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零二章:懷孕的季節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這可讓後來的西方國家對大夏的百姓各種羨慕嫉妒恨,因為他們那邊無法醫治的病症,在大夏不僅花的銀子少,還能很好的治療好。 可以說,後來整個世界選最幸福國家的時候,所有國家選的都是大夏。 春...

好在窯廠並不是很遠,柳蓉帶著冬兒一下馬車,便見董護衛已經在窯廠的門外等著自己。

「你怎麼沒走?」柳蓉好奇的對著董護衛詢問。

董護衛哭喪著一張臉:「大將軍覺得我太沒用,所以懲罰我留在這裡監督窯廠燒制瓷器。」

柳蓉目瞪口呆,這樣也可以?這大將軍得多不靠譜,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這真的是大大的顛覆了柳蓉對上官煜的印象。

至少在上官煜這次回來之前,她一直覺得上官煜是那種嚴肅,威嚴,所有一切都以利益最大化為標準,且沒有任何感情的人。

但這次看著卻彷彿一個任性的孩子一般,這種變化,真有些奇怪,但似乎感覺她和上官煜的距離卻比以前要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柳蓉搖搖頭,看著董護衛再次開口:「你看窯廠就看窯廠,叫我來這裡做什麼?」

「蓉公主跟著我到前面的屋子裡就知道了。」董護衛說著就領著柳蓉向窯廠邊上搭制的木房子走去,待得走到屋子裡,柳蓉不禁愣了愣,因為屋子裡的長木桌上,竟放滿了她專門用來做培養基容器的形狀的陶瓷罐。

這是要鬧哪樣?

冬兒也是目瞪口呆:「董護衛,這裡怎麼有這麼多和我家小姐用的陶瓷一樣的陶瓷罐?」

「大將軍說,蓉公主窮的連做試驗都只能放在閨房中,肯定也定製不起做試驗用的陶瓷罐,所以讓我在這裡好好的給蓉公主你準備一批。到時候再給文定侯府附近買所宅子,全部裝進去,免得公主這麼可憐。」

「噗1冬兒直接笑出聲。

柳蓉卻是恨的牙痒痒,只想找個東西磨一下牙,到得最後卻是只能哭笑不得,這上官煜真真是神邏輯,如果她沒猜錯,這恐怕是上官煜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道歉。

可是。你道歉就道歉好了,做這麼奇怪的事情也就罷了,為什麼還要說這麼多氣人的話?

好吧,董護衛後面回答的話,直接是告訴柳蓉原因了。

「大將軍說,蓉公主的閨房實在有礙觀顏,嗯。最好還是像個女兒家的閨房點比較好。」董護衛這句話是閉著眼睛對著柳蓉說的。

他實在是覺得這樣的話不應該,有心說其它的話替上,又擔心穿幫了自己更倒霉,於是就這麼閉著眼睛開口。

柳蓉一次深呼吸,兩次深呼吸,三次深呼吸,好一會緩過勁來。直接對著冬兒開口:「冬兒,我們回去。」

說話間直接帶著冬兒離開,這個該死的上官煜,這是離開都不讓她痛快,想氣死她的節奏。

見柳蓉和冬兒走,董護衛趕忙關掉陶瓷屋子的門,吩咐人弄好後送到果親王府,然後快速追著柳蓉和冬兒:「蓉公主,等等在下。」

柳蓉聽到董護衛的聲音不禁白了一眼董護衛:「你是打算不看到我被你家大將軍氣死,就不罷休嗎?」

董護衛聽到柳蓉的話。不禁苦著一張臉:「小的哪裡敢,只是大將軍除看瓷器的事情外,還給我下了一個任務。」

「下任務就下任務,和我有什麼關係,跟著我做什麼?」柳蓉說話間上了路潁回府。」

「可是大將軍下的另一個任務是讓在下保護蓉公主,直到大將軍從邊疆回來。」董護衛趕忙對著柳蓉說道。

「噗1這回是柳蓉噴了,這上官煜究竟是要折騰哪樣。竟然,竟然還留下人保護她,這是什麼架勢,她怎麼覺得有種被盯上了渾身發寒的感覺呢?

就這片刻震驚讓柳蓉忘了拒絕讓董護衛跟著。於是董護衛便名正言順的成了她的護衛,結果就是,多了一個嚴格控制柳蓉接觸男子的人。

叫柳蓉各種無語,上官煜似乎是讓董護衛來保護她的,而不是隔絕她和病人的吧。

不過也有有意思的地方,比如,這董護衛隔絕的一般都是一些府邸的貴公子,平民看診的卻是不管的,所以到得最後,柳蓉雖然覺得影響生活,恨得牙痒痒,卻是忍了下來。

因為有董護衛一旁當護衛,有一件好處,那便是她做事情,接待人和事物至少都不需要像以前那麼擔心,至少有個保鏢在,特別是這個保鏢還是個高手的情況下,那些想要對付她的牛鬼蛇神只能靠邊站了。

所以在遇到有人對付她,被董護衛擋下的時候,她還是由衷的感謝了上官煜的,好歹做了一件好事。

接下來的日子,柳蓉便在照顧柳鍾氏,欺負還不能說話的弟弟八哥中度過,除了每次欺負的嗷嗷大哭,被柳鍾氏哭笑不得罵一頓外,生活還是很充實的。

柳蓉的兩個倒霉徒弟被柳蓉訓練的很不錯,西醫院的好多事情都能上手了,無論是看診還是管理上的事情。

劉老如今就是作為鎮西醫院的寶貝存在了,幾乎不需要太動手。

柳蓉則是因為天花疫苗的事情全部折騰完了,又漸漸開始回宮當差,不過每周都會抽出時間在西醫院呆一會。

當然,兵部的人也藉此攻擊過柳蓉,說柳蓉公然毀壞宮中御醫的規矩,給皇宮外的人看診,最後被柳蓉以需要採集樣本,以更好的研製新的藥物對抗一些重症,免得宮中有人得了束手無策,這個話給直接踢了回去。

而御醫只能給宮裡人看診的限制也因為這件事消除了,這可給未來的醫學研究能力提升,做出了不知道多少的貢獻。

後世很多人都說,如果不是這個時代如此發展,大夏的醫藥業也不可能那般發達,讓整個國家的醫療能力和情況,最後都是其它西方國家的無數倍。

這可讓後來的西方國家對大夏的百姓各種羨慕嫉妒恨,因為他們那邊無法醫治的病症,在大夏不僅花的銀子少,還能很好的治療好。

可以說,後來整個世界選最幸福國家的時候,所有國家選的都是大夏。

春夏秋冬,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便又過去了一年,這一年算是穩定的一年。

左庭軒和陳二小姐成家了,搬出了威北侯府,自己開了府郟

八哥也開始學走路了。

當然,每次都被柳蓉故意弄摔倒,然後就不管他,也不讓旁邊的人管他,直到他哭都不哭,就自己乖巧的站起來。

柳鍾氏有說過柳蓉幾次,待得看到八哥身體很好,而且也比一般孩子聰明后,便不管柳蓉欺負八哥的行為了。

這一年,文定侯府嫁出去的女兒似乎是被柳鍾氏傳染了,竟是都懷上了孩子,嫁到榮國府的柳璇懷了,嫁到張學士府的柳芸也懷了。

大約是因為懷了,這兩位迴文定侯府也開始回的勤奮了,也就讓文定侯府和榮國府以及張學士府走的近起來。

不說張學士府和文定侯府本就關係很好,柳芸能嫁入文定侯府都靠了柳蓉,兩家本來有就有所走動。就是嫁入榮國府的柳璇也對柳蓉好了無數。

只是對於榮國府,柳蓉也就是淡淡的應著,當初榮國府自己有本事救柳璇的夫婿卻不救,偏偏讓她出面的事情,她可還記著。

這樣一個后宅算計過多的,她還是不喜歡的。

所以無論榮國府表現的多麼友善,她就是淡淡的應一下,年節該有的禮物,都正常的準備。

不過這兩邊到文定侯府來的突然勤快起來的原因,柳蓉也知道,古人生子是一個大關,所以柳蓉這樣接生厲害,被一群產婆神話的存在,柳璇和柳芸哪裡有不過來聯絡感情的。

就連柳璇那般傲氣的人,對柳蓉都是各種笑臉,可想而知,這生子對女人多麼的重要。

最終柳蓉將自己培養的產婆一個府上送上一個,並且承諾萬一生產有什麼問題,必定過去看看,柳璇和柳芸回來的頻率才稍稍降下來。

府上的其他事情都還好,唯一的變化是,今年過年的時候,還多準備了幾份果親王府對的那些關係好的府邸的禮物。

本來柳蓉說不用的,可柳鍾氏一定要這樣,柳蓉只好搖頭不管這些事情了。

不過這讓永成郡主興奮了好久,這段日子永成郡主最喜歡的事情便是撮合柳蓉和上官煜,即便上官煜壓根沒在京城。

為了撮合,就連八哥這麼小的孩子也不放過,時不時的就教八哥學說姐夫,順便大講八哥的姐夫在邊疆,是大將軍,是整個大夏的大英雄。

也確實是英雄。

因為查出了狼古煙在大夏的細作,整個狼古煙和大夏的關係緊張了起來,邊境就更緊張了,不時就有許多小摩擦,所以上官煜也不能像過去那樣回京,只能在邊關鎮守著。

這卻是叫柳蓉覺得輕鬆一些,至少不用覺得奇怪,因為仔細的思考上官煜做的一切事情,柳蓉總會產生一些錯覺,而這種錯覺,讓她有一點點的小困擾,這種小困擾是不斷回憶上官煜做的那些氣死人不償命的事情。

不過,柳蓉很快就不為這樣的事情困擾了,因為有更愁人的事情發生了。

整個大夏大部分地方都連續下了好幾日雨了,整個京城的積累的雨水,已經過膝蓋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