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五章:入宮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4-23 11:36  |  字數:3793字

突然聽到皇上宣柳蓉入宮,跟著一旁處理難民營外部事情的永城郡主趕忙丟了手上的事情,無比堅定外加屁顛顛要求跟著柳蓉一起入宮。

於是明明召柳蓉一個人,永城郡主也厚著臉皮跟著李公公一起走了,旁的人做出這樣的事情當然不成,但永城郡主畢竟是郡主,如今整個京城郡主也就這麼一個,特殊性可想而知。

一行人入了宮,便能感覺宮中氣氛不對勁,柳蓉不禁開口詢問李公公情況。

「應該是和海津鎮以及臨安的水災瘟疫有關。」李公公提了一句,便不再多說了。

柳蓉和永城郡主不禁相互看了一眼,整個京城的狀況如今上了軌道,其實柳蓉不在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區別,這會突然召柳蓉,難不成是想她去海津鎮或者臨安處理瘟疫的事情?

永城郡主一想到這點,臉色便忍不住不好,她可不想柳蓉離京,不說前往臨安路途遙遠,即便是去京城附近的海津鎮,她也不願意。

就是在京城,還有那麼多人對柳蓉虎視眈眈,幾次對柳蓉下手,若是離開了京城,她們能控制的範圍,萬一出現什麼情況,她們豈不是鞭長莫及。

永城郡主想也不想的轉頭看著柳蓉:「柳蓉,到時候若是要你離開京城你一定要拒絕,救災的事情誰不能辦,大夏官員那麼多,難道還找不到一個有用的官員嗎?」

李公公的腳步一僵。

柳蓉看的鮮明,沒有說話,只是微微搖頭,若真是當今皇帝派下這樣的事情,誰又能拒絕,不說天命難違這樣的話,只說你忍心明知道一些人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需要你。而拒絕幫助這些人嗎?

只是離開京城確實麻煩,到現在果親王府專門打探情報的人都沒確切的找到反賊三皇爺在什麼地方,只說這三皇爺藏身江南。

江南啊。臨安也是江南。

不多久,一行人便到了御書房。便見太子面色難看,而一旁的兵部尚書正口沫橫飛:「皇上,整個江南霍亂蔓延,如今治理的好的地方只有京城,也只有京城有那麼多有經驗的治療瘟疫的大夫,而這一切都是蓉公主辦到的,為了江南平穩。為了江南的百姓,皇上您就別再考慮了,相信蓉公主知道是為了百姓,也定會出頭去江南治理瘟疫的。」

兵部尚書說著這些只覺得解氣。他說了這麼多。柳蓉若是不去,不出頭,那就是為人不仁,以前在百姓中積累的聲望肯定大受打擊,在他看來。柳蓉就是在百姓中聲望太高,沒了聲望,出現事情,看還能有什麼能保護柳蓉。

兵部尚書如今在兵部不好做啊,幾個直屬的下官全部和他反著干。而也就不久之前,他才知道原因,原來這些人都已經反水跟了柳蓉,至於不曾反水的幾個,卻是被米商的案子牽扯砍了腦袋,這才叫他堂堂兵部尚書在兵部卻不能令行禁止。

一想到這些,兵部尚書就氣憤不已,所以當有人和他提及送柳蓉去江南治理瘟疫,他立刻同意。

江南不比京城,柳蓉一個女子無絲毫基礎,絕對不可能做的像在京城這般有聲有色,到時候也就是她倒霉的時候了。

兵部尚書想到這裡眼睛不禁微微眯起。

永城郡主一聽兵部尚書的話,臉色瞬間鐵青,好啊,就你在這裡當攪屎棍,還非要勸皇上讓柳蓉去江南,不等李公公向皇上稟報柳蓉到了,永城郡主已經上前開口:「尚書大人,您若是對去江南治療瘟疫有興趣,您自己去便是了,為何要扯上我們柳蓉。」

「不說其他,我可是聽說江南如今就賑災糧的事情都沒處理好,還有一大堆的空缺,百姓們甚至有易子而食的情況,這樣的地方,你卻讓柳蓉一個弱女子去,你是何居心?」永城郡主看著兵部尚書憤怒的說道。

這事情可是府上的探子從江南帶回來的消息,江南的狀況可是不容樂觀,到時候不說瘟疫,還要面對賑災糧食不足,甚至因為路途,還有可能遇到馬賊,這麼多的危險,柳蓉怎麼能去。

「父皇,我也認為讓柳蓉去江南治瘟疫不妥,如今那麼多太醫院的人也跟著柳蓉在難民營做過治瘟疫的事情,想來他們也學的純熟了,還不如讓那些太醫過去處理這件事情。」一旁的太子也開口幫著永城郡主對著皇帝開口。

他也不贊同柳蓉去那麼危險的地方,不說不贊同去江南,就是當初在京城治療瘟疫的事情,他聽到了就不同意,畢竟如此危險。只是柳蓉性子也比旁人堅持,若是非要阻止柳蓉認為應該做的事情,柳蓉肯定會不喜,他才不曾出面阻止。

當然,也是因為後來見柳蓉確實將霍亂給治理的挺好的,柳蓉看起來沒有危險,他才沒多做什麼。

柳蓉聽到永城郡主說的狀況不禁微微訝異,這樣的事情她還真不知道,這段日子一直忙碌給疫病房的病人看診,基本上沒時間關心外面的事情,江南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嗎?

柳蓉不禁看向皇上,只見皇上面色沉的難看,明顯是被永城郡主說到最不願意提及,但近日時時提及的事情。

好在在聽了太子的話後,皇上的注意力稍稍分散,明顯是在考慮太子說的話的可行性。

兵部尚書一見如此情況,趕忙開口:「皇上,此事非蓉公主不可啊!」

皇上聽了兵部尚書的話不禁看向兵部尚書。

而永城郡主聽到兵部尚書的話已經怒了,不等皇上開口,竟是忘了場合,直接替皇上問了話:「為什麼非柳蓉不可,難道別人都不是人,都不能做這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