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七章:柳鍾氏難產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住握住柳蓉:「小姐,我要跟在你身邊伺候你,前幾次讓你一個面對危險,冬兒已經很難過了,這次能陪在小姐身邊。冬兒,冬兒很開心。」 冬兒說著話,狠狠的瞪向狼古煙的公子:「你等著,我家小姐可是大將軍的...

見狼古煙的公子突然上前拽住柳蓉,冬兒驚的大叫,想要上前幫柳蓉。

不說冬兒的速度及不上那狼古煙的公子,就是柳蓉也比不上,只這片刻柳蓉已經動手,當然,她會的也就那三樣,如今面對面,自然是上前一步撩陰腿。

這狼古煙的公子顯然是詳細查過柳蓉的,柳蓉一動手,便被對方攔祝

一時之間卻是被控制著沒有辦法動彈。

而屋中的動靜大約影響到外面,不一會,外面便衝進一群人來,只見那狼古煙客商也在其中,一進來,便對著控制著柳蓉的人開口詢問:「公子,你沒事吧?」

控制柳蓉的狼古煙公子卻是沒有回答,而是對著那客商詢問:「馬車準備好了嗎?所有的路線可都安排妥當了?我可不想出現一絲紕漏,這一次,我要帶一個大夏公主回去。」

「都準備好了,城門今日的守衛也都塞了銀子,不會檢查我們這輛馬車的,公子您就放心好了。」客商看著狼古煙的公子認真的說道。

聽著兩人的對話,柳蓉眉頭終於皺起:「公子這般行徑果然是化外民族的行徑,既然狼古煙如此缺女人,公子要這樣帶我走,那走便是了。只是我這丫鬟愚笨難看,公子放了她如何?」

她若是一直不回去,恐怕柳鍾氏會擔心,到時候影響了胎兒就不好了,有冬兒在,說不定可以說個什麼謊話,先圓騙過去。

狼古煙的公子卻是笑起:「公主說笑了,既然將您都帶走了,總要帶個伺候的丫鬟的。」

冬兒也忍不住握住柳蓉:「小姐,我要跟在你身邊伺候你,前幾次讓你一個面對危險,冬兒已經很難過了,這次能陪在小姐身邊。冬兒,冬兒很開心。」

冬兒說著話,狠狠的瞪向狼古煙的公子:「你等著,我家小姐可是大將軍的女人,你敢這麼擄走我家小姐。大將軍是不會放過你的。終有一日,我大夏軍隊會踏上狼古煙的土地,讓你們家滅國亡的。」

「沒想到公主身邊伺候的丫鬟都如此伶牙俐齒。」狼古煙的公子說話間微微一頓:「不過公主。如果你還想自己的貼身丫鬟伺候,還是讓她小心一些為好,雖然我不會對一個小丫鬟動手,但是我的那些屬下可就不一定了。」

柳蓉皺眉,最後管住冬兒,不讓冬兒繼續再說。冬兒從她來到這個世界就一直跟著她,她可捨不得冬兒出事,若是可以,她真心不願意在身陷囫圇的時候。還帶著冬兒。

狼古煙公子見柳蓉制止了冬兒,拉著柳蓉離開屋子,馬車竟然是停在院子里的,看這樣子,竟是不打算讓柳蓉走到外面上馬車,這明顯是要減少柳蓉露面的次數。防止人知道柳蓉出事,亦或者後來查起來,查出什麼蛛絲馬跡。

卻說柳鍾氏不知道自己女兒出事了,不過,這會即便她知道了。恐怕也沒有力氣著急這件事情了,因為她的羊水破了。

如今整個文定侯府已經亂成一團,因為按照陳產婆的接生經驗來說,柳鍾氏這一抬只看接生摸到的狀況,便已經是兇險至極。

這恐怕是要難產。

太夫人聽到這個消息,身子忍不住晃了晃,若是柳鍾氏出事情,以柳蓉孝順的性子,以及對柳鍾氏在意的模樣,恐怕要壞。

但是這樣的事情,太夫人也沒辦法和老侯爺。老侯爺經過這段日子的靜養,雖然身體好了許多,但是還是不能被刺激,若不然說不定會也會倒下,那就更麻煩了。

越是這樣的情況,太夫人便越恨自己的兒子不爭氣,到了現在的狀況,竟是不在家中呆著陪夫人,反倒是去了柳府,二老爺家中。

如今的太夫人已經擔心到極致,也管不了府里的事情。好在柳蓉早就用現代企業化的慣例方式管理文定侯府,讓府上的流程已經按照自己的一套規矩在進行,所以雖然大家亂成一團,但是該做的事情,該準備的事情一樣都沒落。

只是大家終歸是擔心柳鍾氏,想了想,便令珊瑚前去請回柳蓉,好歹柳蓉連御醫判定的沒有救的二夫人都救下過,只要有柳蓉在,就一定會沒事情。

太夫人吩咐完,便忍不住在產房外來回踱步,怎麼就恰恰好在柳蓉出去辦事的時候,突然間就要生了呢。

雖然柳鍾氏有努力不喊,給自己生孩子留下些力道,可這將近十五年不曾承受過的痛楚,哪裡是忍的了的。

最重要的是柳鍾氏和旁的人又不同,她的宮口雖然裂開,但是孩子卻是橫著的,出不來。

陳產婆只得小心翼翼的將孩子的位置一點點挪正,別看這東西說的簡單,但事實上挪正的力道不能大,幾近是讓孩子慢慢的滑著換一個方向,然後將孩子的頭調整到宮口方向。

這樣的事情可無法用蠻力,若不然,很可能出現問題,要知道嬰兒的身子可是軟的,說不定就會造成一輩子的傷害。

只是這麼一弄,似乎臍帶又有些纏在孩子身上,幾乎是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出現。

若不是有經驗老道的陳產婆,這會恐怕都完蛋了。

而陳產婆也是滿頭大汗,無論如何,她都要救下柳鍾氏,也要救下這孩子。柳蓉教了她們那麼多東西,這是她唯一能夠報答的地方了。

只是即便如此,她也忍不住期望柳蓉趕緊回來,處理這些事情。若是蓉公主的話,肯定會有更多的辦法,說不定會更好。

所以她如今要做的就是穩定,盡量不傷害到夫人的情況下,讓孩子出來。

若是不能讓孩子出來,那便維持夫人的狀態,和孩子的狀態,等到柳蓉回來。

只是生孩子是耗費精力的事情,她實在不知道柳鍾氏還能熬多久,所以在小心翼翼之中,也利用學到的和自己以往的經驗,想方設法的讓孩子更容易出來。

大家都忍不住期待柳蓉趕緊回來,只是柳蓉卻是不會聽到,柳蓉這會正被馬車載動,行駛在離開京城的車道上。

柳蓉感受著外面的狀態,眉頭緊皺著,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心神不寧,只是看一旁的冬兒緊張壞了,小臉紫白紫白的,面上不曾表現出來。而是安撫冬兒不要害怕。

「冬兒才不是害怕,冬兒是擔心小姐,是心疼小姐。」

「小姐怎麼就如此命苦,好不容易日子越來越好,卻總是碰上這樣的人,您那兩個徒弟也是,教導人也不查清楚了,再來告訴小姐,卻叫小姐受這樣的罪,面臨這樣的危險。」

柳蓉對兩個馬虎的徒弟也是有些生氣,不過到底是太子和永城郡主都查不到的人,所以對兩個人也就沒氣了。

這會卻是要想,怎麼離開迴文定侯府,柳鍾氏就要生了,萬一有什麼問題,她不在,所有人都解決不了就麻煩了。

柳蓉卻不知道自己想的最糟糕的情況以及發生,雖然她離開文定侯府算不得特別長的時間,但這麼折騰也已經有兩個時辰,而柳鍾氏的狀況也越來越不好。

若是陳產婆的經驗沒辦法救下柳鍾氏的話,就極有可能因為這次的事情,讓柳蓉錯過救下柳鍾氏的機會。若真是這樣,柳蓉恐怕會後悔一生。

而就在這個時候,珊瑚也趕到了柳蓉專門為培訓人學打針的地方,其實就是原來的蓉府,只是一到,便發現屋裡屋外都是空空的一片,完全不正常,心中一驚,知道恐怕是出事了,趕忙去順天府報案!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