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四十七章:救人(下)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張大夫想上前說幾句什麼,卻最終又全身無力,他能說什麼,將錯誤都攔在自己身上嗎?可說了又有什麼,若是公主真的怪罪,無論說什麼都沒用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張大夫就是還抱著一絲希望,他聽說的公主是那...

而就在這當口,臨安府的通判也趕到了,看到眼前這一幕,想到柳蓉萬一出事了,自己要承受的後果,心中一驚,趕忙上前:「你們這麼是做什麼,要對柳蓉公主做什麼?」

也不等百姓們回答,臨安府的通判已經快步向柳蓉走去,一邊走一邊大聲對著自己身後的衙役開口:「快,還不快將這些亂民抓起來,敢對柳蓉公主動手,你們真是膽子肥了,快都抓起來,帶回衙門。」

臨安通判說著都還是心驚。想到自己差一點點,差一點點就會因為柳蓉出事被三皇爺處理,通判對官差下的命令就更狠了。

而這片刻,那些衝進柳蓉專門弄的給病人聚集到一起,治療病情的地方嗎的百姓,也從驚喜尋找柳蓉的狀態變成害怕。

害怕自己被衙役抓起,只看這位大人的態度,生氣的模樣,他們被抓恐怕就要倒霉,雖然他們知道自己這麼衝動做這些事情錯了,可心底還是害怕,還是擔心自己被抓起來,一時間縮成一團,快速躲到一邊。

可即便如此,那些衙役早就注意到他們,他們哪裡躲得過。

而有那個已經衝到柳蓉跟前,見柳蓉給自己親人插針就要對柳蓉動手的百姓直接愣住,再看自己要接觸柳蓉的頭髮的手,趕忙收回,就連臨安通判的說話下令的聲音都沒聽到,只是擔憂的看向柳蓉。

天啊,這是蓉公主,這也許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唯一活命的希望,他竟然跑到公主跟前做這些事情,公主一定很生氣,一定會再也不願意救治他們了。

想到西城區所有活命的希望被自己毀掉,這跑到柳蓉跟前的百姓心都碎了,只能對著柳蓉不斷的說對不起。

柳蓉聽到通判的大聲命令才從專註中反應過來,看著眼前的狀況微微皺眉。再看眼前的人的狀態,以及眼睛中的內疚,而她手中的病人已經微弱的叫著這百姓的名字。

柳蓉隨即反應過來,再看場中的狀況,大致明白了眼前的狀況,畢竟這樣被一群百姓反對看病也不是第一次了,這是平常人面對特殊事情出現有的正常反應,若是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才是不正常。所以柳蓉並不怪眼前的人,即便是這些人的狀態明顯是要對自己不利。

畢竟如果真的是有人要害這些病人,百姓們群起。才是正確的選擇。至少在他看來是這樣的。這樣的選擇也是讓她最欣賞的。

隨意柳蓉對著還沒有完全將手收好的百姓微微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安撫。

而就在這片刻,臨安府通判已經跑到柳蓉跟前噓寒問暖,一邊說還一邊對著旁邊的人下令:「還愣著幹嘛,這麼多人都抓了。蓉公主身旁想要對蓉公主動手的人,你們難道就不會趕緊抓起來了。」

「這些該死的刁民,蓉公主好心過來救治你們,你們竟然這麼恩將仇報,你們就應該一直在西城區,一直這麼讓瘟疫蔓延,讓你們這些毫不懂尊敬感恩的人全都病死才是。」

柳蓉的眉頭不禁緊緊皺起,這個人哪裡像一個通判該有的樣子,可這臨安府通判沒注意到柳蓉皺眉的狀態。說完這些竟然還對著柳蓉一臉的笑容,一臉的討好樣:「蓉公主您沒受驚嚇吧,這裡的百姓已經沒救了,您還是先跟我回衙門吧,不用管這裡的事情了。」

「省的這些礙眼的。不知道感恩的讓您繼續生氣。」

臨安府通判這是一心想將柳蓉帶回臨安衙門,可不願柳蓉在外面多呆,雖然他不相信三皇爺說的,柳蓉有那麼厲害,但是他這個人滑頭雖然滑頭,卻有一個很大的優點,那就是雖然不重視一些事情,但是也會仔細注意別人說的事情,以免陰溝裡翻船。

所以在三皇爺說柳蓉控制人心厲害,擔心這瓮中捉鱉的行動會有所變化,便決定不讓柳蓉多接觸西城區的病人,以免得了病人們的心,西城區百姓們的心。

雖然這些百姓很若也不重要,但是他可不喜歡變數。

這麼想著,臨安府通判看向柳蓉,想必他這樣來的恰到好處,又救公主於水火之中,這會再這樣勸說,蓉公主一定會跟著他走,他果然是到的恰到好處,處理的也恰到好處。

而西城區的百姓聽到臨安府通判的話全部都臉色蒼白,特別是柳蓉跟前已經被臨安府通判控制的百姓,想到自己的親人朋友全部因為瘟疫死光,而且這錯都是他造成的,他毀掉了親人可能活下來的可能,柳蓉跟前的百姓眼睛通紅,顧不得被人控制卻是撲通一聲對著柳蓉跪下:「公主對不起,小人,小人以為您是要對我們的親人不利才會這樣的,如果,如果知道您是公主,我們死也不會這樣的。」

「您要懲罰就懲罰小人吧,千萬不要不救治他們啊,西城區的百姓已經十不存一,若是這些人再死了,再死了,西城區的人越來越少,說不定就沒了。」柳蓉跟前的百姓對著柳蓉快速的說著。

他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他的腦子一片混亂,到的最後只能對著柳蓉不斷的磕頭,他沒辦法不磕頭,因為,因為他也不知道是什麼,只覺得若是有希望,只有這樣才能有希望,才能讓蓉公主消氣吧。

臨安府通判見這個百姓突然這樣,眼睛一沉,他好不容易說了這些,也許能改變蓉公主的行動,這個該死的百姓竟然還這麼求公主,萬一改變了蓉公主的態度,這麼一想,不等柳蓉回答,快速的吩咐抓著這個百姓的人:「你們是吃什麼用的,還不快將這人帶走,做錯事情就是做錯事情,蓉公主如今自然不應該給一幫差點害了自己的人看玻」

臨安府通判說著對著蓉公主一臉討好的模樣開口:「蓉公主,您說下官說的對吧,這些百姓都是一群殘渣,公主不必理會。」

臨安府通判的一句話,將其他所有想下跪懇求柳蓉原諒的百姓說的心都冰涼冰涼的,一雙雙絕望的眼睛看向柳蓉,他們想也知道,柳蓉的回答肯定會是確定,畢竟他們確實是做了過分的事情。

張大夫想上前說幾句什麼,卻最終又全身無力,他能說什麼,將錯誤都攔在自己身上嗎?可說了又有什麼,若是公主真的怪罪,無論說什麼都沒用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張大夫就是還抱著一絲希望,他聽說的公主是那麼的善良對人那麼的好,不僅給百姓治療病情,還為了老百姓能吃上飯,自己提朝廷弄出一個糧鋪,最後還和一群糧商作對,差點被害到,還那麼一直的堅持下去,她不相信,不相信公主會直接選擇跟著臨安府官員走。

雖然心裡這麼想著,張大夫到底是擔心的,只能擔心的緊張的看著柳蓉,等著柳蓉對臨安府通判回答,心裡無限渴望回答是拒絕,可又害怕聽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這種情緒無比緊張和複雜。

而那些百姓們卻是已經絕望,滿臉的絕望,想哭的模樣都有,可一個個擔心再做出什麼不好的,會讓柳蓉公主更不高興,只能獃獃的望著柳蓉,期待柳蓉公主能原諒他們。

不報希望,卻還是忍不住看向蓉公主。

「不對。」就在所有人都緊繃等了許久,所有人以為柳蓉不會回答,會直接跟著臨安府通判離開,柳蓉竟然回答了,不僅僅回答了,還是回答了不對。

所有人都一呆,完全沒翻譯過來柳蓉究竟說的是什麼,只是獃獃的看著柳蓉,彷彿完全不知道柳蓉蹦出來的話一般。

柳蓉卻是沒注意百姓的變化,只是淡淡的看向臨安府通判:「大人您有一些話說錯了。」

臨安府通判臉色不好,只覺得有什麼不對,或者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果然,柳蓉接下來的話讓他的臉色瞬間鐵青。

「這世上的百姓全是一樣的,怎麼會有不好的,這些百姓為了維護自己的生命安全又有什麼錯,況且他們什麼也沒做又有什麼錯,倒是通判大人您,我有一個十分好奇的問題想要問通判大人。」

臨安府通判臉色雖然難看到極點,但是面對柳蓉的話也不敢做不好的反應,只好對著柳蓉低頭》「公主請問。」

「我的問題也不難回答,我想知道,當今聖上讓您治理百姓,救治百姓,還剝下善款讓您救助百姓,您將這些東西都用到哪裡去了。」

「為什麼,這裡的百姓已經生活的如此可憐凄慘了,沒有絲毫糧食,竟沒有任何救治,不僅僅一點點救治的糧食都沒有,還連來看診的人都沒,阻止病人們一起隔離的輔助錯事都沒有,我想問問大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家是沒想到呢,所以失職了呢,還是對聖上的命令毫不在意,所以抗旨不尊。」柳蓉說著定定的看著臨安府通判。

臨安府通判臉色一白,完全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