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六章:兵部來人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董護衛到外面守著,至少萬一出事,可以出聲,屋中的人也有躲避的機會。 不多久,冬兒便打探完回來,只是臉色很是難看。 這會時間,柳蓉也已經給上官煜包紮完傷口,看到冬兒回來,便對著冬兒詢問...

柳蓉和上官煜都站起身來,互看一眼,怎麼會在這時候有官府的人來,還是搜查要犯。

柳蓉看向冬兒:「冬兒,你去打聽打聽,順天府的人不應該會在這個時候到文定侯府搜查?」

冬兒應了一聲是。

這片刻時間董護衛也走了進來,面上也有些緊張。

倒是上官煜這片刻卻已經恢復淡定坐回位置上,讓柳蓉給他繼續包紮傷口。

柳蓉嘴角抽筋:「說不定外面搜查賊人的人就是對付你的,你竟然還有心情讓我繼續給你包紮心情。」

「我這是相信你一定將這件事情處理好了,你看我多信任你。」

柳蓉氣的夠嗆,倒是沒了之前的緊張感,不是讓她繼續包紮傷口嗎,成,她就給繼續給他好好包紮傷口。

結果當然是上官煜倒霉了。

一旁的董護衛看到這狀態,也忍不住跟著放鬆下來,不過他到底是擔心外面出什麼問題,亦或者要搜查的人衝進來,想了想,董護衛到外面守著,至少萬一出事,可以出聲,屋中的人也有躲避的機會。

不多久,冬兒便打探完回來,只是臉色很是難看。

這會時間,柳蓉也已經給上官煜包紮完傷口,看到冬兒回來,便對著冬兒詢問外面發生的情況。

「聽說是兵部的人,說是追拿軍中逃兵。」

聽到冬兒的話,董護衛的眉頭已經皺起,大將軍軍功大,駐紮邊疆日久,不排除有兵部的人窺視嵐玉門關的位置,畢竟這麼多年都不聽那邊出什麼大事了,這些人卻是不知道,之所以嵐玉門關一直安穩,就是因為有大將軍鎮守在嵐玉門關,不然狼古煙那些人早就攻打過來了。

想到這裡,董護衛不禁擔心的看向大將軍:「大將軍,不然我們現在先離開吧?」

柳蓉也眉頭皺起,若真是沖著上官煜來的話,最好的辦法便是上官煜和董護衛現在離開文定侯府,但這會會來文定侯府,如果真是為了上官煜,那肯定是得了可靠的消息,說不定在文定侯府外安排了人,這樣恐怕更危險。

所以立刻文定侯府不是一個好主意。

正當柳蓉這麼想著,上官煜已經開口:「為什麼要離開這裡,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上官煜說的十分自信,柳蓉不禁翻白眼,她實在不明白上官煜的自信都是哪裡來的。

只是下一刻,上官煜說出來的話,她都不敢相信這話能是上官煜說出來的,實在是上官煜冷冰冰,要麼嚴肅的狀態,實在是不像是會說出這樣的話的人,或許,能和左庭軒那樣的人處的那麼好,本質也是一樣,只是一個外放,一個不經常表現罷了。

「若真是查進來,蓉公主只要躺到chung上,把我藏進被子里就成了,只要說自己已經休息了,這些人還能讓堂堂公主把被子掀開?」

冬兒和董護衛都目瞪口呆,完全不相信一個嚴肅的大將軍也有說出這麼流氓的話的時候。

「你這麼流氓,你妹妹永城郡主知道嗎?」柳蓉好一會才憋出這麼一句。

不過讓上官煜現在立刻確實不靠譜,想了想,柳蓉開口:「外面鬧成這樣,我不出去恐怕叫人奇怪,你們先躲在我屋裡,如果聽到屋外有動靜,又沒有我的聲音,就到房樑上躲著。」

真是查探起來,她可不信這屋子裡的箱子能不被翻掉。

柳蓉對著上官煜說完,見冬兒想要跟著自己一起去,又再次開口:「冬兒你在屋前守著,無論誰想要進屋,都要攔著。不要讓府邸里的人有機會誤闖進來。」

多一個人看到上官煜和董護衛就多一份危險。

柳蓉說完便向外走去。

而柳蓉走後,董護衛和冬兒卻都看著上官煜,上官煜見兩個人看著自己:「看著我做什麼,還不立刻去外面看著。」

兩個人都很想學柳蓉之前說的那句話,你這樣流氓,你妹妹知道嗎?最終在上官煜的積威下,實在沒膽子說,只得乖乖聽著到門口守著,只是冬兒有些不放心將上官煜一個人留在柳蓉的閨房之中,擔心「道貌岸然」的上官大將軍做出什麼事情,最終只肯自己一個人到外面守著,一定將董護衛留在屋中。

柳蓉卻不知道後面發生的事情,這會已經走出院子,走到後花園之中,便見府中的人似乎都聽到了動靜,都走了出來,待得再向前一些,便見柳芙領著柳也出來了,兩個人面上全是驚慌。

文定侯府遇到類似的事情次數太多了,無論是京城動亂前發生的債主強搶文定侯府的事情,還是京城動亂中,那些叛軍將整個文定侯府幾近搬空的事情,在她們的心中早就留下了陰影,所以這會聽到官兵到文定侯府搜查,兩個人就忍不住緊張,這個時候她們寧願和大家一起,所以一齊走了出來。

柳蓉見兩個人緊張害怕,直接開口:「不必怕,如今文定侯府已經不是過去了,可不是別人能夠隨便捏的軟柿子。」

柳蓉的話就如同一刻定心丸,瞬間讓兩個人找到了主心骨。

柳蓉卻是想到柳鍾氏剛生完孩子,這會在屋中坐月子,萬一這邊的事情傳到柳鍾氏那邊,影響到柳鍾氏,不禁看著兩個人再次開口:「你們兩不要到前廳了,去我娘屋子裡呆著吧,那裡人多,有我在,不會出什麼事情的。」

柳蓉說著領著剩下的一群人浩浩dngdng的走向前廳。

到得前廳,柳蓉便見老侯爺已經站在前廳,而柳蓉的便宜爹卻是慫的只能跟在老侯爺身後,完全沒有現任侯爺的氣勢。

柳蓉看著這便宜父親不禁搖頭,好在不抱任何希望,也就沒什麼太多的想法了,只是走上前,站在老侯爺身旁。

只見老侯爺身前站著一位官員,官員身後跟著不少人,柳蓉在宮中日久,其它的看不出來,但是有一點卻是能看出來,來人並非文官,而是武官。

因為這個時代文官和武官的官府會稍稍有些區別,比如衣服上的圖案,最大的區別在於文官為了顯示文雅,總是習慣在腰間掛個玉墜子,而這裡的武官似乎沒這樣的習慣。

「常都司,我們文定侯府沒有什麼賊子,也沒什麼逃兵,你們這麼半夜三更的到文定侯府,還要搜我們文定侯府,恐怕於理不合。」老侯爺看著常都司開口道,他年紀到底大了,沒了以前的銳氣,特別是文定侯府靠著一個女子撐著,已經沒有能拿得出的男子後輩的時候,說話總是留著餘地,希望這樣能夠幫到自己的子孫,能讓子孫的日子能過的更順暢一些。

只是老侯爺不知道退讓會助長一個想要將你當一個軟柿子捏的人氣焰。

「什麼於理不合,文定侯府藏了逃兵賊子,自然應該搜查,我們這是為了京城的平穩,萬一這逃兵賊子其實是三皇爺反賊的人,我們也是為了京城的安危而來,老侯爺這話是說多了,還是讓我們搜一搜府上才是正事,如今這麼晚了,我們這些人還要回去休息,別耽誤了我們兄弟的時間?」常都司身旁一個明顯是狗tui子的人對著老侯爺大聲說道。

雖然柳蓉在京城文官中有名,在一些老兵,偏向京城守衛的將士們有名,但是到底是女子,還是有些人不相信柳蓉的厲害,所以才敢在文定侯府做這樣的事情。

柳蓉聽到這狗tui子的話,面色瞬間陰下來,不等老侯爺開口,直接上前一步就給那開口的狗tui子直接一巴掌。

這一巴掌卻是打的所有人都mng了,這些兵部的人完全沒想到文定侯府會突然出來一個女子,直接給說話的人一巴掌。

那被打的人就要還擊。

柳蓉看對方的動作不禁冷笑:「打啊,有本事你就打,我就能到宮裡告上一個御狀,兵部都司半夜三更到文定侯府撒野,還縱容手下對當今聖上封的公主動手1

常都司趕忙喝斥住手下,聽柳蓉的話,他才認出眼前的女子。

他到底是品級高,會有多的機會面聖,對眼前的女子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看到過柳蓉,所以柳蓉一開口,一眼就認出這個傳說中,上官大將軍定下親事的女子,皇上封的公主,文定侯府的三姑娘柳蓉。

雖然他不相信柳蓉真如傳說中那麼厲害,畢竟只是一個fu道人家,可讓手下的人還手打柳蓉的事情,他還是不敢的,他可是聽說太子對這個義妹好的很,連義妹的親弟弟出生,都特地去皇上那邊求了一個名字給柳蓉的弟弟,所以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柳蓉卻不顧及常都司的考慮,見常都司喝斥住了狗tui子,直接又給那狗tui子又一巴掌:「記住了,以後到文定侯府嘴巴放尊敬一些。文定侯府可不是你們能隨便惹的1

前一巴掌還好說,這一巴掌卻可以說是赤luoluo的打在常都司的臉上了,因為這是常都司喝斥住自己的狗tui子后,柳蓉打的,而且這字裡行間的話明眼人都能聽出來,這是說給常都司聽的,這是讓常都司對文定侯府的老侯爺放最重一點。

常都司的臉色瞬間難看的可以,卻又不能為柳蓉說的話發怒,因為柳蓉說的話,是對他的屬下說的,不是對他說的。

這一刻,文定侯府的人心都忍不住喘喘起,這些人可是兵部的人,兵部的人不講道理起來,可是最可怕不過,她們家小姐就是再厲害,也不能這樣直接得罪兵部的人埃

雖然三小姐定了上官大將軍這樣的親事,可大將軍到底是在邊疆,遠水救不了近火啊!

柳蓉的便宜爹更是恨不得上前去抽自己這個女兒幾個大嘴巴,人家都已經喝斥住手下不動手了,竟然還不見好就收,還這樣動手,把好局面一下子就給弄沒了,要他說,這些人要搜查府邸,就讓他們搜查,反正府里不可能藏有叛逃的官兵。

他卻是在自己家裡牛,外人面前孫子慣了,早就忘記了,這些人這樣大張旗鼓的來,說不定會隨便抓一個人就可以說是逃走的官兵,陷害他們,這樣就可以牽連一下上官煜,即便不如此,那以後文定侯府在京城之中也一個軟柿子了。

不過這會,想什麼說什麼都沒用了,文定侯府的人都害怕的看向常都司,怕常都司像以往到文定侯府的官兵,做出可怕的事情。

而常都司的人也看向常都司,只等著他們的都司的人給柳蓉一個大大的教訓,免得不過是被封了一個公主,到底不是真的公主,就傲氣到敢不將他們放在眼中,在他們面前打他們的臉。

只見常都司面色難看到極點,眼睛微眯,危險的看向柳蓉。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