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零七章:說服皇上(2)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待對他們來說也是有消耗的,畢竟一直不賣東西,人員消耗,平時家族運轉都需要銀子,相信這樣的等待並不會太長久,只要我們能堅持個半個月一個月,這些人肯定耗不起,那最終的結果也是不得不和我們一樣將價格降下來。...

皇上眼睛一亮,看向柳蓉,等著柳蓉繼續。

柳蓉說完才意識到自己開口參與說這件事情了,不過既然已經開口,她也不再躲在後面,雖然給永城郡主講解了許多,但是到的說的時候,不是自己完全理解的東西,總是會缺一些順暢。

這也是柳蓉一著急,忍不住擦嘴的原因。

柳蓉深吸一口氣,不管皇上眼底的亮光,顧自對著皇上繼續開口:「如今水災剛起,除非是嗅覺特別靈敏的商人才會意識到糧食的重要性,以及接下來百姓會缺少糧食,京城會缺少糧食,糧食價格會越來越高,能幫他們掙更多銀子的狀況。」

「如果我們搶在糧商反應過來之前,也就是現在將糧食買進來,亦或者是從各個府上的莊園收來糧食,囤積足夠的糧食,待得糧商反應過來,開始漲糧價的時候,我們再以正常價格出售,就能起到一定的抑制糧商漲價的作用,到時候也能幫到百姓。」

柳蓉看著皇上說著微微一頓,才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這也是蓉公主想要在現在買糧食,囤積糧食的原因。」

皇上沉吟,顯然在考慮柳蓉說的事情的可行性。

一旁的永城郡主見柳蓉主動接繼續說,偷偷輸出一口氣,剛才皇上如果再問她問下去,她絕對回答不上來,說不定就要暴露囤積糧食的事情是柳蓉提出的。

這樣可就有負柳蓉的託付了。

說起來,柳蓉能接過話,真是太好了。

要她說。柳蓉就應該自己直接說這件事情,只看現在簡簡單單的將買糧的辦法說出來,又平實又恰到好處,就讓人忍不住讚歎。哪裡像她說的凌亂無比,連說服人都顯得差強人意。

永城郡主一旁看著柳蓉,只覺得越看柳蓉,柳蓉就越厲害。這樣的口才和能力,只是當一個大夫真真可惜了。不說當個商人,若是當個專門和外邦談判的,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

柳蓉不知道永城郡主又開始各種胡思亂想,這會只是安靜的站在一旁等待皇上出結果,這個方法其實有一些漏洞,不過她早就想好了,待得真正實行的時候。只要訂一些比較細的規則,就可以抑制可能出現的問題。

皇上是聰明人,但到底不是在商場打滾過的人,所以柳蓉說著這些,想到可以暫時穩定住百姓,便有些心動了。

即便如此,皇上還是看著柳蓉再次開口:「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答應你們。只是這樣抑制糧價,若是其它糧商耍些小手段……」

柳蓉自信的笑起:「皇上放心,這些糧商能使用的手段無非只有兩個,一個是派人收進我們的糧食,二是聯合起來不降價,抵抗我們這邊,等我們這邊將糧食全賣光了,然後再出手。」

「這些事情都容易處理,只要到時候定下一個人一天買糧不得超過多少,給的定額只定在幾口之家一天的口糧。然後仔細嚴查。相信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畢竟這麼細化下來的話,那些糧商要買她這邊的糧食,就必定要付出無數人力物力,這對於他們來說卻是不值得。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向皇上:「當然,若是皇上願意直接支持,到時候定個暫時性的緊急律法,比如說。若是誰敢重複來買,一經查實,則視為囤積糧食,目的造反。牽連九族,相信定下這樣的規矩的話,給糧商八個膽子,他們肯定也不敢做。」

「如此糧商不敢有異動。就只能選擇第二個消耗的方式,等待我們手中的糧食賣光。再哄抬物價。」

「這種等待對他們來說也是有消耗的,畢竟一直不賣東西,人員消耗,平時家族運轉都需要銀子,相信這樣的等待並不會太長久,只要我們能堅持個半個月一個月,這些人肯定耗不起,那最終的結果也是不得不和我們一樣將價格降下來。」

柳蓉看著皇上一點點的說道。

事實上,如果皇帝真的願意參與這件事情的話,她還有更好的辦法處理這件事情,只是她現在也不願意說心中想的那些辦法,因為那些辦法相對來說狠了一些,還會傷到人命,她不太喜歡這樣的辦法。

當然,如果這些糧商到時候冥頑不靈,她也是不介意選擇第二種方法對付這些賺黑心銀子的糧商,所有一切都看那些糧商的選擇。

皇上見柳蓉說的如此規整,整體辦法也明顯可行,就忍不住更心動了。

要知道,狀況若真如同柳蓉說的,能夠做到這種程度,至少能緩解大夏如今的狀況,這樣的事情他自然是支持的,只是,只是大夏國庫空虛,恐怕拿不出這筆銀子。

想到這一點,皇上眉頭忍不住深深皺起,好一會才看著柳蓉開口:「若是要做到你之前說的那些,需要多少銀子才能做到。」

「要知道如今國庫並不富裕。」

說不富裕那都是恭維如今的國庫了,由於往年救災,邊疆軍備,以及許多州平困和朝廷求的銀子,已經讓國庫很是緊張,這會抽出一小部分銀子都困難,更何況是抽出銀子做柳蓉的說的這件事情,皇上思來想去,若真的做的話,也只能從他的私庫里出一些銀子了。

聽到皇上松嘴,柳蓉和永城郡主都忍不住面上一喜,永城郡主更是看了一眼柳蓉,詢問柳蓉接下來的關於銀子她們出的事情,是不是現在就直接告訴皇上。

柳蓉卻是沒立刻回應永城郡主。

她在猶豫要不要讓永成郡主開口,直接說銀子她們願意拿的這件事情。

因為這麼直接說銀子她們處,對她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先不說其它,只單單說她們能拿出來的銀子,恐怕就會讓皇上的自尊心不舒服。

再就是一件事情,即便是明明是對別人有好處,你求著做,和人家求著你做,那是完全不一樣的。

只是一味好心想要幫別人,還把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讓對方完全知道他們的底線,即便是好心,對方也會認為你另有圖謀。

若是擺下充要條件,讓對方自己選擇走上她們給選好的路,那麼對方會覺得路是自己選的,因為是自己選擇,也就會有一些嚮往,甚至因為一些條件不足,還會覺得自己求。

一旦是這樣的情況,皇上對於這樣事情的態度就會天差地別。

如今,她們就是在這樣的選擇的交叉路口上。

是選擇直接告訴皇上她們存好了資金,要做這些事情幫助百姓,還是靠皇上自己發掘。

永城郡主不知道這些,若是她對著永城郡主點頭,永城郡主肯定會直接說出一切。這就相當於是她們做的選擇。

所以,不能由永城郡主直接告訴皇上這件事情。

最終柳蓉一咬牙,之前自己都已經插嘴了,自己又何必還在意最後一點情況,扭扭捏捏,不去完成,回來弄不好還落下什麼不好的東西,讓囤積糧食的事情出現不好的狀況。

如此一想,柳蓉抬頭看向皇上:「皇上,如今國庫還能拿出多少銀子呢?」

皇上想了想自己的私庫的狀況,之後才給柳蓉說具體的銀兩,即便如此,柳蓉聽到皇上的銀子還是有點目瞪口呆,別說不如柳蓉和永城郡主投入的銀子,就是單單柳蓉一個人準備拿出來的銀子竟然都是不如。

即便如此,柳蓉也應下了這筆銀子,還稍稍的求了一下,希望皇上多派人手,直到皇上都應下來,柳蓉才再次看著皇上開口:「皇上,事實上,永城郡主和您提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們都已經商量好了,皇上您若是同意這件事情,除了國庫給我們用來囤積糧食的銀子外,我們願意自己出上一部分,幫助百姓。」

皇上不禁大喜,直誇了柳蓉和永城郡主心百姓,直接開口賞賜。

只是柳蓉和永城郡主的地位也高,如今實在是沒什麼可獎賞的了,最終就是給柳蓉和永城郡主賞了一些皇上自己親自寫的東西。

相對永城郡主的不滿意,柳蓉卻是很開心的,至少這些東西傳下去后,說不定過個幾百年,就變成為比較值銀子東西,還能給子孫後代些依靠。

待得皇上賞賜完東西,正在興頭上,柳蓉才看著皇上再次開口:「不過皇上,到時候糧商開始漲價的時候,我們可否以朝廷的名義賣糧食,當那些糧商一起抵制不降價的時候,賣上一段日子糧食,萬一我們的糧食不夠了,到時候可否借用朝廷的名義散播一些謠言,比如朝廷開了糧庫放賣糧食……」

柳蓉說到這裡,皇上的眼睛已經亮起來,只從這字裡行間,就能看出其中的度,可以說,柳蓉這些想法,分明已經想好這次和糧食有關的糧戰該如何完整的打下去。

皇上自然不會拒絕柳蓉這麼做,說起來,這還是皇上第一次親眼看到柳蓉散發光芒的時候,即便是皇上,看著柳蓉這般侃侃而談,也忍不住感嘆,還好這樣的人才,是在大夏,如今也幫著朝廷。

如此想著,皇上心中卻是升起一個主意,竟是直接封了柳蓉一個專門負責給朝廷賣糧的官職,直接讓柳蓉負責這件事情。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