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四章:上官煜受傷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搭太子吧。」 柳蓉直接兩個字回回去:「去死1 柳蓉發誓,自己雖然從到這個時代,過過很多不好的日子,但是生氣最多的時候,絕對是這幾日晚上,上官煜的存在,壓根就是氣的他牙痒痒的。 ...

卻說太子走後,太夫人和老侯爺知道文定侯做的事情,差點沒氣壞了,老侯爺是直接拿著拐杖對著文定侯就打。

「你真是長本事了,對外人沒辦法,保護文定侯府出不了力氣,對你女兒,你就有能耐了?」

「你可知道三姐兒一個人撐著文定侯府,多辛苦,若不是有三姐兒,你覺得你能有現在的舒服日子?」

「見鬼去吧,就你欠下的十萬兩銀子,就能讓你流落街頭1

老侯爺一邊打,一邊說,文定侯只能逃,門口卻是被老管家攔著,也出不去,只能硬生生的受著老侯爺的打,什麼也不敢說。

老侯爺卻是覺得不解氣,想想柳蓉這麼多日子在外面的艱辛,無法完全做自己,也無法輕鬆自在,明明是她自己想要給所有百姓種疫苗,也要說是當今聖上的想法,幫皇上做這些事情,這可全是為了文定侯府埃

可到頭來換了什麼,老侯爺是越想越氣不打一出來:「你說你,你有什麼用,在這個家中只會給府邸添亂,明明是侯爺,卻是一件像樣的事情都沒做出來,我都替你丟人1

「不僅替你丟人,也替三姐兒覺得丟人,怎麼就攤上你這樣的父親1

聽到老侯爺的話,文定侯不禁小聲嘟囔:「沒有我,這不也出不三姐兒,她孝順我不是應該的嗎1

「可她竟然說她已經孝順了,都不知道幫我說話,這也叫孝順?」

雖然這麼說,聲音卻是弱了弱。

老侯爺卻是更加生氣,直接又給文定侯來了幾下:「你好意思說,三姐兒哪裡不孝順你了,三姐兒一句話都沒說錯。在你對她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情后,她還能如此幫襯文定侯府,維護文定侯這個爵位。她就已經是孝順了1

「我告訴你,你以後若是再敢對三姐兒說句不是。不用你去告三姐兒御狀,我就直接去告御狀,直接說你不孝。」老侯爺看著文定侯怒道:「太子說的對,這文定侯的位置真是該給剛出生的七哥兒1

文定侯脖子一縮,再不敢說什麼。

老侯爺卻是覺得還不夠解氣,不過到底顧忌文定侯的面子,沒再繼續。

即便如此。這樣的事情還是快速傳到柳蓉的屋子。

冬兒惟妙惟肖繪聲繪色的說著老侯爺收拾文定侯的事情,滿臉的興奮,只覺得解氣,自從跟著柳蓉離開文定侯府住過一段時間后。她們可以說什麼虧都不曾吃過,也就是因為文定侯是她家小姐的父親,很多事情不得不憋著,這次只覺得將所有的怨氣都發泄出來了。

柳蓉對這個卻是沒多大的興趣:「以後不要再說這樣的事情了,沒什麼好聽的。」

柳蓉說著。重新專註到桌子上,這會她正拿著毛筆在宣紙上畫著東西。

冬兒見柳蓉沒興趣,不禁湊過頭去看柳蓉畫的東西滿臉疑惑:「小姐,您這花的都是什麼,怎麼我看著好眼熟。卻都不認得呢?」

「簡單畫。」柳蓉一邊畫著一邊解釋道。

只是用最簡單的筆法畫一些她想描繪的動物,這樣也比較容易畫完她想要畫的東西。

冬兒更加不解了。

柳蓉見冬兒不解,便解釋了一下,她卻是在給自己未來的弟弟準備一些禮物,一些寓教於樂的東西,還有一些特別的玩具,打算以後慢慢送給這個剛出世的弟弟。

冬兒看著這些,不禁羨慕:「八少爺真有福氣,遇到小姐這樣的姐姐。」

柳蓉聽著冬兒羨慕的聲音,不禁笑起:「你若是也喜歡這些東西,到時候也給你一份。」

柳蓉說著做的更認真了,她這弟弟說不定就要因為她,享受不到多少父愛。

正好,沒有父親疼愛,就母親疼愛,姐姐嘛,姐姐欺負就夠了。

想到這裡,柳蓉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

不得不說,突然有個弟弟是一件叫人新鮮,又覺得興奮的事情,柳蓉好一會才平復下心情,只是認真做了會事情,又擔心這新弟弟是不是醒了,有沒有出新狀況,這麼想著,就忍不住對冬兒開口:「你去我母親那邊看看,看看奶娘照顧的七哥兒可醒過,看完回來告訴我、」

冬兒聽到柳蓉的話,嘴角不禁抽筋:「小姐,半個時辰前才剛去看過八少爺,奶娘說了,現在八少爺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的時候,不會有什麼大的變化的。」

「讓你去,你就去。」柳蓉揮手,說完不等冬兒回答,又認真的做著這些事情。

一旁的小丫鬟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笑起:「小姐日後若是有了自己的孩子,絕對是個疼孩子的。」

冬兒如今也是一個大丫頭了,聽著小丫鬟說的話,隨即揮手:「去去去,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說完,冬兒帶著哀怨重複去看小少爺的旅程。

除此之外,文定侯府的另一件大事就是給八少爺取名字,無論是老侯爺,還是太夫人,都想給八哥兒取個好聽點的名字,也就柳蓉隨口將自己這弟弟的乳名給定下來,還定的是一個,估計她弟弟懂事後,會恨她一輩子的名字——八哥,鳥類,鸚鵡的名字。

不過這會八哥還小,壓根不懂這些,也反抗不了,於是就這麼轟轟烈烈的被犧牲了。特別是有一個完全信任他姐姐,覺得他姐姐什麼都做的對,什麼都做的好的母親的情況下。估計即便是知道這些,想要反抗,也反抗不了。

而正式的名字卻是難住了所有人,大約因為這是柳蓉的弟弟,所有人都抱了太多希望,於是大家對這名字就矯情起來,取的無論是哪個都不滿意。

最後能一錘定音都要感謝當今聖上,因為柳蓉這弟弟的名字最終是當今聖上取的,兩個字博裕。

卻是出自前朝劉向的《說苑敬慎》:「德行廣大而守以恭者榮,土地博裕而守以儉者安。」,寓意廣闊富饒,孩子的未來能越來越好。

柳蓉沒多大感覺,可府邸里的人一個個卻是興奮的不得了,不為其它,至今為止,能得皇上賜名的,那真真是僅有一個,那便是文定侯府的八少爺,這是多大的殊榮,這可是旁的人求都求不來的,這代表著恩寵。

柳蓉雖然和這些人的想法不一樣,但是也不願意表現出來,文定侯府既然是越來越好了,老侯爺和太夫人為這麼件事情能樂呵半天,讓身體更好,又何樂而不為呢。

千金難買我高興不是嗎?

不過後來柳蓉才知道,自己這弟弟能得到這樣的殊榮,全都要謝謝太子,這賜名可是太子替她弟弟求來的,只是為了鋪墊後來的事情罷了,當然這都是后話。

柳蓉這會焦躁的是,最近她府上半夜來了一個不速之客,這個不速之客姓上官,單名一個煜。

也不知道上官煜怎麼想的,最近老是往這邊跑,即便說好了五日後走,就應該安靜的呆在果親王府才是,這老是往她府上跑,這叫什麼事情。

當然,她也抗議過,至於抗議的結果,只有一句話。

「我這不是趁著回邊關前,滿足滿足你,看看強逼著我定下的親事,逼著我娶的女人么1

柳蓉很想直接抓花眼前這個厭惡,說話叫人抓狂的大將軍的臉,不過她也深刻的知道以自己的速度,完全不可能抓到上官煜,所以她直接放棄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沉默不搭理上官煜。

不過上官煜過來倒也有好處,至少會每天和她說太子拿了那些細作的消息后,處理的情況。

這次細作沒有想象中那麼快立刻的查,似乎是派了人跟這些細作,想要查出背後的人究竟躲在什麼地方,特別是三皇爺潛伏在京城的那些細作,一個個被盯得更緊。

從這些處理的手法也能看出來是皇上做的選擇。不過過了兩天後就突然變了,竟是一下子就將所有細作抓了。

聽上官煜一旁說的,柳蓉才知道是太子等不及皇上處理的情況,擔心柳蓉再發生危險,竟然不顧皇上的想法和布置,直接將所有人都處理了。

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上官煜還很不屑的看過柳蓉:「這點事情就感動了?」

「不會是強逼我娶你后,又想勾搭太子吧。」

柳蓉直接兩個字回回去:「去死1

柳蓉發誓,自己雖然從到這個時代,過過很多不好的日子,但是生氣最多的時候,絕對是這幾日晚上,上官煜的存在,壓根就是氣的他牙痒痒的。

不過好在,明日上官煜就走了,而今晚,或許也是上官煜會到她這邊的最後一晚。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到了時間,上官煜竟然都沒有出現,這反倒是叫柳蓉有些不習慣。

柳蓉不禁搖頭,自己也是,這不是被人總是虐待,結果就被虐待上癮了吧,不然上官煜沒有來,怎麼突然就覺得不對勁了。

如此想著,柳蓉趕忙再使勁一些搖頭,免得出現不正常的事件。

除此之外,柳蓉讓冬兒將筆墨紙硯整理到一起,卻是決定去看看自己的新弟弟放鬆心情,看到孩子睡著的臉龐,總是會不覺的放鬆的,這是人類在追求單純乾淨事物。

只是當柳蓉將將走出房間,便見一個人落下她的住的院子的圍牆,而且竟是自由落體落下的,而隨著這個落下后,又跳下一個人,這個人跳下來,就忍不住對著柳蓉快速開口:「三小姐,快,大將軍受傷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