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三十九章:安排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送完枕兒立刻回來。 柳蓉也矯情,快速的點頭,也不繼續說什麼,就直接讓人收拾了簡單的行禮,裝上不少食物,然後就讓兩個人趕緊離開了。 除此之外,這一次也確定下定決心,讓二狗留在清風寨,病魔...

一看唐百夫長滿臉凝重的出現,左庭宇為了逃脫自己的小外甥,也趕忙上前對著唐百夫長詢問:「出什麼事情了?」

「看你一臉凝重的表情,難道是出什麼大事了?」左庭宇看著唐百夫長快速的問道。

只是唐百夫長接下來的行為卻是讓左庭宇僵了僵,因為唐百夫長完全沒有因為他的詢問停頓,直接繞道走向柳蓉,完全無視他。

即便無視他,也不要這麼徹底吧,他這不也是覺得唐百夫長值得培養,才為威北侯福好好接觸嗎,這麼反應,還真,還真是有點沒面子。

不過好在左庭宇已經習慣了唐百夫長的態度,事實上他也不太在意這件事情,左庭宇雖然出生在威北侯府,但是自始至終都不是很喜歡官場,性格最是隨意,甚至比左庭軒更少的在意一些東西。

左庭軒雖然逗趣,但是總是有一份拚鬥在,這位卻是給人的感覺弔兒郎當,純粹的享受官二代富二代的幸福人生,唯一的優點,就是沒有什麼不好的習慣。

不過唐百夫長不喜歡左庭宇,因為左庭宇總是用奇怪的眼神看他,若是這麼看他的是個女的,他或許還會感動一下,但是是男的話,那真是不寒而慄。

當然也是因為有特別緊急的事情,所以他直接繞開左庭宇快步到柳蓉跟前:「蓉公主,青牛之前上報有人查探公主的行蹤,所以我就忍不住注意了一下,帶著護衛們去查了一下這件事情,卻發現竟然是有人想在路上之間誒對公主您下手。」

唐百夫長的話一出,所有人瞬間安靜,就是那些還在忙碌給病人們送葯,喂葯的男護士們,也不禁跟著頓了頓。

柳蓉感覺到這種停頓,喝斥了所有人一句,才帶著唐百夫長走的遠一些,繼續詢問情況:「可有查到是什麼人想做這樣的事情?」

她一早就知道自己到江南不會平靜,卻沒想到還沒踏入臨安,竟然就有人開始想辦法對付自己,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這代表著後面繼續給疫病病人看病,她都可能不安全,雖然不完全確認會這樣,但是至少,這可能是一個危險的訊號。

「對不起公主,時間太短,只查到這些人似乎在我們去臨安必經的路上設置了埋伏,準備埋伏我們,可惜這座山的地理狀況我也不大了解,所以無法判斷這些人如果選擇埋伏我們的話,會在什麼地方埋伏。」唐百夫長看著柳蓉快速的說道,同時也為自己沒能查到所有的消息而自責。

「如果是埋伏的話,可能在浮山斜坡。」唐百夫長的話剛剛說完,便聽一個聲音響起,明顯不是左庭宇的聲音,也不是二狗和枕兒的,唐百夫長眉頭迅速皺起,一絲殺意一閃而過,快速的看向說話的聲源。

現在可是危險的時刻,誰敢在這裡偷聽他們說話,在唐百夫長看來,都是不懷好意的窺視,相關柳蓉的安全,這樣偷窺的行為已經可以讓他直接出手將人先除掉了。

無論偷聽的人是誰。

唐百夫長一回頭,便見一個長得像猴子,一臉尖嘴猴腮的人站在不遠處,說話的人正是這清風寨的狗頭軍師,只見狗頭軍師見柳蓉一行人看向自己,沒有退縮,卻是上前一步認真的看向柳蓉:「蓉公主,浮山的情況我最了解,我自小在這山脈中長大,所以地理位置我了解的最是清楚,這個地方最容易埋伏人的地方就是浮山斜坡。」

「因為那邊的地勢狀況,以及林木繁盛的狀態,最適合埋伏,如果是要人性命的話,甚至可以直接從小道靠的斜坡頂上推石頭下去,不用費多大力氣,就可以直接將人全都幹掉。」

左庭宇見清風寨的狗頭軍師說的頭頭是道,忍不住開口詢問:「你是怎麼想到這個地方,還知道這個地方這麼好用的?」

聽到左庭軒的詢問,清風寨的狗頭軍師,如今的特殊男護士不知道想到什麼,露出一臉可惜的表情:「事實上,我一開始就是建議我們二當家在那個地方埋伏的,只是二當家說什麼也不同意。」

左庭宇的表情直接僵硬在那裡,想到自己從鬼門關轉了一個圈子回來,便忍不住心有餘悸,真真是好危險埃

唐百夫長聽到清風寨的狗頭軍師的話,也忍不住露出殺氣,若真是有這樣的地方,做這樣的事情,那他們就真的不一定能保護住蓉公主了,想到這裡,除了殺氣之外,唐百夫長也一陣后怕。

蓉公主可是大夏救了無數百姓的好人,還是無條件相信他們的人,絕對不可以出什麼事情。

這麼想著,唐百夫長更是暗下決定,接下來絕對不會再像之前那樣那麼輕易叫蓉公主面臨危險的狀態。

這麼一想,唐百夫長已經想好接下來的狀態要怎麼做,甚至於護衛中專門抽出人員按照探子訓練都想好了,除此之外,這不曾到臨安就有人這麼急切的想要傷害他們蓉公主,如果沒有成功,後面的小手段肯定更多,所以如何安排護衛保護柳蓉,也是重中之重,且是必須提上日程的事情,不對,不是提上日程,而是一到臨安,就要立刻安排好。

除此之外,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給那些想要暗中對付蓉公主的人一個重創,想到這裡,唐百夫長將殺意縮進眼底,對著清風山寨的狗頭軍師就要詢問。

卻說柳蓉看著左庭宇的表情忍不住好笑,再看唐百夫長嚴肅的模樣不禁搖頭:「瞧你們這表情,恐怕要叫清風寨的人笑話你們了,你們看也知道,這是這位男護士在逗你們玩呢,清風寨既然會收那麼多的難民,自然做不出這樣害人的事情,而這清風寨的軍師若真是這麼狠毒,恐怕已經被擼下來,也就無法再在我們面前了。」

「你說我說的對不對?」柳蓉笑看著清風山寨的狗頭軍師,昨天一日的觀察,就這位狗頭軍師將護理的情況學的最好,也做的最仔細,所以雖然對方長的不好看,柳蓉對對方的印象還是很好的。

能夠有耐心護理好別人,仔細照顧病人的人,在柳蓉看來,就絕對不會是壞人。

清風山寨的狗頭軍師看著柳蓉詢問自己,以及看自己的認真的表情,臉上不禁一紅,鬼使神差的對著柳蓉點了點頭,不願意叫柳蓉知道自己確實出國這樣的注意,只覺得不能讓公主發現他曾經陰狠的一面,也立志接下來,一定做一個不錯的人,至少不能讓公主失望,雖然公主不可能一直在這裡。

柳蓉將清風寨的狗頭軍師的表情看在眼中,嘴角微微勾起。

即便是不好的人,也喜歡被人無條件的信任,而越是無條件的信任,越會讓這些人想要當個好人。

因為,他們其實一開始也想當好人,也想人信任的。

唐百夫長見柳蓉都如此開口,也就斂下對清風寨狗頭軍師的殺意,卻是看著清風寨狗頭軍師詳細的詢問:「那你之前說的那些話可是真的?不會也是拿來唬我們的吧。」

若真是糊弄他們的,即便這個清風寨的狗頭軍師當男護士不錯,他也會好好的教訓一頓,除了唐百夫長有這樣的想法,左庭宇也有這樣的想法。

因為之前,左庭宇確實被嚇到了,臉都青了。

這一次清風寨的狗頭軍師不再像剛才那樣說話,而是很認真的點頭,然後很仔細的說了一下清風寨坐落的這座山,以及附近連綿山脈,通過到臨安府的狀況。

不得不說,清風寨的狗頭軍師確實有幾把刷子,說到這幾座山脈的時候,無論是地理位置,以及山形走勢都說的很是清晰,比很多將領的思維都要清晰,而看著清風寨主對柳蓉認真的態度……

左庭宇忍不住在心底嗷叫,柳蓉又得到一個人才了,若是柳蓉在亂世有這樣的本事,怕是真的能成就一位女帝也說不準,這樣吸引人才的能力,可不是每個人摹

左庭宇想到這個地方趕忙搖頭,要真的柳蓉成為皇帝,這個,這個也太可怕了,估計柳蓉會收拾死他的。

柳蓉雖然注意到左庭宇不斷的搖頭,卻怎麼也不會想到左庭宇腦子裡浮現這麼可怕詭異的思維,不說柳蓉完全沒有這樣亂七八糟的想法,就是有,也只會當個幻想,這世上最舒服的日子,可不是當皇帝。

皇帝要不斷的猜忌身邊的所有人,還要不斷的擔心被別人拽下皇位,最重要的是不自由,不能到各個地方領略山色風光,不僅如此,子孫後代動則全滅,那是要斷子絕孫的徵兆。

當然,運氣好的話就是在立憲的環境下當個政權的吉祥物,但是這樣也沒有任何自由,所有的生活方式還要聽別人的安排,無法出來給病人看病,不能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想當皇帝的人才是傻瓜。

嗯,柳蓉這樣的想法如果到反賊三皇爺面前說出來,三皇爺估計會被氣死。當然,這都是推算。

這會,柳蓉詢問了清風寨狗頭軍師他們所在的山脈的情況,繼續走下去的路上的情況后,便吩咐唐百夫長繼續去查這件事情,確認狗頭軍師說的話,當然,為此,柳蓉也讓狗頭軍師暫時不要繼續當護士了,先跟著出去領路,查探具體情況。

在柳蓉看來,為了給人看病,不小心染病如果死了,那還好說,如果在路上被人埋伏,一個石頭砸下來砸死,這個……這個不僅讓人討厭,而且想到就覺得各種痛苦,所以這樣的事情必須阻止。

就這樣,唐百夫長帶著狗頭軍師出去查這件事情了。

柳蓉則是取消了立刻離開的決定,一切等消息查清楚了之後再說。

畢竟如果無法保護自己的安全,路上一命嗚呼了,這不是到江南少救人的情況,而是一個都救不下來的狀況,這個柳蓉絕對不想看到。

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這個要處理的事情是枕兒。

之前不確定有這樣的危險,枕兒跟著還好說,如今知道了會有這樣的問題,卻是要趕緊將枕兒送回京城,以免跟著他們遇到什麼危險。

這孩子雖然每次說話都氣死人不償命,還讓人哭笑不得,但是還是個不錯的孩子,柳蓉不希望這個孩子被牽連。

只是這事情一和枕兒說了,枕兒不僅不願意離開,還死活要賴在柳蓉身邊,嘴巴里嚷嚷著要陪柳蓉一起面對危險,雖然這樣的話從一個孩子嘴裡說出來有點可笑,但是柳蓉到底是有些感動的。

不過越是感動,也就越下定決心送枕兒離開回京,只是送枕兒回京卻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且必須是武功高強的,畢竟枕兒是威北侯府的孩子,旁的人柳蓉還真不敢隨便相信。

為了這一點,柳蓉最後思來想去,只能選擇董護衛。

董護衛也不想離開柳蓉,畢竟如今狀況危險,不過柳蓉卻是堅定這件事情,董護衛也知道枕兒的安危重要,最後點了點頭,卻是說送完枕兒立刻回來。

柳蓉也矯情,快速的點頭,也不繼續說什麼,就直接讓人收拾了簡單的行禮,裝上不少食物,然後就讓兩個人趕緊離開了。

除此之外,這一次也確定下定決心,讓二狗留在清風寨,病魔雖然可怕,用童工雖然不該,但好歹這裡安全,不會出現任何意外。

之前知道自己可以留在清風寨,像其他大夫一樣收到柳蓉的命令給病人看診,二狗就十分開心,可後來突然出現這樣的變故,二狗不禁擔心柳蓉也像送走枕兒一樣將自己送走,待得得到柳蓉的決定,忍不住鬆一口氣,卻是對著柳蓉重重的點頭。

安排完一切,柳蓉才認真的繼續給病人看病,同時等待唐百夫長的查探結果。

而唐百夫長這會也已經帶著清風寨的狗頭軍師,到的狗頭軍師說的那個適合埋伏,適合殺人滅口的地方,而就在幾個人到的時候,卻是恰好看到一隊人馬藏在這個位置。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