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二十九章:苦笑不得的離京路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這些人一起,於是馬車隊伍就這麼壯大了。 接下來就更好玩了,不時的撿到幾個人,而且絕對都是叫人震驚的人物,比如說陳少年只驚鴻一瞥見過的太子的大宮女玲玉,又比如威北侯府二公子左庭宇,這都不算什麼,...

離開城門,柳蓉想了想對著帶著二狗的董護衛吩咐了幾句,董護衛微微訝異,還有些不解,但還是對著柳蓉點了點頭。

二狗因為年紀小,柳蓉便安排二狗和自己坐一輛馬車,只是這一安排才發現二狗一直沒動靜,抬眼看去,便見這孩子一動不動,眼睛亮亮的望著自己。

柳蓉不禁摸摸自己的臉:「冬兒,可是我臉上佔了什麼東西?」不然這孩子怎麼這麼奇怪的看著自己。若真是佔了東西,那這一路上丟人可就丟大了,那可是整個京城百姓面前礙…

想到這裡,柳蓉只覺得自己的心肝都開始發顫了。

冬兒不禁笑出聲:「沒,小姐好好的呢。」

就在冬兒回話后,二狗才遲鈍的開口:「師傅,我以後也要像你這樣,像你這樣讓一城百姓相送,真的說不出來的感受,整個人似乎都快燃燒了。」

柳蓉無語,直接彈了二狗腦門一下,讓二狗趕緊跟著上馬車。

倒是陳尚書的兒子陳少年忍不住對著柳蓉開口詢問:「董護衛不跟著一起去江南嗎?」

因為董護衛聽了柳蓉的吩咐后,似乎便回了京城內,而不是隨著他們的馬車一起向外走,這一刻,陳少年完全忘了他父親在他臨行前,不斷的囑咐柳蓉危險的說辭,如同個好奇寶寶般詢問。

只可憐陳尚書一心算計,這兒子似乎養的簡單的不成,連和柳蓉如今有一半敵對都不知道,竟是傻乎乎直接開口詢問。

冬兒知道詢問的人是陳尚書的兒子,不禁狠狠的瞪了陳少年一眼。

柳蓉倒是不在意對方詢問:「城門附近聚集的百姓太多,很容易發生人踩人的事情,所以我讓董護衛回去找人維持秩序去了,待得弄好這件事情再跟上。」

柳蓉說著不由得慶幸,好在她準備出城之前,就將需要的東西全都讓董護衛弄好,提前交給這些朝廷準備好。保護她的人,若不然這八輛馬車的藥材糧食器具跟著她,她這一路就更難走了,說不定現在還卡在京城內。

陳少年聽了柳蓉的話微微一怔,看著柳蓉的目光越發不解,他父親可是說柳蓉是十分狡詐的女子,可從百姓的擁護,還有柳蓉如今的回答,他實在是看不出柳蓉哪裡狡詐了。

這明明是一位一心為百姓著想的公主!

陳少年不禁想起眼前的女子是上官煜大將軍未過門的妻子。

他猶記得第一次見上官大將軍是在御林軍營中,還記得上官大將軍和軍中最厲害的將領過招。那時候可是真打實的贏下來。不曾靠身份欺壓。讓人無比欽佩,那樣光明磊落的人,也不該是會定下狡詐女子的人。

這一刻,陳少年對自己父親的話有點動遙

柳蓉若是知道陳少年最後竟是因為上官煜對陳尚書的話動遙估計會直接敲開陳少年的腦門,你究竟是哪隻眼睛看出上官煜光明磊落了,一個都能對少女下手,讓人立軍令狀的救人的人,哪裡光明磊落了?

不過這會柳蓉是終於鬆一口氣,離開了京城,接下來還會有一段日子才能到江南,卻是能空閑下一段時日,至少能想想到了江南后。如何接觸那些賑災官員如何安排難民的事情。

以江南的狀況,糧食肯定不會夠,她帶的這些藥物也肯定是杯水車薪,所以必須想些辦法解決。

在她離開文定侯府前,二夫人和柳茗幾人都將布衣坊的銀子拿了出來給她。讓她幫助難民,她得想象這筆銀子該怎麼用。

正當柳蓉不斷的想著,馬車竟是突然停了,柳蓉眉頭不禁皺起,便吩咐了冬兒出去看看究竟出了什麼狀況,這才離開京城,難不成就出事情了,好歹五十多位護衛,還有路上臨時收下的兩個傷兵營出來的將士,不會這麼弱吧。

冬兒心底也擔心,聽了柳蓉的話,趕忙出去,只是不一會就又回來了,進來的時候滿臉的哭笑不得。

柳蓉挑眉:「怎麼了?」

「西醫院的大夫來了十多位,將路攔了,死活要跟小姐一起去江南抗疫,那五輛不知道裝了什麼的馬車橫攔著馬路,我們的馬車過不去呢。」

柳蓉目瞪口呆。

「小姐,您還是出去看看吧。」

柳蓉揉揉額頭,點了點頭,掀開車簾走向馬車外。

陳少年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是啊,又被震撼了,恐怕他這一輩子遇到的事情加起來,都沒有今天這一天的震撼多。

他們這是前往江南治理瘟疫,隨時都可能丟掉性命,這樣的事情,哪個大夫不是拼了命的逃跑,唯恐被帶上,可聽著這些人說的話,這十人竟都是大夫,還都拚命的要跟著柳蓉趕赴抗擊瘟疫的第一線。

是他在御林軍時間太久,和外面的世界接觸太少了嗎?所以外面的世界狀況就全都變了嗎?

於是更讓他震撼的一幕又出現了,柳蓉竟是拒絕了,讓這些人回去京城好好給那些疫病的患者看診,而這些大夫,其中還有他認識的名醫,竟是倒地不起,耍賴也要跟著一起治理瘟疫,願意給蓉公主打下手!

這世界真的瘋狂了嗎?陳少年覺得腦子有點用不過來,如今有點眩暈。

結果,是柳蓉擔心耽擱行程,只得同意這些人一起,於是馬車隊伍就這麼壯大了。

接下來就更好玩了,不時的撿到幾個人,而且絕對都是叫人震驚的人物,比如說陳少年只驚鴻一瞥見過的太子的大宮女玲玉,又比如威北侯府二公子左庭宇,這都不算什麼,可問題是為什麼還帶著一個十來歲的孩子,你們確定這真的是去救治疫病嗎?真的確定是去救治疫病嗎?

待得一行人到的海津鎮,隊伍已經由五十來個人的小隊伍,變成了一百三十人的大隊伍。

柳蓉也是額頭直跳,若不是這些人都自備糧食,她恐怕要被這些人的飲食起居折磨瘋了。太子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派人保護她,竟是將玲玉派來了,左庭軒更有意思,自己來不了,就把自己的表弟丟過來了,可你丟個表弟過來也就算了,為什麼這個小惡魔也跟著來了。

柳蓉不禁看向這會正和二狗玩的十分開心的枕兒,這孩子這麼出來,她娘親知道嗎?

柳蓉之所以沒將枕兒轟走,只因為左庭宇說的一句話,即便把這孩子丟走,他也會自己摸出來,到時候更危險。

只是越是這樣,這一路前往江南救治瘟疫,柳蓉就越擔心,也越操心,如今的江南可是危險的狠。

大致是上官煜下過什麼命令,在知道她要前往江南后,江南那邊的消息是每日都有新的情報從果親王府傳到她手裡,不僅僅是江南的情報,就是這一路可能經過的城市都有情報。

越是了解的詳細她就越擔心,臨安那邊已經有易子而食的情況,可見糧食已經緊缺到什麼程度,那些賑災的官員也不知道怎麼做的,難道臨安府往年儲備的糧食也都沒有了?絲毫不能救急了嗎?

而且這一路必定要經歷幾個爆發瘟疫水災的地方,據說好些地方都有難民忍受不了飢餓,最後入山為寇,這代表著她們帶著這麼多馬車,很可能遇到各種危險,可不帶的話,她們也可能挨餓。

唯一叫人稍微安心的事情是,這次帶的護衛就有一百人,而且各個都是高手,要不然柳蓉真的要頭大了,這都不是救治瘟疫的情況了,而是能不能一路順暢的到得需要救治瘟疫的地方。

倒是底下的人了解柳蓉的,都覺得柳蓉厲害,一個個還一路歡聲笑語,絲毫不擔心未來的狀況,只覺得有柳蓉在就可以了。最後帶的其它人也這麼一個德行,只氣的柳蓉牙痒痒。

這路上唯一可憐的就是陳少年了,大家知道這孩子是陳尚書的兒子,而柳蓉就是陳尚書『陷害』到江南治理瘟疫的時候,這孩子雖然作為護衛長,卻是一路被慘虐,根本管不了這些人。

柳蓉本來想吩咐董護衛管理護衛們,結果這傢伙竟是一抹瞎,柳蓉才知道董護衛為什麼在果親王府這麼久還是護衛,丫就不會管人。

玲玉,這位管人到是可以,但是柳蓉想想還是算了,這位對太子太忠心,以前可是恨她恨的牙痒痒,雖然是保護她安全來的,但是她就是覺得有點危險。

詢問左庭宇的時候,對方只回了一句,他是文官,合著一個個都來了,就全都不管事情了。

柳蓉差點沒吐血,好在她最終找到了一個優秀的管理軍隊的人才,唐百夫長。最後將護衛安排的事情全交給了唐百夫長,卻是讓這些人變得僅僅有條。

行軍速度路線,以及平時如何走隊形能更好的防止意外,都由這位一一安排。

所有事情都妥當了,柳蓉才安心下來,她本來以為自己只要去治理瘟疫的,誰想路上就出現這麼多變數,不過好在變數多,但是一路上行程很快,只一天半,這麼一大隻隊伍便到了京城前往江南,第一個必經,且發也發過水災的城鎮——海津鎮。

ps:

感謝大家的粉紅票,沒想到一求,大家就投了五張粉紅票,開心。今天的第一更送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