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九章:柳蓉回來了!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一旁的董護衛看著柳蓉的表現,卻是差點沒笑的肚子疼,他還是第一次發現,柳御醫,竟然也有這般小女子的一面,而且這小女子的一面,竟是如此可愛。 柳蓉如果知道董護衛的想法,估計會直接讓永城郡主收拾...

客商等著耶律齊下決定。

耶律齊一咬牙,決定再去見柳蓉一次,再決定是否這麼做,畢竟和整個狼古煙的大事相比,一個女人,到底沒那麼重要。

只是耶律齊一走到柳蓉兩人在的屋子,面色瞬間難看,因為柳蓉一行人,竟然憑空消失了。

耶律齊不等其它,直接下令,整個府邸的人立刻撤離大夏皇都,不敢有一絲停頓。

而就在耶律齊走後,房樑上才下來四個人。

柳蓉和冬兒自然不叫人驚奇,叫人驚奇的是另外兩個幫柳蓉和冬兒離開地面,跑到房樑上的人。

這兩個人竟然是應該在嵐玉門關,鎮守邊疆的上官煜,以及董護衛。

「你不應該在嵐玉門關嗎?怎麼突然回來了?」柳蓉忍不住快速問道。

只是話一問完,臉色又不禁一僵,因為她想到一件事情,不對,應該說,她想到上官煜會暗中回京城的一個原因,那便是回來收拾她。

一想到這個可能,柳蓉就淡定不起來了。

雖然她覺得自己可能是多想了,但是想到上官煜連讓她簽軍令狀的事情都做出來,她就完全無法樂觀。

倒是冬兒看著柳蓉面上不禁微微疑惑,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自家小姐面上露出心虛,似乎還帶著點害怕的表情,這……這真的是她家小姐嗎?

柳蓉若是知道冬兒的想法,估計該哭了。

她這不是實在心虛嗎?自己直接讓一個人被定親。如今苦主來了,說不定就是來找她算賬的,再弄不好,會來個暗中寫出一封信,直接上呈定親的事情是假的。

那她就完蛋了。

不僅她完蛋了,整個文定侯府也完蛋了。

這可和之前應對耶律齊的情況不一樣,耶律齊有所圖,所以她有把握,而上官煜這邊,她真的是絲毫把握都沒有。

柳蓉這般想著。就更小心翼翼了。看著上官煜的面上,也不禁露出討好的表情,當然,這樣的表情在柳鍾氏面前。柳蓉經常露。而且每次求事情的效果都十分好。所以這會,柳蓉反射性的也露出這樣的表情。

上官煜看著柳蓉這般表情,心底不禁微微一動。面上卻依舊面無表情,就彷彿等著柳蓉開口說話一般。

柳蓉見上官煜這般表情,心就更沉了,好一會才哭喪著臉開口:「我能不能選擇一個好一點的死法?」

柳蓉的話一出,董護衛直接笑出聲,卻是立刻捂住嘴。

冬兒卻是滿面疑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上官煜眼底露出笑意,面上卻是依舊冷淡:「你覺得毀了我的聲譽,只是這麼一句話就能算了嗎?」。

柳蓉更加僵硬:「那你想怎麼樣?最多我立個軍令狀,保證守孝的三年內想辦法讓你退掉婚事。」

上官煜的臉色一黑,完全不說話,只是看著柳蓉的眼神比之前冷無數倍。

柳蓉無語,完全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但是想到自己如今的生殺大權都掌控在上官煜身上,只得繼續腆著臉:「這都還不行嗎?對男人來說,兩三年還是不大重要的,俗話說的好,男人就像酒,越久越醇,越醇越香,四十才是一朵花。」

上官煜的臉色更黑,這柳蓉說的都是什麼話,用的都是什麼形容詞。

哭,這樣說還不行嗎?

柳蓉只想上吊,早知道,真的應該說自己和楊少閔這些人定親的,這樣就不用看到這張死魚臉了,當初怎麼就開口說自己和上官煜定親了呢,這會求對方幫忙隱瞞還要這麼費勁。

只是柳蓉可不敢表現出來,這麼多人里,也就上官煜最叫她頭疼了。

一旁的董護衛看著柳蓉的表現,卻是差點沒笑的肚子疼,他還是第一次發現,柳御醫,竟然也有這般小女子的一面,而且這小女子的一面,竟是如此可愛。

柳蓉如果知道董護衛的想法,估計會直接讓永城郡主收拾董護衛。

只不過柳蓉不知道,而且這會還有上官煜要對付,只是看著自己說了那麼多,上官煜還是冷冷的表情,不禁肩膀一跨:「我能不能選擇有期徒刑,現在直接澄清我們不曾定親,真的會死人的。」

「唔,你是不是怕我賴上你?不然我立個軍令狀?若是賴上你,那就把我軍法處置?」柳蓉真的快頭疼死了。柳鍾氏不久就會給她生個弟弟,她還沒好好當過姐姐呢,可不想就這麼掛了。

如此一想,柳蓉直接耍賴:「最多只能這樣了,如果這樣都不行,那就只能讓永城郡主去上吊了,她已經應下,如果你為這件事情,對我不依不饒,她便當你的面上吊。」

估計拿苦主妹妹性命威脅苦主這樣的事情,還是讓苦主妹妹自殺這樣的事情,古今中外,也就只此一例了。

就再柳蓉不抱希望,覺得上官煜會一直沉默到底,卻聽上官煜開口:「讓我幫忙瞞著這件事情,假裝定親也可以。」

柳蓉輸出一口氣。

「但是你要立下字據,立一個軍令狀。」

柳蓉嘴角抽筋,果然天上不會掉餡餅,上官煜不會隨便答應幫她圓謊,柳蓉看著上官煜,等著上官煜說立什麼軍令狀。

「我要你三年之內,未曾和我取消婚約之前,不得戀上其它男子。」

「啊?」柳蓉目瞪口呆,今天估計是她這一整年,表情最豐富的一年。

上官煜卻是完全不管柳蓉的表情,對著柳蓉再次開口:「你還是趕緊回去吧,柳鍾氏已經開始生產了……」

文定侯府

卻說整個府邸還不知道柳蓉不見了的事情,當然,也不會知道柳蓉如今被一個不應該會出現在京城的人救下。

大家都來回忙碌的,不時的送棉布,熱水,幾個產婆額頭都是細密的汗珠。

恐怕她們這輩子都沒有像這會這麼緊張一個產婦是否能將孩子生下來,實在是柳蓉對她們太好了,教了她們新的吃飯的東西,她們感激。

所以就是永城郡主來了,這些產婆也絲毫沒有分心。

太夫人見永城郡主來了,微白的臉色勉強對著永城郡主露出一個笑容,忍不住詢問永城郡主怎麼來了,到底是緊張過度,一直沒有人好說話,忍不住對著永城郡主說了柳蓉也不知道去蓉府怎麼樣了,派了珊瑚去找,怎麼現在還沒回來。

又不禁說起柳鍾氏不好生產的事情,如今都已經生產有三個時辰了,卻一點結果都沒有,古代三個時辰,可就是現代六個小時。

永城郡主被問及怎麼這個時候到文定侯府的時候,面上微微一僵,好在太夫人心裡有事情,沒發現,不過說到後面,永城郡主也忍不住緊張,想到自己跟在柳蓉身邊學了不少時間。

於是一咬牙,也走進產房。

當然,永城郡主要進產房,所有人都是攔著的,畢竟永城郡主和柳蓉不同,柳蓉曾經救下過二夫人,是大夫,而永城郡主卻是千金之軀。

最後擰不過,才讓永城郡主進了產房。

永城郡主一進產房,看著產房裡的畫面,臉色都忍不住蒼白起來,這一刻,她無比佩服柳蓉,這樣的情況下,竟然還能救下所有人都說救不下的二夫人,這得多麼淡定冷靜才能做到。

若是以前她覺得自己雖然很多地方不如柳蓉聰明,但是在大場面,大事情上的淡定不比柳蓉差,那麼如今,這一點明顯對比出來了。

她最可以驕傲的一點,也是不如柳蓉。

不過永城郡主也不氣餒,因為她雖然不如柳蓉,但整個大夏的閨門小姐,恐怕也難找出一個及得上她的。

即便只是在柳蓉身邊漏著學上一些,那也不是大夏那些貴小姐能及得上的。

如此想著,永城郡主無比慶幸自己能從一開始就和柳蓉一起。

想到柳蓉,永城郡主忍不住擔心柳蓉,畢竟這麼久都沒有消息,若真的出事了,可如何是好。

不過想到太子和左庭軒都出動了,才稍稍安一些,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到接生上。

柳鍾氏卻是臉色越來越蒼白了,這麼長時間的生產,怎麼可能還有力氣,就是一旁的陳媽媽一直喂參湯,她也覺得沒有力氣喝了。

陳媽媽嘴上不斷的念叨柳蓉怎麼還沒回來,柳鍾氏卻是想要搖頭,女兒有事情要忙,便忙好了,可不要為了她耽擱了。

柳蓉為她做的已經夠多了。

只是柳鍾氏的想法,大家聽不到,所有人都只能擔憂的看著柳鍾氏越來越慘白的臉色。

永城郡主看到柳鍾氏越來越蒼白的臉色,面色也越來越難看,但是她實在是束手無策,即便在柳蓉身邊呆了那麼久,也只學了一些醫學傷口包紮的事情。早知道會遇到這樣的情況,當時就多學一些了。

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

陳產婆看著柳鍾氏的狀態,也面色難看到極點,她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將嬰兒正好,可看柳鍾氏的樣子,恐怕是堅持不了那麼久了,這可如何是好。

正當陳產婆擔心不已,外面卻是突然響起無比興奮的傳報聲:「三小姐,三小姐回來了1

永城面上一喜,柳蓉回來了!未完待續……

PS:為小安撒花吧,今天的第三章送上,求粉紅票鼓勵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