徒的是江南七俠。”馬玨解釋道。

他接著便把梅超風和江南七怪的恩怨說了一遍,此刻江南七怪已經死了,梅超風在趙王府內,關于梅超風指使金國小王爺到桃花島偷盜經書的猜測完全說得通。

“真是我的好弟子。”黃藥師陰沉的說道。

當初梅超風和陳玄風偷走了《九陰真經》下冊,讓黃藥師打斷了其他弟子的腿,並間接的連累了馮蘅難產而死,現在梅超風又偷走了真經的上冊和他的女兒,這讓黃藥師情何以堪。

想到此處,黃藥師新仇舊恨,涌上心頭,他起身就要趕赴開封府找梅超風算賬,剛剛來到門前,便有數十條毒蛇撲面而來。

在他們講述故事的時候,歐陽鋒借故離開了房間,驅動毒蛇組成了萬蛇大陣,把黃藥師和全真七子困在其中。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