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四十四章:被感染的臨安府師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這些孩子臟污不願意靠近。 等等,他看到了什麼,蓉公主竟彷彿完全感覺不到髒亂一般上前蹲在孩子身前。從一旁的侍女手中取了東西喂幾個孩子。 幾個孩子不等柳蓉喂完。只咬了兩口。便從柳蓉手中將糕...

臨安府城頭

府衙的師爺鬱悶的坐在城門的高台上,心底忍不住咒罵,自從十天前,他就被陳大人派來守在城門前,為的就是第一時間迎接蓉公主入臨安,可這都多少天了,別說看到蓉公主了,就連個稍微看著富貴點的人都有沒,來往的全是難民。

要他說,臨安是整個大夏瘟疫最嚴重的地方,蓉公主千金之軀怎麼可能會來這個地方,即便皇上下了旨意非要蓉公主來,蓉公主說不定也因為驚嚇半路跑了,要不然為什麼那麼久了,還沒來臨安府。

女人的膽子啊,也就那幾兩,還能大到哪裡去!

再從另一方面說,蓉公主即便來了,難不成還真指望一個連成親都不曾的小姑娘治療疫病?

拜託,但凡有點腦子的都知道,這大夫和酒都是一個德性,那都是越老越好,越久越醇,這會倒好,所有希望竟然寄托在一個小屁孩身上,還讓他到這裡守著,受這樣的風吹日晒的苦。

不成,今天過完必須到胭脂樓的翠紅那裡消消火……

正當董師爺想著,突然一個守著大門的護衛竟是快步向他走來:「師爺,師爺,來了一隊車隊……」

「來車隊就來車隊唄,著什麼急,一點臨安府的氣度都沒有,來車隊還能出什麼大事不成?」董師爺滿臉不高興,他正想著好事呢,就這麼被打斷了,這城衛難怪只能做城衛。若是位置再高點,還不得直接倒霉。

城衛依舊滿臉緊張:「可是,可是這車隊似乎就是從京城來的蓉公主的車隊啊1

「什麼1董師爺倏地站起身來,別看他在心裡說的厲害,也就是葉公好龍,這會聽到柳蓉到了,差點沒嚇壞,再不對這城衛做評價,趕忙下城門迎接,一邊迎接一邊吩咐成為去臨安府衙通知臨安府通判。蓉公主來了。

董師爺趕忙跑下城樓。一下城樓便見車隊的第一輛馬車掀開,露出一張略帶稚氣卻完全掩不住美麗的臉,只是那眼神淡淡撇來之時卻是從眼底透露著貴氣,一下子就將稚氣退去。美的驚人。讓董師爺的腦子微微一懵。只覺得也就只有這樣的女子才能是大夏朝的公主,那些大人們的千金哪裡及得上這女子的貴氣。

一時之間董師爺完全忘了對柳蓉行禮,還是一旁的城衛提醒。董師爺才反應過來,趕忙對著柳蓉行禮,更是對著柳蓉滿臉的討好。

不說其它,只說這般美,就已經足夠叫董師爺忘記之前對蓉公主的評價了,沒辦法救治瘟疫又如何,只要長的好看,出去安慰安慰難民,就能解決無數事情了。

董師爺這麼想著,腆著臉靠近馬車想多說什麼,卻是直接被馬車旁一身裝束利落的女子攔得離馬車三步遠:「有什麼話在這裡說就好了,公主前些日子路上遇到刺殺,為了安全,也為師爺你不會有什麼嫌疑,還請離的遠一點說話。」

董師爺一看這裝束利落的女子,被這凌厲的眼光一掃,身子不禁一縮,再不敢上前,連抬頭看柳蓉的勇氣也沒有,顧自討好的開口:「蓉公主,您可算來了,您不知道,臨安府對您可是如同盼星星盼月亮,只盼望著您來救治瘟疫,拯救難民了。」

不過董師爺如此認真的說話,卻是錯過柳蓉站起懾著眉頭看向城牆外不遠處的一幕。

「城內的病人和難民都在什麼地方?」正當董師爺滔滔不絕,期待自己的滔滔不絕能討好到柳蓉,借著通判大人還沒到的時候,靠近柳蓉,柳蓉的聲音再次響起,卻是直接將董師爺的話打斷。

「難民們如今都在城西,不過建議公主您還是不要去,那邊太臟太亂了,堆積了不知道多少臟污的東西……」

「駕車去城西1董師爺正說的盡興,便聽蓉公主清脆如黃鸝初啼的聲音響起,只是這聲音卻是帶著冷意,將董師爺一下子弄在愣在原地。

待得馬車走動才慌張起來,通判可是下了命令了的,蓉公主到的臨安府,便讓他第一時間領蓉公主前往臨安衙門的。

這可怎麼辦?

不得已,董師爺趕忙也跟著柳蓉前行,為了討好柳蓉,彌補之前的錯誤,還不斷的給柳蓉講臨安城裡的事情,企圖將柳蓉往臨安府衙門引,說到最後卻是被一旁那個明顯是公主女護衛的女子罵了一聲:「呱躁1

「不想跟著就自己離開,再這麼呱躁下去,就別怪我讓護衛將你丟回衙門去。」

公主女護衛話下,董師爺只好對著一起跟著的城衛暗示去通知通判大人到西城區,自己卻是跟著柳蓉繼續走,心裡暗暗恨著,這可不是他不努力阻止,到時候看到西城的髒亂噁心到,嚇到,可就別怪他不提醒了。

最好公主為此狠狠生氣,到時候好好處理一番這女護衛,竟如此不懂事,讓公主跑到那樣髒亂,還是瘟疫高發區的地方。

想到這個可能,董師爺不禁幸災樂禍的笑起。

不過這一行註定讓他目瞪口呆,因為,一行人到得西城區,看到西城區的髒亂,以及那濃濃的異味的時候,董師爺都忍不住後退,可他看到了什麼,他竟看到蓉公主面對這樣的情況不僅沒被嚇退,還因為路太小,下了馬車直接向小巷子里走去。

而蓉公主的護衛也跟著蓉公主直接走進西城區,就彷彿完全沒有看到這地方的髒亂,更不曾聞到那些可怕的異味一般。

董師爺一咬牙,也只得跟著柳蓉一行人走進小巷。

小巷路旁坐著幾個眼窩下凹,有氣無力、全身髒兮兮的孩子,若是平時。這些孩子應該是在這裡玩耍,如今這些孩子卻是獃獃的坐著,他們已經許久沒吃東西了,但是也不敢開口,看到柳蓉一行人有心想要上前懇求,卻又不敢說話。

但是眼底全是濃濃的渴望。

據說西城區的貧民已經有好多人餓死了,這些孩子們一定是吃著最後的糧食才活到現在的,即便是董師爺看著這樣的狀況,也不禁微微心軟,再不幫這些孩子。這幾個孩子恐怕也要餓死了。即便如此,董師爺還是嫌棄這些孩子臟污不願意靠近。

等等,他看到了什麼,蓉公主竟彷彿完全感覺不到髒亂一般上前蹲在孩子身前。從一旁的侍女手中取了東西喂幾個孩子。

幾個孩子不等柳蓉喂完。只咬了兩口。便從柳蓉手中將糕點接了去,當柳蓉以為幾個孩子準備嫌棄慢,打算自己吃時。便見幾個孩子握著僅有的一點點糕點沒放入嘴中,而是衝進了一間屋子。

柳蓉一行人不禁微微一愣,便跟了進屋中,屋子很陰暗,但隱約間卻能看到幾個大人躺在中央一動不動,而這些孩子竟是拿著糕點不斷的重複喂著躺在中央的大人。

柳蓉快步上前走到那幾個一動不動的大人身前,待得看清大人的狀況,即便董師爺一個大男人也不禁哇哇的差點沒將酸水吐出來,這幾個大人哪裡是活人,分明是死去有一段時間了……

而這些孩子竟是完全不知道,有了一點糧食,竟是想喂這幾個大人。

董師爺吐完,再看屋中的情況,卻不想竟是看到蓉公主竟是蹲在屍體旁檢查,檢查了不一會,便對著一旁的護衛開口:「這幾個人恐怕都是得了瘟疫,被人聚集到一起放在這裡的,也不知道做這些事情的人哪裡去了,竟只讓幾個孩子看著。」

「不過現在必須先將這幾具屍體處理了,這些孩子這麼在病人身邊呆著也不知道感染沒感染疫病,必須帶回去觀察。」董師爺只見蓉公主說著這些話,便吩咐幾個護衛處理屍體,同時仔細叮囑衛生狀況。

幾個孩子見護衛要動屍體,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快速上前,想要攔住護衛們。

「我娘只是睡著了,你們不要帶走我娘,不要帶走……」

「她只是把東西都給我吃自己餓睡著了,吃點東西就會醒了……」

幾個護衛自然能將孩子弄開,只是聽著孩子的話,一個個都忍不住僵著。

可屍體在屋中放置的時間越長,麻煩就越大,更何況還是得了瘟疫病死的屍體,這樣的屍體必須更快的處理才成。

這樣的常識,即便是董師爺也知道,只是即便是他看著幾個孩子也不禁不忍,這一刻,卻忍不住看向蓉公主,想看看這個之前還能查探屍體情況,讓他出乎意料的公主會怎麼做。

他卻是見到更讓他震驚的一幕。

只見蓉公主快速上前抱住那個說話的孩子,也不管這孩子身上的贓物是否將她昂貴的面料製成的衣衫染臟,抱著孩子輕輕的拍哄。

這孩子和瘟疫接觸這麼久,說不定感染了瘟疫啊,這位真的是嬌寵慣了的公主嗎?即便是平民百姓恐怕也做不到這點。

不,不是做不到這點,而是真遇到這樣的情況恐怕會直接驚恐的逃得遠遠的。

董師爺忍不住看向其它護衛,想從這些護衛眼中看出點什麼,卻見所有護衛的眼中只有習以為常。

也就是說,蓉公主絕對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董師爺也不知道怎麼了,只覺得心某一個地方似乎被震撼了。

董師爺忍不住上前開口,只是這次不像之前說些無用的話,卻是對著蓉公主開口:「公主,還是將孩子交給侍女吧,這樣……這樣說不定有危險。」

蓉公主卻是沒有搭理他的話,而是緩緩的將孩子安撫平靜后,又診了診脈,確定孩子暫時沒有什麼問題,才交給一旁名叫冬兒的侍女。

直到做完一切,才對著董師爺吩咐:「這西城區恐怕存在不少瘟疫,說不定還有許多百姓這麼死在家裡,這樣的屍體若是不處理了,整個臨安恐怕會更危險,你現在立刻去儘可能多的找石灰,接下來消毒會用到。」

蓉公主說完,便又開始做其它事情,竟是要帶著剩下沒事情的護衛繼續向前走,查看每間屋子,確定裡面是否有病人,是否還存在這樣的情況。

董師爺終於忍不住對著他眼前的蓉公主開口:「公主,您是公主,您只要吩咐下去就可以了的,其實你不必做到這個程度的。」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為什麼要阻止蓉公主做這樣的東西,只是覺得蓉公主不這麼做,他才能安心一些。

柳蓉挑眉,眼底微微訝異,彷彿是訝異這今日初次見面的師爺,竟阻止自己給西城區貧民窟檢查:「為什麼覺得我不必做到這個程度呢?」

「因為您是公主啊1

「可我也是大夫1蓉公主說著不再搭理董師爺,快步向外走去。

直到走的遠了,董師爺依稀還能聽到這個初次見面的蓉公主說著一些如何處理眼前狀況的話,以及不斷的吩咐她身邊護衛處理病人的相關事宜。

不知道為什麼,董師爺似乎看到自己年輕的時候,那個時候,似乎也有個年輕人,將自己做的事情看的比自己生命重要,堅持著許多事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年輕人就忘了自己的理念,因為處處碰壁,放棄了所有堅持,漠視周圍的生命,猜著道德的底線一步步向上,麻木的生活。

董師爺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這些昔日的記憶如此清晰,只覺得心中有什麼要噴湧出來,忍不住閉上眼睛,可待得在睜開眼睛的時候,竟是多了一抹不知名的堅定。

只見他,快步的向外走去,當玲玉見董師爺動作如此迅速,狀態看著有些不自然,擔心董師爺對柳蓉不利,對著董師爺開口試探之時,卻只聽這個年近四旬的董師爺淡淡的回話:「不是說生石灰可以消毒殺菌,防禦瘟疫嗎?我去給公主找她說的生石灰去1

董師爺說著,頭也不回的向外走。

西城區的小巷依舊髒亂,但是這會卻莫名的多了一些什麼。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