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八章:收拾常都司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此。不禁頭皮發麻,趕忙不依道:「難到蓉兒是個女子就讓祖父如此失望?」 柳蓉的話一出。老侯爺和護軍參領都不禁笑起。 老侯爺更是搖頭:「不失望,不失望,有這麼一個孫女,我就滿足了,不像你那...

常都司看著護軍參領面色瞬間慘白:「參領大人……」

護軍參領卻是完全不理常都司,常都司剛才說的話他都已經聽到了,他怎麼也沒想到軍中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敗類。

要知道柳蓉可是給傷兵營所有士兵看過病,可以說一大半傷兵營的官兵如今能還不錯,這都是因為有柳蓉,可就是這樣,兵部竟然還有人不思回報,反倒是想直接陷害柳蓉,這樣的事情,護軍參領聽到已經十分生氣。

柳蓉見到護軍參領出現,終於鬆一口氣,笑著迎上前:「參領大人再不來,我就快拖不下去了。」

這一刻,所有人才知道柳蓉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在拖延時間,一切都是為了等護軍參領出現處理這件事。

而常都司知道柳蓉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拖延時間的時候,氣的差點沒吐血,他進入文定侯見了柳蓉之後,所有的一切分明都是被柳蓉耍的團團轉。

如果,如果他早點發現這一切……

只是沒有如果。

「我看你處理的很好,恐怕即便是我不出現,你也能自己將這件事情處理了。」護軍參領看著柳蓉說道。

只是想到柳蓉的年紀,又是一個女子,到底是有些心疼柳蓉的堅強,又不禁佩服柳蓉小小年紀面對這樣的事情,竟處理的如此治好,不禁看向一旁因為柳暗花明,臉色恢復正常的老侯爺:「老侯爺,說來你們文定侯府真真是有福氣,竟能有這樣一個孫女。」

老侯爺聽到護軍參領的話也不禁笑起:「老夫也這麼覺得,或許文定侯府幾代修下來,所有的福氣,都應在柳蓉這麼一個孫女身上。」

老侯爺說著微微嘆息:「只可惜孫女終歸是要嫁人,若是不嫁人。一直留在文定侯府就好了。」

老侯爺說到最後,突然眼前一亮,彷彿已經想到什麼一般。

柳蓉見老侯爺如此。不禁頭皮發麻,趕忙不依道:「難到蓉兒是個女子就讓祖父如此失望?」

柳蓉的話一出。老侯爺和護軍參領都不禁笑起。

老侯爺更是搖頭:「不失望,不失望,有這麼一個孫女,我就滿足了,不像你那父親……」

老侯爺最終沒說下去,他到底是對自己這個兒子已經絕望了,想到之前太子說要讓柳鍾氏生下的兒子繼承爵位的事情。老侯爺不禁陷入沉思。

柳蓉見老侯爺突然陷入沉思,也不打擾,卻還是對著護軍參領道謝。

護軍參卻是搖頭:「叫你受委屈了,本以為以你救了這麼多傷兵營的人。還幫整個京城的官兵對抗反賊,這樣的狀態下,任何一方傷害到你,兵部也不可能向你伸手,卻沒想到恰恰是兵部的人來陷害你。還用私藏反賊這樣惡劣的理由。」

「柳蓉,你放心,這常都司,我一定會嚴懲的。」說話間,護軍參領看向常都司。見這些人竟然還沒將常都司抓起來,臉色一沉:「連這點眼力都沒嗎?還不將這誣陷同僚的常都司抓起來,難不成是等著本官連你們這些人的過錯也追究嗎?」

常都司的下屬們想到柳蓉之前說的丟掉飯碗的可能,一個激靈,只得對著常都司道了聲歉,將常都司拿下。

這種突如其來的反差,還真是叫文定侯府的人承受不了,今日發生的一件事情,可就是讓他們的心臟都快窒息了,幾乎一會比一會看見的情況危險,可沒想到就這樣的狀況,柳蓉竟然再一次力挽狂瀾,將文定侯府的所有人都救了。

三小姐真的就是活菩薩,若不是活菩薩又怎麼可能一次次帶著文定侯府脫離危險,有那迷信的已經下定決心,以後再也不立神的牌位跪拜,以後直接用她們家小姐的,小姐可比神靈厲害多了。

柳蓉若是知道文定侯府還有人產生這樣的想法,估計得哭笑不得。

這會卻是直接開始招待護軍參領。

護軍參領因為自己的女兒和柳蓉的年紀相近,是以對柳蓉格外的疼愛,就像當自己的子侄一般疼愛。

說話間柳蓉卻是詢問常都司的處理狀況,她可不想簡單放過這常都司,今日這般浩浩蕩蕩的到文定侯府來,還做了那麼多的事情,若是不好好懲處常都司,恐怕所有人都會當文定侯府是軟柿子,到時候還不知道會怎麼出手。

所以這次必須好好殺雞儆猴,讓所有人知道文定侯府是一塊硬骨頭,可不是人能隨便啃動的,即便是為了打擊果親王府大將軍上官煜,文定侯府也能動手,因為代價太大,超過所有人想象。

護軍參領聽了柳蓉的話微微遲疑,還是對著柳蓉開口,卻是常都司是四品武館,他能關押常都司,將這件事情整理起來,但是究竟如何處理常都司卻是要當今聖上下決定。

一旁的常都司心中一喜,他怎麼忘了這件事情,他到底是四品官員,再如何,都要皇上定奪結果,只要他處理的好,身後的人再給他打點打點,他說不定還有機會什麼事情都沒有。

這般想著,常都司看向柳蓉的眼光全是怨毒,他已經想好了,只要他脫身,有機會翻身,絕對不會放過柳蓉,他要這文定侯府的三小姐生不如死。

卻說柳蓉聽到護軍參領的話眉頭不禁皺起,好一會才看著護軍參領開口:「參領大人說的是,一切都由皇上做主就是,皇上最是公平。」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又對著護軍參領開口:「說來皇上交代給我的,天花疫苗的事情我也處理的差不多,第二批會注射天花疫苗的人已經培養好,想來再培養一批大夏各個州都能給百姓注射疫苗,說不定不久之後天花疫苗就要在整個大夏消失。」

「正好明日進宮將這件事情稟報皇上,皇上想來一定會開心。」

護軍參領本來也糾結,聽柳蓉詢問,便想到常都司最後可能沒什麼大問題的情況。畢竟萬一常都司背後還有什麼人,在皇上面前替常都司說的恰到好處,將常都司給保下來。

可這會聽到柳蓉的話,卻是面上一喜:「這樣好,直接告訴聖上這樣的事情,聖上肯定開心,不如明日我也一起進宮,正好也說說最近發生的事情。」

言辭之間,卻是要幫襯柳蓉,所以柳蓉字裡行間的意思就是借著天花疫苗的事情離完成近了,要藉此去皇上處求一個恩典,好好降罪常都司。

護軍參領也快速開口,卻是準備陪著柳蓉一起去皇上面前,柳蓉告御狀常都司,他正好將在文定侯府看到的事情說出來。

想來哪個主子都不能忍受有太多自己小心思的人,而這常都司明顯就是,說不定柳蓉還有機會除掉常都司背後的人。

常都司聽到柳蓉和護軍參領的對話,臉色越來越慘白,柳蓉和護軍參領的話,別人或許不懂,他在官場打滾已久,如何能不明白,這是要直接要斷掉他所有的退路,不給他一絲反抗的機會。

這一次別說官職能不能保住,恐怕還會被判關進大牢。

想到自己身後即便有座大山,自己這一次也會坑掉,以後再沒有機會站到如今的高度,而自己的妻子和小妾沒了他的依靠,說不定還真如柳蓉說的,會跟著其它男人跑掉,常都司直接氣的吐血暈倒在地上。

見常都司突然暈倒,常都司帶來的人趕忙詢問怎麼處理,不等柳蓉開口,護軍參領直接開口:「常都司本身就是要犯,這會還裝病,不用多管,直接將人帶去牢里,所有的其它事情都等明日聖上下了旨意再說。」

一聽護軍參領的話,幾個常都司的屬下點頭和點篩子一樣。他們可是害怕護軍參領懲罰了常都司還不夠,還要把他們添加進去一起懲罰。

柳蓉聽著護軍參領的話不禁感激,知道護軍參領是替她做這些事情,免得她開口,後面的事情牽扯到她,而她只要明日入宮將事情全部說上一遍,就能讓這常都司再無翻身之力。

柳蓉想著,不禁對著護軍參領深深一拜。

明日進宮面聖,這是在告訴他,只要她今日來做了什麼事情,明日一定會到皇上面前嗎?

這是在暗示,她到底是皇上封的公主,若是他現在動手對付文定侯府,叫皇上知道了,就相當於打皇上的人了嗎。

常都司面色更加難看,卻是深吸一口氣,平緩了一下情緒,才看和柳蓉開口:「公主說的是,天下太平百姓安康,聖上定會開心不已。」

所有人瞬間差點沒將下巴掉下來,只看常都司之前的表現,

見常都司面色難看,卻沒有像想象的立刻下令讓所有人立刻搜查文定侯府,隨便抓個人陷害文定侯府,所有人都面露疑惑,似乎蓉公主只是說了一句平常的話而已,怎麼能讓常都司面色難看,卻深吸一口氣,看著柳蓉開口:「既然公主在這裡正好,我們接到消息,有軍中動亂時的逃兵跑到文定侯府來了,為了文定侯府的安全,還請公主讓我的人進府搜查。」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