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零六章:說服皇上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嚴重到這個地步了嗎?」 「可不是,皇上都兩天沒合眼了。」李公公說著不禁嘆氣:「這老天爺怎麼就這麼狠心,總也不讓大夏安生。皇上如此勤政,就為了這幾年的災害,身體都大不如前了。」 「想...

永城郡主眼睛一亮:「什麼辦法?」

「就像你府上防禦瘟疫一樣,將受災地區那些死去的百姓的屍體在短時間內處理掉,然後受災百姓都吩咐下去,仔細注意衛生。」

「若是一旦發現有病例,立刻隔離,避免身體健康的百姓被感染。」柳蓉說話間,又說了許多消毒會需要的東西,如果更好的保護自己,不受感染。

當然,這些大多數都是現代人的基本常識,永城郡主卻是聽得仔細,聽的認真,聽到最後更是逼著董護衛去找來筆墨紙硯,將柳蓉說的一切都記錄下來。

而柳蓉不知道的是,她今日口述的未來預防瘟疫的辦法,以及用石灰以及醋消毒的辦法,對後來大夏發生大規模災難,進行預防瘟疫,治療瘟疫起了巨大的作用。

可以說,就是這個下午,這樣一個記錄,救下未來無數人。

柳蓉說完如何預防和如何隔離病人,處理病人後,便拽著永城郡主入宮。

買糧食的事情可是件大事,不知道朝廷禁止這件事情也就罷了,知道了就更要仔細了,必須快些處理掉這件事情,若不然被有心人注意到,說不定會給文定侯府帶來天大的災難。

如今柳蓉有母親和弟弟,所以絕不許有任何意外的可能,將文定侯府帶入不好的方向。

所以,一切危險都要杜絕。

永城郡主記完瘟疫病人的處理辦法,又忍不住想問柳蓉有沒有辦法治療瘟疫那些病症,不過到底是沒能問出來。

畢竟今天的時間不多了。再不去皇宮,恐怕就要明日再說這件事情了,而晚一天,說不定糧食就漲價了,萬一糧食漲價了,買的糧食少了,那便可能是未來少幫一個百姓。

永城郡主是個明事理的人,自然也分的清輕重緩急。便想著下次再問這個事情,趕忙跟著柳蓉入宮拜見皇上。

當然,這一路上又變成柳蓉給永成郡主惡補商業知識的時候。

會惡補商業知識,自然是因為買糧食,囤積糧食的事情,這是在解釋做這些事情的理由。

只有將這些東西同永成郡主說清楚了,到時候永城郡主才有辦法到皇上面前說服。若不然,柳蓉恐怕就要去找陳媽媽將這件事情暫停。

不多時,柳蓉和永城郡主便到了皇宮,柳蓉找了個熟識的公公詢問了一下皇上的情況,知道皇上在御書房,便領著永城郡主快速到御書房前。

到得御書房前卻是被李公公攔住,問了情況才知道。卻原來皇上如今也愁著江南大雨,京城也大雨的情況。

據說如今樞密院的人都在裡面,這會正集中在一起,為水災想救治的辦法,據說如今整個江南地勢低的位置,都已經成水城,必須搖著船才能來回通過。

永城郡主聽到這些東西面色有些難看:「李公公,如今江南水災已經嚴重到這個地步了嗎?」

「可不是,皇上都兩天沒合眼了。」李公公說著不禁嘆氣:「這老天爺怎麼就這麼狠心,總也不讓大夏安生。皇上如此勤政,就為了這幾年的災害,身體都大不如前了。」

「想來會好的,李公公也不要這麼擔心。」柳蓉對著李公公安慰道。

李公公嘆氣:「也只能這麼想了。」

正說著,屋裡傳來宣見柳蓉和永城郡主的聲音,柳蓉對著李公公點了點頭,便快速帶著永城郡主進入御書房。

一進御書房,這才發現御書房這會還在那裡討論水患的事情。

「你們一個個就知道祈求上蒼不下雨。除了祈求上蒼不下雨外,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一個個真就是酒囊飯桶,朕養你們有什麼用,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國,朕要你們什麼用,還不給朕滾出去。」皇上一陣咆哮,那些大臣們就如同得了大赦一般,趕忙連滾帶爬的走了出去。

皇上看著一個個人離開御書房后,才手撐著桌子拄著自己的額頭,微微的揉著自己的額頭,那模樣顯然很是疲憊。

柳蓉和永城郡主互看一眼,都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站立在一旁,等著皇上緩過勁來。

若不仔細看皇上還好,若是仔細看,這兩年功夫,皇上真的老了許多,再沒有初登寶座的意氣風發,如今兩頰的髮髻已經出現了白邊,將整個人顯得更加蒼老。

就是比之雨水來臨前,皇上的神態都大大不如了。

這樣的狀態若是一直持續下去,對身體可是大大的不利,想了想,柳蓉終於開口:「皇上,即便國事再繁忙,還是要注意休息的。」

「身體才是最要緊的,沒了身體,國家大事再怎麼想處理,也就處理不了了。」

皇上終於抬眼看向柳蓉,就在柳蓉以為皇上會為此不高興,卻沒想到,皇上難得的對著她們露出帶著疲憊的表情:「朕還能如何休息?」

「江南如今被水淹著,不知死了多少百姓,朕讓這些官員想處理水患的辦法,可這一個個竟是手足無措,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好。逼得急了,就來一句江南離京城過遠,遠水救不了近火。」

「但也要是遠水才好,朝廷連當遠水的辦法都沒想到,竟然只會這麼一句話。」皇上說著微微一頓,深吸一口氣,才看向柳蓉和永城郡主:「你們這會找朕所為何事?」

終於聽到皇上詢問這個問題,柳蓉不禁輸出一口氣,若是皇上再拿那些事情和她說的話,她還真的不知道該這麼反應好了,說不定會忍不住將現代的一些抗險救災的辦法說上一說。

但是她實在不想參合這些事情,參合了這些事情就是無窮的麻煩,更何況,皇上這般對她說這些事情,說不定就是想引著她參合這些事情,她可不想折騰進去。

一旦親自參與了這些事情,就再也脫不了身,只能沖在前面,還不知道皇上會怎麼對她呢。

不過待得時候,倒是可以仔細想想,然後以永城郡主的想法告訴皇上。

倒不是她想幫皇上,她只是想幫那些可憐的受災百姓。

她是大夫,自然是看過無數災難,也在無數災情中搶救過病人,不說其它的,就說5.12四川大地震,她也是親眼看過那可怕的場景,看到過那些可憐的孩子的,也因為這樣,更不忍心不幫助那些百姓。

或者該說,更不能容忍自己在這件事情上袖手旁觀,不過這件事情,都回來再說。

柳蓉看向永城郡主,永城郡主不禁撇撇嘴,就喜歡讓她當傳聲筒:「皇上,靜兒想要求皇上一件事情,還請皇上准許。」

皇上挑眉,顯然沒想到柳蓉和永城郡主這會過來竟是來求他是的,不過他還是對著永城郡主開口:「說說,究竟是什麼事情?」

永城郡主看了一眼柳蓉,見柳蓉依舊堅定想法,才對著皇上開口:「我們想要用手上的銀子,現在就囤積一些糧食,為將來救災民做準備。」

皇上挑眉,顯然沒想到永城郡主會說這樣的話,但是囤積糧食這件事情可大可小,若是開了這個口子,恐怕對皇族並不是一件好事。

見皇上沒有回應,永城郡主不禁又看了一眼柳蓉,深吸一口氣,才將柳蓉之前同她說的話,對著皇上重複:「皇上,靜兒會想要現在囤積糧食,也是為了未來著想。」

永城郡主說著微微一頓,

倒不是她想幫皇上,她只是想幫那些可憐的受災百姓。

她是大夫,自然是看過無數災難,也在無數災情中搶救過病人,不說其它的,就說5.12四川大地震,她也是親眼看過那可怕的場景,看到過那些可憐的孩子的,也因為這樣,更不忍心不幫助那些百姓。

或者該說,更不能容忍自己在這件事情上袖手旁觀,不過這件事情,都回來再說。

柳蓉看向永城郡主,永城郡主不禁撇撇嘴,就喜歡讓她當傳聲筒:「皇上,靜兒想要求皇上一件事情,還請皇上准許。」

皇上挑眉,顯然沒想到柳蓉和永城郡主這會過來竟是來求他是的,不過他還是對著永城郡主開口:「說說,究竟是什麼事情?」

永城郡主看了一眼柳蓉,見柳蓉依舊堅定想法,才對著皇上開口:「我們想要用手上的銀子,現在就囤積一些糧食,為將來救災民做準備。」

皇上挑眉,顯然沒想到永城郡主會說這樣的話,但是囤積糧食這件事情可大可小,若是開了這個口子,恐怕對皇族並不是一件好事。

見皇上沒有回應,永城郡主不禁又看了一眼柳蓉,深吸一口氣,才將柳蓉之前同她說的話,對著皇上重複:「皇上,靜兒會想要現在囤積糧食,也是為了未來著想。」

永城郡主說著微微一頓,

見皇上沒有回應,永城郡主不禁又看了一眼柳蓉,深吸一口氣,才將柳蓉之前同她說的話,對著皇上重複:「皇上,靜兒會想要現在囤積糧食,也是為了未來著想。」

永城郡主說著微微一頓,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