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四十九章:有仇報仇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想好了辦法,就差執行了,怎麼沉默了,大人還是快去將事情辦了吧。」柳蓉看著臨安通判開心的說道:「免得耽擱了時間,還讓朝廷的獎賞來的太晚,讓我看不到這些驚喜。」 臨安通判被柳蓉說的臉一陣青一陣...

玲玉看到臨安通判臉色變成豬肝色時,心中忍不住暢快,畢竟明明知道是敵人的地方,危險的地方,還要當做不知道,如同一個沒事人一般進來,就是一件壓抑的事情,如果不是被柳蓉的信仰感染的衝破了頭腦,她絕對不會做這樣把自己放在危險境地的事情。

不過這會,玲玉除了暢快外,不知道為什麼還有了一點點小興奮,對的,小興奮,耍弄敵人的小興奮,雖然會產生這樣的感覺是因為柳蓉的行為,卻不妨礙她作為同一個陣地的人,為同樣對他們來說出氣的事情高興。

這會,玲玉突然覺得有點理解永城郡主以及蓉公主身邊的丫鬟冬兒一直在蓉公主身邊,嘴上的笑容一直不間斷的原因了。

想到這裡玲玉趕忙搖頭,永城郡主本就不正常,冬兒還是個丫鬟,她堂堂太子身邊的大宮女,怎麼把自己和這兩個人比在一起了,果然,在蓉公主身邊久了,就會變得思維不正常。

玲玉一邊吐槽自己,一邊忍不住繼續看向柳蓉,想看看柳蓉接下來會如何繼續收拾這臨安府的通判,要知道臨安府通判之前說這些平民的話也很過分,聽著就不像父母官做的事情,叫人忍不住厭惡。

柳蓉不知道玲玉的想法,這會只是看著臨安府通判,就彷彿完全不了解臨安府通判的想法和狀態一般,見臨安府通判臉色變成豬肝色,還一本正經的開口詢問:「通判大人您這是怎麼了。可是身體哪裡不適?要不要我給你診診脈?」

「雖然我接觸過這些病人,還是得了瘟疫的病人,不過放心,我這麼給人看診以來,還不曾出現病人們之間交叉感染的情況。」柳蓉裝作糊塗一般拍腦子:「忘了通判大人不知道交叉感染是什麼了,其實很簡單,就是我給病人看病後,病人身上的病原體粘在我手上,通過我接觸大人,傳染給大人……」

通判大人本想點點頭裝模作樣。好過了柳蓉這個關。直接當做忘記了這件事情,可是聽到柳蓉後面的話,直接將點頭改成了搖頭。

「哦,不難受呀。沒事情埃那就接著說之前的事情吧。府庫打開的事情就交給大人您了,如果可以的話,反正大人身體也很好。就現在回衙門將這件事情辦了吧,我也好早早上奏朝廷嘉獎大人您,畢竟大人真的參與這件事情,那可就是大功臣一個埃」柳蓉看著臨安府通判笑盈盈的繼續說道。

圍觀的百姓雖然不知道柳蓉說的內容有什麼問題,但是看臨安府通判臉色越來越難看,越來越蒼白,都是一陣舒暢,雖然他們在通判大人的管轄壓制性情久了,但是臨安府大災,衙門明明向朝廷報了發生水災的事情,卻完全不救治他們,這到底在他們心底也積壓了怒氣的。

之前通判大人出現,不幫著她們向幫助他們,被他們得罪了的蓉公主求情也就罷了,竟是下手比蓉公主都狠,一個被派來的公主都能做到對他們體諒,都能不嫌棄臟污,給病人看診,接觸病人,可他們的父母官呢?

他們的父母官竟然公然鄙視他們,嘲弄他們,貶低他們,公然的將這種不屑放棄無視放在臉上,即便他們已經被放棄習慣了,可這怨氣還是一點點的有積壓的,而這些積壓的東西,都在這一刻,被面前的蓉公主發泄出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發泄出來的緣故,想到平日里衙門抓了他們就一陣毒打,平日還好,剛才如果蓉公主不出聲阻止的話,說不定這些被抓的人,就要因為被毒打,放出來無法救治生亡了。

貧民窟已經因為水災,沒有糧食,疾病死去無數人了,天災他們不怨恨,但想到之前很有可能不小心,就出現一個**,而他們會成為磨難最後實現的承受者,百姓們就從心底更憎恨通判,這會只希望柳蓉再繼續收拾這位讓他們的日子越來越不好的臨安通判,所謂的朝廷父母官。

柳蓉不知道自己的行為讓這些百姓發泄了無數痛苦和怨恨,這會只是冷冷的看著臨安府通判,看著臨安府通判那糾結的模樣,她本來的計劃是收拾一下這通判便算了,畢竟接下去還要和這通判一起接觸,盡量靠這個通判最大限度的實現自己的計劃,幫助到百姓,藉此能早一些布局好安然離開臨安府。

但是臨安府通判的一句話陷阱卻已經深深的得罪柳蓉了。

得罪她,特別是想害她,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柳蓉這個人一般情況下都很溫和,但是如果有人想害她,那就對不起了,她經歷過那麼多風雨走到如今,並非一個單純的只嚮往著給人看病,救治好更多病人的頭腦簡單的技術人員。

「大人,不要發獃,作為朝廷的父母官,朝廷賦予你的責任就是經營好一方百姓,讓臨安府的百姓豐衣足食,如今雖然因為水災和瘟疫發生了很多不可抗力的事情,但是您的責任還是要盡的。」

「之前您說糧食貴,無法都安排到也就算了,可如今你已經想好了辦法,就差執行了,怎麼沉默了,大人還是快去將事情辦了吧。」柳蓉看著臨安通判開心的說道:「免得耽擱了時間,還讓朝廷的獎賞來的太晚,讓我看不到這些驚喜。」

臨安通判被柳蓉說的臉一陣青一陣紅,眼睛看向柳蓉,他只覺得柳蓉的狀態很奇怪,就彷彿知道這些事情是陷阱,他之前說的事情有問題一般,可這會表現出來的,又看著是完全不明白狀況,還是真心為他好一般。

可就是因為這樣,他反倒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要死撐,肚子里就像憋著一口氣,怎麼都透不出去,難受至極,到得最後被柳蓉說的多了,腦子竟是犯渾起來,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應了一聲好,待得反應過來,被柳蓉派護衛保護著去辦這件事情的時候,臨安通判臉色一白,胸口一悶,直接噴出一口血來,直接昏迷。

而為柳蓉找生石灰的董師爺也正好在臨安府通判吐血的時候回來,看到通判噴血到底,不禁一愣,待得詢問衙門的人問清經過的時候,直接目瞪口呆。

要知道,他們通判大人可是相當厲害的,雖然只是臨安府的最高長官,可即便是再往上一級,到得州的程度,也都只有他家大人簡簡單單用計謀收拾別人的時候,有些時候給人下了絆,那些被害的人還歡天喜地的感謝他家大人,不僅如此,最後倒霉了,都還反過來安慰他家大人。

今天這是怎麼了,竟被一個女子幾句話給弄成這樣。

我是不是在做夢,中午睡過頭了沒醒過來,其實從容公主入城門開始就其實是在做夢呢?

董師爺不禁掐自己看看真假,因為覺得虛,肯定是假的,董師爺是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隨即就哎喲一聲喊出聲,再看手臂的肉,直接都青了。

天,這是真的。

柳蓉不知道這一幕震撼了許多人,只是看了一眼通判,便讓人趕緊送到醫館去,明明她就是大夫,可以給人看病治病,卻是完全沒有親自動手去給臨安府通判看診的意思。

只是看著臨安府通判被送走後,眉頭微微皺了皺,也不知道是想到什麼,不過很快皺起的眉頭就散去。開始認真的安排人手搬弄她之前已經查看分類出來的病人,按照不同的病情,相同的病情不同的病情情況嚴重程度,分開放置。

雖然護衛回來了一大部分,但到底人數不夠,為了病人能最快得到救治,柳蓉不得不和玲玉親自下場動手,當然,最後的結果是被冬兒阻攔,然後冬兒搶著上前和玲玉配合抬人。

就因為看到這一幕,貧民窟的百姓不等柳蓉開口,都自動走上前幫忙。

當然,這些百姓們也怕自己做的不對,將病人安置的不對,還小心翼翼的詢問,擔心柳蓉不回應,不屑他們幫忙,待得得到柳蓉笑著回應的時候,一個個都忍不住露出大大的笑容,做的更認真。

貧民窟這麼多年來,從沒像這一刻這般,彷彿整個臟污的環境的採光突然間全變好了,整個西城區都明亮了。

百姓們自發幫忙的越來越多,無法幫到搬病人,便詢問燒水的事情是為什麼,幫著燒水,幫著處理之前換出來需要消毒的衣服,一時間,充滿了生氣。

董師爺有些怔怔的看著眼前一幕,看著所有百姓看到柳蓉的崇敬,以及發自內心的感激和擁戴。

雖然他不是父母官,十年科考都失敗,只得當一個小小的師爺,可曾經也嚮往過這些的,也想過辦許多事實,成為師爺的時候,也是想同過另一個形式做一些事情的。

如此想著,董師爺不禁擼起袖子,也跟著上前幫忙,一邊幫忙一邊詢問找到了生石灰該怎麼用,並且按照柳蓉說的,去給需要消毒的地方都撒上生石灰。

卻說被柳蓉憋悶的暈過去臨安府通判被送回衙門后不久就醒過來了,不過當他看到柳蓉派的兩個保護的護衛還在他身旁守著的時候,他恨不得自己沒醒,或者立刻直接重新昏迷過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