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一十二章:收拾兵部官員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在臉上。 他們看到了什麼,他們的尚書大人竟然同柳蓉行禮。而不是找柳蓉麻煩,有的人甚至開始揉眼睛,覺得自己看到了幻覺,可揉完一切還是存在。 不僅如此,尚書大人還同柳蓉說話溫和至極,當柳蓉...

陳氏糧鋪

掌柜望著排隊的長龍一臉得意,就在之前老闆提了米價,為了能賺更多的銀子,多拿些零頭,他可是在這基礎上又偷偷加了一成,只要這一隊伍的人買完糧食,他的荷包,那肯定是鼓得不能再鼓。

到時候回到家中,家裡的黃臉婆看到銀子還不得說他能幹。

正得意間,便見一群人突然從門前蜂擁而過,掌柜不禁疑惑的看著長龍,這是出了什麼

正想著這問題,便見排隊買糧食的人似乎看到了熟人,趕忙攔住詢問。

「你不知道嗎?金鳳酒樓旁邊開了一間柳氏糧鋪,那裡的糧食還是按照以前的糧價賣的,這不,大家都趕過去買米了,免得到時候晚了,就什麼都沒了。」

「我不和你多說了,這麼多人去買糧食,說不定我去晚了就沒了。」那人說著不等朋友再多說什麼,便快步跟著人群繼續向金鳳酒樓的方向沖。

這排隊問話的一呆,見朋友跑了,一個機靈才反應過來,按照原來的米價,這豈不是就便宜一半?

這麼一想,這排隊的隊也不排了,趕忙跟著人群一起跑。

這人一跑,其他排隊互相看了一眼:「你們聽到了嗎?柳氏糧鋪的米還是按照以前的價格賣的,這是真的嗎?」

「管他是不是真的,還是趕緊跟過去看看才是真,若真是原來的價,我家剩下的銀子,說不定就能支持我們挨到年末呢。」

說話間這人也不管另外幾個,直接也跟著人群走了。

剩下的幾個相互看了眼,直接跟著就向金鳳酒樓衝去。

就連那已經排到隊伍最前面,開始給買的糧食要分量的,也是丟了糧食。夾在一群百姓中間向金鳳酒樓跑。

陳氏糧鋪的掌柜眼看著自己門前的客人瞬間一個都沒有了,一時之間不禁傻眼,而這一幕同時在京城的大小糧鋪前上演。

有那聰明的夥計。也跟著人群去了金鳳酒樓附近去看。

若是這個時候有人能站在這附近的樓頂看著街道的情況,絕對會看到一個密密麻麻的人字長龍。

卻說陳媽媽看著柳氏糧鋪人潮擁擠的盛景不禁吞口水。怎麼也沒想到買糧的人竟然會這麼多,這可和她想的不一樣,準備的也不夠,這可怎麼辦?

陳媽媽想著,忍不住向自家小姐柳蓉。

柳蓉看著這麼多人,目光中微微訝異,好在沒有太出乎意料。也想好了對策,對著陳媽媽快速開口吩咐:「你立刻派人去將文定侯府,以及果親王府閑散的人手,無論是粗使的婆子還是家丁都叫來。來的人這麼多。必須多幾個賣糧隊伍才成。」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這柳氏糧鋪肯定是不夠大了,你們立刻讓人準備十張桌子,讓人擺在金鳳酒樓和柳氏糧鋪前,每一個桌子前兩個人,一個人準備糧食。一個人維護支持,收買糧的銀子,必須保持秩序,到時候文定侯府和果親王府的人來了,就把任務吩咐下去。如果有多餘的,就安排一起維護秩序,免得這裡出現問題。」

柳蓉快速的對著陳媽媽開口吩咐,若是因為這買糧食的事情,弄出踩踏事件,那可就不好了,那真真是將好事都變成了壞事。

於是口頭又吩咐下了一些規矩,讓人不斷的喊話,防止後面的人還是這麼蜂擁來而來,就連金鳳酒樓的小二和專門負責安全的護衛也都給招了過來,臨時管著這邊的事情。

說話之間,又讓冬兒準備好一張大大的牌子,在牌子上標註明確,每人每天限買半斗米,免得到時候不讓多買,發生工作人員和買糧食的百姓爭吵的事情。

這也是為了不讓不需要的人投機取巧才設定的,為此,柳蓉還惡補了一下這個時代的度量衡。

可別小看半斗,換算成現代的計量方式,也有六斤,足夠三口之家吃上兩天。

大致是有柳蓉在,百姓們又都信任柳蓉,比較聽柳蓉的話,所以一切安排的還算順利,大致的看去,一切井井有條。

這可將那些糧鋪的人氣到了,只看著架勢就是和他們打擂台,分明是想讓他們沒有利潤可圖,不過這些人也不急,一個個聚集到一起,便想到了辦法。

不是柳氏糧鋪敢這麼低價賣糧食嗎,他們就看著柳蓉賣,倒柳蓉能賣幾天,在他們想來,柳氏糧鋪糧食再多,也不夠那麼多人消耗的,他們還特地找了一些地痞流賴到柳氏糧鋪買糧食。

可是終歸是叫他們失望了,那些地痞一到柳氏糧鋪,竟然就自動的被順天府派來的人給抓了,根本不給搗亂的機會,還有那不小心供出背後人的,可是倒霉了幾家糧鋪。

最氣的莫過於早早將糧食賣給了文定侯府,然後卻發現糧食漲價的那幾個兵部官員家的糧鋪,不過這會見柳蓉犯了眾怒,卻是滿心歡喜,只是這樣還不夠,他們要文定侯府撐不下去,要柳氏糧鋪關閉。

既然暗地裡的事情做不了,那就做做明面的事情,這些人卻是去找了自家的大人,提及家裡糧食都被文定侯府買了,沒有糧食生活的事情,卻是想讓自家大人施壓,讓柳氏糧鋪按照現在的價格多賣糧食給他們。

那些大人提及柳蓉就咬牙切齒,這會還聽到柳蓉擋了他們的財路,甚至是絕了他們的財路,哪裡有不出手的意思。

不等柳蓉的柳氏糧鋪撐三天,便開始約好了直接去文定侯府找柳蓉,見柳蓉不在文定侯府,這會在柳氏糧鋪,又一同前往柳氏糧鋪。

柳蓉還不知道這些官員要來的事情,這會正讓人盯著糧鋪的事情,順便也慢慢的給那些正常買糧食的老百姓講解柳氏糧鋪有足夠的糧食支撐他們度完這次災難,讓這些百姓每過三日來這裡買一次糧食,不要這麼每日來。

這也是為了囤積的糧食能多撐一些日子,撐到那些糧鋪撐不下去一起用一個價格賣為止,如今別的事情不怕。就怕那些糧鋪使壞,用謠言煽動百姓,所以柳蓉才每日過來盯著。並且不斷的對這些百姓傳遞一些想法。

只要百姓的心情能夠穩定,那麼柳氏糧鋪的糧食肯定能撐上一個月。其它京城糧鋪見柳氏糧鋪撐上一個月,心底肯定會不安,會害怕又更多的存糧,擔心到時候他們的糧食都放壞了,柳氏糧鋪還能撐下去,就跟著降價。

如今是在打一場心理戰。

正當百姓聽著柳蓉說著糧食的事情,覺得柳蓉說的有理。浮躁的心漸漸平穩的時候,突然一群兵部官員到了柳氏糧鋪前。

冬兒不禁眉頭皺起,陳媽媽卻是先一步迎上前,不等陳媽媽說話。這些官員便已經開口說要找柳蓉。

陳媽媽和冬兒互看一眼,心底暗叫不好,這狀態,誰都能看出來,來者不善。想到柳蓉為了讓百姓不瘋搶糧食。一直說了一上午的話,這會才將將休息,這些人就來……

陳媽媽有心拖延,讓自家小姐休息一下,可那些兵部官員根本不給機會。直接就大聲開口說要買糧食,一說那就是幾百擔。

本來平靜下來的百姓,一時之間心中慌起來,若是真買了那麼多糧食,他們需要的糧食豈不是就不夠了。

一個個都忍不住對著賣糧的夥計加快要糧的速度。

柳蓉眉頭皺起,看著幾個官員的目光變得不善,她才將這些百姓的心安撫下去,這些官員不幫忙也就算了,竟然還敢搗亂,真是不將她這個御封的公主當公主埃

柳蓉想著,不等冬兒和陳媽媽繼續開口,已經走出金鳳酒樓:「幾位大人真是好心情,竟然有時間到這柳氏糧鋪來做客。」

那為首的兵部官員看到柳蓉,瞬間昂首挺胸,鼻子朝天:「蓉公主在這裡正好,我們府邸正好缺了不少糧食,想著要買糧食,蓉公主這裡的糧食不少,怎麼著,讓人給我們府上各送幾百擔吧。」

見這官員一下子將原本說的幾百擔一下子變成幾倍,百姓們更加慌了。

柳蓉再如何,後面也沒什麼背景,雖然封為公主了,可看這些官員的態度,恐怕皇上對小柳大夫不太好,要不然何至於如此。

這次肯定要將糧食給這幾位官員了,若是給了,說不定他們要的糧食都沒了,得趕緊買糧食。

一時之間,賣糧的地方百姓們的聲音更加大了。

柳蓉眼底一冷:「大人若是要買糧也可以,不過也要遵守這裡的規矩,冬兒,帶幾位大人去糧隊前排隊,一人半斗米,一切都按規矩來。」

柳蓉的話一出,百姓們瞬間嘩然,同時想到,小柳大夫這麼做肯定是為了他們,無論小柳大夫的身份如何變,依舊是一心想著他們的小柳大夫,瞬間百姓們心中各種感動。

只是感動的同時又擔心柳蓉,擔心柳蓉為了他們被這些官員欺負。

這些兵部官員聽到柳蓉的話,竟然如此不給他們面子,臉色瞬間氣的鐵青,氣到最後卻是笑了:「還從沒有人敢對我們這麼說過,你還是第一個。」

雖然柳蓉被封為公主,但是皇上對文定侯府的態度可是一直不太好,明顯是對柳蓉並不在意,只是給了個名頭而已。

而這個只有個公主名頭的柳蓉,竟如此大膽,在這麼多百姓面前,如此不給他們臉面。

聽到那官員說的話,柳蓉氣樂了:「大人還真不好意思,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話的,你也是第一個。」

「說起來,大人們貌似忘記了一件事情,我是公主,我是君,你們是臣子,你們見到本公主竟然不行禮,難道你們想謀反,所以不將皇室看在眼中?」柳蓉淡淡的開口,她從不尖銳,但是這前提是別人不惹她。

幾個官員面色一變,誰也沒想到柳蓉會在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要知道往日里,柳蓉可是從來不擺公主的身份,這也是他們更確信柳蓉不被重視的原因。

但是這個時候如果下跪,可就丟人丟大了。這就相當於找麻煩不成。反而被削了。

幾個官員一時之間遲疑在那裡,最後是那最先開口的官員,直接快步上前。那兇悍的模樣就如同要對柳蓉動手一般:「笑話,你算什麼皇室。你不過是皇上隨口封的公主而已,還真當自己是皇室,今日這糧食你不給也得給,給也得給。」

所有人看著雄壯的官員走向柳蓉,心都跟著一提,擔心對方對柳蓉動手,就是那些買糧食的隊伍。都不自覺的靠近柳蓉一些,這狀態,只要這官員動手,這些百姓恐怕就會上前。

董護衛也忍不住要上前。卻是被柳蓉攔住,柳蓉只是淡淡的看著這位兵部的官員:「你確定?」

被柳蓉這麼一看,說話的官員不禁緊張,卻還是開口:「自然確定。」

「好,很好。」柳蓉笑起:「你們既然是兵部的。敢如此對本公主出言不遜,自然應該讓管理兵部的兵部尚書,陳尚書來管叫你們。」

「來人,去尚書府,將這裡的情況對陳尚書說上一遍。請陳尚書過來評理。」

柳蓉的話一出,這幾位官員不禁笑出聲,陳尚書他們可是最了解,那是對柳蓉恨到咬牙切齒,這公主果然是腦子讓驢踢了,竟然不請其他幫手,反倒是請他們的上司,他們會找柳蓉麻煩,可就是因為他們的尚書看柳蓉不順眼。

他們到收拾。

這麼想著,幾個兵部大人的嘴角都勾起若有似乎的嘲弄。

柳蓉自然看在眼中,面上的笑容更加平淡。不僅如此,還讓冬兒吩咐人搬來椅子坐下,順便給她取些茶水,坐下喝茶。

只是話雖然這樣吩咐,卻只吩咐自己的,完全不管幾位官員,根本是故意讓他們站著。

幾個官員更加生氣,心中已經想好該怎麼對付柳蓉,只等著陳大人過來一起好好收拾這些人。

陳媽媽忍不住擔心,她雖然是個婦道人家,但是因為打理文定侯府的生意,自然也知道陳尚書和眼前這幾個官員關係好,只擔心自家小姐出事。

而買糧食的百姓此刻也被柳蓉這邊的是吸引住,畢竟這可是關係著柳氏糧鋪存糧的事情,也許關係著他們的未來,能不能有足夠的糧食。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十分重視這邊的狀況。

卻說兵部尚書陳尚書聽到下人說及幾個兵部官員到柳氏糧鋪鬧事情的事,臉色瞬間鐵青,當聽到下人說,柳蓉請他去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臉色更加難看。

有心不去參與這件事情,但是事情已經說到她這裡,根本不能不去,若是不去,到時候皇上追究起來,恐怕會更加麻煩。

這麼想著,陳尚書從心底不斷的詛咒柳蓉,即便如此,還是硬著頭皮跟著下人一起去柳氏糧鋪的地方。

正當幾個兵部官員等的不耐煩,想要對柳蓉動手的事情,陳尚書也終於到了金鳳酒樓外,當看到柳蓉老神在在的坐著,讓自己幾個部下站著,陳尚書臉色更加難看。

而陳尚書的幾個部下一看到陳尚書出現,面上就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看柳蓉也是嘲弄的目光,彷彿在嘲弄的說,陳尚書來了,你就等著被尚書收拾吧,即便你是被封的公主又如何,沒有實權的公主,不過是一個隨便的稱呼,他們想怎麼揉就怎麼揉。

這麼想著,看著陳尚書的目光更加期待。而百姓們自然也感覺到了這中間的微妙,看著柳蓉的目光不禁更加擔心。

陳媽媽甚至是不等董護衛上前,已經站在柳蓉跟前等著,那模樣就是要替柳蓉擋在前面的模樣。

陳尚書看著柳蓉臉色難看,心情卻是複雜的不行,想到皇上告訴他的,已經封了柳蓉內務府司庫職位的事情,心情不禁更加糟糕。

不要小看這個職位,內務府就代表著皇上的私庫,這個職位可是代表著柳蓉被皇上承認是皇上的人,他們這些當官的對柳蓉的態度就要完全換一個方向,要尊敬有加,免得柳蓉在皇上面前給他們上眼藥。

偏偏這件事情皇上要求隱瞞,所以他還不能和別人說。

心中想著,陳尚書快步走到柳蓉跟前。

幾位兵部官員看著陳尚書明顯加快的腳步。臉上的表情已經得意到極點,看著柳蓉的目光,明顯是等著柳蓉倒霉。

只是隨即幾個的眼神一凝。得意的笑容也凝固在臉上。

他們看到了什麼,他們的尚書大人竟然同柳蓉行禮。而不是找柳蓉麻煩,有的人甚至開始揉眼睛,覺得自己看到了幻覺,可揉完一切還是存在。

不僅如此,尚書大人還同柳蓉說話溫和至極,當柳蓉說及他們之前做的事情,竟然直接喝斥他們。不僅喝斥他們,還要求他們對柳蓉下跪認錯。

天,這是變天了嗎,還是陳大人被什麼東西附體了。不然怎麼會這樣。

一個個兵部官員想要對陳大人開口說什麼,陳尚書卻是完全不給幾個人說話的機會,直接叫他們立刻認錯,然後立刻離開這裡。

柳蓉卻是淡淡的看著陳尚書:「陳尚書真是寬容,這些官員連百姓都不體恤。還和百姓搶糧食,若真是這麼就算了,萬一以後有人有樣學樣,說是學的這些官員,您的屬下的。再叫皇上知道……」

柳蓉也不把話說完,說到這裡就斷了,卻是叫冬兒再去上茶,依舊沒有讓陳尚書坐下的意思,那模樣對陳尚書都如同對待下人。

所有人都覺得陳尚書要爆發,就是幾個被陳尚書喝斥的官員,這會也覺得陳尚書不會再忍,覺得剛才不過是給柳蓉面子,而這面子也是給皇上封的公主的這個稱號面子,不將過分的事情做在明面,打算以後再算賬。

可他們又失算了。

陳尚書聽了柳蓉的話后,沉默了一下子后,竟是開口:「蓉公主說的是,你們幾個,還不立刻回兵部,自領懲罰,每個人三十大板,竟然連體恤百姓這樣的事情都忘記了,難不成連頂戴花翎都不想要了。」

那一個個官員還想說話,陳尚書卻是直接發火:「還不去,是不是嫌棄懲罰太小了,還想翻倍。」

幾個官員聽到陳尚書說的話,這次卻是嚇到了,因為他們能感覺到陳尚書真的火了,可是這樣卻是叫這幾個官員心中憋屈,他們會找柳蓉麻煩,最本身的原因就是討好陳尚書,可陳尚書竟然如此對待他們……

幾個官員的臉色都微微變化,心底卻是對著陳尚書產生了離心。

如此一來再不說什麼,直接領罪,一群人轉身離開。可謂是雄糾糾氣昂昂的來,灰溜溜的走。

就是圍觀的百姓間情勢如此急轉直下,一個個也全是目瞪口呆。

卻說陳尚書看著自己的屬下的背影,心中別提多難受,多憋屈,偏偏難受憋屈還都不能說出來,說出真知如此做的原因,皇上說不定就會找他麻煩。

如此一想著,對柳蓉的恨意更多,畢竟是借著這個勁對付他,讓他受了嚴重內傷,卻又沒辦法說什麼,只能打斷牙齒往肚子里咽。

不得不說柳蓉厲害,這樣的事情不找別人處理,直接找陳尚書處理,如此不僅解決了,也讓一群人對柳蓉的能耐心中更加震驚,就是有那想要對著糧鋪下手的,這會見陳尚書的人被殺雞儆猴,也不管隨便動手。

最重對柳蓉都顧忌,連自己的人都迫不得已親自收拾了,一個個也就偃旗息鼓不敢動手了。

只是陳尚書經歷了這件事情也完蛋了,以前跟著他的人,最後不是跟著別人了,就是和他作對。這也造成陳尚書最後在朝廷中蹦躂不久,就被對手給收拾了。

當然,這都是后話,當最後大家知道陳尚書是因為陷害過柳蓉,才會這麼倒霉,一個個都被柳蓉的手段震懾了,可是再沒有人敢隨便對柳蓉動手了。

卻說後來永城郡主知道這件事情,對柳蓉那是各種佩服,只拉著柳蓉,要柳蓉教她怎麼才能做到這樣收拾這些看不順眼的人。

不過這明面的危險雖然過去了,但是這抑制糧食的事情畢竟是影響了很多人的利益,所以整體風波還沒過去,只是大家都選擇不去明面對付柳蓉,換成另一個方式,組成了同盟,一齊抵制柳蓉。

這會正聚集在一間屋子中商量著如何對付柳氏糧鋪。

ps:

六千字的大章,求誇獎。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