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四十八章:搬起磚頭砸自己的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狠的心思。 柳蓉淡淡的看向臨安府通判,沒有立刻開口,只是看著,就彷彿將臨安府通判完全看通透一般,只是眼底有一抹異色,這異色若是仔細觀察。定能看出是嘲弄。 而通判見柳蓉沒有立刻回話,還以...

百姓們一呆,完全沒想到在這個時候,這位傳說中的蓉公主竟不是責怪他們,竟還在為他們著想。

在他們以為自己完了的時候,給他們看到希望的曙光。

百姓們眼角不禁微微淚光,他們之前究竟做了什麼,什麼事情都不去問清楚,就盲目的以為蓉公主派人將病人集中到一起,是要對他們的親人下手,要他們親人的性命,不僅如此,還反應過激,做出犯蓉公主的事情。

若是蓉公主是通判的性格,他們恐怕早都完蛋了,他們這樣的人,真的不值公主如此認真對待。

所有圍觀的百姓都有心上前向柳蓉道歉。

但他們不知道該如何上前,只覺得上前開口都是錯,因為他們在一開始就做錯了最大的一件事情,雖然不知道是公主到了,卻將公主當成通判那樣的人了,明明這些差役和往日里派來的都不相同,卻完全沒想到這一點。

最終百姓們沒有開口,只是一個個默默的低頭,默默的將這位不僅沒有因為他們犯下的錯誤責怪他們,還因為通判大人說的話辱了他們,替他們這群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斥責通判大人的蓉公主記在心底。

張大夫看著柳蓉先是驚訝后是驚喜,這驚喜融合著無與倫比的興奮和狂熱,這,這才是他心目中的蓉公主,一個大夫就應該有這樣的仁心,這才是他心目中最好的大夫。

不僅僅會治病,還懂得寬容,懂得為百姓著想。

對,這不就是他一直追求的他們。

這麼想著,張大夫已經打定主意,待得蓉公主處理完眼前的事情,便直接上前,他要求蓉公主收下他,讓他在蓉公主呆在臨安府治療瘟疫的時間,給蓉公主打下手。

若是蓉公主不應。他便遠遠跟後面幫忙,一定要幫到這樣的公主,這樣的大夫!

倒是第一次幫著柳蓉一起照顧病人的玲玉看著柳蓉目光也微微閃爍。

她想到快要進城門時,董護衛突然趕到的事情。

想到柳蓉看到董護衛時驚訝的表情,接到董護衛遞過來,據說來自大將軍所在的嵐玉門關的信時,微微變色的表情,以及在董護衛驚訝的目光中搖頭拒絕離開,說臨安府有病人等著她救治,要繼續入臨安府的事情。

最叫她驚訝的是。柳蓉臉上明顯出現凝重。卻不僅拒絕了跟董護衛離開。還讓董護衛回去清風寨照看二狗一行人。

本來她一直在猜測柳蓉看到了什麼,是不是和她得到的情報是同一個情報。

可看到柳蓉從入臨安府後不斷做的事情來看,柳蓉拿到的信,信里寫的東西。很可能和她從探子里拿到的信息差不多。

臨安府,很有可能被三皇爺控制了。

想到這個,即便是太子身旁的玲玉也忍不住汗毛直立。

可就因為知道這一點,就更忍不住佩服柳蓉,不僅僅是佩服柳蓉看到信后,依舊選擇進臨安府,維持最初的選擇。而是柳蓉入臨安府後的所有表現。

看似簡單的和師爺說話詢問,不顧師爺勸說非要入臨安府西城區,不管不顧一間間屋子找病人。直接在貧民窟集中治理。

這般大肆的做這件事情,不僅僅能夠給需要治療瘟疫的病人治病,還能散播消息。

因為,平民窟所有因為這件事情有所牽連的百姓都會證實這件事情,至少如此就不用擔心臨安府向朝廷傳假消息說柳蓉不曾到臨安府。藉此將柳蓉給掩蓋,無聲無息的弄消失。

想來臨安府沒有直接對外暴露這一點,定是想到得大夏的問題再大一些的時候,直接給朝廷一個大的打擊,而在這之前,臨安府的人不敢也不會明面動柳蓉。

而柳蓉竟是將這一切都早早的想到了,或許是在董護衛送信看信的短短時間內,就想好了這一切。

這得多驚人,才能有這樣的能力。

一直到入臨安府之前,她都覺得柳蓉,不,蓉公主做事太過衝動,一旦事情和信念信仰有關,就完全沒了方寸,雖然這樣的沒方寸不知不覺將她也感染傻了,在一開始得到情報后,因為柳蓉的選擇和回答,選擇不告訴柳蓉她得到情報,打算自己早做安排,以此照顧好太子最在意的女子——蓉公主。

而現在看來,被感染到衝動,到傻的人是她,而柳蓉一直都是冷靜清晰著的。

因為,柳蓉從一開始就計算好,並且清醒著,知道自己要救助百姓需要做什麼,才能既救助百姓還保護自己。

只看蓉公主一直保持安靜,在讓通判自己發揮,將要說的話以及態度在字裡行間都表現出來后,說出那一句句直指中心,震耳聵聾的話就可以知道。

一直以來,她都低估了蓉公主,或許就是因為蓉公主如此聰慧,又如此堅持信念乾淨,太子才會喜歡蓉公主吧。

不得不說,蓉公主真厲害!

感覺到柳蓉厲害的不僅僅是一直跟在柳蓉身邊,直到這一刻,才發現自己之前看錯了許多的玲玉,還有面色蒼白的臨安府通判。

能成為一府通判,自然都是有本事的,這本事自然是各個方面為人處世的老辣,而也因為老辣,看著柳蓉的目光更加忌憚,他一直覺得三皇爺對蓉公主的評價是危言聳聽,而今看來,不僅不是危言聳聽,還是評價的不夠好。

他可是官府里的老油條,世界上的事情說的不好聽一些見的多了,那些隱晦的話,做的事情,和同僚勾心鬥角,見的多,也面對的多,可就是這樣的他,竟然也被蓉公主帶進了蓉公主做事情的節奏中。

不僅如此,只看蓉公主之前說的話,他到現在都沒有很好的想好如何應對,就可見蓉公主的厲害,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娃娃,竟讓一個浸淫官場二十來年的老手,在一些言語上毫無招架之力。

若他不曾投靠三皇爺,這會聽到蓉公主的話,肯定是誠惶誠恐了吧。可惜。但或許這一點可以利用……

「公主,這實在是臨安府沒有什麼銀子,賑災的銀子早在您來之前就用光了,實在是臨安的糧食……糧食貴。」

臨安府通判的聲音僵硬,似乎還帶著顫抖,彷彿有些害怕的看著柳蓉,當柳蓉淡淡的目光掃過的時候,甚至再次開口,還是加快語速的開口:「不過,不過還有辦法的公主。我可以讓臨安府的商戶捐款。還可以將往年專門放儲存庫里。準備給臨安府附近將士的糧食先挪著用掉。」

玲玉一聽臨安府通判的話,便忍不住看向柳蓉,想看柳蓉這次如何處理,要知道。若真是按照臨安府通判做的,恐怕就要背上挪用軍隊糧食的罪名,這一點可比賑災的事情更加嚴重,這臨安府通判真是好狠的心思。

柳蓉淡淡的看向臨安府通判,沒有立刻開口,只是看著,就彷彿將臨安府通判完全看通透一般,只是眼底有一抹異色,這異色若是仔細觀察。定能看出是嘲弄。

而通判見柳蓉沒有立刻回話,還以為柳蓉在思考他說的話,說不定還會選擇按他說的話來,他已經打定主意,只要蓉公主一應下來。他便立刻將府庫開放,並且將裡面大半的糧食都偷偷運走,待得糧庫快空的時候,直接將蓉公主的行為稟奏上去。

朝廷氣恨的蓉公主,相比三皇爺會更容易抓到控制,三皇爺知道他做出這樣的事情,也必定會讚賞他吧。

通判嘴角微微勾起,就彷彿預見成功在眼前一般。

「通判大人果然大善之人,既然如此,那大人便自己的名義開放府庫吧。」柳蓉淡淡的開口:「如此正好將功折罪,到時候我會寫上一道摺子將通判大人的做的事情都寫上,派快馬送到京城,給通判大人求賞的。」

臨安府通判嘴角的笑容凝住,完全沒想到竟然會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若真像柳蓉說的那樣發展下去,待得朝廷收到奏章,也是他仕途到頭的時候了。

他的通判官職不僅會沒了,按照私自開府庫存糧的罪責,必定還會被打入大牢,為了讓其它府邸的官員以儆效尤,不敢做同樣的事情,絕對會懲罰能有多嚴重就懲罰多嚴重。

真到了那時候,他做錯這樣的事情丟了官職,就相當於打亂了三皇爺的計劃和布局,畢竟三皇爺本來的計劃是暗中控制連接整個江南,然後再趁著大夏和狼古煙打仗敗退之機,突然爆出這些事情,以做到對朝廷最大的打擊。

而他若是因為之前說的事情被懲罰,說不定不等當今聖上下命令,三皇爺就已經將他給收拾了,而且絕對會死的更慘。

臨安府通判想到這裡不禁一個哆嗦,這樣的事情絕對要想辦法推掉。

可臨安府通判越想臉色越難看,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竟是一個推脫的辦法都沒有。畢竟本身這個提議就是他提的,他根本沒辦法將事實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而不說自己確實弄小手段了,就不能拒絕這件事情,所以他唯一的選擇竟然是死撐。

想到害人反倒把自己害進去,臨安府通判臉色直接變成豬肝色。

ps:

今天竟然看到有人投了一張評價票,竟是最差的一檔,有點點憂傷,不過也有看到粉紅票,感謝粉紅票,我會繼續寫的,順便說撒,如果這幾天粉紅票每天都超過五張,就相當於乘以2翻倍,十張,我就在轉天一萬字更新,如果到時候因為時間沒完成,就累積后推,必定爆發。敢讓小安爆發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