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一十一章:糧食漲價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我們趕緊出去走走吧,我都快悶壞了。」永城郡主對著柳蓉快速說道。 柳蓉放下手中的毛筆,避免被永城郡主拽的將畫好的圖案毀了,才抬頭看向永城郡主:「你確定要出去走走?我可是聽丫鬟說了,府邸里地勢高還...

又過了兩天,雨才停。

雖然雨一直不大,但是奈何連續下了五六天,整個京城都水漫金山了。好在京城屬於平原,沒有什麼地勢特別高的河流,所以整體還好,只要等著水慢慢的流入地下水道也就好了。

說到大夏有下水道這樣的事情,還讓柳蓉好是驚奇了一番,她可是一直以為古代是沒有下水道這種東西的,在大夏發現有的時候,還狠狠的驚訝了一陣,若不是如今水淹京城,沒辦法仔細去看看,柳蓉這會恐怕已經去仔細研究研究了。

就這事情還被董護衛和永城郡主好是笑了一陣,要知道想要找個恥笑柳蓉的機會可是很難的。

旁的時候,別說找柳蓉不知道的東西了,她們不知道的東西,到柳蓉手裡都是一下子就迎刃而解,就這樣,將董護衛和永城郡主的神經弄的大了,只覺得柳蓉有不會不懂那才是不正常的。

雨一停,永城郡主就在府里呆不住了,帶著丫鬟就衝到柳蓉的書房,也不管柳蓉還在給八哥畫漫畫,拖著柳蓉就向外走。

「難得雨停了,趁著天氣因為雨水還沒熱起來,我們趕緊出去走走吧,我都快悶壞了。」永城郡主對著柳蓉快速說道。

柳蓉放下手中的毛筆,避免被永城郡主拽的將畫好的圖案毀了,才抬頭看向永城郡主:「你確定要出去走走?我可是聽丫鬟說了,府邸里地勢高還好,外面地勢低,整個京城的道路上,可都是水過膝蓋。」

「當然,水過膝蓋才好,平日都沒機會去郊外的小池邊上玩玩。如今水過膝蓋,豈不是一出門就能玩水。」永城郡主說著微微一頓:「再說你這一整天,除了聽陳媽媽彙報買糧食買葯的狀況。就是聽你那兩個笨笨徒弟過來說西醫院的事情,要不然就這麼一直呆著給八哥畫些亂七八糟的圖。得多累呀,還是和我一起出去散散心的好。」

永城郡主說著滿臉得意,覺得自己說的話在理的不行,只等著柳蓉被自己說服,跟著自己出去走走,省的在屋子裡悶壞。

柳蓉不禁搖頭:「你啊,再過一天出門有那麼難么?這多下了這麼多天的雨了。雨水如今堆積到膝蓋這麼高,想來肯定淹死了不少低矮的小動物,說不定屍體就在水裡。」

「屍體在水裡久了,沒人處理。就會產生一些讓人生病的細菌,你這會出去,到時候感染了水裡的細菌,得了什麼不好治療的病症,有你哭的。」

柳蓉的話。直接將永城郡主嚇的臉都有點白,忍不住對著柳蓉確認:「真有這麼可怕嗎?」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柳蓉說著,將晾的差不多的圖畫拿起遞給冬兒,讓冬兒放到一旁已經摞了一小摞畫紙的地方,才抬頭重新看向永城郡主:「這樣你還想出去?」

永城郡主趕忙搖頭。頭搖得像撥浪鼓:「我可不想讓自己難受。」

「不過府上每日這麼來回出去辦事的人那麼多,萬一他們感染了病症怎麼辦?」永城郡主看著來回忙碌整理著自己的書桌的柳蓉認真的問道。

「其實也簡單,只要預防做的好,應該不會有問題。」柳蓉說著將如何仔細預防感染詳細的說了一遍:「那些衣服也要用沸水煮一下,這樣才會好一些。」

柳蓉說道這裡忍不住微微嘆氣:「要是有人將水裡小動物的屍體處理了就好了。這樣也能少一些可能導致讓人感染生病的病菌。」

永城郡主聽到柳蓉說的話,忍不住心中微微一動。

柳蓉卻是沒注意永城郡主的變化,想著萬一許多人得了夏日的傳染病,還需要藥物治療,也不知道陳媽媽收藥材收的怎麼樣,便吩咐冬兒去將陳媽媽叫來詢問一下情況。

永城郡主見柳蓉吩咐冬兒叫陳媽媽來,也趕忙跟著吩咐自己的貼身丫鬟將柳蓉之前說的處理防紡辦法傳下去,讓府邸里的人仔細注意。

不多久,冬兒便將忙碌的陳媽媽叫了來,陳媽媽卻是滿面紅光,看著柳蓉就是滿臉的興奮,不等到柳蓉跟前,就忍不住已經開口了:「小姐,您真是神了,那些糧食的價格真的都漲了,只一天工夫,就漲了一半的價格,您一定是預料到價格會漲,我們可以靠著這些糧食賺一筆,才讓老奴收的這麼多糧食吧?」

想到從那些兵部的人收到這麼多糧食,如今讓整個文定侯府空出來的房間,都堆滿糧食還不夠,只能堆積到蓉府。陳媽媽就更興奮,這是能賺多少銀子:「小姐,我們要不要也漲一下價格,然後賣掉。」

「若是跟著賣掉,我們不僅將之前投入的銀子都賺回來,還能多拿回一倍呢。」陳媽媽只要想到能賺那麼多銀子,就忍不住興奮的不行,她可是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有一種瞬間將所有銀子都翻一翻的感覺。

這世上,恐怕也只有像她這樣跟著小姐,才能體會如此大的成就感吧,特別是從兵部那些人家收到的糧食,這才收到兩天,糧食便這麼漲價了,這裡面的銀子,真真就如同偷來的一般。

說到這裡,陳媽媽又忍不住想到兵部那幾個家族的事情:「說起來,還要給小姐說件有趣的事情呢,之前兵部那幾個府邸不是賣給我們很多糧食嗎,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竟是將家裡用的糧食都賣給了我們,這會卻是在京城一些糧食鋪上花賣給我們兩倍的價格買糧食呢。」

永城郡主一聽到陳媽媽的話,就忍不住笑翻了,不同於陳媽媽,永城郡主可是知道兵部那些人會這麼做的原因。

想到這些人想陷害他們,結果陷害沒成,反倒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這會竟是要靠著買翻倍的價格的糧食度日,永城郡主便覺得心情愉快無比,之前因為不能出門,產生的一絲絲憋悶瞬間消失無蹤。

陳媽媽見永城郡主開心的笑,以為是因為糧食的價格翻倍,忍不住跟著笑眯眼睛:「現在,就只等著小姐一聲令下,直接將這些糧食翻倍賣了呢。」

「小姐,我們要不要賣糧食?」陳媽媽說話間眼巴巴的看著柳蓉,只等著柳蓉下命令。

柳蓉笑起:「嗯,既然那些糧商開始漲價了,我們自然也開始賣糧食。」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便對著陳媽媽再次吩咐道:「從現在起,你去金鳳酒樓附近租幾個店鋪,開始按照原來我們買進糧食的價格賣糧食。」

陳媽媽隨著柳蓉答應賣糧食這件事時,嘴角彎起,只是還沒彎夠,便因為柳蓉的後半句話,直接凝固了。

張嘴趕忙要說話,卻是被柳蓉打斷:「除此之外,你再去找一些打聽消息厲害,傳播謠言也厲害的人,讓她們將我們這邊賣糧食還以原來的價格這件事情,傳出去,讓整個京城的百姓都知道。」

陳媽媽聽到柳蓉後面的話,臉瞬間就垮下來了:「小姐,若是這麼做,我們豈不是一點都賺不到?」

「好歹漲一點價,可以比那些糧鋪便宜,但是好歹漲了一點埃」陳媽媽說到最後,都忍不住眼巴巴的望著柳蓉,就希望柳蓉能漲點價格,賺上一點糧食。

若不然這麼忙碌許久,豈不是就全白忙了?

柳蓉搖頭:「不漲價,就按照原價來做。」

「小姐1陳媽媽還想開口。

「不用說了,這些糧食這麼收進來,本來就是為了平衡糧價的。」柳蓉不容質疑的說道。

陳媽媽的心情瞬間低落無比,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家小姐明明可以賺那麼多銀子,為什麼偏偏不要賺,這若是翻倍賣出去,可是少說能賺幾十萬兩銀子,說不定更多。

柳蓉見陳媽媽還沒有走,那模樣還有想要勸說的意思,不禁耐下性子:「如今水災嚴重,稻田損壞,百姓明年說不定都吃不上飯,我們再這麼漲價,豈不是讓他們更活不下去?」

「所以我們現在要按照原來的價格繼續賣米,想來那些糧鋪見這樣的情況,價格說不定就不會往上漲,說不定還能跌下來,和我們一樣。那樣,百姓就輕鬆多了。」

陳媽媽聽到柳蓉的話,不禁一呆,她想過許多不漲價的原因,甚至想到她家小姐這樣做是為了吸引更多客源,將糧鋪做大,做有名糧鋪,卻獨獨沒想到自家小姐真正的想法。

但是這一呆之後,湧進心中的便是滿滿的感動,只覺得那一瞬間,心被填寫滿了。

也就這瞬間,陳媽媽看著柳蓉更加仔細,這,就是她們家小姐。

陳媽媽對著柳蓉重重的點頭:「小姐放心,老奴定將這件事情辦的妥妥噹噹。」

陳媽媽說著,再不用柳蓉多說,便轉身向外走,這些東西明明都是她家小姐的,她家小姐明明可以因為這些得到更多的東西,可為了京城的百姓,她家小姐卻全都放棄了。

小姐能做到這些,她作為文定侯府的掌事媽媽,為什麼就不能做得更多,更好!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