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二十二章:被大夫精神感染的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腳步前進,忍不住希望這樣美好的人成為自己的嫂子,能永遠讓她追隨! 是的!是追隨! 跟著追求活著的意義,追求女子最精彩的一面,柳蓉甚至讓她忘了這個世界的條條框框,覺得,一個女子也可以陽光...

「蓉公主,我……我能跟著您一邊學醫,一邊給人看病嗎?」突然,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不禁看向說話的人,當看到人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只見一個牆角走出一個一身破破爛爛,看著七八歲的孩子,正是二狗。

二狗看到所有人看自己,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不禁漲的滿臉通紅,以他的身份哪裡有什麼資格跟公主學醫,就是跟在一旁當個伺候的都不配,可是,可是聽到蓉公主的那些話,他就是忍不住說出這些話,而反應過來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經集中在自己身上。

看著所有人的目光,二狗把心一橫:「公主,二狗想學,二狗想當病房裡的戰士!如果不成,您就拿二狗當個小跑腿的,幫您在這裡看病的時候送送葯也好1

二狗說著眼巴巴的看著柳蓉。

柳蓉聽到人開口的時候,不禁一愣,注意到是個孩子的聲音時忍不住回頭,便見一個七八歲的小難民,明明滿臉的臟污,卻激動的望著自己,眼睛亮亮的,亮的如同天上的星星。但隨即又變得擔憂,變得滿眼的乞求。

等了一會沒等到得到答案的二狗眼神黯淡下去,自己這麼小,看著這麼沒用,幫不上,果然是不行的,他,他只是想幫點忙,幫一點點忙埃

就在二狗要放棄的時候,卻聽一個溫和清亮聲音響起:「為什麼要只是個跑腿呢,當徒弟不是挺好的嗎?」

二狗一呆,趕忙抬頭,待得看到蓉公主眼底的淡淡暖意,微微一愣,他第一次見到有一個地位如此之高的人女子如此溫和,就是隔壁村黃財主家的千金,也總是兇悍的,看到他們,就喝斥。唯恐被他們身上的臟污沾上。

這是天仙,這是公主埃

「不過當我徒弟是很辛苦的,說不定還會有生命危險。」

待得柳蓉再次開口,二狗才反應過來,隨即對著柳蓉重重的點頭:「我不怕吃苦。」

說著,就跑向柳蓉,途中因為太激動,差一點摔倒,但是即便如此,還是滿滿的笑容。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高興什麼。有什麼感覺。但是他就是覺得能幫上眼前的天仙了,真好。

很多年後,繼承了柳蓉名頭的大夏第一神醫回憶到這一幕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露出溫暖的笑容。對著身邊的人開口:「我師父,真的是這全天下最美的女子,沒有之一,也不會再有人能超過她。」

這片刻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是隨即好些難民都走出來:「公主,我也想幫忙。」

「我也想幫忙1

「公主讓我們做些我們力所能及,能夠幫上忙的事情吧1

「對,讓我們做些我們力所能及的事情吧,我們不怕得霍亂。就是被傳染了,最多不過一個死,說不定,說不定我們就能保護我們不知走失到什麼地方的親人了。」

一群難民看著柳蓉快速的說著,好些言語都被淹沒在聲中。看著一個個難民並不幹凈的臉,真摯的眼睛,柳蓉忍不住眼眶微微濕潤,忍不住重重的點頭:「謝謝。」

「冬兒,教他們如何處理病人,如何保證病房衛生,如何照顧傳染病的病人。」柳蓉深吸一口氣,對著身旁的冬兒吩咐道。

即便她創建的西醫院,帶出的徒子徒孫沒有繼承她的信仰,但是這些難民能嚮往,能信賴她的信仰,這就夠了,這至少證明,她走的路,她的信仰是正確的。

而有這麼一批人,這麼認真,也一定能將作為大夫,對於大夫兩個字的信仰傳播下去。

西醫院的大夫看著難民們一個個認真的臉龐,再看那些粗使婆子不屑的眼神,一個個忍不住羞愧的低下頭。

「公主,公主求您讓我留下吧1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開的口。

西醫院的大夫們眼睛一亮,趕忙看著柳蓉繼續懇求:「求公主讓我們一起留下。」

「我們的心雖然連這些難民都不如,但是,但是我們經過培訓,病人的事情都能馬上搭上手,求公主給我們一個機會1

「求公主給我們一個機會,給我們一個認識真正大夫,究竟是什麼的機會。」最後一個說話的西醫院大夫說著突然對著柳蓉跪下。

他不是在跪一位公主,而是在跪一個信仰,一個信念,求這個信仰和信念給他一個機會,一個當真正大夫的機會,一個能降病房當戰場的大夫的機會!

隨著最後一個說話的人對著柳蓉跪下,其它人也跟著對柳蓉跪下,懇求這個機會,他們想當一個真正的大夫,一個能沖在最前面,在瘟疫面前,保護自己珊團笥訓拇蠓潁

永城郡主也忍不住激動的看著柳蓉,眼睛明亮異常,就是跟著柳蓉這樣的女子身邊,她才會每每的忘記自己的性別,也想要像柳蓉那樣,讓所有人的心都忍不住跟著向一個方向用力。

忍不住想要邁著柳蓉的腳步前進,忍不住希望這樣美好的人成為自己的嫂子,能永遠讓她追隨!

是的!是追隨!

跟著追求活著的意義,追求女子最精彩的一面,柳蓉甚至讓她忘了這個世界的條條框框,覺得,一個女子也可以陽光無限,精彩無限!

冬兒看著跪下的西醫院大夫,不禁看向柳蓉:「小姐……」

柳蓉低眉看向那些跪下的西醫院大夫,好一會,就在所有西醫院大夫都忍不住想要放棄時開口:「想要做一名真正的大夫,不是對著誰懇求來的,是自己做出來的。」

所有西醫院的大夫都是一呆,愣愣的望著柳蓉。

柳蓉說完卻是不再理會那些西醫院的大夫,而是吩咐粗使婆子帶二狗去洗洗臉。

吩咐完這件事情后,又對著在她說話中途,從文定侯府回來的小廝,將小廝從文定侯府帶來的吊瓶以及專門配置好的粉末放入粗使婆子提前準備好的乾淨的水中,配置出需要的生理鹽水和葡萄糖。

做完一切就進屋給已經缺水嚴重的病人掛上點滴。

而冬兒則是在柳蓉弄這些的時候,已經去安排那些主動幫忙的難民做事情,檢查各個難民營難民的狀況。

永城郡主也跟著一起幫忙,各自隨即忙碌起來。

就是柳蓉的兩個徒弟。也趕忙上前,幫著柳蓉掛點滴,詢問著病人的情況。

跪下的西醫院大夫們看著柳蓉一行人的忙碌,又彼此看了一眼,一個人突然站起,也不多說什麼,便加入隊伍中照顧病人。

一個個西醫院的大夫們突然反應過來,開始各自找事情,有的開始安排瘟疫區的隔離帶狀況,有的尋找能夠消毒的東西。對病人呆的地方做暫時的消毒。還有機靈的大夫察覺到這裡的東西根本不夠。詢問了柳蓉后,約了幾個大夫一起回西醫院拿病人們需要的東西。

反正當劉大人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神奇的一幕,整個難民營比他離開的時候更井井有條。所有人都開始忙碌起來,不用人吩咐,就開始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和之前那死氣沉沉完全不同。

他甚至忍不住退出安置難民的府邸,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待得看到府門前大大的劉氏別院,才確定自己沒有走錯地方。

隨即讓人將買來的生石灰都運進院子,順便將這些病了的難民都在哪裡喝過水的事情也告訴柳蓉。

柳蓉則是立刻吩咐人製作牌子,在難民們飲用過水的地方豎上牌子。標註那處水必須燒開才能喝,且必須沸騰一刻鐘才能飲用。

又擔心旁的人不知道,還專門派了人輪班說這件事情。

這事情一傳揚開來,就有人忍不住好奇為什麼,一詢問。知道這裡可能被霍亂的病毒污染,要煮沸才不會被感染的時候,一個個百姓就再也沒生喝過水,更是詢問是不是喝沸水就不容易感染。

於是那些專門告知不得生飲用這裡的水的人又多了一個任務,那便是傳播柳蓉說的,如何防止被瘟疫感染,注意衛生的方式。

一時之間,全民行動。這次京城竟是比以往每次霍亂來臨的時候,出現的被感染的病人都要少。

但也有不同的呼聲,雖然很多大夫信任柳蓉,但是當聽說難民營如今傳播的是霍亂的時候,還是完全不看好,這可是每次出現就會死無數人的病症,一直讓所有大夫都束手無策,只能等著得了霍亂的人關在一起病死燒光,然後控制的病症。

這樣的病怎麼可能治得好,面對這樣的病症,還天天陪著照顧病人,根本就是自己找死。

不過當這些大夫知道整個西醫院的大夫都自願忙碌的照看病人,給病人治療的時候,就震驚了。

柳蓉一個人給這些難民看診不稀奇,因為以往出現瘟疫的時候一樣會出現一些秉性無私的大夫,但是整個西醫院的大夫都參與看診,這卻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西醫院真的有辦法治療霍亂?

有人忍不住詢問西醫院的大夫,而西醫院的大夫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將柳蓉在難民營對著他們說的,大夫應該具有的精神,病房即大夫的戰場,在病房裡,大夫就是應該是英勇無畏沖在第一線的將士,他們也應該為了背後的親人和朋友沖在第一線,所有的,柳蓉說的一切話告訴對方。

詢問的人瞬間被震撼,而柳蓉在難民營說的話也被傳揚出去,不僅僅傳揚出去,京城的大夫們也不自覺的組成一個個專門給人看診,檢查是否出現霍亂的醫療小隊,對著整個京城的百姓維護。

柳蓉卻是沒注意這些事情,她很忙,忙著讓所有大夫穿上文定侯府特製的手術專用服和口罩,減低大夫們被霍亂感染的可能性。忙著給感染的病人分等級,嚴重的直接用針筒打生理鹽水、葡萄糖。

即便知道救好的概率很小,也努力的治療。

稍嚴重的,則是給掛吊瓶,而輕微一些的,則是讓大夫看著,集中這些病人,讓這些病人不髖玫納理鹽水。

一時之間,無論是難民營,還是京城,都是井井有條,竟沒有一絲瘟疫出現的慌亂,所有人都有條不紊做著自己該做能做的事情。

甚至還有百姓為了響應柳蓉,幫助那些在病房做著第一線戰士的大夫們,專門在城門口建了一個專門能讓路人喝道煮沸過的開水的地方,以減少因為喝被污染的水,感染霍亂的人數。

面對整個京都如今的狀態,就是那些知道大夏京都被瘟疫控制的細作到京都打探情報,看著京都的狀況,都目瞪口呆。

眼前的情況哪裡是瘟疫肆意,就是平常的狀態,京都恐怕也沒有如此井井有條。

ps:

又看到三張粉紅票,感動,謝謝大家支持撒。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