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零八章:被封糧官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本以為柳蓉是為了讓自己不被人注意,好保護自己,才不接受這個官職,畢竟之前柳蓉出現過幾次危險,皇上也是知道一些的,卻怎麼也沒想到柳蓉拒絕官職的原因就是為了百姓少受一些災難,晚受一些災難。 即便...

柳蓉目瞪口呆,怎麼也沒想到皇上竟然會突然給她封個官,這要封也應該封永城郡主才對,她們來的的時候說的不是永城郡主這邊要囤積糧食嗎?

永城郡主聽到皇上要封留一個掌管糧食的官職,便興奮的不得了。

當醫官這不算什麼,可這管糧食的官職可就不一樣了,這可是真正和朝廷正事有關的官職,這也許就是未來女子也能位列朝堂的開始。

永城郡主一想到這裡,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要燃燒起來了,這可是具有跨時代意義的事情,要知道幾百上千年來,可是沒有任何女子能打破的壁壘。

就在永城郡主興奮的不行的時候,柳蓉卻是開口拒絕皇上封的官職:「微臣感謝皇上厚愛,只是微臣是一個女子,做一下醫官還好說,這糧官卻是不適合……」

「合適合適,哪裡不合適了,誰說女子就不能入朝了,柳蓉你當這糧官最合適不過。」永城郡主趕忙打斷柳蓉的話,不等柳蓉開口,便對著皇上替柳蓉謝主隆恩。那模樣,簡直是擔心皇上後悔。

柳蓉看著永城郡主滿臉無奈:「這官職我真的不能要,也不能當。」

見柳蓉依舊堅持要推辭掉這管糧食的官職,永城郡主終於怒了,也不管如今是當著皇上的面,看著柳蓉就大聲開口:「為什麼不能當,為什麼不能要,你知道你如果入朝堂這代表著什麼嗎?」

「這代表著女子可以登堂入室,這代表著,代表著女子再和以前不一樣,一樣能擔當男子擔當的事情,也許有一日,甚至可以和男子平起平坐,完全公平。而不是只能守著宅門後院。」

「那時候也許女子拋頭露面就不會再有人背後說什麼,女子也能經商從政,女子也能站在那最耀眼的位置讓人仰望。」永城郡主喘著氣。她並不擅長言語,但是她的心口滿滿的全是激蕩。也全是對柳蓉的氣憤。

要知道這對別的,對外界嚮往,不想只站在男人背後的女子來說,是多大的機會,而這個機會也許不僅僅只是柳蓉的,只要柳蓉接受了,這也許就是千萬女子的。可這樣的機會,這樣的機會柳蓉竟是拒絕了。

以永城郡主和柳蓉的關係,可以說,柳蓉是永城郡主的信仰都不為重。所以面對柳蓉,永城郡主從來都是言聽計從,從來不曾這般氣憤過,也從來不曾這般開口過。

柳蓉嘆氣,但目光依舊堅定:「這官職我還是不能要。不能當。」

永城郡主就彷彿看到什麼破碎掉一般,走離柳蓉:「我一直以為,你是這個世間女子的啟明星,只要看著你去發光發彩,整個世界的女子都會跟著慢慢改變。而且你也帶著閨中的女子一步一步的走出閨房,看到不一樣的,精彩的世界,可今天1

永城郡主深吸一口氣:「我才發現自己是錯的,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拒絕這官職,但是你明知道這個官職將來可能帶來的可能,你卻為了自己的想法,拒絕,放棄閨閣女子以後走出去,踏出去的最大的希望1

「你不是我認識的柳蓉,也不是我崇仰的柳蓉。或者你根本就不是我想的柳蓉,根本就是個自私鬼1永城郡主說著甩袖而去,卻是連自己如今是在御書房,應該和皇上行禮后再離開都忘記了,直接餓衝出御書房。

只是柳蓉不知道的是,永城郡主雖然衝出去了,但是到底沒有走遠,而是對著外面守著的李公公使了個懇求的眼色,呆在御書房外,注意御書房內的動靜。

她會這般對柳蓉說話,除了真的氣柳蓉氣的不行外,也是希望這樣抽醒柳蓉,希望柳蓉能接下這個官職,讓以後大夏的女子,都看到一個希望,一個走向不一樣的道路的可能。

卻說柳蓉卻不知道永城郡主的想法,看著永城郡主氣憤跑開,嘴巴張了張想叫住永城郡主卻是沒能開口。只是沉默著站著。

皇上顯然也沒想道永城郡主竟然會有這樣的反應,想到之前永城郡主說的話,也是第一次認識自己的這位侄女,竟是有這麼多想法的女子。

待得永城郡主的身影消失,皇上才看向柳蓉。

不說其他,單單這麼一個官職,一個女子能得到這樣的官職,照理來說應該欣喜無比才是,畢竟這是從另外一面被認同,就是皇上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被拒絕,第一次,皇上對柳蓉除了深深的忌憚外,升起了一股子好奇心,好奇柳蓉為什麼拒絕這樣的官職,也好奇柳蓉除了聰慧無比,能影響整個大環境,是個人才以外,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要知道他當初封柳蓉為御醫的時候,柳蓉雖然面上勉強,但是還是很快就應了,可這次竟是直接拒絕了,就連永城郡主這麼說話,柳蓉都還是拒絕。

永城郡主和柳蓉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究竟是什麼事情讓柳蓉這麼堅持,還這麼堅定的拒絕……

終於,皇上看著柳蓉開口:「告訴朕,為什麼要拒絕封職?」

柳蓉不禁苦笑:「皇上,若是要囤積糧食,幫助百姓,如今開始囤積糧食,自然是動作越快越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若是微臣成了朝廷的管糧官,一個女子突然被封為糧官,然後立刻去囤積糧食,皇上覺得大家會怎麼想呢?」

「大家都會去揣摩朝廷為什麼突然收糧食,世上不乏聰明人,一旦讓他們注意到,肯定能猜測出最原本的原因,到時候大家說不定都會因為這中間的暴利不出賣糧食,那樣百姓的日子就更難過了。」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深吸一口氣,才看著皇上再次開口:「即便那些聰明人叫人蒙蔽了眼睛。朝廷光明正大的收糧食,自然而然的就會讓正常出售給百姓的糧食減少。如此一來,囤積糧食反倒是就沒意義了。而囤積糧食也相當於與民相爭,會讓糧食的價格先一步漲起來,如此還談什麼幫助百姓,我們反倒是先那些黑心商人一步,幫著他們將價格提高,讓百姓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而且這本應該是百姓和黑心糧商的矛盾,對黑心糧商的仇恨,說不定都會因此轉嫁道朝廷身上,到時候對朝廷也會十分不好。」

「所以,這官微臣不能當,也不能接。」

柳蓉說著對著皇上跪下:「不管如何,即便是抗旨,微臣也絕不接這件事情,還請皇上降罪,只是不管如何,還請皇上允許文定侯府和果親王府開始囤積糧食,若是皇上覺得有問題,皇上可以派信得過的人來盯著,仔細查探我們囤積糧食究竟所謂何用1柳蓉看著皇帝說的斬釘截鐵。

卻說皇帝聽了柳蓉的話后,面上是面無表情,心中卻是波濤洶湧。

本以為柳蓉是為了讓自己不被人注意,好保護自己,才不接受這個官職,畢竟之前柳蓉出現過幾次危險,皇上也是知道一些的,卻怎麼也沒想到柳蓉拒絕官職的原因就是為了百姓少受一些災難,晚受一些災難。

即便皇上見慣了形形色色的人,柳蓉還是他一直忌諱無比的人,這一刻,他也忍不住為柳蓉動容。

這樣的女子,恐怕這個世間都再找不出第二個。

皇上忍不住有些後悔,或許,他當初一直阻止太子和柳蓉,真的做錯了,這樣的心性,根本不會對權利有太大的想法,這樣的女子若是跟在太子身邊,以後太子登基了,絕對會做的比他要好。

是他,將這個機會硬生生的弄沒了。

皇上忍不住懊惱,他有多久不曾懊惱了,自從當上皇上后,這還是他第一次懊惱,也是第一次懊悔,他這是讓他兒子錯過了世上最好的女子。

而御書房外,永城郡主不用靠的很近,也能聽到柳蓉說的話,當聽到柳蓉說到最後一句,不管如何,都請皇上准許她們囤積糧食的時候,永城郡主只覺得自己的心中似乎有什麼噴涌而出。

這感覺就彷彿整個身體的血液都被點燃。

永城郡主懊惱、懊悔,她竟然懷疑柳蓉了,她怎麼可以懷疑柳蓉,柳蓉這樣的女子,本就是這世間最不一般的女子,誰都可以懷疑,這樣的女子,絕對不應該被懷疑。

永城郡主有心沖回御書房,向柳蓉狠狠的道歉,卻又害怕柳蓉不原諒自己,畢竟她是柳蓉最好的朋友,兒就是他,竟然懷疑了自己最親的朋友,這是多麼不可原諒的事情。

就在永城郡主懊惱不已的時候,御書房中,皇上也再一次對著柳蓉開口:「若只是這個理由,就讓你拒絕朕,那朕不滿意1

永城郡主心中一緊,不禁替柳蓉擔心,但是下一刻,永城郡主卻是直接再次目瞪口呆,因為她怎麼也沒想到,皇上竟然會說這樣的話。

「所以,你必須當這個糧官,否則,朕就不許文定侯府和果親王府囤積糧食,當然,封你糧官這件事情,可以暫時不對外宣布,除了朕,不叫任何人知道1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