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七章:巧舌如簧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沒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竟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子就這麼輕輕鬆鬆解決了,如今想讓這些人去搜根本不可能。 常都司一咬牙,直接指著大廳中的一個小廝開口:「這就是那反賊,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將人抓...

「公主說的是,文定侯府確實不是我們這些沒有爵位的人可以惹的,只是文定侯府私藏京城動亂時的逃兵,這樣的事情即便是文定侯地位要高過我等,卻也是不能不查的1常都司看著柳蓉咬牙切齒的說道。

說完,常都司微微一頓,就對著身旁的狗腿一個眼神開口:「給我搜文定侯府,將藏身在文定侯府的動亂時的逃兵,三皇爺麾下的叛兵搜出來。」

文定侯府的所有人,面色瞬間慘白。

這常都司的話,分明是要陷害文定侯府,也就是說,即便文定侯府里沒有逃兵,也要直接隨便抓個人說是叛亂的三皇爺麾下的叛兵,陷害他們文定侯府。

這是要直接滅了他們文定侯府啊!

老侯爺身子也不禁微晃,但是他到底是硬氣的人,之前之所以會說話緩和,只是為了文定侯府的子孫,這會常都司是想直接斷了文定侯府的傳承,老侯爺也就變得鋒利起來,直接上前一步:「誰敢,文定侯府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搜的地方!我們是大夏太祖封下的侯爵,沒有特令,任何人敢隨意對侯爵動手,那都是死罪1

柳蓉的便宜父親也是臉色慘白,只是和老侯爺反應完全相反,這會見老侯爺開口,趕忙上前拉著老侯爺,害怕再將這些人激怒,得罪狠了,只是可惜最後卻是也沒能攔祝

最後只能害怕的看著常都司。

常都司聽到老侯爺的話面色也是微微一變,但是想到兩家人註定是敵對了,一咬牙,直接開口:「不要害怕,抓到府邸里的反賊,就不會有任何事情了。」

「皇上是不會放掉任何一個和反賊有關的人的1這話一出,常都司的那些手下所有的擔心都被消除。全都快步上前,眼看著這些人衝到老侯爺跟前。

只要過了老侯爺,到的府里隨便抓個人。他們都要完蛋,三小姐怎麼就不能忍一忍。這世間的事情哪裡有完全不忍耐的,這可如何是好。

還有人忍不住閉上眼睛,只覺得文定侯府要完蛋了,這一次肯定度不過這個難關了。

「慢著1就在這個時候,柳蓉聲音再次響起。

本來只是隨意的一句慢著,常都司的人怎麼可能搭理,但是柳蓉這一聲慢著太鎮定。根本有沒有絲毫慌張,就彷彿一切都在她預料之中一般,總讓人不知不覺升出一股子不好的感覺。

所以這些人還是忍不住頓了一頓。

常都司眉頭皺起,就要再次開口。卻是被柳蓉搶了先:「你們確定要聽你們大人的話闖我們文定侯府,沒有聖上下令,就這樣罔顧太祖留下的祖訓?」

「要知道這祖訓可是保護著無數侯爵,如今在朝廷地位高的侯爵無數,你們決定要這樣讓自己成為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這回所有人的動作是真的停滯下來。因為柳蓉說的確實是事實,這可是一個集團的利益。

柳蓉嘴角微微勾起:「若是你們真的再文定侯府查出什麼,皇上是不會怪罪你們,可不代表這些老牌的侯爵們可以容忍你們存在,畢竟不給你們教訓。就說明他們未來也可能有危險。」

柳蓉這句話壓倒常都司帶的人的心中最後一根稻草,一時之間大家互相看,誰也不敢上前。

常都司臉色難看到極點,如果他下了命令,這些手下卻沒有遵從他的命令,這不僅僅是丟了官威,也是惹下果親王府,待得上官煜回來,以上官煜護短的性格,絕對不會放過他。

不對,他之所以會來文定侯府,不就是因為接到消息,上官煜偷偷回京,如今藏在文定侯府嗎,無論如何,這文定侯府一定要查。

常都司看向自己的狗腿,就是之前被柳蓉打了一巴掌的官兵身上,那人見常都司看向自己,便知道常都司的意思,再加上他本身也恨柳蓉打自己兩巴掌,直接開口:「若是蓉公主這兩句話,就把我們嚇到了,我們兵部的人以後豈不是要任人揉捏?」

「我們可是為了京城安危搜的文定侯府,僅僅針對的是叛軍的遺留的叛兵而已,可不是針對侯府,相信只要我們說清楚,那些大家族定會理解的。」

「說的對,這蓉公主如此攔著我們不讓我們搜文定侯府,肯定是有鬼,肯定是藏了反賊,我們趕緊搜,只要將反賊搜出來,就是一件大功。」聽了這狗腿子的話,也不知道是誰又說了一句,常都司帶來的人態度瞬間又變了。

畢竟只要隨便抓個人就可以說是反賊,到時候將文定侯府的人抓了,再讓反賊死於非命,文定侯府還不是任他們揉捏,他們且不需要付一點責任。

柳蓉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狗腿子,對著所有人心中惡念蠢蠢欲動的人開口:「你們既然如此,我也不攔著,只不過我在過來之前已經派人通知護軍參領大人,想來這會應該是快到文定侯府了。」

在過來之前,她就吩咐了一個小廝離開文定侯府前往護軍參領府,想來這麼長時間,護軍參領也應該離文定侯府不遠了。

所有常都司的人聽到柳蓉的話,心中都是一緊,護軍參領可是比他們常都司在兵部還要尊崇,若是護軍參領幫文定侯府……

常都司面色瞬間鐵青,沒想到柳蓉竟然還有這樣的后招,這一刻,他突然想起京城中所有關於柳蓉厲害的傳說,還有兩個言官參柳蓉,最後反倒被收拾的撤掉參柳蓉的所有奏章,而他在文定侯府做下這些事情,恐怕只會比那些御史還要慘。

不成,必須快點將這件事情做了,只要比護軍參領來的快,他將一切都咬死,一定會沒事,說不定能在文定侯府抓到上官煜,那即便是護軍參領來了,也沒有辦法力挽狂瀾了。

常都司眼底一閃而過,看著所有手下開口道:「立刻搜查文定侯府,若是出問題,所有一切責任,本官來承擔。」

文定侯府的人眼見完蛋了,卻因為柳蓉的幾句話峰會路轉,看那些常都司帶來的人不敢動,心中放鬆下來,只覺得這一迴文定侯府會沒事了,卻不想這常都司竟是要拚命的架勢,所有人的心冰到極點。

護軍參領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而這常都司要他們陷害只要隨便指認一個人,根本不需要什麼時間,這……這是天要亡文定侯府嗎?

老侯爺心中沉重,這沉重下來反倒是開始想文定侯府的退路,一咬牙,卻是就要對柳蓉的便宜爹吩咐,讓柳鍾氏帶著孩子走。

只是回頭,卻哪裡見柳蓉的便宜爹,竟是已經不知不覺間退出這大廳,恐怕是先跑了,老侯爺氣的差點沒噴出一口血來。

柳蓉卻是沒注意到自己便宜爹的事情,聽常都司說的話,以及這些人躍躍欲試的模樣,不經意間笑出聲,笑的所有人都愣住,大家都不解,柳蓉為什麼笑。

畢竟文定侯府即將就要完蛋了,柳蓉也肯定沒辦法獨善其身,這個時候,還有什麼好笑的。

常都司被柳蓉笑的緊張到極點,以為是護軍參領來了,忍不住回頭,卻哪裡見有人,一時間被柳蓉氣的不成,不禁對著柳蓉大聲:「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常都司帶來的人,也不禁看著柳蓉,他們的感覺可是和常都司都是一樣的,他們實在不明白,一個已經快要完蛋的人,怎麼到現在還笑的出來。

「我只是在笑,常都司難怪能坐到如今的位置,原來是因為你的這些屬下太傻。」柳蓉看著這些人的動作被打斷,嘴角微微勾起。

「你1常都司只覺得自己被耍了。

而那些常都司的屬下卻是眉頭皺起,看著柳蓉,顯然是好奇柳蓉的話的意思。

「我什麼我,難得不是傻么?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是一個人能承擔的下來的,每個跟著的人都會有罪,說不定你們就要失去如今做的事情,家裡妻子老母都沒辦法再贍養,說不定到時候,你們的妻子和孩子都要跟別人跑了。」

常都司怎麼也沒想到柳蓉一個侯門小姐,竟然會說這樣的話,可這樣的話卻是真的說到這些跟著常都司的人的心裡了。

他們這麼半夜的跟著常都司過來,不就是為了一個未來嗎,如果真的因為這個降罪,丟了差事……

幾個膽小的遲疑退了回來,那些個膽子大的也被影響。

常都司臉色直接難看到極點,沒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竟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子就這麼輕輕鬆鬆解決了,如今想讓這些人去搜根本不可能。

常都司一咬牙,直接指著大廳中的一個小廝開口:「這就是那反賊,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將人抓起來。」

這是要直接將柳蓉以及文定侯府的人定罪,打算借著自己如今在人數以及武力上佔優勢解決掉文定侯府。

常都司的狗腿也是個反應快的,聽到常都司的話,立刻開口:「反賊都已經找到了,還不將反賊,以及這些膽敢私藏反賊的人抓起來?」

「你們說將誰抓起來啊?」狗腿子的聲音一下,便聽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所有人回頭,便見護軍統領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到得文定侯府,並且站在這些人身後。

ps:

不知道之前有米有謝過嶺林的粉紅票,在這裡送上一章更新感謝。今天狀態如果好的話,晚上應該還會有一章,不過建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免得等的太晚。嘻嘻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