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三十四章:柳蓉的選擇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黃天就旁若無人地開始他的「天氣預報」哇,怎麼忽然飄來一朵這麼大的雲啊?難道要下雨?哇,怎麼陽光暗了幾下?難道是日食?對於類似的言語,雲碧聽得耳朵都快生了繭,偏偏黃天好渾厚的一張臉皮,有時候甚至一個借口...

聽了小姑娘的話,黃天明顯心中一震,這雲海碧天閣他可不陌生,當初剛入結界時,在場的就有雲海碧天閣的人馬,不過當時雲海碧天閣的趙英明和凌雲閣的葛大山起衝突時,黃天還在昏迷中,因此對雲海碧天閣沒什麼太深的印象,可他卻知道,這雲海碧天閣能擠身入結界前十大組織之一,實力定然非同小可,但黃天怎麼也想不到雲海碧天閣的閣主之一竟是眼前這個外表斯文實則內心豪爽熱情的小姑娘。

無奈之下,雲碧只好放棄原先的打算,開始了她的真正意圖,此舉到也嚇了黃天一跳,非常非常隱晦地表示,非常非常間接地提議,無非就是想讓黃天和紅鳳加入雲海碧天閣,我kao,黃天不禁咒罵,結界里的門派是不是都有毛病啊,一個個的就好象久旱需甘雨似的,碰著個修真者就不放過,非拉到自己的門下才安心,到現在為止,黃天可以說還沒有真正融入結界里的社會,一開始黃天就一鳴驚人,不驚都不行,百年難遇的大拼殺竟讓他這麼個毛頭小子給惹起來了,何況黃天本身就是一個異數,在外界,修真到天階就已經了不得,但黃天竟一上來就是天階頂級的實力,這如何不引人注意?而且黃天的運道也不知是好是壞,事情一件連著一件地往他身上湊,初挑結界混戰,二戰頂級散仙,三遇奇人赤剛,四抗多羅驚胤,五對七仙圍擊,六碰門派是非,七至靈獸地帶,八破黑日封印,九觀修真天劫,十尋陰魔蹤跡,仔細想想,黃天的經歷還真是豐富多彩,也就是黃天的蟑螂命硬,否則正常點的修真者決撐不到現在。

雲碧的領導能力很強,出乎黃天的意料,別看雲碧外表是一斯文柔弱的小丫頭,可真到發號施令時卻另有一番雌威,令人望而生畏,而這小丫頭打起架來更是行同瘋狂,冷酷暴戾得很,黃天暗想這娘們不去做強盜真是暴殄天物。

有句俗話叫望山跑死馬,大意是說看見山的輪廓后,想要到達那座山,則需累死一匹馬,這話用在現在黃天他們的身上可真是再合適不過,血紅色光柱看起來沒有多遠,但真正趕往那裡時才能體會出距離這個詞的意義,一路上,未了避免人員的流失,雲碧採用普通飛行式移動,而不用瞬移,當然其一是因為瞬移個人和個人的定位偏差頗大,更主要的是瞬移所耗費的靈力相當客觀,而所前往的目的地又不是什麼好路數,所以大家要保持充沛的精力及靈力。

思緒如電轉,黃天開始想到的是自己眼下的知名度,雲天門肯定是知道自己了,而武鬥場經過他和赤剛那麼一鬧,想不知道黃天也不行,至於目前名聲最盛的三尊聯合會,更是被自己追得到處跑,雖說關於此事自己也是滿頭霧水,但其他人是不是這麼想著實難說,當下黃天作出決定。

黃天和紅鳳跟著前進的時候,雲碧時常有意無意地旁敲側擊,顯然,這位貌似天真的一閣之主並不像她表現的那樣單純,反而城府極深,言行老練,也難怪,黃天的龍神之力本就是人界小小修真者體會不到的能量,再加上紅鳳那鳳凰一族先天的本錢,他們倆人到真是顯得莫測高深,雲碧外表粗獷熱情,大大咧咧,焉知她不是故意留下黃天兩人好一探究竟呢?不過老練的雲碧碰上黃天這麼個現代修真者也真算她倒了血霉,無論是自抬身價,或是低聲下氣,或是輕鬆取巧,或是嚴肅質問,黃天就好象一塊滾刀肉,讓她無從下手,本來相談得極為融洽,可當雲碧一繞回主題,黃天就旁若無人地開始他的「天氣預報」哇,怎麼忽然飄來一朵這麼大的雲啊?難道要下雨?哇,怎麼陽光暗了幾下?難道是日食?對於類似的言語,雲碧聽得耳朵都快生了繭,偏偏黃天好渾厚的一張臉皮,有時候甚至一個借口連用八次……

自然,一路上碰到這種情況,黃天很明智地沒有使用真正的實力,並約束紅鳳也不要展示其真正的力量,通常都是示弱般地躲在某個修真者的庇護下,換來對方一個輕蔑的眼神后,就可以悠哉閑哉地欣賞風景了。

雲碧連道不敢,隨即寒暄了幾句,接著介紹了旁邊的十幾個修真者,除了雲碧和那中年人外,其他修真者都不是雲海碧天閣的成員,他們走在一起,不過是除魔大會的臨時分派罷了。

雲碧眼中異色一閃,頭不由自主地垂了下去,顫聲道:「我剛才接到了第一隊的消息,已確認魔怪的身份,是最壞的可能,這魔怪便是兩年前被封印的陰魔。」接著雲碧笑得比哭還難看地道:「也許你還不知道,這陰魔並不是普通的陰魔,而是陰魔一族最難對付的……七煞陰魔……」

黃天懶得計算時間,所以他也不知過了多久,雲碧好象突然收到了某方面的消息,一下子變得異常許多,比如以前,若是遇到了癩球類的生物,雲碧肯定就一句話,這是魔怪,砍死丫的!然後帶頭撲上去,可這段時間卻不然,路上如碰上魔怪,雲碧連看都不看一眼,催促著眾人趕路,這一舉動讓黃天好生不解。

借著某一機會,黃天不lou聲色地湊上前去,對雲碧問道:「雲閣主,是否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要趕得這麼急?」

「哦,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雲碧閣主啊,久仰久仰,小子一無名小卒,姓趙名天,旁邊這位是我的妹妹趙紅,呵呵,真是我們兄妹三生有幸,竟遇到了雲閣主這樣的風雲人物。」什麼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在黃天眼裡全是狗屁之談,他的想法到也簡單,在他眼裡父母當然放在第一位,姓是祖宗給的,名卻是父母起的,黃天選擇了保存父母的賜予,至於祖宗嘛,你小時候給我買過玩具嗎?你餵過我奶嗎?恩,沒有啊,那就對不起了,你只能劃分為親戚一流,啥?我太勢利?恩,隨便怎麼說吧,反正俺就這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