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九十一章:到果親王府密室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氣,她兄長向來是這樣,有什麼事情都不同她說,除非是她自己發現的。 不過她也有其它的辦法對付這件事情就是了,想著,永城郡主看向董護衛:「董護衛,究竟是怎麼回事?」 只要不是太嚴重的事情,...

柳蓉找到永城郡主的時候,永城郡主已經照顧太夫人歇下,這會正在院子中等柳蓉,只看錶情便知道這段時間的等待,已經讓她焦急了。

這會見柳蓉過來,永城郡主趕忙快步上前,對著柳蓉詢問怎麼回事。若不是擔心隔牆有耳,說不定已經將上官煜的名字也帶出來了。

柳蓉哪裡知道上官煜突然回到京城的原因,不過這麼突然出現救了她倒是真的,就不知道有沒有抓到狼古煙客商的那幫人。

「我也不知道,不過上官煜能突然出現在狼古煙客商的府邸里,說不定和這些狼古煙客商有關。」柳蓉想了想,最終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也只有一個可能:「說不定這些人真的就如我想的,是狼古煙到大夏的姦細。」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耶律齊說不定還是個重要的人物,畢竟能被一個尖細稱作主子,無論如何地位都不會太低。

之所以會這麼猜,也是因為上官煜親自偷偷跑回京城,若不是重要的事情,堂堂大將軍不至於做這樣的事情,萬一被政敵發現,亦或者被尖細利用,那都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畢竟這種抗旨回京的事情,總不可能和她有關係,想也是,一個堂堂大將軍再如何小氣,也不可能因為她造假定親的事情,從那麼遠的邊疆回到京城的。

聽到柳蓉說的話,永城郡主才稍稍安心:「如果真是為了細作的事情倒也還好,最多這證據查到了。到時候我幫忙遞給皇上。」

柳蓉搖頭:「即便要遞上去,也應該是左庭軒,或者其它官員,不能是你。」

柳蓉也不多說,便開口現在前往果親王府。

按照以往的狀況,上官煜回來,除了辦事情外,應該會呆在密室里,真要知道所有情況如何,還是去密室問問比較好。

畢竟因為她說謊。扯淡扯出她和上官煜定親的事情后。若是上官煜那邊出現什麼問題,可能也會牽連上文定侯府,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所以必須去弄清楚上官煜為什麼回的京城才好。

永城郡主本就想立刻詢問上官煜狀況。這會聽到柳蓉的話。立刻應下。帶著柳蓉乘坐果親王府的馬車回果親王府。

有永城郡主不斷催促,馬車的速度自然是快的,只是柳蓉到得果親王府門前下馬車。卻是鬧了一個大烏龍。

這烏龍卻是因為永城郡主一急,忘了通知左庭軒柳蓉找到了引發的,一群百姓看到柳蓉,卻是立刻圍做一團,一個個詢問柳蓉是不是被人綁了,壞人在什麼地方,差點沒將果親王府的馬車掀翻了。

柳蓉仔細解釋了好一會,說自己被永城郡主救了,才將這件事情平息了,不過也趕忙讓永城郡主吩咐人去通知左庭軒,她回來了的事情。

做完這一切,柳蓉才跟著永城郡主進入果親王府。

一進果親王府,永城郡主便摒棄了左右,不讓這些人跟著,然後顧自帶著柳蓉到後院的一間屋子中。

梳妝台上的首飾盒子一轉動,梳妝台自動移開,便露出一個門,這個門便是通向密室的門。

一般大戶人家為了以防萬一,總是會修建密室的,不過果親王府這米事卻不是果親王自己修建的,而是朝廷賞賜下來就有,被果親王無意中發現的。

這座皇府前朝便存在,後來被大夏取代了,於是這府邸也就被賞賜了人,幾經轉手,便到了果親王手中。

柳蓉跟著永城郡主走進米事,便感覺空氣中傳來一股子許久不曾有人住的略微帶著潮濕的味道。

大約上一次來的時候來的太著急,這些都沒感覺到,這一次卻是格外的明顯。

如果不是這會都急著上官煜的事情,說不定柳蓉和永城郡主會由不得回憶起第一次兩個人見面的事情。

兩個人就是在這個密室見的面,如今卻是最好的朋友。

一進入通道,便見通道上有幾滴血跡,柳蓉和永城郡主面面相覷,趕忙快步走進拐彎處,便見董護衛警惕的目光掃來,待看到是柳蓉和永城郡主才放鬆下來。

「怎麼有血跡,可是我哥出事了?」不等董護衛開口,永城郡主忍不住快速上前詢問。

「應該是別人的血吧?」柳蓉看著董護衛的表情不禁開口,因為董護衛身上明顯沒有傷口,就說明血跡不是他的。那麼接下來一個可能就是上官煜的,可如果是上官煜,董護衛站在這裡的表情就不會如此淡定了,說不定早就派人去找她了。

董護衛不禁露出笑容:「不愧是未來的將軍夫人,這細微的觀察力旁的人可及不上,恐怕也就將軍能和夫人您比一下觀察力了。」

柳蓉聽到董護衛的話,不禁無語:「之前的話你也有聽到,我和上官煜定親的事情是假的,你就不必這般拘禮,說這樣的話了。」

永城郡主聽到董護衛的話本來有些生氣,想要開口,但是聽到董護衛對柳蓉的稱呼,卻是滿意的笑起,也不想其它的事情了。

反正上官煜沒受傷,她也就放心了,這會只要了解一下事情就可以了:「先不介懷這個事情了,我哥是在裡面吧?」

見董護衛點頭,永城郡主便帶著柳蓉進入密室,便見密室中,上官煜閉著眼睛,顯然在思考著事情。

當聽到開門聲,上官煜才睜開眼睛,待看到永城郡主柳蓉,不禁開口:「你們怎麼來了,柳夫人的狀況如何了?」

永城郡主快速的將文定侯府的情況回答了,之後便盯著看上官煜:「哥,你這麼突然回京城,究竟是怎麼回事?皇上知道這件事情嗎?」。

「是皇上召你回來的?還是?」永城郡主快速的詢問。

上官煜搖頭:「我回來這件事情皇上不知道,所以你們不要向外透露。」

「可是邊疆出了什麼問題了,或者知道了狼古煙露了什麼蛛絲馬跡才回來的?」柳蓉看著上官煜問道。

其實她不咋想問的,畢竟之前上官煜救了她的時候,她擔心自己謊言被揭穿,到時候成欺君之罪,和上官煜說了不少話,而上官煜最後給的回復實在是太奇怪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有些尷尬。

但是這件事情到底是會牽扯到文定侯府,所以在聽到上官煜開口說不是聖上召他回來的,也忍不住開口詢問。

一個大將軍秘密回京城,而且還是皇族,落在誰眼中,都可能會覺得是圖謀不軌,有那思想不好的,說不定懷疑上官煜功高蓋主想要對皇上動手。

若真是這樣,那就是造反,被發現,文定侯府被牽連,這可就是殺頭滅九族的大罪了。

「不是,這件事情你們就不用管了。」上官煜看了一眼柳蓉,淡淡的說道,卻是沒有回答。

聽到上官煜這般回答,柳蓉忍不住有些不高興,永城郡主卻是嘆氣,她兄長向來是這樣,有什麼事情都不同她說,除非是她自己發現的。

不過她也有其它的辦法對付這件事情就是了,想著,永城郡主看向董護衛:「董護衛,究竟是怎麼回事?」

只要不是太嚴重的事情,董護衛一般都會回答,但是一旦是比較嚴重的事情,就不會回答她,至少靠著這一點可以確定突然出現的事情,究竟嚴重還是不嚴重。

「反賊三皇爺和狼古煙的細作似乎聯手了,所以將軍回來看看。」果親王府除了永城郡主,也只有眼前這個跟著上官煜出生入死過的董護衛不那麼怕上官煜,會開口和永城郡主說一些事情。

不過這次董護衛回答問題的時候,眼睛卻是看著柳蓉的,眼底之間似乎有一絲深意,卻是叫柳蓉看不明白。

上官煜不禁喝斥了一句,董護衛趕忙退後一步:「大將軍不讓說。」

不過董護衛說這句話的時候,看著上官煜的眼底似乎有些笑意。

上官煜也不知道是被董護衛知道了什麼,臉上有些掛不住:「董護衛你如果太閑了,就立刻回嵐玉門關。」

董護衛趕忙應聲,表示不再說了。

這反倒是叫柳蓉和永城郡主更加好奇,實在是想不明白還能有什麼事情能讓上官煜回來,而且看起來似乎還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重要。

不過想不明白柳蓉也就不想了,而是對著上官煜詢問狼古煙一行商人的事情,那些細作是否抓住了。

畢竟這件事情不處理了,她恐怕是寢食難安,萬一在她不注意的時候出現,突然把她擄走了,她可不一定再有這次的好運氣。

上官煜看了一眼董護衛,董護衛才上前一步回道:「那伙商人沒抓到,將軍當時就帶了我,人畢竟太少。」

「再加上將軍的身份不能暴露,不然會惹出麻煩,所以最終放那些人離開了。」董護衛看著柳蓉認真的說道:「不過我們取了一下狼古煙商人有問題的證據,到時候可以讓官府繼續通緝那些人。這些人也就無法再在京城出入了。」

董護衛說著,取出一個包裹遞給柳蓉。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