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三十一章:感染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打掃衛生外,還不斷的講解瘟疫滋生的環境就是不衛生的環境,並且說這個難民營再繼續這般下去,很可能大家都會被感染。 這麼一說,不單單是這些病人的房間,就是那些難民營也熱火朝天的開始收拾起來。...

?

一進入海津鎮,海津鎮通判便領著柳蓉到通判府,打算給柳蓉接風洗塵,這都是一早就準備好的,還特地請來了海津鎮最好的酒樓里的師傅過來做菜。

不過通判的好意註定是沒人接受了,柳蓉一到的府邸,將所有東西擱置下,便開始詢問海津鎮的瘟疫狀況,並詢問病人在什麼位置,卻是不等用餐,便親自去給病人看診去了。

雖然留下了一個大夫給海津鎮的病人看診,但到底是要先去再確認一下海津鎮瘟疫的狀況,看看這裡的瘟疫是不是霍亂,是不是和京城一樣,萬一不是霍亂,又是那留下的大夫治不了的,那麻煩就大了。

這樣的事情,得在她離開海津鎮之前都確定好才好,至少還沒離開的話,發現其它情況,也能想想辦法。

柳蓉的時間就這麼點,所以也不說吃飯什麼的了,直接去了海津鎮專門安置難民的地方,難民營里得瘟疫的人總是比普通百姓家中要多。

只是一看難民營的環境,以及難民們吃的東西,柳蓉臉色就不好。

茅草房亂的不能再亂,稀粥,稀的只有一點點的米。

通判一看柳蓉的臉色,心瞬間咯一下,趕忙解釋海津鎮的情況。

如今的海津鎮都是靠著海津鎮往年存儲的余量撐著的,沒有朝廷的救濟,如今也是很艱難,不僅僅要顧著百姓們現在吃飽的問題,也要顧忌著熬到秋天。

柳蓉看著不斷擦汗的海津鎮通判好一會才開口:「若實在不成,就開口讓商賈們捐助一些吧,還不成,便開房點東西,讓商家們竟買,然後要求買東西的物品必須是糧食,看看這樣能不能好一點吧。」

海津鎮通判聽到柳蓉的話,眼睛不禁一亮,但隨即又暗淡了:「海津鎮沒什麼可以賣的東西。」

「誰說沒有,海津鎮處於海邊,而且港口那麼寬整,你只要賣掉了一些停靠商船的租靠碼頭時間,不就是銀子?」這是柳蓉上一次在海津鎮逃命的時候了解到的東西:「甚至於碼頭也可以找難民們去建,以工待賑,不也不錯。」

海津鎮通判眼睛瞬間大亮,對著柳蓉就是低頭一拜,這是真的心悅誠服的佩服眼前這位年輕的公主,只是簡簡單單的幾句話,解決了他在政事上的大問題。

本來以為京城傳出來的蓉公主眼光獨到,做事情比任何人都要厲害的傳聞是假的,可今日只這麼一聽,便只覺得那傳聞傳的還是不夠正確,這蓉公主真真比傳聞的要厲害更多。

只是不等海津鎮通判再多說什麼,柳蓉已經繼續向前走,後面倒也有好一點的屋子,只是太臟太亂了,這樣的環境,難民們不病才有問題。

待得到得一群生病的難民躺著的地方的時候,柳蓉的眉頭已經皺的能夠掐死一隻蒼蠅。

那些西醫院的大夫也跟著柳蓉,最是知道柳蓉注意病房衛生的情況,這一次也不用柳蓉開口,一個個便自主的上前開始收拾那些病人呆的環境。

那些難民們見有人進來就打掃衛生很是新奇,不過過了一會知道是京城來的公主特地來看他們,還特地幫這些得了瘟疫的人打掃衛生的時候,一個個特地來照顧自己親人的人就手足無措,同時也滿臉愧疚,不等旁的人說什麼,也加入了打掃衛生的大軍中。

人多力量大,不多會,幾間病人呆的屋子就煥然一新了。

要知道海津鎮的通判都加入了,可大家多麼認真了。

即便如此,柳蓉除了幫忙一起打掃衛生外,還不斷的講解瘟疫滋生的環境就是不衛生的環境,並且說這個難民營再繼續這般下去,很可能大家都會被感染。

這麼一說,不單單是這些病人的房間,就是那些難民營也熱火朝天的開始收拾起來。

難民們最怕什麼,最怕被拋棄,公主都來看他們,都來指點他們,都來幫他們,公主都不曾放棄他們,他們如何能不努力。

最重要的是,關於柳蓉醫術高超的情況,已經傳到難民營,所有難民們心一下子火熱了,他們終於不用等死了。

一個個眼睛亮了,幹活就更認真了賣力了。

屈大夫無比好奇,難不成這樣就能殺死瘟疫?這麼想著,終於忍不住對著連飯都沒去吃,就一直在一旁認真幫忙,並且指揮如何防止瘟疫傳播的方式的柳蓉詢問:「這樣子弄,真的有用嗎?」

不等柳蓉回答,一旁的西醫院的大夫已經開口大聲回答:「自然,京城的瘟疫就是這麼去掉的。」

說話間,這大夫對屈大夫如此不信任的詢問,還有些不滿。

柳蓉卻是不介意:「很多病人會生病就是因為身上感染了一些細菌,而這些細菌都是在臟污的環境里蔓延生長的,越是病人多的地方,就越要注意衛生,不然很可能多重病毒交叉感染,到時候救都救不回來了。」

柳蓉說著見外面的衛生差不多了,就開始去病人的房間給病人們看診。

屈大夫卻是看著柳蓉的背影,認認真真的將柳蓉說的每句話都記住,雖然他不知道細菌是什麼,但是卻將病人呆一起,需要乾淨的環境牢牢記在心中,並且傳承了下去。

這也讓屈家治療病人的存活率比旁人治療的病人的存活率高上無數,無數年後,就因為這一點,屈家救人救活的概率高,那是聞名海津鎮。

這都是后話,這會柳蓉在仔細的看著病人的病症,除了幾個不是霍亂,卻被認為是霍亂和這些病人放在一起,被柳蓉分出去外,剩下的人確實是霍亂。

而就柳蓉呆的時間,又有幾個病人因為沒有搶救及時過了。

柳蓉讓人趕緊去將車裡帶的藥物,以及吊瓶取出一部分留給願意駐守下來的大夫。

這麼短的時間救治病人已經來不及,所以柳蓉做的並不是親力親為的去救治病人,而是囑咐留下的大夫究竟該如何更好的治療病人,安排整個難民營。

不僅如此,柳蓉還叫來海津鎮通判,讓屈大夫也在一旁,開口讓這些人盡量配合留下來的大夫處理整個難民營的狀況,以及疫病屋裡難民的治療。

當然,也要了不少人。

至於這些人能不能配合她留下的大夫治理整個海津鎮的瘟疫,這一點柳蓉就管不了了,因為她沒有時間去親力親為了,必須將身邊帶著的大夫當種子散出去。

這也是柳蓉在看了海津鎮的情況后,才想出來的主意。

接下來肯定還會遇到很多個城鎮,說不定也會遇到這些情況,她是必須要去臨安的,那麼剩下的那些小的災區,就必須由別的人去管了。

如此一來,她身邊剩下的九個大夫卻是最重要的,都是種子。

如今海津鎮的狀況倉促,接下來路上卻是要好好培養這些大夫們的維護和管理病房、整合病房的能力。

想到只是九個人也許會不夠,柳蓉便對著屈大夫開口,讓屈大夫推薦幾個品性好的大夫跟著自己繼續往江南,路上學習治療霍亂,並且維護和管理病房的能力。

最後屈大夫只推薦了三個,叫柳蓉沒想到的是,推薦來的三個人里還有一個竟然就是她入城時,對她很是不客氣的何進。

不過這次何進到得柳蓉跟前,對柳蓉卻是無比尊敬,特別是他還偷偷的和柳蓉帶來的人交流過,知道柳蓉在京城做的事情,說的關於病房是大夫的戰場這樣的話后,對柳蓉就更加崇敬。

確實是一個真性情的人,後來這一批跟著柳蓉的人里,何進也不錯,不得不說,這是一個人才,在統籌方面,比其它的幾個大夫都要好。

這個人,最後也可以說是柳蓉選出來的大夫中,走的最遠的人。

這當然都是后話。

這會,柳蓉卻是折騰完難民營的衛生,給幾個病人看診后便回了通判府邸,而且也勒令其它人都一起回來。

不是她不願意在難民營繼續給病人們看診,而是他們明天還要趕路,若是太疲勞的話,最後在路上病人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當然,除此之外,就是讓這些人都注意衛生和消毒的事情,所有接觸過病人的衣服都要沸水燙,所有人也都好好的洗澡,避免作為醫護人員,自己感染。

柳蓉這一行人這一晚做的事情,頃刻間傳遍整個海津鎮,所有百姓都忍不住為柳蓉做的所有的事情感動,也在心底愧疚他們竟然以貌取人。

僅僅是這麼一個晚上,海津鎮的百姓們就捨不得柳蓉離開,甚至有人開口希望柳蓉留下來的,但是到底是有聖旨任務,必須前進。最終是無數海津鎮百姓一起給柳蓉一行人送行。

雖然不如京城百姓送行那麼盛大,卻深深的震撼每個人的心,特別是那些護衛的心。

由於百姓們接觸不到柳蓉,只能接觸到這些護衛,百姓們基本上將所有希望對蓉公主的好,都表示在對這些護衛身上。

這些護衛哪裡經歷過這些,但是就因為在海津鎮的經歷,讓他們從心底想要保護好柳蓉,因為柳蓉讓他們感受到了被百姓崇敬那種心中滿滿的感覺。

同時這些護衛也開始思考行的人生,他們的人生,如何能夠為百姓們盡一份薄力的人生。

柳蓉的信仰和信念就如同一個輻射的機器,一點點的輻射出去,不知不覺,將跟在柳蓉身邊的人全部感染,讓所有人對未來的進程都更加努力,更加想要為百姓多做一些,更加想找到屬於各自位置應該有的信仰和信念!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