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一十五章:折磨兵部官員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道,這是皇上讓蓉公主專門建立,就是為了平衡糧價,為了水災不那麼大的影響京城建立的。要是讓皇上知道,他讓蓉公主建立的平衡整個京城糧價,為京城穩定弄出來的柳氏糧鋪被他們投機取巧盜取平衡糧價的糧食,還想將整...

陳員外這邊被抓,兵部的幾位大人立刻得到消息,他們可是和這陳員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若是陳員外牽扯上謀反的罪責,他們也逃脫不了,想都不想,這些人立刻前往順天府找左庭軒。

「這陳氏糧鋪只是為了經營買賣才囤積的糧食,哪裡有糧鋪不囤積準備賣的糧食的,你們順天府就因為這一點就說人家意圖謀反,和叛軍有牽扯並且將人抓了,這過分了吧。」向來衝動的某兵部大人看著左庭軒便快速開口。

左庭軒聳肩:「大人您激動了,這件事情做主的人並非下官,下官也是聽令辦事,所以大人和下官說什麼,下官也愛莫能助。」

左庭軒的話一下,幾個官員看了彼此一眼,才再次看向左庭軒:「你作為順天府尹,查封陳氏糧鋪,將京城大小米商都抓到順天府,這事情不是你負責,還能是誰負責,左大人難道當我們是三歲小兒不成。」

那開口的官員明顯不相信左庭軒說的話,畢竟抓人的可都是順天府的衙役。

「還真就讓這位大人失望了,大小米商被抓這件事情做主的確實不是左大人,而是我。」正當開口的官員準備繼續逼問,便聽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幾位兵部官員回頭,臉色便變得難看,因為來人正是之前削了他們面子的柳蓉。

不過即便如此,這件事情他們也要折騰清楚,不說救不救的出米商離開順天府,但是這些米商和叛軍有沒有關係這件事情必須弄清楚,不然以他們和米商千絲萬縷的關係,恐怕最後也逃脫不了干係。

可即便如此,幾個官員看到柳蓉臉還是綠了,因為柳蓉和他們之前的仇恨值可是高的不能再高。這位可是完全有可能直接陷害他們,若真是如此的話,他們這幾個這次就真的完了。

想到這裡。幾個官員突然有些後悔,京城的米商。這次能聯合起來的,他們都是再了解不過,和叛軍沾染關係的可能非常小,早知道這件事情背後主持的人是柳蓉,他們就直接放棄這些人了,也不過來折騰這件事情,這樣說不定就將這件事情忽略過去了。至少能不被柳蓉注意到。可現在的情況卻是他們親自將自己送到柳蓉面前,讓柳蓉陷害和虐待埃

想到柳蓉之前在柳氏糧鋪對付他們的手段,還是用他們直接的頂頭上司,本應該站在他們這邊的人。來對付他們,讓他們兵部散成一灘,到現在兵部里都鬧騰的厲害,幾個人就忍不住一寒,這會送到他們自己送到柳蓉面前恐怕會被虐的很慘。

果然如同他們想的。不等他們開口,柳蓉的聲音已經再次響起:「不過說起來,糧商的事情如何,和幾位大人恐怕沒關係吧,還是說。這些糧商的背後是幾位大人,或者說,其實幾位大人和叛軍也有所聯繫。」

柳蓉的話一下,幾個官員忍不住一哆嗦,那之前最先和左庭軒的官員已經忍不住看著柳蓉大聲說道:「蓉公主,說話也是要注意的,怎麼能如此信口雌黃,你可知這樣的話說出去的影響,雖然下官職位小,但是也可以求尚書大人到皇上面前告御狀的。」

兵部官員雖然這麼說,但是說話之間明顯底氣不足。

柳蓉冷笑:「大人要去便去,柳蓉不攔著,如果和這些米商沒有什麼關係,大人們見米商被順天府抓了,又何必如此火急火燎?」

「或許,順天府真的應該好好查查這些人和大人們的關係。」柳蓉看著幾位官員一字一句的說道:「不對,若是告御狀了,說不定聖上更樂意仔細查處這件事情。」

幾個官員臉色瞬間慘白,雖然他們和反賊沒有任何關係,可那些米商合夥對付柳氏糧鋪和他們可是有很大的關係的。

如今柳氏糧鋪是朝廷的了,而且他們還從尚書那裡知道,這是皇上讓蓉公主專門建立,就是為了平衡糧價,為了水災不那麼大的影響京城建立的。要是讓皇上知道,他讓蓉公主建立的平衡整個京城糧價,為京城穩定弄出來的柳氏糧鋪被他們投機取巧盜取平衡糧價的糧食,還想將整個京城的糧價抬起來,恐怕不需要再多說什麼,皇上也會直接砍了他們。

雖然這幾個官員中有衝動的,但到底能在官場上混那麼久,也有老道的,其中年紀稍大的兵部官員卻是看著柳蓉快速開口:「蓉公主有話好好說,何必如此動氣,我們之所以會到順天府不也是因為這裡面的人中,有我們的姻親,他們都是斌公守法的老實人,這麼突然被抓了,我們一時上火,忍不住語氣就沖了一些,還請公主見諒。」

柳蓉抬眸看了一眼開口的老官員才緩緩開口:「即便是著急,也不能如此到順天府來這般說話,你們可是朝廷的官員,代表著朝廷的臉面,如此失態,好在都是朝廷中人,若是叫外人看到,豈不是丟盡朝廷臉面。」

「是,是,是,蓉公主說的是。」見柳蓉的語氣緩和下來,老官員面上不禁露出笑容,在他看來,這般說話,自然是蓉公主接受他們的致歉了,這事情應該就在這些糧商上為止了。

這麼想著,老官員不禁輸出一口氣,另瓦幾個官員看著老官員也不禁緩緩放鬆。

柳蓉嘴角微微勾起嘲弄,就這麼幾句話就以為將她打發了,想的也太簡單了,她雖然旁的時候好說話,可不代表在今日這件事情上還會好說話。

這幾個人如此急匆匆的趕來,明顯就是和這些糧商有一些關係,再想到這些糧商這段日子做的事情,她可不打算隨便原諒,任何一個大發災難財的人都完全不可原諒,這些糧商是商人還好說,作為官員卻參合其中,不為百姓著想,這樣的人更不可原諒。

柳蓉眼底一絲光芒閃過,可惜幾個放鬆的官員沒有看到,不然恐怕是要坐立不安了,可即便如此,隨著柳蓉後面的話說出,幾個官員也忍不住身子緊繃。

「說起來,這些不法糧商中竟然有你們的姻親,這說明你們管家無方啊,又說不定你們家中還就有人參與其中,這樣的事情如今皇上都已經過問,可大可小,雖然不追究幾位大人這次突然到訪,卻還是要仔細嚴查這件事情的。」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對著左庭軒開口:「左大人,正好你去審核這些糧商,告訴他們,只要他們吐出身後的人,將功贖罪,滅族之罪便可饒恕,若是還包庇身後的人,那就直接上報,一切為反賊囤積糧食,從朝廷糧鋪謀取不法利益的事情,是他們自主的。」

「正好朝廷很久沒見血了,這次就好好的見見血,也讓以後的人看了,知道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柳蓉說的話鏗鏘有力,一句句敲進幾個兵部官員的心中,只將他們臉上的血色一點點的去除。

左庭軒聽到柳蓉的話,知道柳蓉這次是真的動了肝火,立刻開口應聲:「是,下官這就去辦。」

幾個官員聽到左庭軒應聲,身體都軟了,一時之間腦子都蒙了,他們本來就插手糧商對付柳氏糧鋪的事情,這麼查探肯定能牽扯到他們,這是要他們老命埃

早知道蓉公主如此厲害,他們說什麼也不會對蓉公主動手了,損失點糧食便損失了,即便不成,雙手奉上也好了,可是如今卻是全都晚了。

那些糧商聽到滅族,恐怕直接都會將事情都招了。

當然其中聰明的也有慶幸自己雖然出面了,但是這些糧商並不知道自己是誰的。

「慢著1就在這個時候,柳蓉看著左庭軒開口。

柳蓉的話一下,幾個官員都看向柳蓉,就彷彿升級生的希望一般,只是柳蓉後面的那句話,卻是將幾個人直接打入地獄:「這麼到牢房中審問太慢了,直接在這裡審問吧,到時候讓他們直接在這裡將答案寫出來,如果有撒謊的,就定案為案首,組織謀反的頭領。」

這是天要亡他們啊,這一次幾個官員是同時臉色雪白了,怕是要比那上等宣紙都要白。

左庭軒看著幾個官員的臉色不斷的變來變去,也忍不住覺得解氣,要知道柳蓉弄的柳氏糧鋪,也是讓他好好的熱血了一番,可就是這樣好的事情,這些人自己不做也就算了,竟然還對糧鋪下手,如此大不該的事情,實在該罰。

同時左庭軒也忍不住佩服柳蓉,恐怕也只有柳蓉能想出這樣的辦法,讓幾個大人身心不斷的受煎熬,直接處置,對他們來說太便宜了,就應該這麼狠狠的懲罰。

左庭軒想著,對著柳蓉快速的應是,說話間就向外走去,卻是要親自將犯人提到這裡,當著這些大人的面,直接審核,到時候即便是那些硬骨頭,看到了這些大人退縮的模樣,恐怕也會直接吐露實話,這些兵部官員已經完了!

就在左庭軒快到門口,那衝動的官員卻是直接受不住煎熬,對著柳蓉撲通一聲跪下,直接求饒。

ps:

嗚嗚嗚,一萬二的更新這個更新票投的太兇殘了,小安做不到,嗚嗚嗚,好傷心,拿不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