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五十一章:請大夫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一個大夫都沒有嗎?柳蓉不禁看著護衛詢問。 有,只是那個大夫說想要過上兩日再來,我估計那是推脫。護衛看著柳蓉小心翼翼的回答,這樣的回答也叫人失望。 是啊,讓他們失望,在京城的...

柳蓉的命令下去不久,便有許多百姓跑到疫病收容所來看,看那樣子就是百姓們到底不放心,所以親自過來看看。

因為霍亂並不會隨便接觸就傳染,只環境衛生弄的好,帶上口罩什麼的,沒有液體飛沫碰觸就不會有任何問題,所以柳蓉是允許那些百姓來看的,只不過要進來看,就要守她的規矩。

本來那些護衛都不理解柳蓉的行為,可就因為柳蓉這些規矩規定,卻是讓百姓立刻決定將自己的家人送過來,這樣的事情讓冬兒好奇了不少時間,最後還是忍不住爬去對著柳蓉詢問:小姐,你說這些人,是不是有病啊,非要這麼嚴格的表現才願意來,一開始我很溫和的時候,竟是看了一眼就匆匆走了,真是沒辦法理解這些人的心理。

柳蓉不禁笑起:這是因為規矩越重的地方,大家便覺得越嚴肅越嚴謹,而對於這些病人如此嚴謹也代表了即便無法治療好,卻不會讓病情變得更壞。

柳蓉一邊說一邊給人把脈,只是把脈的過程中眉頭皺了皺,還是對著冬兒開口:不過你要注意哪些病人,記得讓董護衛去衙門拿這些人的戶籍進行對比,若是家庭富裕的,就必須交一些銀子,雖然是救助型的收容所,但若是人太多了,藥物消耗可支撐不起,我想衙門恐怕沒那麼多銀子了。

只看臨安府通判能拿到這麼多銀子讓管家去買米就知道,這些蛀蟲是真的貪污了很多銀子,如今整個臨安府恐怕都是空的,指望他們,還不如指望空氣。

柳蓉現在這麼看病下來,卻是忘了擔心背後的三皇爺,反倒是擔心這些病人沒有辦法繼續得到治療,因為沒有銀子。

柳蓉想著微微嘆一口氣,卻是將食指從病人的脈搏中拿下,大致的和對方說了一下對方的病情情況。

大約是看到柳蓉糾結。平日里很少說話,基本上會因為柳蓉的身份落荒而逃的病人竟是看著柳蓉開口:蓉公主,其實,其實我是臨安府的人牙子,您即便拿了臨安府的戶籍恐怕也沒用,若是您不介意,其實我就能幫你辦這件事情,只要是臨安府,但凡是有些銀子的人家,我都知道。

柳蓉微微訝異。還真沒想到這一點。看了對方一眼。只見對方年紀有點大,人長的還真是有些奇怪不周整,但是一雙眼睛卻是比一般滑頭的人乾淨,只是這位似乎還是不那麼自信。見柳蓉這麼看不禁低下頭,想著自己這樣的相貌竟還對蓉公主這麼提出意見來,蓉公主恐怕也會因為他的相貌拒絕吧。

好啊,如此就要先謝謝你,不過戶籍也要找,正好你們可以互相應正,免得出疏漏。

人牙子訝異的快速抬頭,如此唐突的提出這樣的事情,公主竟然就同意了。人牙子心中的激動可想而知,要知道他能堅持到現在,除了這人牙子的工作是上一輩傳下來的,有原來的老客戶,那邊是他比較誠信。比較實惠,而蓉公主這次什麼都沒看到,只看到他的相貌就直接同意,這讓他如何不興奮,不禁趕忙對著柳蓉感謝。

柳蓉不禁搖頭,卻是吩咐人帶去安排下去,接下來的人物身份檢查,基本上就是讓這人牙子和玲玉去管了。

待得安排下去就開始繼續給人看診,這收容所的人真正看病的人確實是太少了,而這些病人也是,除了瘟疫外,其它的病症竟是也往這裡涌,還真是引起不少的問題。

病人們總是擔心自己的病情,所以找一些地方看診,期待得到奇,而柳蓉這邊承認能看好瘟疫,自然會讓不少病症無法救治的人過來求診,如此卻是霸佔了過多的醫療條件,造成收攏瘟疫病人的能力減少,這可不是柳蓉想看到的。

只是驅趕病人並不是一件正確的事情,唯一的辦法是招更多的大夫,進行分門別類進行檢查看管,如此還能增加看病速度。

想著,柳蓉便問一旁的護衛,詢問之前吩咐下去的查大夫背景,然後招手人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公主,看到那些背景合適的,去請了,可自願願意來的大夫太少……護衛看著柳蓉內疚的開口。

柳蓉還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問題,畢竟出現瘟疫水災這樣的情況,不應該大家齊心協力的嗎?

聽說是有幾個大夫好心救治那些病人,結果自己感染了,過了。護衛對著柳蓉說道。

柳蓉微微一怔,這才想到,大夫其實也是人,也會有害怕死亡的時候,無論大夫這個職業的精神多麼偉大,但是當有一些事情發生,總有一些人會退縮,但她想,那些因為維護一個身為大夫的責任而離開人世的大夫,即便是離開,也是了無遺憾的吧,因為從不曾當逃兵。

護衛明顯擔心柳蓉會責怪,沒敢再繼續解釋下去,畢竟沒請到多的大夫,本就是不對,如今這疫病收容所隨著百姓送來的人多,單單隻靠公主一個人看診,其它人配合照顧治療已經不足夠。

公主,不然將那些和瘟疫無關的病人請走吧,特地空出地方安置他們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護衛看著柳蓉不禁開口說道。

柳蓉搖頭:好不容易有一絲希望一絲寄託的病人一旦被拒絕,那奔涌而來的絕望如何的猛烈是你無法體會的。

柳蓉不再說這件事情,事實上,病人的家屬會因為這些更加絕望,因為自己就要看著自己最親切的人絕望的離開人世,自己卻無能為力。

這世上最叫人難過的事情不是你做了沒做到,而是你只能一旁看著最親近的人痛苦,而你束手無策,只能旁觀。

一個大夫都沒有嗎?柳蓉不禁看著護衛詢問。

有,只是那個大夫說想要過上兩日再來,我估計那是推脫。護衛看著柳蓉小心翼翼的回答,這樣的回答也叫人失望。

是啊,讓他們失望,在京城的時候,那麼毒大夫都願意那麼拚命的救治病人,而到了這裡,竟是一群大夫放棄,真是叫人失望。

卻也因為這一點,護衛看著蓉公主更加崇敬,他可是聽那些一路的大夫講過,一開始,也是沒有人願意做這些事情,是蓉公主親自去給病人看診,還有一席震撼人心的話,讓他們忍不住跟著一起努力。

忍不住覺得為了這個職業奉獻自己的生命,血液也是燃燒的。他們渴望在這一刻燃燒,是蓉公主教會了他們一個道理,人一輩子能為自己執著的事情瘋狂一次,那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

護衛越是如此想著,越是對大夫世界嚮往,只可惜他不是大夫,不能幫蓉公主一起向前。

柳蓉挑眉,還真沒想到會有人說過兩天再來,不過聽了護衛的話后卻是搖頭:那麼多的大夫都拒絕,他卻是說等一等來,想必等一等一定會來的,這是不需要隱瞞,不需要推脫掩蓋的事情。

人在一群人做同一件羞恥的事情的時候,就失去這羞恥之心,認為做的這件事情並不羞恥,所以這位大夫完全沒有必要那麼做。

可是都過了一天了,對方還沒有來。護衛忍不住開口。

不然我們打個賭如何?

護衛微微一愣,完全反應不過來柳蓉竟然在這樣的時候還有這樣的狀態。

看著愣愣的護衛,柳蓉不禁笑起:人,無論什麼時候都要充滿希望,對該相信的事情充滿信任,這樣才會活的舒暢一些。

護衛有些不解,但還是對著柳蓉點點頭。

柳蓉也是有感而發,不曾在緊張感十足的環境下做事情,絕對體會不到現在這種狀態下的精神緊繃情況,局雖然布置出去了,但是還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等到這個局結束。

就如同讓護衛傳遞出去,她在這裡辦了疫病收容所,便立刻見大了唐百夫長一樣,她讓唐百夫長離開臨安府,去京城了。

雖然覺得上官煜都能知道的消息,京城應該也了解,但是柳蓉還是決定讓唐百夫長回京將這件事情同永城郡主和左庭軒說,讓他們知道她的情況,順便借點人,雖然極大可能是因為具體遠了,借人也沒用。

不過柳蓉也讓唐百夫長留了一些人給她用,想來這些人足夠查清楚臨安的具體情況,當然,除了臨安的,還更加往南的那些地方的情況,柳蓉是整體把人分散出去了,除此之外,和他們說了一些話,一旦出事情了,要求所有分散出去的人都要同時散步一個消息。

柳蓉仔細梳理著自己這兩日的安排,想想其中是否還有什麼漏洞,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守夜的護衛卻是快速走進屋,看到柳蓉便快速開口:蓉公主,外面來了七八個人,求見公主您。

柳蓉挑眉。

他們說,他們是您派去請的大夫,因為離的有些遠,現在才趕過來。

推薦夢夫人新書《悠然農家女》:攜圖書館穿越北宋,看天下風起雲湧、波瀾壯闊,問諸君一句,可有女子一席地?恰逢此世,當做史書上留名人,任天下人喝彩!書號311889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