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四十三章:進臨安府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偏將,你現在就開始點兵,趁著如今右將已經將狼古煙的將官目光吸引住,抄小路去狼古煙放糧食的地方搶糧,若搶不到,也要想辦法將糧食燒了。」 「諾1 柳蓉不知道身後董護衛在追,也不知大夏的情況...

當董護衛一行人顧不得馬匹的狀況,一路奔到清風寨,發現清風寨里只剩下二狗,以及五個護衛的時候,臉色的白了。

二狗面帶疑惑:「董護衛,師傅不是讓你將枕兒送回京城嗎?你怎麼又將枕兒帶回來了,若是叫師傅知道,師傅肯定會生氣的。」

不過二狗看到枕兒回來還是很開心的,至少能有個伴,只是還是忍不住擔心柳蓉生氣。

二狗別的事情或許不知道,卻是知道他師傅最討厭的事情就是別人應下事情卻做不到,記得有一次給病人看診,西醫院有個大夫應了師傅一件照顧病人的事情,結果對方卻將這件事情忘記了。當時師傅就怒了,那還是他第一次見師傅這麼溫和的人發火,現在想想都還覺得有些害怕。

自從那一次之後,就沒有大夫敢對師傅的要求不重視了。

這麼想著,二狗就更擔心了,不禁拉著枕兒到一旁擔心的說話。

倒是清風寨的人很是熱情,不斷的招呼董護衛和董護衛帶的一行人坐下,並且還很開心的希望董護衛留下來:「清風寨很安全,絕對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公主估計需要不少時間才能回來,畢竟江南疫情嚴重,你們若不想立刻回去,可以呆到瘟疫變得少一些的時候再走,那樣也安全一些。」青牛看著董護衛笑呵呵的說著,可惜這傢伙明顯是個粗漢,對察言觀色完全不在行。絲毫沒有注意到董護衛難看的臉色。

倒是一旁的狗頭軍師注意到董護衛的臉色不對,不斷的拉青牛,讓青牛不要再說話。

好一會,青牛也發現有點不對勁停下的時候,董護衛才對著青牛開口詢問:「公主離開這裡多久了?」

「兩個時辰了,按照這裡到臨安府的路程,估計再有一個時辰已經就能到了。」

董護衛一咬牙,將枕兒留下,帶著信使上了馬繼續追,只希望趕在柳蓉入臨安府前趕上柳蓉。這樣就都還有機會。還有離開的機會。

左庭宇本還想和董護衛說幾句話,見董護衛這麼急,眉頭不禁一皺,他雖然弔兒郎當。卻不是傻瓜。趕緊叫了枕兒到一旁詢問狀況。待得知道具體的事情,臉色也瞬間大變。

他和董護衛擔心柳蓉的狀態不同,他到底是威北侯府出來的公子。在威北侯身邊潛移默化也知道不少事情,只單單從枕兒這邊得到消息,他便知道,這次事情恐怕是麻煩了。

若是這次的事情處理不好,內憂外患的情況下,整個大夏,怕是都要亂了,到時候威北侯府自然也不安生。

他不知道的是,現在整個大夏已經亂了。

在柳蓉離開京城前往江南的一個月間,京城百姓間不斷傳出當今聖上德行有虧,才發生如今這麼多的災難的謠言。

雖然一開始百姓們不信,但是說的人多了,百姓們心底還是有些不自在,畢竟自從當今聖上登基后,這幾年大夏都不安生,先是京城動亂,然後是旱災,如今水災之後又是一場大瘟疫,無數百姓受苦受難。

不知不覺中,百姓們多了許多怨言,少了對皇上的敬畏。

若不是柳蓉將整個京城的瘟疫治理的很好,糧食漲價的事情也靠著提前準備,將價格控制住,使得即便有難民不斷湧進的狀況下,還是讓所有百姓都能做到溫飽。並且所有的一切都以朝廷的名義進行,讓京城百姓對朝廷還存在一定的感激。

若不然,恐怕真的不等反賊三皇爺揮兵入京,整個夏朝的政治中心就崩潰了。

即便如此,整個大夏也不大好,除了柳蓉前往江南經過這些的地方,臨安以南的地方不僅謠言四起,三皇爺派去潛伏的人已經收斂不少人馬,如同清風寨這樣的山寨,靠著糧食誘惑,三皇爺的人都已經收攏不少。

如今三皇爺已經開始派人遊說臨安以南的官府,只要將這些人暗中說服,到時候直接改旗易幟,說不定能夠瞬間將各個地方府邸變成三皇爺的。

若真是如此,對朝廷絕對又是一個超級大的打擊,到時候說不定可以讓三皇爺直接和朝廷南北對峙,若是好的話,說不定還能讓朝廷節節敗退,若真是如此,情況就可怕了。

以三皇爺如今的狀態,當初在京城反對過三皇爺的人,三皇爺絕對都不會放過。

嵐玉門關如今的狀況也不好,整個大夏缺糧,邊疆又怎麼會有多的糧食,不過這也就看出上官煜的統帥能力,雖然糧食不太充足,但是大夏將士一個個依舊如平日一樣穩定,完全沒有因為這一點發生絲毫不穩的現象。

只是上官煜雖然處理這些事情處理的好,也還擔心柳蓉這邊的狀況,他們到底是直來直去,即便是戰場上也有陰謀詭計,但大家心底也早是有底的,至少自己可能會出現這些情況,不像柳蓉這邊卻完全不知道這樣的情況。

即便柳蓉聰明,能從一點點小變化看出許多東西,但是架不住消息不靈通。

這會,若是柳蓉真的出事,恐怕沒有人能騰出手去救柳蓉。

想到這裡,上官煜的情緒越是焦躁,看著底下將士說糧食不夠的事情,直接打斷這些謀士要求向朝廷要糧的話:「狼古煙人能從敵人那裡弄到糧食,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史偏將,你現在就開始點兵,趁著如今右將已經將狼古煙的將官目光吸引住,抄小路去狼古煙放糧食的地方搶糧,若搶不到,也要想辦法將糧食燒了。」

「諾1

柳蓉不知道身後董護衛在追,也不知大夏的情況已經如此危急,畢竟她處的位置和走過的地方都屬於北方,三皇爺滲透的還不是那麼厲害。

當然,這也是因為三皇爺見識了柳蓉當初在京城利用京城百姓的民心的厲害,擔心柳蓉發現什麼,直接返京幫助皇帝。

離開清風寨,馬車上了比較平整的道路,柳蓉便讓馬車放慢了速度,倒不是她猜測出臨安府的情況,只是覺得只讓跟著的護衛裝懶散還不夠,放在明面的人太少,有個突髮狀況,就不好處理了。

特別是知道臨安府可能存在貪官,擔心她到臨安府查出貪污的事情的狀況,雖然這是猜測,但是早早做準備總是好的。

這麼一想,柳蓉掀開車簾,喚人叫唐百夫長過來。

唐百夫長正為擺脫左庭宇,離左庭宇遠遠的各種開心,聽到柳蓉叫他,趕忙回身向馬車,如果不是公主,他怎麼可能離左庭宇那個不正常的人遠遠的。

「公主?您叫我有事?」一到馬車旁,唐百夫長便對著柳蓉快速開口。

「嗯,我想讓你去做一件事情。」柳蓉低聲對著唐百夫長說了幾句,唐百夫長微微一愣,趕忙點頭,不過之後卻又有些遲疑:「這樣公主您恐怕會不太安全。」

柳蓉笑起:「放心,我相信到臨安府後,只要我認真給病人看診,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你這樣也能讓我更加安心做自己的事情。」

「可是董護衛不在,左大人也不在,若是我也走了,公主你一個人帶著這些護衛真的可以嗎?」唐百夫長到底是擔心。

「不是還有玲玉在嗎?」

聽到柳蓉提及自己,一旁的玲玉微微怔了一下,不過不等她回答,柳蓉已經似笑非笑地看著唐百夫長:「更何況唐百夫長覺得我這個皇上封的公主是紙糊的?沒能力沒辦法應對接下來的情況嗎?」

聽到柳蓉的話,唐百夫長不禁想起當初在傷兵營,柳蓉以一個人的力量面對整個傷兵營的仇視,卻能將事情處理的僅僅有條,最後讓所有傷兵都心向柳蓉,即使自己如今也願意跟著蓉公主,蓉公主不是一般只等著人保護的女子。唐百夫長終於對柳蓉點頭,說了句公主小心,隨即帶著一半護衛離開。

玲玉看著柳蓉處理著事情,待得唐百夫長離開,不禁開口:「你的膽子還真大,說不定情況比你想的嚴重,我看清風寨里有很多人說臨安百姓最近一直傳著一個說法,如今會有那麼多天災,都是因為當今聖上德行有虧,上天不容,恐怕事情不像我們想的那麼簡單。」

「我知道,但臨安府有無數病人等著我,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去。」柳蓉道。

玲玉再次一怔,忍不住想到太子對柳蓉的評價——世上最純凈的人。

沒注意到玲玉愣住,柳蓉笑看著玲玉開口道:「說起來,還真沒想到玲玉你竟然也會有擔心我的時候。」

「我也沒想到公主有相信我的時候。「玲玉看著柳蓉說道。

「當然,你是太子派來的,我相信太子的眼光,也相信你對太子的忠心。」最後一句話柳蓉是看著玲玉說的。

玲玉沉默,不再說話,卻是將手中從探子那裡的消息塞回衣袖,對著柳蓉點頭。

一路上履速度不慢,不知不覺就到了臨安府前,而就在柳蓉要進臨安府,已經到的城門前,開始入城門的時候,董護衛的人恰恰從遠方趕來,眼看著柳蓉的隊伍正在通過城門。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