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百章:御書房面聖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一想,我趕忙詢問常大人是否有搜查令,準備讓常大人搜查。畢竟大夏開國之處立下規矩。如若要查公侯人家,必定要有搜查令,這是對公侯家中以示敬重,也是代表著太祖的威嚴,我們文定侯府一直守著這樣的規矩。」...

卻說柳蓉這邊馬不停蹄的通知永成郡主這件事情,其它地方也不安靜,能夠吩咐得動常都司到文定侯府來查人的,自然不是簡單的身份。

消息自然也是十分靈通的,更何況就等不到常都司回來,派人一去查,立刻便知道常都司被護軍參領給抓了,如今關到了大牢之中。

聽到這消息,兵部的人右派的人臉都黑了,護軍參領在兵部一直比較特殊,所以一直中立,怎麼突然就出手了呢。

常都司若是出事了,他們在兵部的勢力就要下降了,控制力也要下降了,說不定就不如上官煜那邊的人了,這可不是他們願意看到的事情。

於是立刻派了人詢問常都司究竟是因為什麼被抓的,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將人救出來,若不然利益沒得到,還要從他們手中空出好大一塊權利,說不定就被人給搶了,到時候他們的勢力就也弱了。

當從常都司的手下了解到常都司到文定侯府的情況后,所有人眉頭都忍不住皺起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陷害蓉公主,這件事情可不好辦。

突然有一個對著查探的人詢問:「那當時可有查常都司指出來的家丁?可有證實那人確實不是反賊三皇爺麾下逃出來的人?」

查探的人立刻搖頭:「這倒不曾,由於護軍參領當時在,直接聽出了裡面的問題,所以直接將常都司就給抓了。」

那問話的人笑起:「這就好,這就好,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說不定我們明天還能贏回一局。」

轉日一早,不等柳蓉主動進宮。宮裡便傳來旨意宣柳蓉進宮,柳蓉不禁眉頭微微皺起,這狀況。果然是與她預料的不同,這面果然是還有其他人。

柳蓉想了想對著柳鍾氏屋裡的珊瑚吩咐了幾句。然後帶著冬兒入宮,只是在入宮前還和冬兒說了幾句話,待得到宮中,兩個人便分道揚鑣,柳蓉隨著宣旨的公公前往御書房,而冬兒卻是去了東宮,太子住的地方。

一路上。柳蓉緩緩前行,既不會特別的慢,卻也不會很快,只是大致的問了問公公皇上宣旨她入宮的原因。這公公是知道柳蓉和太子關係好的,也微微透露了一些,只是不大清楚,只說朝會後,兵部尚書沒有離開。直接帶著幾個兵部的官員直接到了御書房,在御書房呆了一會,聖上便下了旨,讓柳蓉入宮。

柳蓉點點頭,取了些銀兩塞入公公的手中。公公面上一喜,便仔細的回憶了一下當時的狀況,對著柳蓉開口:「公主呆會到御書房要仔細一些,下旨的時候,奴才看皇上的臉色有些嚴肅,可莫要撞到了槍頭上。」

柳蓉笑著對著公公道謝,眼底卻是深了深,猜測御書房的狀況,也在仔細回憶昨晚的事情有沒有什麼可以被人抓把柄的漏洞。

只是這麼一仔細起來,眉頭就忍不住皺起。

不等柳蓉完全想清楚,公公已經帶著她到了御書房。

一到御書房,公公便快步走進御書房通報,不一會便出來帶柳蓉進御書房。

御書房不是柳蓉第一次進了,不過柳蓉進來的次數也不多,每次似乎都是比較緊張的時候,這會一進御書房,便見屋中好些個陌生的面孔,除了皇上和李公公外,還有一個柳蓉認識的,便是護軍參領,只是護軍參領的臉色明顯很難看。

柳蓉眉頭不經意間微微皺了皺,不過這變化被柳蓉低頭對皇上行禮掩飾了:「微臣見過皇上。」

雖然柳蓉是皇上封的公主,可以自稱女兒,但是柳蓉到底是不大習慣這個稱呼,所以到現在柳蓉對著皇帝都是自稱下官或者微臣的。

皇上淡淡的讓柳蓉起身,聲音聽不出絲毫起伏,柳蓉恭敬起身,眉眼輕斂。

高位者的氣勢,來自於被掌控命運的人的緊張。

越是在這樣的環境,就越能感覺到,因為古代皇帝掌握著生殺大權,周圍的人不自覺的多了一絲小心翼翼,那些性子淡定的還好,在緊張的環境中還能很好的表現自己,但是那些心理素質差些的,就容易說錯話。

柳蓉到底是在宮裡見皇上見的次數多了,到是沒有這些問題,但是抬眼間看到皇帝打量猜測,以及看不到底的深邃,叫柳蓉感覺不是很好。

之前這些人究竟都說了什麼?

「柳蓉,你可知道今日叫你來御書房是為了什麼?」皇上看著柳蓉淡淡的問道。

柳蓉想了想,放慢說話的語速,揣摩著皇上的意思詢問:「皇上可是為給微臣主持公道,才招微臣來的?」

柳蓉的話一下,不等皇上回話,一旁的,柳蓉明顯不認識的官員隨即笑起:「蓉公主果真是幽默風趣,到了這個時候竟還能問出這樣的話,還真是叫人佩服。」

柳蓉瞟了一眼說話的人,眼露驚訝:「朝前大人們的規矩和後宮嬪妃,以及伺候的奴才們的原來是不一樣的啊,這後宮一般主子開口,下面的人都不能隨便插嘴的,果然還是前朝比較好,規矩也比較少,不像我們在宮中為了以示尊重,日日學習,只怕壞了規矩,不能維護皇上以及娘娘們的威嚴。」

笑起來的大臣笑容一凝,趕忙對著皇上認錯。

而兵部為首的官員聽了柳蓉的話,則是忍不住從頭到腳的看了一眼柳蓉,顯然因為柳蓉說出這些有些震驚,似乎在努力認識柳蓉一般。

柳蓉卻是淡淡的站著,眼角之間卻會掃過護軍參領,只是這會在御書房在皇上的面前,兩個人沒有辦法交流,只能彼此看了一眼。

但是護軍參領眼神中傳露的消息顯然不是太好。

柳蓉則是顯得越加恭敬,見大臣認錯,還裝作疑惑:「皇上,可是微臣說錯什麼話了?怎麼這位大人突然間就認起錯來了?」

那認錯的大臣就更加不自在了,看著柳蓉的目光恨不能噴出火來。

柳蓉卻是絲毫不在乎,這世上的事情就是這樣。站在高峰,一直笑著堅持下去,那就是勝利。而這過程中想一路猛衝,那必定每一步可能得到的勝利都不能放過。因為這樣能增加自己的氣勢,也讓大家在不知不覺間對你的言語更加信服。

皇上終於笑起:「蓉公主說的沒錯,正好是給前朝的大臣們上了一課而已,這課上的好。不過。」

皇上看向柳蓉:「我聽說,文定侯府昨夜不大太平,可有這回事情?」

「皇上明察,確實有這回事。」

柳蓉點頭。不等皇上再次開口,已經對這皇上疑惑開口說:「皇上不是為了昨晚的事情給微臣做主來的嗎?」

皇上眉頭微皺:「你為何如此篤定朕今日來招你入宮,就是為你做主的呢。」

皇上的話一落,柳蓉便快速回話:「當然。畢竟微臣受了委屈,差點出了大禍事。」

「哦?」皇上疑惑,兵部幾個大臣皺眉。

而柳蓉引出皇上的疑惑,才對著皇上詳細說昨日的事情:「昨晚微臣正研製新藥物,便聽府邸里丫鬟小廝各種緊張和著急的聲音。忍不住出去看了看,誰想竟是常都司常大人半夜帶著一群官兵衝到我們文定侯府。」

「微臣好奇,問了一下才知道,卻原來是常都司說聽到消息,文定侯府藏有三皇爺麾下的叛軍。所以要來搜查。」

「微臣心中一驚。若真是如此這可是大事,而且說不定這樣的人到文定侯府來,就是為了對我不利來的。如此一想,我趕忙詢問常大人是否有搜查令,準備讓常大人搜查。畢竟大夏開國之處立下規矩。如若要查公侯人家,必定要有搜查令,這是對公侯家中以示敬重,也是代表著太祖的威嚴,我們文定侯府一直守著這樣的規矩。」

「誰想一開口……」柳蓉說著看向皇上:「那常大人竟說沒有,微臣便覺得奇怪,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能會沒有搜查令呢,這常大人不會有問題吧。這麼一想,微臣心理就害怕了,畢竟微臣三番兩次差點被反賊三皇爺的人擄走,於是直接替祖父回常大人的話,說這樣不合規矩,不尊重太祖旨意,拒絕讓常大人搜查。」

「誰想那常大人立刻怒了,就威脅微臣,還要立刻搜查文定侯府。」柳蓉說到這裡,兵部一開始發出笑聲的大臣就想開口插話,卻是被護軍參領攔著不讓打斷柳蓉的話。

柳蓉看也不看那人,對著皇上繼續開口:「微臣就更加擔心,這常大人微臣不說沒見過,聽都沒聽過了,而如今的叛軍手段厲害起來,假扮成其他人的事情也不是沒做過,所以就更防備著了。」

「誰想微臣這一防備,那常大人的手下就不高興了,直接對文定侯府出言不遜,言語之間多有不敬,若微臣還只是個小庶女也就罷了,可微臣如今是皇上您親封的蓉公主,那人對我出言不遜,豈不是就是對皇上您出言不遜,所以微臣心中憤慨,直接賞了那人一巴掌。」

柳蓉說到這裡的時候,斂眉做出委屈的模樣,還想繼續說,便聽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叫好聲:「打得好,作為公主就應該這樣。」

隨即,公公們對著皇上說太子到了,一個個臉上尷尬,顯然是覺得自己沒有攔住太子,害怕皇上懲罰。

太子卻是對著皇上行禮,說了幾句好話,便讓柳蓉繼續說,但是說話間的架勢卻是直接表明立場,那是直接來給柳蓉做後盾的。

那幾位兵部的人臉上更加難看,卻也不敢說什麼。

柳蓉看在眼中,心中感動,面上卻不露其它表情,只是對著太子道了謝,依舊恭敬的繼續說之前的事情,不過大約是因為有太子在,沒人再有插話打斷柳蓉的意思。

柳蓉看向皇上:「誰想那人明知道我身份特殊,抬手竟是要還手,雖然常大人喝斥住了,但是看著微臣的眼神陰狠,微臣害怕,不覺得便又賞了對方一巴掌。」

「可微臣不知道這樣究竟哪裡錯了,常大人的面色竟然就不好看了,直接要強闖文定侯府搜查,那言語之間竟是暗示文定侯府必定有犯人,微臣更加擔心,只覺得這些人要害我們文定侯府,更是緊緊攔著。並且言明做這樣的事情不合理,且還觸犯朝廷律法。」

「誰想這些人不聽到微臣的話還好,聽到微臣的話竟然更過分了,直接指著微臣在大廳中的一個家丁就說是叛軍,竟是要直接污衊文定侯府,微臣瞬間就慌了,若不是出事之前,害怕又出現京城動亂,以及以前盜賊哄搶的事情,通知了護軍參領來,護軍參領恰恰在這個時候趕來,不然,皇上您就看不到微臣了。」

「微臣也再不能給百姓們改進天花疫苗了。」

柳蓉說著對著皇上跪下:「微臣求皇上,求皇上給微臣做主1

聽到柳蓉最後一句話,以及柳蓉將整件事情竟在這樣的言辭中逆轉,兵部的人面色俱是一變。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