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零一章:惡人先告狀的結果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4-09 01:37  |  字數:3382字

兵部的人面色變得難看,護軍參領則是完全相反,聽了柳蓉的話後,面色越來越好,臉上也有些笑容了。

這會看著柳蓉是越看越喜歡,這姑娘若是個男子,文定侯府就真的中興有望了。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卻說柳蓉到御書房之前,這些兵部的人卻是顛倒是非,直接說文定侯府有貓膩,拒絕常都司搜查,最後常都司迫不得已將早就查到的人指出來,不想文定侯府竟是借著關係,搬出護軍參領壓常都司,最後還給常都司安了一個誣陷的文定侯府的罪名。

當然,皇上不可能只聽一面之詞,就叫了護軍統領詢問這件事情,可誰想這些兵部的人竟也有狡猾的時候,不給護軍參領說話的機會,直接問護軍參領是否有詢問被指認為反賊的小廝,護軍參領自然是回答沒有的。

文定侯府當時的狀況,以及常都司的表現護軍參領都看在眼中,哪裡想到還要查問這件事情,結果就被這麼硬生生的鑽了漏洞,抓了把柄來倒打一耙。

直說護軍參領為了幫文定侯府隱瞞這件事情,陷害常都司,真真的指鹿為馬。

這也是柳蓉進御書房時,護軍參領面色不好的原因。

那時候他可是已經覺得這次恐怕治不了常都司,文定侯府和他府上反而要被牽連進去。卻不想柳蓉竟能先勾起皇上的好奇心,再說出這樣的一席話,將御書房的局面直接改了過來。看著這些造是非的兵部人員面色難看,只覺得心情萬分舒暢。

「是啊,皇上,蓉公主一心為百姓想更多可以抑制一些傳染病的藥物,卻被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陷害,還請皇上給蓉公主做主。」護軍參領說話間狠狠的瞪了一眼兵部的幾人。

彷彿覺得這些話分量還不夠一般,一旁進來後說了幾句支持柳蓉的話,便沒再繼續開口的太子這會也對著皇上開口:「父皇。不說其它,就說當初反賊三皇爺會被那麼快的趕出京城,蓉公主就在其中出了大力,那些反賊恐怕恨透了蓉公主,又怎麼可能會藏身在文定侯府,即便真的有人藏在文定侯府,那文定侯府也肯定並不知道。說不定還是反賊陷害文定侯府,然後透露消息給常都司。」

「而常都司不分青紅皂白就半夜到文定侯府要搜查,柳蓉如今已經是父皇您的義女,是我的義妹,這樣的身份再如何,該有的皇室尊崇總是有的,可這些人不上稟事情。就顧自去了文定侯府,還對蓉公主不敬,這是藐視皇族,父皇這樣的人若不懲處,說不定哪一日就會到東宮做這樣的事情,陷害東宮!然後替那些反賊做這樣的事情,危及父皇您的安危!」太子看著皇上一字一句的說道。

幾個兵部的人聽著太子的話,瞬間渾身冰涼,若是這會再敢多說什麼,恐怕他們都要算進謀逆的人里了。

誰會想到太子竟會對柳蓉如此之好。替柳蓉說這樣的話,直接讓他們沒有再翻盤的機會。

那被柳蓉奚落的大臣有心上前說他們是聽到上官煜的消息,查看上官煜是否真的抗旨回京,藏身文定侯府,卻被兵部尚書攔住,對著他搖頭。

這個時候若是說這樣的事情就更不好了,對他們反倒是更為不利,還不如沉下心來。花心思去將上官煜找出來再上稟,到時候他到要看看這蓉公主還能不能像現在這樣伶牙俐齒。

至於這一次,他們認栽了。

如此一折騰,兵部的人趕緊和皇上認錯致歉。最後又被太子逼著對著柳蓉賠不是,一個個看著柳蓉恨的咬牙切齒,又不得不開口致歉,只讓護軍參領心中痛快至極。

若是這會不是在御書房,恐怕他會直接開口要酒,為這樣的事情喝上幾杯。

只是兵部的人臉色是越來越難看。

好在皇上也不想兩方積怨太深,特別是不想兵部的人和護軍參領積怨,於是,下令剝奪了常都司的官職,流放到邊疆受刑後,便對著兵部的人安撫了幾句。

大致意思就是,一切都是奸人手段太高超,蒙蔽了他們的眼睛,才讓他們幫了奸人說話,這奸人自然是大牢中的常都司,本來罪責受刑的時間不久,但是為了體現奸人的狠毒,兵部的人被蒙蔽的太深,於是這位常都司在牢里算是倒了大霉,幾乎是要在邊疆流放終老。

這位常都司知道結果的時候,直接噴出血來,在他想來有兵部尚書一行人說話,罪責怎麼也減少了才是,卻不想反倒是判的更狠。

至於柳蓉這邊,因為柳蓉防止天花的功勞,這會又受了驚嚇,於是皇上賞賜了不少東西,東西自然都是些稀罕的東西,就是不咋值錢而已。

大夏發生了許多事情了,國庫空虛啊,所以皇上也不能大手大腳。

柳蓉當然不在意這些東西,就她產業發展的勢頭,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超過國庫那些可憐的存銀。

離開了御書房,太子便領著柳蓉又到東宮坐了坐,問了問西醫院的事情,又問了成衣坊的事情,當然,太子不是窺視這些東西,只是想同柳蓉有更多的話題,柳蓉卻是感激太子,直接將成衣坊的一成收益分給了太子。

太子本是拒絕這些東西的,直到後來覺得這樣和柳蓉的接觸能多一些,便開心的收下了,並且讓玲玉仔細的管著。

柳蓉一出皇宮,便見珊瑚帶著兩個在皇宮外等,其中一個人一看就是個護衛,至於另外一個人,卻是昨日跟著常都司出現在文定侯府的人。

這個人本來是替今日辯解準備的,不過好在兵部的人準備的也沒想想中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