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美無限 都市言情

玩美無限 第十二章約談

作者:白莫尋

本章內容簡介:的卻不是同樣的事。 「你應該知道我這次找你來得目的,你現在公司里應該也有自己的的人了吧1 劉茫喝了一杯酒,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我現在給你一個任務,最近老頭子安排我去雲南那邊去...

從上次那次襲擊事件,我已深知擁有力量的必要,於是在與文政和武殤喝酒之後,這次又請他們出來喝上一杯,當然主要還是想讓他倆教上我幾招。

我們先是到酒吧喝了一個多鐘的酒,說明了我的用意之後,他倆就欣然答應了。

「我們所能交給你的就只能是一些要別人的命的招式,至於實際保命應對還是要靠你自己」

「當然,我也只需要別人命,也只有要別人命,別人才沒有機會要我命。」

我淡淡的說著,其實現實何嘗不是這樣,就包括最原始的恐龍時代也是這樣,弱肉強食永遠是活在世上的唯一法則,任何法則都是有它才能確定的,試想如不能決定別人的生死,何來去制定剩餘的規則

「你很有潛質,但最後的路途很遠很遠,你走下去的幾率為零。」

這樣無情的否定,雖說太過絕對,但卻是事實,看著他點了點頭.

「因此我需要有人助我一臂之力,而你們就是我所需要的,不是么「

文正看著我,依舊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顯得什麼都沒上心的樣子。

「這只是你自己的認為而已,再說我們兩兄弟憑什麼為你賣命,你又有什麼值得我所依仗的。

「的確,這只是我自己的認為,因為我們有共同的目標,而我能給你展示實力的機會,這是劉茫所不能給你的不是嗎?」

我把心裡思考了很久的想法說了出來,畢竟這是事實,而且我需要這樣的人,為我剷除前進路上的絆腳石。

「也許你答對了,我們走著瞧吧1

雖然文政並沒有明確的說是否答應我,但我知道他已經答應了,只是話中還隱含著如果我到時沒有足夠的實力讓他展示才華,他並不介意做同樣的事,因為這就是一個追求上位所必須做的事。

我們其實並沒有什麼上下屬的關係,只是彼此合作,各取所需罷了。

達成共識后,在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幾乎天天都會見面,而文政和武殤每次見面都會教我一些他們長年來殺人的本領。

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強,至少再面對幾個上次那種瘋子我都能輕鬆面對,有些高興,但我深知這不是終點……

這天我依舊請了文政兩兄弟喝酒,文政告訴我,最近劉茫已經開始有些動作了,我知道他所乾的是什麼,我同樣知道他準備幹什麼!

這次喝酒聊天之後,並沒有讓他們教我,而是將他倆帶去洗浴城做了一個全套。

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劉茫的電話,依舊是在回夢酒吧,依舊是相同的包間,這次做的卻不是同樣的事。

「你應該知道我這次找你來得目的,你現在公司里應該也有自己的的人了吧1

劉茫喝了一杯酒,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我現在給你一個任務,最近老頭子安排我去雲南那邊去送貨,你注意看著點公司裡面有沒有什麼動作。」

轉過頭看著他,我自然明白他所指的動作是什麼。

「沒問題,有什麼事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

在回夢酒吧待了一個多小時才離開,回去的時候我又打車去了一趟學校。

熟悉的人,熟悉的事,一切似乎都沒有變,又似乎全都變了。或許變的只是人,當然何靜可是一點沒變。

遠遠的就看見這小子拽著個屁股,一扭一扭的朝我跑來,還沒到直接就給了我幾個飛吻,嚇得路邊的各位美女直接就反胃不已。

我也終於見識了一下24K純屌絲的基情了,天吶,他該不會是男同吧!

我不禁感嘆上天的不公,為嘛不是一個美女這樣對我,而是這個搞基的何靜,想到這些,我就不由的想起了愛情動作片中的基情畫面,不由的趕忙捂住屁股……

在一番翻雲覆雨之後,我們倆累的大汗淋漓,躺在床上都不想動。現在身上都還有些酸疼,床上到處都是散落的床單、被套。

我理了理衣裳,拿起一瓶水就喝了起來,也沒注意裡面到的裝的什麼!

就在我的嘴馬上就要接觸到瓶口的時候,何靜那貨啊的一聲又叫了出來,嚇得我一哆嗦,直接就把手中的那瓶水扔了出去……

「槽老三,你叫什麼叫,被爆菊了?」

我怒不可遏,有你這麼折騰人的么,我辛辛苦苦在外打拚,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盡給我整這些玩意。

「滾粗,你才被爆菊,被一幫男人輪著爆,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那個水不能喝而已。」

何靜那貨聽到爆菊,瞬間就激動的不得了。說實話,也不能怪他,還在我們相識后不久,我和老大就把他給爆了。當然我們可沒讓夥伴出手,而是用的……嗯……用的啤酒瓶子,對……就是啤酒瓶子,那次可把那貨眼淚都給整出來了。

「那你叫什麼叫?啥,不能喝,為什麼不能喝?」

我一時根本沒有想起不能喝的原因。

「因為……因為……那是我看片留下的吶1

何靜兩個手指勾來勾去,羞澀的說道。

「啥,那是你看……看片留下的。」

心裡頓時惡寒不已,尼瑪不帶這麼噁心人的。

又打鬧了一番,才安靜下來,何靜給我說起了最近的經歷,什麼時候遇到個美女啊,白花花的長腿,什麼34D啊,凈說些關於女人的話題。

最後給我說了一下黃雪離校的事情,黃雪是在我走後的一周後退學的,具體原因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招呼都沒打一聲,就靜悄悄的走了。

學校的夜空依舊明亮,和外面的世界彷彿格格不入,但又有相似之處,就是黑暗依舊存在,只不過學校的夜空中似乎照亮黑暗的星星更多。

這次回來很高興,和最好的兄弟在一起,少了爭名奪利的煩惱,少了提心弔膽,這樣的日子很愜意。

老三為了表示他對我的思念,特地跑到學校食堂買了兩桶康師傅酸蘿蔔面,外加兩個滷雞蛋來招待我。

我對他的這種思念之情感激涕零,要知道這小子除了你身體不好,決計不會對你如此只好。

我當即表示,為了感激兄弟對我的款待,我請他去吃最好的海鮮面,另外請他做個全套什麼的,現在社會都比較流行這個,人生在世雖說不能鋪張浪費,不去追求什麼時髦,但應該有的基本常識還是需要的,不然你都不好意思說你在社會上混。

然而,何靜的表現卻讓我大吃一驚。他居然拒絕了我的好意,還說出了要把他除開獻給手的第一次留給心愛的新娘,留到新婚之夜大戰三百回合。

這讓我情何以堪,最後我給了他一個承諾,只要他生理有需要,我一定找一個專業動作老師給他治療。

最終他感激的一把鼻涕一把口水的送我出了學校,還說只要我需要他隨時可以為我獻身,把菊花的第一次給我,我毫不留情的朝著他的屁股踹了一腳,滾粗,我從不喜歡男人,更對男人的菊花,沒有一絲性趣。

回去的時候,思考了很久,我知道黃雪終歸不會屬於我,她也不知何時才會屬於她自己,這都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因此我並不傷心,也不絕望。傷了的心終究不能復原,因此也沒有什麼再傷一次的說法了。

回去的時候,李柔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趙董事長有事找我,明天上班直接去董事長辦公室。

我知道事情已經開始有所運作了,該來的始終要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