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一十九章:霍亂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怕是沒生病的人都要生玻 想到這裡。冬兒心中生氣,那些官員是怎麼做事情的。還說努力,這可是連她家小姐一半的要求都沒做到。小姐看到這裡的狀況肯定很生氣。 冬兒不禁看向柳蓉,便見柳蓉面無表情...

聽到小廝的話,永城郡主心一縮,趕忙看向柳蓉,便見柳蓉已經開口讓小廝帶路,卻是要去看死取

永城郡主想了想也要跟去,卻是被柳蓉阻止:「你呆在外面不要跟來,若真是疫病,這裡就需要隔離,你進來就少了可以在外面處理事情的人了。」

柳蓉說完也不看永城郡主便快速跟著小廝進院子,走了好一段路,才到的安置病人的房間。這個難民營是兵部官員閑置的府邸,所以整體格局還可以,只是放置難民就顯得有些零散了,這才會需要走這麼長時間。

一到的門口,小廝便僵持在門前,那模樣卻是不想踏進屋內,明顯是擔心被傳染,冬兒看著小廝的模樣氣的就要喝斥,卻是被柳蓉攔祝

冬兒狠狠瞪了一眼小廝,才跟著柳蓉走進屋中。

一進入房間,便是一股刺鼻的味道,病人更是或靠或躺的湊在一起,屋子也是亂的可以。更叫人生氣的是,竟是讓死戎蓖νΦ奶稍諼醒耄也不搬走,讓病人們更加絕望!

冬兒看到中央的人也不禁嚇了一跳,若不是接觸的傷兵多了,這會恐怕已經嚇昏過去!

柳蓉眉頭迅速皺起:「這裡是誰負責的,病人生病了,連基本的衛生都不知道嗎?」

冬兒跟著柳蓉這麼久,也許其它的還不是特別懂,但是對於病人的治療環境卻是最了解不過,越是病人多的環境就越加需要保持絕對的衛生。她可是聽小姐說過,只要治療環境衛生,病情就會容易控制很多,甚至缺乏足夠的藥物傷兵營,都能比一些藥物足夠的傷兵營救下的受傷人員要多,而這難民屋。簡直亂七八糟,別說生病的人了,恐怕是沒生病的人都要生玻

想到這裡。冬兒心中生氣,那些官員是怎麼做事情的。還說努力,這可是連她家小姐一半的要求都沒做到。小姐看到這裡的狀況肯定很生氣。

冬兒不禁看向柳蓉,便見柳蓉面無表情,但是在熟悉的柳蓉的冬兒面前,冬兒已經知道自家小姐已經生氣了。

就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個被柳蓉控制的兵部官員到了。

劉大人看到柳蓉站在屋裡,面無表情。連想進屋的腳步也停滯了:「這裡……這裡是下官負責的。」

「即便這裡的病人是難民,難不成就能這樣對待嗎?」柳蓉冷冷的看向劉大人,越是傳染病就越是需要控制環境衛生,這樣的環境。即便是沒生病的人,恐怕都要生病了,更何況是這裡的病人,萬一有個身體不好的被判定為疫病感染者扔進這裡,恐怕也要直接完蛋。

柳蓉還真就想對了。如今整個難民營發現這件事情后,還真的就是這樣處理的,一旦發現得病的,就立刻弄進一個疫病屋,即便是疫病發現初期。還是有不少並沒有感染的,都因為這個原因感染了。

劉大人不禁滿頭大汗,他這幾日也是忙的焦頭爛額,雖然他們捐了不少銀子,可銀子統一換糧食,以及衣服的一系列事情都要管,還要注意城外新來的難民,一切的操控讓他們發現突然出現的疫情后,只能以這种放在一起的方式處理。

而得這類病的人時不時就會腹瀉噴射酸水,下人們都不想靠近,琢磨著柳蓉貴為公主肯定懶得出現在這樣的地方,於是就沒去管。哪裡想這個時候柳蓉就出現了。一時之間劉大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柳蓉花好。

柳蓉懶得看劉大人,立刻吩咐人將過了的病人搬離屋子,仔細交代處理的辦法,以及處理后,他們要如何消毒,避免自己被感染。

說完柳蓉便上前仔細檢查還有動靜的病人,隨著她檢查一個病人,另一個病人嘴裡突然噴射出一堆的液體,差一點就噴到柳蓉身上。

一股濃烈的酸味瀰漫整個屋子。

柳蓉皺眉:「冬兒,處理一下那病人噴射出來的東西,然後讓人立刻準備熱水,要滾燙的水,將這個屋子都打掃乾淨了。」

不等冬兒應聲,那劉大人趕忙應聲:「怎好讓冬兒姑娘打掃這房間,我這就立馬派丫鬟打掃,讓人準備熱水。」

說著,劉大人便快速的讓立在一旁的小廝去做這件事情,吩咐完才討好的看向柳蓉,只希望這位掌控了他生殺大權的姑奶奶能消消氣。

柳蓉沒有搭理劉大人,她現在需要仔細的檢查病人的狀況,從病人發生的每一個癥狀來看,病症都指向一個,那就是霍亂。

柳蓉腦海里不斷閃過現代學過的關於霍亂的知識。

霍亂其實是一種急性腹瀉疾病,但是這個急性腹瀉和一般腹瀉疾病不同,因為這個病症能在數小時內造成病人腹瀉脫水甚至死亡。

印象中霍亂由霍亂弧菌所引起,霍亂弧菌大多存在於水中,最常見的感染原因是食用被病人糞便污染過的水。而霍亂弧菌能產生霍亂毒素,造成分泌性腹瀉,即使不再進食也會不斷腹瀉。這才會可怕到要人性命。

這個病說好治也不好治,說不好治也好治,首先必須保證病人身體內的水分,因為一旦得了霍亂,身體的水分會隨著嘔吐和腹瀉快速的失去,偏偏還要靠病人的體質支持,如果病人體質不好,在臨床的狀態下,可能在她給病人補水的過程中,已經因為體質不行,堅持不住,出現體內鹽分缺乏到限度,血液濃縮,周圍循環衰竭。

由於臨床病情反應產生的劇烈瀉吐,電解質丟失、缺鉀缺鈉、肌肉痙攣、酸中毒等甚至還會發生休克及急性腎功衰竭,一旦到了這個狀態,即便是補水,也救不回來了。

想著,柳蓉又吩咐冬兒趕緊去準備吊瓶以及生理鹽水和葡萄糖,有過之前的經驗,這些東西的配置冬兒已經能夠手到擒來。

劉大人見柳蓉看診看的認真。這會又快速說出處理的辦法,想來已經確定是什麼病,忍不住開口詢問:「公主。這病,這病是什麼病啊?」

「霍亂。」柳蓉頭也不抬的回道。說話的同時,親自動手和冬兒一起整理屋中的髒亂。

劉大人卻是一顫,差點沒摔倒,還是扶著門板才站住身體。

別的病症他或許不知道,霍亂啊,竟然是霍亂,要知道這個病症他小的時候就不時的聽祖母提及。他們家本來也是一個大族,就是因為這個病,十室九空,到得他這一代。才稍稍繁盛回來。

這個病症,根本無葯可醫,一旦得了就要丟出去隔離,只能聽天由命啊!

柳蓉卻沒注意劉大人的反應,隨著劉大人詢問。她倒是想起另一件事情,抬頭看向劉大人:「你立刻去查,病人得這個病症之前,用過哪裡的水,這一點最好是立刻查清楚了。另外病人排泄的東西都在什麼地方,排泄的東西也要立刻處理。要用生石灰消毒放兩個小時候,才能傾倒出去。」

想要疫情不蔓延,第一點要控制的就是疫情的傳染源,只有控制了傳染源,讓整個疫情不蔓延,剩下的病人才更好控制治療。

劉大人一聽柳蓉的吩咐,一個哆嗦,才反應過來,趕忙應聲。

只是雖然應聲了,卻沒有立刻離去,還是看著柳蓉,微微張著的嘴巴欲言又止。

柳蓉見劉大人還沒走,不禁皺眉:「還有什麼事情嗎?」

「蓉公主,你可有辦法救這個病?」終於,劉大人鼓了好一會勇氣才對著柳蓉詢問。

柳蓉這才注意到劉大人驚恐的神色,顯然是被這個病嚇到了,不禁微微一愣。

劉大人擔心柳蓉因為自己的問題生氣,趕忙開口解釋:「實在是祖上有人得過這個病,差點整個家族都滅了,下官害怕……」

「有辦法,但是能不能治好還要看病人的體質。」沒等劉大人解釋完,柳蓉淡淡的說道,說完便繼續認真的給每個病人看診,判斷這些病人的具體情況。

劉大人微微一愣,隨即眼睛瞪大,雖然知道蓉公主最厲害的是醫術,可這霍亂可是無數名醫都束手無策的病症啊!

劉大人難掩心中的激動,即便是柳蓉後面說的半句話也忽視了:「公主,下官這就去查您吩咐的事情1

劉大人快速的轉身離開,雖然不相信柳蓉真的有辦法治療這樣的疫病,可至少蓉公主敢說這樣的話,就代表至少有辦法控制這樣霍亂。

有辦法處理比完全束手無策要好太多了!

更何況,只要公主還能吩咐他做事情,就說明他的小命還能保住,這也是劉大人轉身後才反應過來的。

隨著劉大人離開,劉大人之前派去找下人處理衛生的小廝也來了,隨著小廝來的還有一群神情惶恐的粗使婦人。

看著這些戰戰慄栗的婦人,柳蓉輕嘆口氣,沒讓這些婦人進屋,只是吩咐這些婦人準備一個大鍋爐,在門前燒熱水,所有她們處理出來的東西,都要用沸水泡上一個小時。

張家嫂子是劉府的粗實婦人,也是這次被小廝帶來的粗實婦人之一,在她看來,這次被叫來的人都是送死的,畢竟要被拉進疫病的屋子,近距離接觸病人,怎麼看都會被疫病傳染,到時候還能不是死路一條。

疫病啊,能被稱為疫病就說明容易傳染,容易要人性命。

可有什麼辦法呢,誰讓她是下人,為了一家老小,只能冒著危險來了。畢竟高高在上的人肯定不會親自去處理髒亂的東西,更何況還是一群得了疫病的東西,冒著生命危險去做

可眼前的事情卻是讓她徹底的震驚了!

公主竟然沒讓她進去替代處理屋中的髒亂,處理疫病的病人和衣物,反倒是帶著自己的丫鬟兩個人在屋中處理髒亂!碰觸病人!

天,還在給這些臟污的難民擦身體,眼前這位可是金枝玉葉,可是堂堂公主啊,竟能在這樣臟污的環境中打掃,還是一群患了疫病的病人旁邊,這是拿自己的性命作賭注埃

張家嫂子只覺得胸口有什麼東西噴涌到嗓子眼:「公……公主,不如要奴婢幫您打掃這屋子吧,奴婢力氣大。」

張家嫂子一開口,便有些後悔,可隨即又堅定了信念,這個世上有哪個高高在上的公主會為難民做那麼多的事情的,即便她是一個普通婦人,能夠幫這樣的一位公主多做一些事情去,即便付出性命又如何呢。

隨即她便對著一雙眼睛,那眼睛似乎愣了一下,隨即對著她露出笑意:「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屋子裡容易感染疫病,你沒經過培訓不知道如何處理防禦,更容易被感染。」

「你只要將我們拿出來的東西都仔細的煮費消毒就是最大的幫助了。」

說話間,蓉公主又吩咐一旁的小廝:「你立刻去通知一下永城郡主,讓她去西醫院,將西醫院的大夫都叫來。」

「這裡病人多,難民們又都聚住在一起,很容易集體感染,說不定還有其它被感染還不知道的,需要西醫院的大夫過來一起給其他沒有病症反應的難民仔細檢查。」

「另外,再讓他們多準備一些生石灰、醋消毒的東西,整個府邸也要大肆打掃一番。」

看著蓉公主快速的吩咐小廝,然後重新開始認真給其它病人看診,不時的只見在一個紙上記錄著什麼,還在給病人清理乾淨身體后,在病人身上做一個不知道什麼用的記號。

張家嫂子便覺得心中不知道被什麼填的滿滿的,忍不住更加賣力的給拿出來的東西消毒,不僅如此,還讓其它粗實婦人多架幾個鍋,處理消毒衣物,打算做完一切后,就幫著其它人對整個府邸進行大掃除!

她們沒有辦法幫忙更多,那就讓她們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更認真更努力更快速一些吧!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不遠處躲著一個小布丁,應該說是一個七八歲的小難民偷偷向這邊望,恰恰將柳蓉說的做的,全都看在眼中……

ps:

感謝大家支持,這個月粉紅票終於到十張了,於是大章放鬆,四千字的大章哦,這是晚上的第一更。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