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零四章:囤糧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可惜這會柳蓉沒留意到柳鍾氏話中的不對勁,因為大災除了糧食的問題外,還有其它需要處理的事情,比如百姓病了,到時候到西醫院看診,需要藥材。 又比如其它地方出現災情,真的最後鬧出瘟疫來,說不定還會要...

不多久,陳媽媽便被珊瑚領到柳鍾氏的屋中。

柳鍾氏見柳蓉一臉嚴肅,一看就是要談正事的模樣,便讓奶娘將八哥抱走。

八哥在柳蓉的懷裡正呆著舒服,哪裡肯讓奶娘帶走。奶娘一上手便掙扎著哭鬧,若是平時,柳蓉定是將八哥這個粘人的弟弟接回來再哄一會,只是這會她也想立刻處理要叫陳媽媽去做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想讓屋子裡的人都散了,所以這回八哥哭起來,也沒接手。

八哥哭鬧了一會,見沒用,才蔫吧的讓奶娘抱走,不過在八哥被抱走之前,柳蓉還是安慰了一下。

答應做完事情就陪八哥玩,八哥的神態才好一些。

別看八哥小,說話每次也只會說一個字,但是大人們講話,什麼都聽的懂,靈氣的不得了。

送走八哥后,又打發了屋子裡的人,只留下柳鍾氏和珊瑚,柳蓉才看向面對她正襟危坐的陳媽媽。

陳媽媽看著柳蓉明顯有些緊張,若是三年前,誰能想到當初那個瘦瘦弱弱的小庶女,能夠變成如今的公主,即便是如今,陳媽媽還是覺得有些暈頭。

一個敗落的侯門庶女,卻成為高高在上的公主,要知道即便是成為獨一無二的太醫院御醫,在她看來都已經是天大的殊榮,更何況是如今的地位。

即便陳媽媽以前是跟著老太夫人,是見過世面的人,面對如今的柳蓉。還是忍不住緊張。

公主啊,大夏唯一的公主。

照理說她面對柳蓉應該不至於這般緊張,畢竟她從老太夫人去世后便跟著柳蓉這邊,是柳蓉的人。

但是因為柳蓉不在府上,柳鍾氏管理文定侯府又需要人,所以她跟了柳蓉之後,便被柳蓉指派給柳鍾氏,然後便負責柳鍾氏手中。非文定侯府的那筆產業,因此之後再沒和柳蓉再打過什麼交道。

這會突然被叫過來,珊瑚叫的急促,也沒說什麼原因,自然是心底打鼓的。由不得她不去仔細思考這兩年是不是曾出現什麼她自己都沒發現,卻叫三小姐發現的紕漏。

仔細想了無數遍,偏偏哪裡都想不到。陳媽媽不禁更緊張。三小姐的脾氣,在老太夫人在的時候,她便是見過的,不招惹的時候,那是大大的好人一枚,可一旦觸及了底線,便可怕了。

若真是出了什麼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嚴重紕漏。三小姐恐怕會立刻將她換掉,說不定還將她趕出文定侯府,那她如今讓所有人羨慕的一切就全沒了。

越這麼想,陳媽媽便越緊張,手都快要不知道放在什麼位置比較好了。

柳蓉見陳媽媽如此緊張,不禁疑惑,仔細想了想自己也沒做什麼嚇唬人的事情,怎麼就叫陳媽媽如此害怕,若不是她之前也查過陳媽媽管理的產業,知道沒有問題。這會見陳媽媽如此,恐怕都要懷疑陳媽媽是不是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了。

最後想來想去,也就一個可能,那邊是如今距離遠了,地位又不一樣了,才會造成如今的結果,想到這裡,柳蓉不禁開口安撫:「陳媽媽不必這麼緊張。你也算是跟我這邊的老人了,這次叫你來,主要是想將一件事情交給你辦,並沒有其他的事情。」

聽到柳蓉這麼說。陳媽媽才輸出一口氣,知道柳蓉不是找到她什麼錯的地方,也不是要換掉她,這才放下心來,趕忙對著柳蓉應聲:「三小姐只管吩咐,能為三小姐辦事,那是老奴的福分。」

見陳媽媽放鬆下來,柳蓉才對著陳媽媽開口:「這件事情不大不小,但是需要保密,我這會說的話,出了這個屋子,絕不許外傳。「

柳蓉的話一下,柳鍾氏也不禁緊張起來,這究竟是什麼事情,要如此保密。

柳蓉也不賣關子,在陳媽媽應下這件事情后,直接對著陳媽媽開口:「從現在開始,我要向辦法分開從京城各大糧商處買糧食,不要叫這些人發現只是文定侯府一家在買這些東西。」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除此之外,我還要你從各個能夠收到糧食的地方,最快速的收糧食,只要能餵飽肚子的,什麼都收。需要多少銀子,你直接去蓉府姚管家處取,我會打好招呼。你只要做到能收到多少糧食,就收多少糧食即可。」

柳蓉的話一下,屋中的三個人全是大驚,珊瑚沒太大見識就不說了,柳鍾氏和陳媽媽的臉色瞬間都變白,這樣收米,可是朝廷禁止的事情,難道柳蓉這是要幫大將軍收集糧食,難道是大將軍想要造反?

想到這個可能,柳鍾氏張了張嘴,想要開口說什麼,畢竟她母家鍾家,當初就是被皇子扯進造反的事情里,才會支離破碎,如今只剩下她一個人。

但是柳鍾氏最後卻是選擇沉默,只是看著柳蓉的目光無比堅定。

無論如何,柳蓉是她女兒,無論女兒想做什麼,她都支持!

而陳媽媽經過最初的震驚和驚嚇后,對著柳蓉一咬牙,應下這件事情:「好的,三小姐,我現在就立刻去處理這件事情。」

陳媽媽說著站起身來,對著屋中的人行了行禮,便快步向外走去。

柳蓉卻不知道這兩個人以為她要造反,做完這一切后還在繼續思考。

古代沒有經濟宏觀調控,這就代表著一件事情,那便是一旦大災爆發,糧食的價格就會騰騰的上漲,如今京城才下三天雨還好一點,再過幾日恐怕就要開始了,這樣就會增加京城百姓的生活負擔,說不定有無數人要餓死。

所以她要在這之前收上一批糧食來,到時候就能稍稍抑制一下糧食的價格,即便不做這個,幫一些難民也好。

「蓉兒。」正當柳蓉想著西醫院還有什麼能夠先準備的,要不要再收一些藥物,讓永成郡主那邊也出些銀子,便聽柳鍾氏的聲音響起。

柳蓉一抬頭,才發現柳鍾氏竟是不知從什麼地方端出一個木匣子,打開木匣子,裡面除了一些精緻的小首飾,還有一些銀票。

「這是?」柳蓉目露疑惑。

「你既然要做這樣的事情,必定需要很多銀子,娘身上也不多,這是這兩年你置辦下來產業存下來的銀子,你拿著。」柳鍾氏說著將木匣子合上塞進柳蓉的手中。

柳蓉疑惑,難道柳鍾氏已經看出她要幫京城的百姓了?

她也是因為京城那些百姓幫過她許多,所以才想盡自己一份力,讓這些人過的舒適一些罷了,沒想到柳鍾氏竟然只看她買糧食,就看出來這一點。

不過這是柳鍾氏好不容易攢下來的銀子,她可不能拿,哪裡有想做點好事,讓母親掏錢的事情。

再說她這會還有不少積蓄,應該夠用,即便不夠用,估計永城郡主會很喜歡參與救助災民的事情,畢竟當初她可是被永城郡主逼著想辦法賺救濟災民銀子過。

所以無論如何,銀子都該是夠的,若真不夠,柳鍾氏的這些銀子也做不了什麼,還不如讓柳鍾氏繼續攢著,以後好幫襯八哥。

柳鍾氏見柳蓉不要,便硬將銀子塞進柳蓉手中:「你是我女兒,我的銀子不就是你的銀子,只是買糧食畢竟是大事,這麼收集,朝廷也是不許的,所以你要仔細盯著陳媽媽,別叫陳媽媽露了馬腳,叫人發現這件事情。」

「那你想做的事情就暴露了,文定侯府和果親王府就全完了。」柳鍾氏看著柳蓉認真的說道:「你這次可不同於鍾家當初的情況,是親自參與這樣的事情,一定要小心。」

柳蓉看著柳鍾氏鄭重到極點的表情,不禁面露疑惑,她就是想幫助難民而已,柳鍾氏怎麼就嚴肅成這樣子。還搞得和生離死別似的。

救人的事情即便暴露了,也不會那麼嚴重吧?最多就是那些糧商比想象中更早的哄抬物價吧?

柳蓉雖然聰慧,但是這會恐怕怎麼都想不到,她為了不讓那些糧商意識到她收糧,囤積糧食,進而快速漲價的事情,要求陳媽媽保密,結果卻讓柳鍾氏和陳媽媽都以為她要幫上官煜造反。

不過也因為這樣,後來才出了一些事情。

可惜這會柳蓉沒留意到柳鍾氏話中的不對勁,因為大災除了糧食的問題外,還有其它需要處理的事情,比如百姓病了,到時候到西醫院看診,需要藥材。

又比如其它地方出現災情,真的最後鬧出瘟疫來,說不定還會要她前往救治。

所以這會遇到想不明白,柳蓉暫時就不想,只想先將做的事情好好計劃一下,仔細思考怎麼才能讓這些受災的百姓,接下來的生活儘可能的輕鬆一些。

說起來,如果朝廷能提早預警,說不定會更好一些,可惜她實在不想同皇上打交道。

不過收糧囤積是朝廷禁止的事情的話,不和皇上打一下交到還真不行。

柳蓉一咬牙,決定去宮裡一趟,別回來做一件好事,反倒是變成一件壞事,害了自己。

只是在這之前,她要先去一趟果親王府找永城郡主。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