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美無限 都市言情

玩美無限 第二十七章吉新港之亂

作者:白莫尋

本章內容簡介:而說什麼,而是重重的點了點頭,直接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吉新港夜色繚繞,星空下的吉新港籠罩在一片火光衝殺中,兩撥人馬拿著各式砍刀拚命的廝殺著。 雖說這個場面確實有些壯觀,但卻絲毫沒有警力...

潛在的威脅是最可怕的,就像人類面臨死亡一樣,對於未知的東西總是充滿期許和恐懼。

趙志雄不會想到,自己身邊一直感覺可以信任的又一個人卻是一個潛在的最大的威脅,劉茫和她相比那都算是小兒科,或許一切都只能等到風雨過後才能知曉!

「不吃?」

李柔看著我拿著她削好的蘋果在哪裡發獃,笑容依舊看不出有任何的情感波動。

「吃,怎麼會不吃。你削得這麼好,不吃都對不起你這麼辛苦的為我削1

說著我直接拿著蘋果就開始啃了起來,絲毫不顧及身邊的李柔,李柔也頗為好奇的看著我,似乎在等我賣力的表演。

現在的她明顯的和我之間存在一種隔閡,但具體是什麼,我也不能清楚的說出來。

在我看來自從上次和李柔在辦公室的簡短對話之後,就一直沒有聯繫過。而且也就是從那一次開始我看出李柔似乎並不怎麼待見我,一直到現在這種隔閡卻更為的明顯,也許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柔情的陷阱。

、、、、、、

雲南黎塘鎮一座頗為豪華的別墅內,劉茫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祖國邊陲小鎮的絢麗風光,悠閑的喝著紅酒,生活過得非常愜意。

而在其身後,馬斌站在那裡向劉茫報告這一段時間以來,趙志雄在GZ的所作所為,並且分析著趙志雄這樣做的目的。

可是看著劉茫這個模樣,似乎並沒有多麼在意趙志雄的行徑,對於自己好像有著無窮的自信。

馬斌看著劉茫這樣的妄自尊大,絲毫沒有一點謙虛謹慎,微微皺了皺眉,雖然有些不滿但畢竟自己當初信誓旦旦的答應跟著他混,也不好把話說得太過,只能適當的提醒他,至於他聽不聽得進去,那就管不住了。

「劉哥,有些事情我看您還是多上上心,畢竟、、、」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若是對上原來的他,或許我還會謹小慎微,但現在、、、,他畢竟是老驥伏櫪,雖志在千里,但已無良好的狀態來和我抗衡了1

劉茫轉過頭看著這個對自己最忠心的兄弟,笑著自信滿滿的說道。

他當然知道馬斌這麼說,全是為了他考慮,但畢竟跟著趙志雄在GZ市混跡多年,深知趙志雄的脾性,因此才能這般的自信。

可有些事情畢竟是天不遂人願,就在劉茫他們這邊討論如何一步步對抗趙志雄的時候,手下卻傳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劉茫手下的一個港口被趙志雄搶走了。

GZ市吉新港,這裡算不得是GZ市最大的港口,但卻擁有著發達的交通,和各種有利資源,對於混跡社會的黑蛇會和姦商來說,無疑是一塊風水寶地。

因此為了獲得這個港口而引發的爭奪,也就成了尋常事。劉茫和趙志雄就在其中,還是在一年前。那個時候,劉茫和趙志雄之間還沒有對立,趙志雄在劉茫的幫助下搶得了這個港口,而後趙志雄就安排人手讓劉茫來管理這個港口。

可誰料到就在今年劉茫卻和趙志雄翻臉了,於是這個港口也就不言而喻的落在了劉茫的囊中,劉茫也依靠這個港口獲得了一筆不菲的財富,拿著這筆錢也就很好的發展了他的勢力。

而就在今天,自己正暗暗埋汰趙志雄的時候,居然發生了這檔子事,這讓劉茫憤怒不已,當即下命令要盡全力從趙志雄手裡奪回吉新港。

視線再回到GZ市,趙志雄坐在辦公室里,聽到手下報告吉新港被拿下的消息,微微眯著雙眼,冷笑幾聲。

「記住,一定要全力守住,不要因為暫時的勝利而鬆懈,這個時候劉茫一定會派人來搶,誰這個時候給我放鬆緊惕丟了吉新港,就不要活著回來了1

趙志雄眼神冰寒的看著眼前這個黑衣男人,慢條斯理的說道。

黑衣男人並沒有因為趙志雄這句發狠的話而說什麼,而是重重的點了點頭,直接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吉新港夜色繚繞,星空下的吉新港籠罩在一片火光衝殺中,兩撥人馬拿著各式砍刀拚命的廝殺著。

雖說這個場面確實有些壯觀,但卻絲毫沒有警力的干預,對於現在的警力來說,他們巴不得這些社會的渣子互相干,省得他們出手浪費精力,因此像這樣大場面的混戰,他們這些人現在指不定在哪兒瀟洒的笑著這些人傻逼呢!

終於在經歷三個多小時的奮力拚殺過後,最終以劉茫這方的戰敗而告終,勝利都是留給那些有準備的人的。

這是在搶奪吉新港失敗的消息傳回雲南時,馬斌給劉茫說的話。

目的不言而喻,就是想告誡一下劉茫,可想而知剛剛還信心滿滿的劉茫此刻的心情已經是糟糕到了極點,那裡還聽得進去馬斌的勸誡。

「不用說了,你先出去吧1

劉茫略帶怒氣的揮了揮手,絲毫不機會馬斌。

無奈的搖了搖頭,看這陣勢明顯的現在說什麼他都不會聽的,略帶失望的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房間。

「趙志雄,你忍不住了么,這就是你對我的報復?」

劉茫連連冷笑了兩聲,現在的他已經完全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一場即將因為吉新港而引發的暴風雨,正蓄勢待發、、、、、、

馬斌離開之後,劉茫招來了手下,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就出了房間,遠處一個中年男子看著劉茫駕車離去之後,迅速的離開了這棟豪華的別墅。

「他走了?」

馬斌看著眼前這個中年男子問道。

「嗯,我剛剛親眼看到他走的1

中年男子看著馬斌,恭敬的說道。在這裡除了劉茫,馬斌可就是這裡的老大了,他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因此對於馬斌所安排的事情,他自然是拼了命的去完成,雖然他並不知道馬斌怎麼安排自己去監視劉茫,但這並不影響自己對馬斌的忠心。

畢竟很多人都知道,劉茫是屬於那種胸無大志的人,而馬斌卻是那種聰明與智慧的化身,因此很多人對馬斌的忠心,遠比對劉茫來的更為強烈。

聽完中年男子的彙報,馬斌並沒有多說什麼,吩咐那人下去,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閉著眼。

「有時你真的很衝動,就算我能幫你一時,也幫不了你一世,何必那樣呢,都給你說了,還是不聽1

坐在沙發上,好像是對自己在說,又好像是對著劉茫說的。

窗外的天空下起了毛毛細雨,烏雲姍姍來遲,慢下了節奏,註定不長,一步錯步步錯。

「大風起兮,雲飛揚1

divclass=author-say-borde日d=authorSpenkstyle=display:none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