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三十六章:壞人要不要救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冷冷的說道,有他在,絕不允許任何人窺視蓉公主。 山匪頭子臉色一黯,最終還是看著柳蓉咬牙開口:「其實我們是清風寨的山匪,您聽我的兄弟們如何喊我,應該知道我並不是大當家,沒錯,我是清風寨的二當家,...

柳蓉聽到山匪頭子的話哭笑不得,剛才還打劫她,這會被她俘虜了,竟然和她開口還要買糧食和藥物,這得腦子迴路多簡單,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護衛們聽到山匪頭子的話更是直接哄堂大笑。

不過柳蓉也有些好奇是什麼給這山匪勇氣,到了現在的情況竟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這般一想,卻是對著山匪頭子開口:「你這話到是叫我好奇了,你都被我們抓了,哪裡還有能力向我們買這些東西?」

所有被抓起來的山匪也看著他們的二當家,目光中也全是不解。

但是那山匪卻是不管這些手下看著自己,依舊定定的看著柳蓉,猶豫了一下,一咬牙再次開口:「您是蓉公主嗎?是朝廷派到江南治療瘟疫的蓉公主嗎?如果您是,我就告訴您。」

一聽山匪頭子打探柳蓉的身份,不等柳蓉開口,一旁的唐百夫長臉色已經沉下:「有什麼話,要說就說,不要以為你有和我們討價還價的餘地1

「若是你不說,那便走,相信衙門裡的酷刑定能讓你開口。」唐百夫長冷冷的說道,有他在,絕不允許任何人窺視蓉公主。

山匪頭子臉色一黯,最終還是看著柳蓉咬牙開口:「其實我們是清風寨的山匪,您聽我的兄弟們如何喊我,應該知道我並不是大當家,沒錯,我是清風寨的二當家,而大當家不在這裡。在寨里,我們寨里還有銀子,有銀子可以買您糧食和藥物。」

「求你們賣點糧食和治療疫病的藥物給我們。」山匪頭子看著柳蓉大聲說道:「我知道我們打劫不對,只是大家實在是活不下去了,清風寨的好多人都是江南的難民,實在是沒有糧食吃了,才會迫不得已做這樣的事情的,而且,而且現在山寨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殘以及病了的兄弟,求您了。求您賣點糧食和葯給我們。青牛來世做牛做馬,定報您的大恩大德。」

「二寨主……」那些被綁起來的山匪聽到青牛的話,也不禁傷心起來。

柳蓉這才注意這些人的穿著,一個個穿的確實很差。有些個甚至衣不蔽體。拿的那些個打架的東西除了開始的那部分人是刀。後面的基本上是扁擔一類的東西。

「你們清風寨在什麼地方?」柳蓉看著青牛開口。

那長的像猴子的山匪一聽柳蓉的詢問,不等青牛開口,就已經先行開口:「這個不能告訴你。告訴你清風寨豈不是就完了。」

柳蓉皺眉,唐百夫長卻是已經面露不悅:「我們家主人願意關心你們那是你們的福氣,既然你們不願意說,那就不用說什麼了,主子,我們還是直接去臨安吧。」唐百夫長說到最後對著柳蓉開口道。

而且他不喜歡這些人這麼對蓉公主說話,蓉公主天仙一般的人,哪裡容的這些人放肆。

長的像猴子的山匪還想說什麼,卻是被青牛攔住:「即便他們知道了又如何,我們這些人被抓了,若是清風寨沒有新的糧食和藥物,又怎麼可能熬得下去,清風寨變成死寨,還不是一樣完蛋。」

長的像猴子的山匪不再說話,所有的山匪都心情沉重,一個個的看著青牛,看著青牛轉頭對著柳蓉將清風寨的具體位置說出。

柳蓉倒是有些驚奇這清風寨二當家的決斷,但是面上卻是什麼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又仔細的詢問了清風寨的構成,以及清風寨如今的情況,這才知道,原來這裡出現的,是清風寨除婦孺外和得了疫病外的所有人,若是這些人直接全部失蹤了,清風寨成為死寨,這隻能說是必然的事情了。

青牛說完清風寨的情況,不禁輸出一口氣,但是眼睛卻是看著柳蓉,他知道,清風寨接下來的情況,就全在眼前這個女子的一念之間。

青牛雖然覺得這樣求幫助的想法是異想天開,但是求了,至少還有一線希望,不求的話,全靠清風寨的那些婦人們,恐怕是真的完了。

冬兒不知道什麼時候以及走出馬車,就是二狗和枕兒也出來了,這會聽到青牛的話,一個個擰著眉頭,冬兒擔心柳蓉心軟答應這件事情,忍不住想要開口阻止,畢竟她們剩下的東西並不多了,之前好多都一路上分散出去,都還沒收集回來。

由於疫情嚴重,那些看診的東西只剩下最後一批,必須留給臨安的難民了,雖然有吩咐人回去下令繼續製造醫械器材,但是畢竟不可能那麼快就過來,所以這些人真的是幫不了。

不過不等冬兒一旁開口勸說,二狗卻是已經看著柳蓉開口:「公主師傅,這些人真的好可憐,不然讓我去他們寨里,替那些人看看吧。」

雖然說話之間很是不自信,但是眼底卻是堅定。

二狗的話一出,枕兒的聲音便響起:「你想什麼呢,這些人可是土匪,之前還想打劫我們呢,怎麼能去給這些人看診,這些人都是壞人,絕對不能救。」

枕兒的話一出,所有山匪臉色暗淡,所有人都不再看柳蓉,雖然說童言無忌,但是這孩子的話說的確實是事實,他們之前打劫這些人,若是這些人不那麼厲害的話,糧食就都被他們搶了,說不定路上會因為斷了糧食出事,所以蓉公主直接拒絕,然後讓去清風寨抓人,亦或者燒除那些疫病病人還差不多,是絕不會幫忙的。

青牛更是輕嘆一口氣,若是之前的小孩不開口,說不定這位公主還能心軟,幫忙,但是這麼一開口,恐怕再也沒什麼希望。

柳蓉卻不知道這些難民的反應,卻是看向仰著臉對著自己申請,卻被枕兒喝斥的二狗:「枕兒的話沒說錯,這些人是壞人,你知道是壞人還救嗎?」。

柳蓉的話一出,山匪們的神情更加暗淡,他們打劫了這些人,對方不救也是應該的,只是……哎……

二狗抿著嘴,有些遲疑,但是沒考慮多久,還是對著柳蓉再次開口:「師傅,我想救。」說完,二狗些擔心的看向柳蓉,擔心自己的師傅會不高興,但是當他抬眼看到柳蓉時,卻是微微一愣,因為她的師傅聽了她這樣的答案竟然在笑。

竟然是笑著的,這是為什麼啊?

柳蓉卻沒注意到自己小徒弟的不解,卻是對著小徒弟繼續詢問:「為什麼想救呢?」

「因為,因為那些人也是病人。」二狗害怕的開口,只擔心是自己說的話,將自己的師傅給氣樂了,但是這真的是他的想法,所以即便面對這樣詭異的狀況,二狗還是看著柳蓉開口說道。

那些山匪卻是有些感激這個還說想救他們的小孩了,只是孩子即便這麼說了也沒用,最後做主的畢竟是大人,大人不願意救,再多說什麼也是無用功。

只是柳蓉接下來的話,卻是叫這些山匪瞬間愣祝

「既然乖徒弟說要救,那便救吧,只是整個隊伍里的大夫都已經分散出去,就是臨時鍛鍊出來的護士也是一個都不剩了你確定你又把握一個人去給清風寨的人看診?」

二狗咬著下唇,雖然不確定,但是回答的話卻堅定:「二狗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給那些人看好病,但是二狗想試試。」

看著二狗糾結又認真的模樣,柳蓉不禁大笑起:「好了,逗你玩的,只是你要記住你今日說的話,大夫眼中,所有病人都是平等的,不能因為身份變化讓態度產生變化。」

柳蓉的話一下,二狗臉上不禁滿臉驚喜,怎麼也沒想到他的公主師傅竟然是肯定他,這還是他第一次從師傅這裡得到這樣的肯定,一時之間二狗心底不禁滿滿的,只是對著柳蓉重重的點頭:「師傅,那我怎麼去,是現在就選一個護衛陪我一起去嗎?」。

想到之前大夫分散出去給人看診的情況,二狗不禁看著柳蓉認真的說道。

柳蓉不禁笑起:「你真當真我讓你自己去啊?」

二狗一呆,傻愣愣的看著柳蓉,完全沒有從柳蓉的反應中反應過來,別說是二狗,這護衛對的人里,也沒幾個從柳蓉的反應中,反應過來。

柳蓉看著二狗傻乎乎的模樣,不禁笑容更深,沒想到在這個世界還能收個這麼不錯的徒弟,柳蓉越看越滿意:「你到底是我的小徒弟,還不曾出師,我怎麼可能放心你一個去看診,這次清風寨我親自去看看。」

柳蓉的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呆,完全沒想到蓉公主會突然變化,畢竟之前的言語之間明明都是不放過。

左庭宇終於忍不住對著柳蓉詢問:「這不像你懲惡揚善的風格,你不是憎惡這些山賊嗎,怎麼還決定要插手幫忙?」

「因為這山匪頭子良心不壞,開始打劫之前,還願意給我們一行人留下糧食再拿我們的東西,這可不是一個惡毒的山匪會有的想法。所以一開始他們求的時候,我就打算應下這件事情。」

山匪頭子聽到柳蓉的話,才知道,柳蓉原來早就打定注意要幫忙了,鼻子不禁一酸,滿心的感激,對著柳蓉碰碰碰就是三個實實在在的響頭。

而其他山匪也對著柳蓉跪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