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八章:全民運動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住了,跟在了左庭軒表妹陳月身邊。兩個人一起到了城門口守著。仔細查看來往行人。避免有人趁亂將柳蓉弄出去。 之所以不讓珊瑚立刻迴文定侯府,也是因為文定侯府如今的狀況很讓人擔心,恐怕承受不住柳蓉不見...

好在順天府離蓉府不大遠,珊瑚不多久便到了,衙門的差役都知道左庭軒和柳蓉的關係,不等珊瑚多說,便立刻引去直接見了左庭軒。

左庭軒一聽柳蓉不見了,臉色瞬間難看,再聽到蓉府的情況,不等珊瑚多說,立刻派人將城門鎖了,只許進不許出。

除此之外,還派了人去通知永城郡主,甚至還讓人進宮,遞了牌子給太子,一時間,整個京城都戒嚴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驚訝出了什麼事情,待得知道是蓉公主不見了,整個蓉府,專門培訓給人注射天花疫苗的人,全都不見了,百姓瞬間就怒了。

誰這麼喪心病狂,竟連全心全意為他們百姓,救助他們這些平民百姓的人都要毀掉。

這豈不是想讓他們的子孫都得不到天花疫苗,最終還是要害怕天花,一旦天花爆發,就日日擔憂天花爆發,讓子孫們丟了性命。

想到這裡,百姓們更怒了,不等官府頒布任何命令,直接自發的開始在京城內尋找,看到個稍微可疑的人都往官府送。

百姓如此配合辦案,這恐怕是歷史上的頭一回。當然,最大的結果就是,整個順天府的治安瞬間提升一倍,整個順天府牢房也瞬間人滿為患。

但是大家還是努力的繼續查線索,一個個全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敢對柳蓉下手的人的架勢。

有些個外鄉人遇到這樣的事情,見百姓如此群起激動,都忍不住詢問究竟怎麼回事,待得知道蓉公主出事了,大多不解,卻是叫這些百姓激動的開口:「這個京城,你不知道誰都沒事,獨獨不能不知道蓉公主。」

有那崇敬柳蓉的,直接拽著外鄉人科普了一遍柳蓉是誰,做過什麼事情。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幫了京城百姓多少事,只聽的外鄉人目瞪口呆,順便逼著對方能重複出來,才放外鄉人離開。

當然,這都是後來傳到永城郡主耳里,永城郡主當笑話說給柳蓉聽的事情。

珊瑚到衙門說了這件事情,便打算迴文定侯府,最終被左庭軒攔住了,跟在了左庭軒表妹陳月身邊。兩個人一起到了城門口守著。仔細查看來往行人。避免有人趁亂將柳蓉弄出去。

之所以不讓珊瑚立刻迴文定侯府,也是因為文定侯府如今的狀況很讓人擔心,恐怕承受不住柳蓉不見了的這個消息。

至於永城郡主卻是直接去了文定侯府,坐鎮文定侯府。管理文定侯府的事情。以免府邸里因為柳鍾氏生產的事情亂了,到時候因為外部原因,文定侯府出事,柳鍾氏出事,柳蓉不願意嫁到果親王府,她豈不是就丟了一個嫂子。

卻說那狼古煙一行人並沒有直接帶著柳蓉出京城,主要是擔心暴露了,柳蓉被救回去,畢竟柳蓉在京城的名氣太大了。而且越是了解柳蓉,便越是讓人驚嘆柳蓉在京城的作用。

最重要的是,柳蓉救過傷兵營的人,那些傷兵營身體好了的,如今好多都成了京城城門的城衛。這些人可都是見過柳蓉。認識柳蓉的。

所以狼古煙一行人是先將柳蓉帶會宅子中,打算先將柳蓉換身裝束,讓所有人認不出柳蓉后,再神不知鬼不覺的帶柳蓉離開京城,只是不多久,他們就後悔了,特別是整個京城的戒嚴,城門戒嚴,百姓全部四處尋找,就如同捅了馬蜂窩一般,各種仔細注意,讓他們連動的都不敢動的時候。

這恐怕是狼古煙這些人,第一次發現,百姓的力量竟也能這麼強大,讓他們這些人完全不敢動彈,這可比官府的力度更大。

畢竟官府想抓的話,百姓們想藏人,自然多的是辦法躲過官府,可官府和百姓同心同力,這群人就真的寸步難行了。

狼古煙客商的主人,也就是當初扮成小廝的年輕男子,抓了柳蓉的耶律齊眉頭緊緊皺起,雖然他有估計柳蓉在整個京城的聲望,卻完全沒遇到柳蓉在大夏皇都竟會如此重要。

即便是大夏皇帝失蹤了,恐怕嚴謹起來的也就是官府,百姓該怎麼樣怎麼樣,而柳蓉失蹤竟是整個京都動員,若是再這樣下去,恐怕他們帶走柳蓉這件事情,就會被發現了。

客商忍不住對著主子耶律齊詢問該怎麼辦。

耶律齊瞥了一眼對方:「無論如何,我都要將這柳蓉帶回狼古煙,既然她有如此作用,說不定今後攻打大夏,她就會是我狼古煙一枚最好的棋子。」

客商不禁苦著臉,他倒是想將柳蓉送回狼古煙,可這也要能送才好啊,整個京城戒嚴,他們根本送不走柳蓉,不說送不走柳蓉,若是官府嚴查搜索起來,恐怕麻煩就大了。

柳蓉還不是直接就會被發現,帶走。

而他們的身份恐怕也就暴露了,那樣的話,過去的所有布置都功虧一簣,就是主子的未來,都可能葬送在大夏皇都。

如此想著,客商的臉色便更加難看了。

就是一個女子而已,怎麼影響就能這麼大,即便是狼古煙國母,恐怕也沒有這樣的影響力。

只是如今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最重要的事情是立刻處理柳蓉藏身在這裡,如何能不被官府的人發現,京城的人發現的問題。

耶律齊卻是走到柳蓉和冬兒呆的屋子,自從知道京城戒嚴,他們便將柳蓉和冬兒鎖在院子最裡面的屋子中。

冬兒一見耶律齊來了,不禁立刻站在起身來,擋在柳蓉身前,即便知道這樣沒有任何作用,但至少能夠在出事之前,先一步她家小姐離開,能作為最後一個屏障保護她家小姐。

耶律齊不置可否,只是看向柳蓉:「蓉公主,你該知道,我是仰慕你,才想帶你離開京城的。」

「只要你同上官大將軍解除婚約,願意嫁給在下,在下立刻放蓉公主你回去。」

冬兒不禁回頭看向自家小姐。

柳蓉挑眉:「這位公子可是已經承受不住外面的壓力,知道無法帶我離開了?」

冬兒面露驚訝,不禁看向耶律齊,見耶律齊面上也略帶驚訝。臉上不禁更驚訝了,她家小姐怎麼能猜到這點?她可是一點都沒有發現,還以為這個狼古煙人,就是單純的來和她家小姐表明仰慕的心跡呢。

「太聰明的女人真是一點都不可愛。」耶律齊見自己的表情已經出賣自己,,不禁大方的開口。

柳蓉倒是有點欣賞眼前之人了。

耶律齊卻是不等柳蓉多多欣賞自己,看著柳蓉開口:「我會放你離開,也會放你哪些徒弟離開。」

「只是,我想你記住一個名字。」耶律齊定定的看著柳蓉。

柳蓉皺眉。

「耶律齊,我的名字叫耶律齊。不久的將來還會到大夏。會來接你到狼古煙。並且娶你的人。」耶律齊看著柳蓉大聲說道,在游牧民族的世界,只有最美麗智慧的女子配的上最勇敢的勇士。

他覺得柳蓉就是最美麗最智慧的女子,而他就是那最勇敢的勇士。所以。他以狼古煙特有的規格,像柳蓉示好,表達心跡。

突如其來的狀態,讓冬兒好一陣目瞪口呆,反應不過來。

柳蓉卻是皺眉,他對耶律齊這樣的人絲毫沒有好感,對方只不過是看到明亮的東西,覺得值得炫耀的東西,而來這裡對一個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宣布一下領土主權罷了。

就如同日本一直叫喊著釣魚島是他們的,並且還用不好的手段。

若是一般沒有現代小言摧殘,沒有多彩的電視連續劇轟炸,恐怕就被這種場景迷惑了眼睛,但是在柳蓉看來。只覺得有些無語。

「公子打算現在放我們了是嗎?」不等耶律齊沉浸在自己說話大氣,自我感覺良好的氣勢中,柳蓉看著耶律齊直接開口詢問。

耶律齊臉色瞬間有些難看,卻是沒想到柳蓉竟然會這麼不給面子。

以往面對狼古煙的女子,哪一個不是拚命靠近的,而這蓉公主竟然敢不屑一顧。

「既然如此,還請耶律公子快一些,我娘如今懷有身孕,還需要我看顧。」柳蓉就是討厭這般表現的耶律齊。

大約是因為對方來的民族,她到這個世界,就是大夏民族,前一世是漢族,但是起源也是夏,所以她不覺得產生認同感,也因為這個原因,對於非大夏族類的人,無法產生任何好感。

耶律齊面上掛不住,直接甩袖而去。

柳蓉卻是不在意。

倒是冬兒忍不住各種擔心:「小姐,既然耶律齊都願意放我們離開了,你做什麼還說那樣的話刺激人家,讓人家不放我們走。」

「放心,他最多也就再撐一會,他肯定會放我們走的。」柳蓉淡淡的說道。

冬兒忍不住好奇自家小姐為何如此自信:「小姐怎麼如此確定?」

「這個耶律齊明顯不想要我性命。而這會會來找我們,又說這樣的話,顯然是沒有辦法立刻帶我們走了。」

「既然如此,我們還需要擔心什麼呢?」柳蓉笑著說,她只是相信自己的觀察力。

「若是你不信,我們可以打個賭。」

冬兒趕忙將頭搖的像個撥浪鼓:「我才不自己找虐,誰和小姐你打賭不是輸,左大人如今還欠著小姐一大堆的要求呢。」

「要我說,上官大將軍性格有些冷,小姐還不如直接提要求,不許左大人取陳二小姐,然後再提個要求,讓左大人娶您呢。」

冬兒的話一出,柳蓉差點沒直接噴了,好在沒喝茶水,否則噴冬兒一臉。

「別瞎想了,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的,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迴文定侯府,我娘的身子,我實在不放心。」柳蓉認真的說道。

卻說耶律齊差點沒被柳蓉氣死,但也確實像柳蓉說的,他不捨得要柳蓉的性命,對於他來說,柳蓉這樣的女子,降服了,才更有價值。

但是又因為面子,不願意立刻放柳蓉。

客商卻是急得團團轉,京城的衙門不見柳蓉有消息,這會已經開始挨家挨戶搜人了。

這要是突然到府上,他們把柳蓉藏到哪裡去,這豈不是全軍覆沒的節奏。

這般想著,客商忍不住開始繼續勸說耶律齊,只不過勸的方向和耶律齊的想的方向完全不同,他勸說的方向,卻是讓耶律齊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柳蓉殺了,埋了。

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柳蓉是被他們抓了,他們在京城的基業也就不會有任何損傷,還能斷了大夏皇帝的一個臂膀,一舉三得。

耶律齊眉頭不禁皺起,不得不說,客商說的這一點確實叫人動心。

ps:

感謝ima329、495180投的粉紅票,書海路人打賞的一百起點幣,萬分感謝。今天的第二更送上。順便推薦一本好友作品,《將門貴秀》,不錯的一本書,值得一看哦。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