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四十五章:救人(上)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爺去跟著去盯著柳蓉的,為的就是不讓柳蓉見到臨安的真正狀況,卻沒想到董師爺不僅完全忘了這件事情,這會還幫著柳蓉要生石灰。這根本是忘了誰才是他的主子。 臨安府通判臉色雖然難看,到底有所顧忌,沒當著...

董師爺快步回衙門,只是還不到衙門便遇上臨安府通判。

「你不是跟著公主了嗎?公主呢?」

見公主不在,通判的臉色瞬間不好,他可是看這董師爺最是乖巧,最知道時務,才將接蓉公主的事情交給他的,沒想到對方這會竟是不呆在公主身邊,跑到這裡來。

萬一叫蓉公主發現什麼不該發現的怎麼辦,雖然他不覺得蓉公主真有這個本事,但是卻絕不容許發生這樣的事情。

要知道蓉公主這會沒被直接控制起來,是因為三皇爺想讓蓉公主給那些得了瘟疫的將士看診。

董師爺卻沒注意到通判的臉色不好,只記得一件事情,那便是西城區的貧民窟需要生石灰,所以見通判竟是忘了平日的態度,而是快速開口:「大人,衙門裡還有生石灰嗎?衙門還可以收生石灰嗎?蓉公主需要生石灰1

通判的臉色更難看了,他可是讓這董師爺去跟著去盯著柳蓉的,為的就是不讓柳蓉見到臨安的真正狀況,卻沒想到董師爺不僅完全忘了這件事情,這會還幫著柳蓉要生石灰。這根本是忘了誰才是他的主子。

臨安府通判臉色雖然難看,到底有所顧忌,沒當著所有人的面說這些事情,但是對董師爺的口氣卻是相當的不好:「要生石灰自己去找,本官難不成還要跟在你後面伺候你不成。」

說話間臨安府通判甩袖離去,準備去西城區,將柳蓉弄回來。

董師爺自然感覺到通判的不喜,但是他這會只想對百姓盡一些微薄力量,想找回一些當年的信仰。

這麼想著,董師爺快步向衙門走去,想辦法去準備柳蓉需要的生石灰。

柳蓉不知道董師爺被自己影響,做出的事情,這會卻是帶著一群護衛認真的查探貧民窟的狀況,幾乎是每間房屋都會進去檢查一遍。若是門關閉著,便直接叫護衛直接闖進去。

也好在柳蓉這麼做,一路上才能發現這麼多病人。

至於發現活的病人,便將病人送到平民窟中間一戶看著比較乾淨明亮,能夠照到陽光的地方先集中放著。

貧民窟的百姓看著三四十個護衛不斷的來回,將得了病的人都集中起來,一個個不禁面露驚恐,害怕這些自稱是朝廷派來的人是來要他們的性命的。

即便有些擔心這些病人被人處理,想要開口的,也都被親朋好友捂住嘴巴。不讓說話。只希望不再牽連更多的人。

柳蓉沒注意這些情況。一開始還跟著那些護衛查看具體的情況,待得集中的病人超過一定數量,卻是不再跟著那些護衛,而是直接讓冬兒準備熱水。開始給病人處理衛生。

不多時,冬兒便將火燒起來了,煮了三鍋水。

而柳蓉則是給病人檢查著病情,斟酌著如何處理,做到一半,卻不想和一個人的手碰到一起,一抬頭,竟見一直比較冷漠的玲玉竟也上前幫忙,卻是接手給病人擦拭身體的事情。

這還是玲玉第一次主動幫柳蓉一起處理病人。

柳蓉對著玲玉點點頭。便開始繼續給其它病人查看。

柳蓉,玲玉,冬兒,三個人幾乎分了工作,柳蓉查病人的狀況。按照病情分開,玲玉給病人擦拭,去掉臟污,冬兒則是燒沸水,同時將病人的衣服放沸水裡消毒。

他們的人手畢竟太少,即便是加上玲玉,也只有三個人做事情,也只有詳細的分工,才能更好的利用資源,最好的救治這些病人。

圍觀的百姓們也從一開始的擔心,到慢慢的好奇,好奇是因為柳蓉一行人沒有將病人們燒死,竟是都放到了一起,還給這些病人擦拭,似乎是幫這些病人們變得乾淨一般。

但到底有想不通且擔小的百姓,看著柳蓉他們做的事情,心中忍不住開始懷疑,是不是這些人要對病人做一些奇怪的事情,特別是看柳蓉一行人最後將病人一個個分開的時候,就更疑惑了。

有那些個和臨安大夫有一些關係的,看著眼前的情況終究是不忍,最後一咬牙卻是偷偷去請相識關係好的大夫。

無論如何,好歹看看,是不是有些人是能救回來的,別回來無論好壞,都直接燒了……

於是,在不知不覺中,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而那些看著柳蓉一行人處理病人的百姓,因為不了解情況也就越加恐懼。

張大夫是臨安府的老中醫,也可以說是整個臨安府和貧民窟百姓關係最好的老大夫,但凡經過他說的窮病人,都不問這些人要錢,待百姓也更是細心和善。

所以貧民窟的人遇到什麼事情,也總喜歡來找他求救。

這會,便有一個貧民窟的百姓過來找他,只是他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聽到的事情,朝廷派來的人竟為了不讓疫病擴散,要將那些活著的,病了的人直接活活燒死。

而聽到這些人求他去給那些病人看看,是不是還能救下幾個,是不是有幾個得的不是瘟疫,好讓能活著的人多一些,張大夫沒多說什麼,直接就跟著來請的人走了。

他是大夫,治病救人是天職,那些瘟疫他救不了,他已經十分內疚,卻不想竟還有更狠心的,不讓那些病人慢慢自己死,而要將他們活活燒死。

無論如何,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他也要阻止這件事情。

不多久,張大夫便隨著叫的人到了平民窟,也確實見到了這些貧民說的奇怪的一幕,只見這些人一旁起著火堆,燒著一大桶水,而這幾個在病人身旁的女人,卻是一個不斷的舀水給洗布,給病人擦拭身體,而另一個卻是不斷的將病人換下來的衣裳直接丟進另一個煮沸的鍋里。

至於剩下一個人,卻似乎在不斷的查看病人,記錄病人的情況,還給其中一部分病人不斷的喂水。

不知道為什麼,張大夫只覺得這一幕,他似乎在什麼地方聽過,似乎什麼地方治療疫病,就是這麼治療的,還治療了不少疫病的病人。

而還不等張大夫想起來在哪裡聽到這件事情,一旁請他來的百姓,卻是已經開口求他上前,求他救救那些病人。

一些病人的親人更是已經忍不住哭起來,甚至對著張大夫跪下,卻是叫張大夫無法繼續思考,只能上前阻攔。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