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四十六章:救人(中)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然,也是因為張大夫最後一句話,表現出來的對柳蓉的崇仰,讓這些護衛放鬆了警惕之心。 而護衛們看著那些跑到柳蓉附近的人,一個個心提到極點,同時臉上也懊惱到極點。 公主這麼相信他們,他們竟然...

?

張大夫將將上前,卻是被人攔住,卻是柳蓉的護衛自動分出一部分過來保護柳蓉,發現張大夫要靠近柳蓉,立刻上前攔著。

之前有人想對柳蓉下手,還在來臨安的路上埋伏他們,再加上唐百夫長因此被公主吩咐,帶著一半的護衛離開,這就讓這些留下的護衛更加小心護衛。

他們可不容許蓉公主在他們的保護下出任何一點事情。

當然除了想保護柳蓉的安全外,便是為了保持柳蓉救治病人的環境不被侵入,越是在柳蓉身邊呆,這些護衛也就更了解柳蓉,知道柳蓉治療病人的時候最討厭別人打擾,若不然會很生氣。

他們可不敢嘗試柳蓉的怒火,別看蓉公主旁的時候脾氣好的不能再好,性子也溫柔,可影響了蓉公主看病,那可是沒有好果子吃的,這一點,左大人可是在他們面前親自試驗過,最後被罰駕馬車在山林里跑了一大圈。

張大夫見自己被攔住,不禁趕忙開口:「這位官爺,你們這樣將人集中在一起就這麼處理恐怕不好,還請讓老夫進去給病人們看看,說不定這裡面還有人不曾得瘟疫……」

張大夫酌情對著幾個護衛開口,他是真的想幫平民窟的百姓救那些不曾得瘟疫的病人,畢竟能救治一個病人,那便是結下善果。

只是張大夫的話還不曾說完,就被護衛冷冷打斷:「這個不需要你操心,我們有人專門處理。」

有蓉公主這般醫術厲害的人在,怎麼可能需要旁的人,別回來是知道裡面的人是蓉公主,所以想接近吧。

這麼一想,護衛看著張大夫的眼神更冷了,冷中還帶著防備。

卻說張大夫被護衛一堵,心不禁一緊,看著那些躺著的病人想要再說什麼,卻是被護衛完全拒絕,那架勢還要攆他離開。

張大夫不禁低落,早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之前就應該不怕麻煩,亦或者感染病情,到這裡走上一圈,給所有得病的人都看看的,那樣的話,說不定就少些受害者。

若是蓉公主在就好了。

張大夫忍不住想到這段日子不斷聽人推崇的一個人——當今聖上派來的蓉公主。

聽說蓉公主大仁大義,不僅救治京城難民和病人,還帶著專門教導過治療瘟疫的大夫一路往南,一路將這些大夫分散出去,好救治各處的瘟疫。

這樣的蓉公主可是所有大夏大夫心中的典範,即便不提蓉公主的醫術,只憑著份心,都讓無數大夫想要見一見這位大夏第一女大夫。更別說這位蓉公主不僅有醫心,還有所有人都無法超越的醫術了。

若是這樣的人到了臨安,肯定不會出現今日這樣的事情,即便不說蓉公主能救治這些人的性命,就是治不了這瘟疫,他相信能夠說出『病房就是大夫的戰朝,這樣的話的大夫,定不會選擇做現在這樣的事情,這些病人必定會有活路。

可惜蓉公主似乎到的臨安府不遠的地方就失去了蹤影。

這也是因為他一直想第一時間見見蓉公主,託人打探到的消息。

看著那些躺著不斷吐水,遠遠已經看不清具體模樣,只能看到黑烏皮膚的病人,張大夫不禁微微一嘆,如今這些人恐怕等不到傳說中的蓉公主了。

張大夫轉身,步履有些沉重,一抬頭便看到一個個滿臉期待看著自己的百姓,心不禁一酸,對著平民窟的百姓道歉,道歉自己幫不了這些病人:「若是朝廷派來的蓉公主在這裡就好了,蓉公主一定能救你們的親人的。」

護衛聽到張大夫的話微微疑huo,面lu不解,待得聽到最後一句,才松下心,卻是忍不住抬頭tingxionglu出驕傲的笑容,這段時間以來,對於他們來說,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情就一件事情,那就是成為蓉公主的護衛。

這讓他們被無數人尊敬著,找到了做人的方向和感覺。

可惜百姓們沒注意到這些護衛的反應,如今百姓們聽到張大夫的話,想到自己的親人沒救了,想到自己接下來也可能得病,可能步入這中央位置那些病人的後路,一個個臉色驚恐。

再想到這疫病是傳染的瘟疫,也許身邊的人就有人已經得了,一個個忍不住離彼此遠上一些。

柳蓉認真處理病人,專心一致卻是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變化,以及張大夫說的話,不然必定能感覺出來不對勁,也一定能感覺到百姓們的恐懼,也就不會直接做後面的事情了。

卻說就這會,一個病人突然吐的十分厲害,再看那張乾癟的臉,以及吐出來都是苦的味道,柳蓉眉頭一皺,這是到了比較嚴重的狀況,必須快一些補充生理鹽水才行,來不及統一處理了。

這麼一想,柳蓉快速吩咐冬兒取來包裹,包裹里全是剩下的吊瓶,數量已經不是很多,柳蓉看著這些東西心情有些沉重,這代表著無法同時救治太多人,而只看臨安的官府不曾將病人集中管理,按照一些常規的辦法處理疫情就能知道,病人絕對不是這中間躺著的這些,到時候恐怕會有很多病人因為救治不及時而死亡。

柳蓉不再多想這些東西,只是快速的配出生理鹽水,然後用將針的另一頭插入病人的手背。

這裡不是京城,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柳蓉的治理辦法的地方,當貧民窟的百姓看到柳蓉將一根針扎進病人的手腕,還延長出一根管子和瓷瓶,像似給病人放血一般,一個個就更驚恐了。

有那承受不了壓力,想到自己除了被燒死,沸水燙死,在之前還要被人將血一點點的抽出來的,忍不住對著身旁的人大喊:「我們真的要看著我們的親人被人一點點弄死嗎?」

「也許下一個就是我們自己,大家覺得我們這樣受得了嗎?」

「與其這樣毫無希望,不如,不如我們拼了吧。拼了將我們的親人救出來,我們逃跑。」

「對,我們逃跑,我們逃到張大夫說的蓉公主在的地方,相信蓉公主一定會救治我們的,不會讓我們被妖怪這樣弄走血的,不會讓我們被燒死的。」也不知道誰最後提及張大夫說柳蓉。

只是這說話之間,一個個平民已經向著病人們沖,那些聰明的早就確認自己的朋友親人在那裡,同時也往那一處快速沖,企圖最快速接自己的親人,趕緊將人帶走。

護衛們怎麼也沒想到這些之前還好好的平民竟然會突然出現動亂,一時之間竟是攔漏了幾個人,當然,也是因為張大夫最後一句話,表現出來的對柳蓉的崇仰,讓這些護衛放鬆了警惕之心。

而護衛們看著那些跑到柳蓉附近的人,一個個心提到極點,同時臉上也懊惱到極點。

公主這麼相信他們,他們竟然出現失誤!

這麼一想,護衛們對餘下的人就要下重手,畢竟這突然出現的事故,也許就是有人知道蓉公主的身份想要對蓉公主不利。

而張大夫也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愣住了,怎麼也沒想到一下子就變成如今的狀況,不過張大夫最震驚的事情不是百姓突然亂的狀況,而是眼前女子拿出的物品。

眼前這女子拿出來的,用來給那些病人的處理的東西,以及一系列的手法,都無限的像他從路人身上聽來的,那些大夫治療瘟疫的辦法。

難道……難道這些病人被聚集到一起,根本就不是要燒死,而是為了救治?

再看處理這一切的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只看對方純熟的手法,說不定,說不定這人就是他最崇敬的人,最想見一見學一學醫術的人——蓉公主,

而這些人之所以會這麼聚集一起,說不定就是蓉公主來了,所以要聚集在一起治療。

天啊,他究竟做了什麼事情,竟然連自己最崇拜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都沒認出來,只看之前的處理手法,他就應該想到的,畢竟能夠看著那麼熟悉,而又和一般治療的方式那麼不一樣,也只有傳說中,被皇上派來臨安府救治瘟疫的蓉公主才可能有這樣奇特的治療手法。

而他,而他竟然沒看出這一點,還以為眼前的狀況真的如同百姓們說的,是要滅掉得了瘟疫的人。

天,他不僅沒做到發現一切,將這一點告訴百姓,還因為他的話,讓百姓對蓉公主反對,若是再這樣繼續下去,恐怕,說不定會傷害到公主,傷害到他最崇拜的人。

這麼想著,張大夫也趕忙往前跑,想要趁著百姓們衝進護衛攔著的地方前,攔住這些根本知道情況,卻因為他的原因群起ji憤的百姓。

張大夫年紀畢竟大了,哪裡能有這麼快的速度,只見這些百姓不等他跟上,卻是已經有人闖入蓉公主治療病人的地方。

只看百姓的狀態,沖向病人的沖向病人,還有向著蓉公主去的。

張大夫趕忙大喊:「住手,都住手啊,這位姑娘,這位姑娘不是害人,你們也理解錯了,不,是我們都理解出錯了,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病人不會被燒死,不會被熱水沸騰死,這個人也許是蓉公主啊,是要救治我們性命的蓉公主啊1

所有百姓一呆,蓉公主?是張大夫說的,只要出現,他們就會有救的蓉公主嗎?百姓們的目光不禁一亮,快速的看向前方,尋找張大夫口中的蓉公主,他們最大的希望!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