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五十二章:現代病房管理模式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不過要真的放鬆下來,那是必須教會這些人看這些病情單子,以及高速這些人寫的規矩,每日查房的時間,如何做到以最簡單的辦法,將這些人的病處理好。 「大家若是遇到大的病症,不用擔心,可以一起討論,...

一直跟在柳蓉身邊的護衛一呆,沒想到那些大夫還真的來了。

柳蓉卻是已經站起身向外走,便見自己第一日見過的一個老人竟正好在中間,而對方一看柳蓉卻是滿臉的笑容:「公主,本來我就想跟著公主您幫忙照看那些病人,順便學學如何治理霍亂,不過聽您的護衛說您要更多的大夫,所以我就去將我的老友全都叫來了。」

說話的人,正是當初一開始就想跟著柳蓉的張大夫。

而柳蓉身旁的護衛聽到這老大夫說的話,卻是愣住,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升起一股子隱隱約約的情緒,而看向柳蓉,想到柳蓉之前說的那麼確定,確定這大夫會回來,護衛不禁為自己的低看而羞愧。

或許也只有蓉公主這樣的人,才能更懂這些大夫的心吧。

無論如何,護衛覺得他被震撼了。

柳蓉瞥了一眼身旁的護衛,嘴角不禁勾起弧度,看著張大夫以及張大夫帶來的大夫開口:「歡迎你們來。疫病收容所,歡迎你們。」

若說她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一直的去努力,或者就是因為她不僅僅想自己被這個世界承認,還希望無數的大夫能被這個世界承認,而這會看著張大夫來,她竟有一種成功了的感覺。

世上大夫千千萬,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因為意識形態的不同,而在遇到事情后產生不同的選擇,並不會有一個人,就一定會按照另一個人希望的防線去發展,大夫也是一樣。

並不是所有大夫都是柳蓉,也並不是所有大夫是張大夫,他們是人,所以,也會膽怯,柳蓉不責怪膽怯,只是有些感嘆。但是張大夫到了,這感嘆也就煙消雲散。

而張大夫看著柳蓉,聽著柳蓉說的話,也不禁激動,他,他終於可以跟在蓉公主身邊做事情了,這世上的人如果都如同蓉公主一樣就好了,這樣,就會有更多病人得救,沒被攻克的病也會更少。蓉公主。是一個讓人看到希望的大夫。

而他。而他馬上就要跟著蓉公主了。

柳蓉沒注意到張大夫的激動,即便激動了恐怕也會訝異竟有人對自己如此嚮往,如同現代瘋狂的粉絲一般,柳蓉這會想的特別實誠。那就是如何吩咐這些大夫,她才能稍微休息調整,而不至於影響病人的狀態,又更好的給病人最好的照顧。

柳蓉想著,便看向張大夫一行人:「你們現在開始自己說自己的性命和年紀,以及最擅長治療的病症,我會讓護衛記下來,然後給你們安排相應的位置。」

柳蓉的話一出,張大夫帶的人全都目目相覷。完全不懂柳蓉說什麼,而說的又有什麼用,不過張大夫對柳蓉的崇拜已經瘋狂到現代的粉絲程度,估計這位如果在現代絕對是現代明星的腦殘粉,所以結果就是。柳蓉的話一出,便快速說自己擅長治療的地方,不用柳蓉繼續詢問,直接將自己的這些好友擅長的東西也一股腦子全說出來。

柳蓉可以明顯感覺到這些張大夫帶來的大夫對張大夫面露無奈,不過也能從這狀態中感覺到幾個人關係確實不錯,都不在意張大夫的表現,顯然這位大夫這樣的性子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雖然性子不像一般大夫那麼穩,但是柳蓉從西城區百姓口裡知道,這是一位不錯的大夫。

所謂不錯,不僅僅是醫術,是無論醫者的心,還是醫術都很是不錯。

而張大夫帶來的這些大夫對柳蓉的感官就不像張大夫那麼狂熱了,明顯就是被張大夫死拽活拉來的,看著柳蓉的目光也帶著審視。

雖然他們不曾去京城入太醫館,可不代表他們會覺得自己沒本事,不如太醫,在他們看來,他們只是適應了閑適的生活,也不願意離開家,遠去京城受那份管束的罪。

戰戰兢兢的給人看病,可不如在百姓中給百姓看病,至少可以因為接觸到更多的病症了解和學習到不少的東西,這可不是那些養在溫室里的太醫能夠了解的。

所以,這些人可不會因為柳蓉是太醫院院判信任柳蓉,反倒是對柳蓉更加懷疑。

如果不是張大夫,這些人可能都不會來。

柳蓉自然將這些東西看在眼裡,卻是不在意,醫術上,誰也不敢說自己就是第一,畢竟一個人能在一個病症上的處理十分妥當那就很不錯了,特別是現代,但是古代的話,那就不好說,但事實上還是有一些科類細分的,只是不那麼明顯。

好張大夫將這些人的情況都說給柳蓉聽了,沒耽誤時間,柳蓉稍微思考了一下,就將這些人治病的規劃了出來,隨即便拿了紙筆,將這些人的安排,以及需要照看哪幾間病房的病人都仔細標註出來。

除此之外,柳蓉將自己寫下來的關於每個病人的情況都讓人拿來給幾個大夫看。

而這些大夫卻是被柳蓉的管理方式給震撼了,特別是用文字記錄病情這一點,他們雖然也會偶爾記一下什麼東西,卻完全不是柳蓉這樣的記載。

柳蓉的記載基本上每一個都是有規定的模式,按照一定的排版來,很明確的就能看到病人的具體狀況,好還是不好,如果不好,究竟哪裡不好,病情病因基本上都寫的很明確。

最重要的是,這些大夫看到柳蓉寫的所有病人單子的時候都震驚了,一個大夫怎麼能給這麼多病人看病,而且一直觀察照料,每段時間的情況還都寫的那麼仔細。

這,這不科學礙…

要知道,給人看病這個東西,也是很考驗耐心和觀察力的,所謂觀察力自然是要看這個人的面部表情變化,以及色彩的變化。

就比如說,如果人的臉色發烏,那麼就代表這個人血液不幹凈,中醫將這樣的情況叫血液不暢通,而西醫上檢查出來的病症一般會是高血壓高血脂,甚至有一些可能是血栓,因為這樣的病會讓血管的壓力變大,造成流暢速度變緩慢,造成病人缺氧。

而看病的時候,就是看人吃了葯之後,對於整個身體的作用變化,臉色如何了,氣色如何了,除了明顯的病變變化外,隱性的病變又如何觀察,可以說,這絕對是一門深刻的學問。

而觀察病人,需要注意力十分集中,再加上寫下來,只看這麼多的內容,別說一個大夫寫了,恐怕是寫一天也做不到十分之一,也因為這一點,這些大夫們才對柳蓉收起輕視之心,忍不住對柳蓉重視一些。

或者說,稍稍信任了張大夫說的事情,就是柳蓉的實力。

柳蓉自然不知道這種普通的病單子竟是能把這些人震撼住,畢竟在現代不過是最簡單的東西,更何況,這裡面好多時間的東西不是她寫的,而是她要求那些照顧病人的『護士』記錄的,真要她全部來,絕對不可能,因為病人太多了。

她能做的事情就是將這些東西整合起來應對,並且每天給所有病人過一遍,不叫中間出現特別的問題。

除此之外,還弄了緊急救治機制,這才讓整個疫病收容所繼續下去,但若是這個時候還是沒有人來的話,柳蓉覺得自己也只能讓那些病情稍微輕一些,別的地方找到救治可能性大一些的人送出去,不過如今來了,她卻是終於放鬆了。

不過要真的放鬆下來,那是必須教會這些人看這些病情單子,以及高速這些人寫的規矩,每日查房的時間,如何做到以最簡單的辦法,將這些人的病處理好。

「大家若是遇到大的病症,不用擔心,可以一起討論,如此也能更好的治療。」柳蓉見其中一個大夫最先抬頭,眼底似乎將所有事情都了解了,想了想,竟是又開口將對方手中的活收去一些分給別人。

張大夫的朋友秦大夫面對這樣的情況面露疑惑,因為柳蓉的行為,導致他的活變少,一下子連別人的二分之一的事情都沒有。

秦大夫眉頭皺起,難道這位蓉公主是看不起他?

想到這裡,秦大夫臉色瞬間沉下來:「蓉公主您這是什麼意思,若真是覺得我擅長的方向沒用,我這便離開這裡。」

柳蓉沒想到對方反應會如此激烈:「您誤會了,我是看您最快將這些病單看完,並且理解的,可見您對事物理解比一般人快,除此之外,您明顯按照原來的方式去分門別類,說明您做事情比較有條理。所以我想讓您做另外一件事情。」

秦大夫聽了柳蓉的話面色才稍好一些,倒是一旁的張大夫是滿臉的興奮:「蓉公主,沒想到你除了醫術好,對面相也有研究。」

柳蓉微微一僵,好在秦大夫是個善良的,打斷張大夫的話,對著柳蓉詢問:「公主您希望我做什麼呢?」

「我想讓秦大夫你最先開始接觸各個階段的霍亂病人,看看分別如何處理,以最短的時間學會,然後離開臨安再繼續往南邊的城鎮去。」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