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五章:治療天花培訓班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是過了過的。順便讓人先將這些人盯著,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也好處理,不至於手慌腳亂。 而打針培訓的地方如今卻是來了一個新人,新人反應能力很是不錯,竟是很快的學會了打針,以及對於病人護理部分的事情,...

柳蓉回到家中便是繼續陪柳鍾氏,用冬兒的話來說,柳蓉面對柳鍾氏懷孕的事情,比自己懷孕還緊張,當然,這是誇張的說法,柳蓉不曾懷孕過,也看不出來。但是柳蓉卻是每天都是盡量空出時間陪柳鍾氏,更是想著法子讓柳鍾氏放鬆心情。

知道的人都忍不住羨慕柳鍾氏,有這樣孝順出息的女兒,更有些家中有子嗣的忍不住後悔下手晚了,能夠對自己母親如此孝順的,自然是個好的,以後嫁到自家說不定也能如此對她們這些長輩。

更有些嘴巴犀利的忍不住在威北侯夫人面前念叨這樣的事情,每次威北侯夫人的面色就忍不住難看,誰能想到柳蓉如今的身份能夠如此尊貴。雖然說駙馬不能夠攝政,但是畢竟是皇上義女,不是真正的公主,說不定到時候就能有些不一樣的地方,在想到柳蓉如此孝順,說不定以後也會對她如此孝順,她便忍不住後悔。

威北侯夫人一後悔,就忍不住拉著枕兒的母親嘮叨這事情,在她看來,若是她當初鬆口,說不定柳蓉就嫁給左庭軒了。

枕兒的母親不禁嘆氣,當初那般看不上人家,如今又如此後悔,這又有什麼用呢,這世間的事情,一旦做了,出結果了,也就有定數了,就再也改變不了了,這都是命。更何況如今左庭軒的婚事已經定下,變得安穩,這會再提這件事情不是找麻煩,想要家宅不寧嗎。

所以枕兒母親便直接讓威北侯夫人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了,只把威北侯夫人悶壞了,最後也知道這樣的事情多提不好,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後悔。

柳蓉卻是不知道這件事情,這會太子的人以及永城郡主派去查狼古煙客商的人都回來了,卻是都沒能查出狼古煙客商的問題。只知道狼古煙客商在狼古煙似乎背影也不錯,至於這客商桑似乎是憑空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過,怎麼都查不到人。

柳蓉如今也沒精力將注意力放在這個小廝身上。畢竟柳鍾氏的肚子已經大的走動身子都困難,腿腳如今都浮腫了,需要她仔細注意。

若是一般人家,孕婦這般模樣,自然是想辦法讓孕婦歇著,柳蓉卻是每日陪著柳鍾氏散步。

產婆都很疑惑柳蓉為什麼要這樣拽著孕婦走動,後來才知道竟是為了順產容易一些。這樣能鍛煉孕婦的體力,不至於如同以往的夫人,喊個幾聲就沒力氣了。好多貴婦人難生產,其實也和婦人的體力不成有關係。

產婆知道這一切后。直接將這些都記在了心裡,每次到別的府邸伺候府邸夫人生產,便會拿這些東西要求那些貴婦,不知不覺,這竟成了產婆給夫人們產前護理的一個很重要的項目。

後來大夏婦人生產能比以前難產率降低。也和這種早期的陪護知識有很大的關係,即便是陳產婆後世的傳人,每每說起這些事情,都忍不住會感嘆,就是當初蓉公主的這些舉措。才讓千萬孩子沒有夭折,讓千萬的孕婦生產危險降低。

當然,這都是后話。

而柳蓉對於太子同永城郡主的人都查不出的問題,心中還是過了過的。順便讓人先將這些人盯著,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也好處理,不至於手慌腳亂。

而打針培訓的地方如今卻是來了一個新人,新人反應能力很是不錯,竟是很快的學會了打針,以及對於病人護理部分的事情,由於上手快,對一切事情安排的又很是妥當,卻是讓柳蓉的兩個徒弟都忍不住對柳蓉提及這件事情,對這新來的人誇獎的不得了。

若不是兩個人知道柳蓉如今忙碌的不得了,恐怕會直接將人帶來讓柳蓉看看了,畢竟在這行里做的越久,便越容易發現,真的能善於發現且動手能力強,聰慧的,真的並沒有那麼多人。

柳蓉也是過了過耳,直到兩個徒弟開口,說是那最聰慧的,學習能力最快的,想要見她,並且想要跟著她學如何給人做手術什麼的,柳蓉才真正抽出時間留意對方,對著徒弟詢問了一番想要拜師的人的具體情況。

柳鍾氏見柳蓉看著在意這新出來,學習能力強的人,不禁對著柳蓉開口:「既然想要去看看,便去看看吧,這兩日肚子都沒什麼反應,應該不會突然出問題的。」

「更何況,就是真要生了,不還有這麼接生的產婆在嗎,總不至於讓你出手的,你想去看看人,便去看吧,不要擔心我了。」

柳鍾氏從最早的時候便知道柳蓉對於給人看病治病的在意,而這段時間柳蓉做的一切,自然也就讓她更加明白柳蓉想將外科發展壯大的想法,在這樣的情況下,人才是很重要的。畢竟她看著自己的女兒給人看病就很是複雜,這樣的東西,想必也必須比較聰明的人才能容易一些學會。

所以突然出現這麼個能幹的,可想而知,自己女兒定是重視的,所以柳鍾氏才對著柳蓉說出這些話來。

這是一種默默的理解,默默的支持。

柳蓉想了想,覺得柳鍾氏說的也確實不錯,最後便決定速戰速決,去培訓的地方看看這個新來的,聰明的人,看看對方有沒有學習外科手術的天賦。

畢竟這個時代沒有現代的那麼多醫療設備,所以培養一個能給人開刀做手術的人也就很難很難,除了聰明,就是需要專研的態度,當然,還要膽魄。沒有膽子的人,怎麼能給人開刀,早在自己嚇到的時候,就害了病人了。

柳蓉想著,對著柳鍾氏點了點頭,仔細吩咐了珊瑚好好照顧柳鍾氏,又特地將陳產婆叫道柳鍾氏身邊親自陪著,柳蓉這才離開文定侯府。

離開文定侯府,便聽兩個徒弟不斷的說著新人的好,字裡行間倒也了解一些,那便是新人年紀不大,還很聰慧,動手能力強,性格也是很懂事,估計是很會來事,如果不是這樣,又怎麼肯能會讓她兩個徒弟這麼異口同聲的說對方好。

一行人的速度不快不慢,到底不是什麼特別急切的事情,所以淪度沒有進入最快的狀態,只是正常的向前行駛。

柳蓉卻是不知道,就在她將將離開文定侯府不久,柳鍾氏的眉頭就忍不住皺起,不為別的,柳鍾氏的肚子竟然是疼起來了,只是陳產婆仔細檢查,卻是可以發現羊水也沒有破,所以暫時還不能接生。

只是柳鍾氏的陣痛卻是越來越厲害,陳產婆只能先安撫柳鍾氏,這會若是直接開始接生,根本生不下來,羊水沒破,只是加疼罷了,這個時代的產婆對於這種東西到底沒有完全了解,倒是經歷的多了,知道不能立刻開始,不然孕婦會很累,說不定到了能生的時候就沒體力了。

因為這個原因,古代的孕婦可是沒少出事。

柳蓉卻是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若是知道柳鍾氏肚子疼了,恐怕這會會直接調轉車頭迴文定侯府。

伺候的珊瑚看著柳鍾氏疼的滿頭大汗,忍不住擔心,想要派人去通知柳蓉,卻是被柳鍾氏阻攔了:「我也是生過孩子的,這事情我能不明白嗎,疼一疼是正常的,不要去找小姐了,免得影響到她。」

卻是怎麼都不肯讓人去將柳蓉叫回來,柳鍾氏不希望自己影響到自己的這個大女兒,讓柳蓉生活的如此疲憊,事情多,忙碌也就罷了,還要憂愁這些事情。

珊瑚看著柳鍾氏堅決的模樣,只得點點頭,可到底擔心出事,卻是去將太夫人請來坐鎮,如此一來,卻是讓太夫人和老侯爺都來了,一群人慢慢等待著柳鍾氏生子。

柳蓉這會已經快到培訓班的地方,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心神不寧了一下,忍不住對著冬兒詢問了幾句,冬兒卻是忍不住笑起:「小姐,你就是太擔心夫人了,才會亂想,有點心跳就想到夫人,夫人那邊有陳產婆她們伺候著,不會有事情的。」

聽到冬兒的話,柳蓉才輸出一口氣,微微放下心來,她這幾日一直緊繃,也不是第一次這麼緊張,所以冬兒說的話,柳蓉便也信了,只是吩咐了車夫,去培訓班的速度再加快一些,她想早些迴文定侯府。

車夫本身就是文定侯府的,知道柳蓉擔心,速度也就快了,不多久,一行人便到了培訓班,只是將將下車,便覺得培訓班有些安靜,比平日來的時候似乎少了一些熱鬧。

柳蓉也沒多想,帶著冬兒便快速走了進去,打算先去找兩個徒弟,然後讓兩個徒弟派人將出現的聰明的新人帶過來讓她看看,她好稍稍了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有沒有教導的價值。

只是走近培訓的學生的屋子,卻不曾裡面傳來聲音,柳蓉眉頭忍不住微微皺起,一旁的冬兒也忍不住皺眉:「他們是怎麼弄的,都這個點了,還沒開始開課嗎?」

柳蓉卻是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不禁回頭,便看到一個叫她出乎意料的人,竟是那狼古煙客商來見她們時,身邊帶的那個明顯是幕後主子的年輕小廝。

柳蓉面色瞬間難看。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