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章:暴亂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4-20 22:01  |  字數:3495字

偷看的小難民叫二狗,爹娘說他剛出生就多災多難,取個這樣的名字才能更好的生養。雖然大家一直會笑話這個名字,但是他覺得這個名字挺好的,因為這是爹娘給他取的。

只是這會他想到這個名字就心底難過,因為想到這個名字他就忍不住想自己的爹娘,爹在逃難的途中為了將唯一的臟饅頭省給他餓死了,而今唯一相依為命的母親也因為疫病被送到了一個專門放置得疫病的人的屋子。

他是偷偷溜過來的,他不想做其它的事情,他只想偷偷再看一眼娘親,看看娘親是否安好。

可一到疫病屋,遠遠的看著屋中的凌亂,看著病人們凹陷的眼窩,看著那皺巴巴的皮膚,再加上散發瀰漫出來的怪味,他的心就涼了。

他想衝進去將母親救出來的,可就在他往疫病房走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天仙,一個天仙般美的人帶著一個丫鬟進了骯髒帶著怪味的屋子,看著那天仙為屋子裡的病人對著那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發怒,還看到天仙替他母親擦乾淨臟污了的臉。

那些人,那些人叫她蓉公主。

公主啊,那是在天上的人兒吧,竟為她母親洗去臟污,還說有辦法治這疫病,二狗不知道自己的情緒是什麼,但是他覺得眼睛酸,他覺得想哭。

娘親會有救的吧,他得去將這件事告訴一直幫助他們的陳大叔,讓陳大叔也開心開心,對了,還要將公主請好多大夫給他們看診的事情也告訴他們!

難民營

聚集在一起呆著的難民很緊張,看著一個個因為病症被帶走的親人朋友,只覺得一股子不安的情緒在心底盤旋,隨時都會被處理掉。他們是被拋棄的啊。

「二狗呢?」一個衣衫襤褸的漢子對著旁邊的人詢問。

「去看他娘親了吧,都說別去看了,我們是難民。怎麼可能有人給我們治病,估計早就扔進亂風崗了。不對,應該是燒掉了,像我們這樣的人,如今在這裡苟延殘喘就是了。」另一個漢子靠著牆根說完便閉上眼睛,他剛剛喝了一點點稀粥,可不能把力氣就浪費在說話上了。

只是這漢子說完,旁邊的人便緊張的大喊:「我不要被燒死。我不要,噗……」

那人一說,突然嘴裡噴出一堆的棕黃色如同稀釋的糞便一般的水,一股子異味立刻瀰漫整個屋子。周圍的人不禁立刻站起身子:「天啊,李大也得疫病了,我聽說別的屋子有一個得疫病的,其它人就全得了,出去的沒一個回來的啊。」

「那些人肯定會把李大連同我們沒得的。一起燒死的,我們,我們還是跑吧。」也不知道是誰說的第一句。

衣衫襤褸的漢子皺眉:「別瞎說,現在離開,沒有糧食。我們一樣要餓死。」

「對啊,沒糧食一樣要餓死,沒人看病,大家在一起又都會得病死,我不要死,我們,我們去把糧食搶了跑吧。」

也不知道誰起了惡膽開口說的這第一句,一根邪惡的苗在難民心中緩緩升起。

「那些老爺們就是一時有心才救我們一下,為的就是面子能過的去,看到我們都可能感染疫病,肯定會要我們的命的,走,一起搶糧食,我可不要被丟到亂風崗,不,我可不要被燒掉,聽說被燒掉的人下輩子就沒辦法再當人了。」

衣衫襤褸的漢子想要阻止,可這些人被疫病嚇破了膽子,又都是壯力,哪裡聽他的一個個都向門口衝去。

西醫院

永城郡主一到,將疫病的事情和柳蓉的兩個徒弟說了一下,便讓整理整個醫院的工作人員前往難民營。

柳蓉的兩個徒弟還好說,雖然臉色變了,卻還是應聲同意將西醫院的人都集合起來帶去,他們雖然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但是跟在柳蓉身邊久了,似乎能感覺到一些叫做大夫責任的東西,所以這會永城郡主叫,他們害怕了,但還是決定去。

只是當將西醫院的大夫都聚集在一起,說了這件事情的時候,一群人的臉色瞬間難看至極,性子軟弱的還好說,性子強悍的卻是立刻開口:「為什麼要去難民營,我可是聽說那邊已經有很多人傳染疫病了,我們要是進去,沒有治療的辦法,豈不也是送死。」

「送死我不去,要去你們去。」

這人的話一出,好多不想去,害怕死亡的人也不禁紛紛開口。

見場面亂起來了,柳蓉的兩個徒弟想要上前勸說,永城郡主卻是怒了:「西醫院養你們難道是讓你們在這裡混吃等死的嗎?本就是為了有人生病的時候,大家努力給病人看診,為了救人性命的。」

「如今有病人來了,容不得你挑三練四,這病你們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立刻去給我看。」永城郡主想到柳蓉如今奔赴第一線,救治難民,這些徒子徒孫卻連去照看病人的勇氣都沒有,心中的怒火騰的就上來了。

「治病不等於送死,郡主,您是郡主但也不能逼著我們去送死啊,為什麼其它地方的大夫給難民營的病人看完了,知道是重症了,都跑了,憑什麼我們西醫院的人卻要去這樣的地方找死。」

永城郡主臉一黑:「因為你們是柳蓉建立的西醫院出來的。」

那些人還想再說什麼,永城郡主卻不想再聽到不好的話,柳蓉這會在給難民營的人看診,需要人手,她不想再耽擱下去,直接對著屬下下令,願意去的就帶著去,不願意去的,也給綁著去。

於是這一群人卻是浩浩蕩蕩的被帶往難民營。

若是柳蓉知道永城郡主因為心急自己的狀況,對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