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一十三章:過招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向一處,不禁順著柳蓉的目光看去。待得看到柳蓉看的狀況,眉頭也跟著皺起。不等柳蓉再說哈,便站起身:「我這就去通知庭軒那邊,順天府的衙役在這附近的不少,說不定直接跟著就能看出不少事情。」 永城郡主...

? 雖然京城也遭了水災,但到底是京畿之地,遭災逃難的百姓都往京城湧來。

即便這些災民路經的城鎮有朝廷旨意規定收留,可那些城鎮哪裡管的了那麼多的災民,到得最後,反倒是積累了一大批難民湧進京城。

朝廷為了這個事情糾結到死,來了難民自然是要處理,可又沒有那麼多銀子如何處理。

除了朝廷頭疼,柳蓉最近也頭疼,難民湧進京城對她也是一個大壓力,本來可以堅持供應一個月的糧食,這會因為難民湧進京城,卻是讓買糧食的人瞬間增多,這中間除了京城百姓擔心而增加的買糧百姓外,更多的是難民來買糧食。

遇到難民,這糧食總是不能不賣的,好在還有楊少閔去別的州城買糧一直運來京城,但是即便如此,對於整個京城的狀況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柳蓉,怎麼辦,我們的糧食按照如今的狀況恐怕最多再堅持七天了,也不知道怎麼的,就那麼多人買糧食,若是再這樣下去,京城的糧價只能像以前一樣漲了。」永城郡主看著外面排的長長的糧隊,眉頭糾成一團。

柳蓉也是有些皺眉的望著金鳳酒樓的買糧隊伍,只是她皺眉的地方和永城郡主皺眉的地方不一樣,她皺眉的是買糧隊伍中有太多衣冠藍縷的難民,基本上一個長長的隊伍中,五分之四的人都是難民。

不是柳蓉不願意難民買糧食,實在是這些難民衣衫襤褸,整個人面黃肌瘦,根本不像有能力買糧食的樣子。

「郡主,你讓順天府的人去查查這些難民,這幾日買糧食的難民太多了,這不正常。」柳蓉看著一個買了糧食的難民快速的向外跑。向一個站在賣糧隊不遠處的一身下人裝扮的小廝跑去時,對著永城郡主開口。

永城郡主微微一愣:「有什麼問題嗎?」

隨即永城郡主注意到柳蓉的目光看向一處,不禁順著柳蓉的目光看去。待得看到柳蓉看的狀況,眉頭也跟著皺起。不等柳蓉再說哈,便站起身:「我這就去通知庭軒那邊,順天府的衙役在這附近的不少,說不定直接跟著就能看出不少事情。」

永城郡主的話剛下,一旁的董護衛便快速的接話:「這樣去找,說不定人都跑了,還是我先跟著去看看吧。」

柳蓉想了想。便吩咐董護衛先跟上去,果然身邊跟個高手保鏢用處還是很大的,不過在董護衛離開前,還是仔細囑咐了一下:「如果查清楚情況了。最好是能將證據留下,自己一個人不成的話,便先將人記下來,到時候讓順天府的人將人都控制住,這些證據。我到時候有用。」

董護衛愣了愣,雖然不知道柳蓉拿著這些證據有什麼用,但還是對著柳蓉很快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快速離開。

永城郡主見董護衛離開,也要跟著離開去找順天府的衙役。卻是被柳蓉叫祝

「你別去找順天府的人了,順天府的衙役直接讓冬兒去找吧,冬兒經常跟著我去順天府,和順天府的衙役也熟悉,想來有她去找這些衙役就夠了,你陪我去一趟皇宮,我要馬上入宮見皇上。」柳蓉看著永城郡主快速的說道。

「見皇上?」永城郡主疑惑,不是應該立刻查明情況,想辦法處理這些事情,再多弄些規則限制嗎,找皇上做什麼?

「嗯,見皇上。」柳蓉站起身,透過金鳳酒樓的窗戶看著外面的情景:「只看著難民的情況,即便不去查,情況也應該和我們想的差不多,應該是有人利用了難民,來不斷的消耗,買我們的糧食。」

「既然知道,還讓衙役去查做什麼呢,我們不是應該先立刻想辦法制止這件事情嗎?」永城郡主不禁開口問道。

「為什麼要制止,他們越來越過分才好。」柳蓉渾不在意的開口,只是看著外面的眼神微微冰冷,這還是永城郡主從來不曾見過的柳蓉的狀態。

永城郡主卻是不知道,柳蓉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最恨的就是發災難財的人,特別是在可能影響到生命存活這樣的事情,而這些敢讓難民來不斷買她賣的糧食,將糧食弄走的人已經犯了她的忌諱。

不過即便如此,永城郡主聽到柳蓉的話,還是目瞪口呆:「可,可是你不制止這件事情,你還讓人去查這件事情?這,這能有什麼用?」

永城郡主已經被柳蓉弄糊塗了,這不是為了幫助百姓嗎?這樣的事情明明損害了百姓的利益,怎麼就不想其他的辦法規則去制止呢?

「因為我們需要他們做了這些事情的證據。」

「即便拿了證據,恐怕也沒辦法解決這件事情吧,畢竟他們只是藉此買了我們的糧食,算是投機取巧,根本無法從本質上制止。」永城郡主更加不解。

「所以我們要去一趟皇宮,給這些人找一個這麼做會變成犯法之事的理由。」柳蓉看著永城郡主開口說道。

聽到柳蓉這麼說,永城郡主不禁目瞪口呆,心底不禁好奇,忍不住對著柳蓉詢問:「什麼辦法,什麼辦法能讓這些人做這些事情變成犯法?」

柳蓉不禁笑起:「說了就不是好辦法了,你先讓人將盯著難民的事情告訴冬兒,讓冬兒去找那些順天府的衙役。」

永城郡主見柳蓉賣關子卻不說,不禁有些低落,不過還是很快的吩咐自己的貼身丫鬟去通知金鳳酒樓樓下監工的冬兒,順便也讓自己的丫鬟同冬兒一起做這件事情。

柳蓉想了想,又吩咐了一下永城郡主的貼身丫鬟:「冬兒的性子比較急,也最是討厭別人行惡事,特別是在這糧食上的事情,恐怕到時候會忍不住生氣做出什麼事情來,你要仔細盯著,如果冬兒脾氣上來,你就對冬兒說我下過命令,無論她多麼生氣,都不許做任何事情,只將事情告訴順天府的人就好了。」

吩咐完永城郡主的丫鬟,得了永城郡主的丫鬟應聲,待得永城郡主的丫鬟離開,柳蓉才讓人吩咐金鳳酒樓的人準備好馬車,帶著永城郡主從金鳳酒樓後面離開。

之所以會這麼走,也是為了讓大家注意不到他們離開,這些人既然會行這樣的手段,說不定就有人在附近盯著,等著看他們的反應,然後再進行下面的手段,她不給這些人知道她的行蹤,也不讓人注意她後面的行動,就是為了出其不意。

不過這入宮的路上,柳蓉也沒閑著,不斷的想著如何能更好的將這件事情處理了,她本來不想用過激的手段,但是這些人既然連難民都利用上了,那也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ps:

電腦出現問題,打的字突然全丟了,只能先更新兩千字,晚上會繼續寫,再補一章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