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四章:年輕的小廝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眾了,更何況多次。 客商聽柳蓉如此說,不禁看了一樣身邊的年輕小廝。這年輕小廝眉頭皺了皺,沒有再說話,也沒有示意什麼,客商只好對著柳蓉應了應聲告辭。 待得客商帶著小廝一行人離開,永城郡主...

大致談妥了一切,狼古煙客商便適時的同柳蓉告辭了,倒也守禮,少了一些游牧民族的風氣,似乎多了一些屬於大夏儀禮之邦的東西,估計也是在大夏呆久了,才會有這樣的氣質。

只是離開的時候,那小廝似乎碰了一下狼古煙客商,客商卻是在快要走出包廂前頓住,回過身,頓了頓,才對著柳蓉開口:「聽蓉公主一席話,在下覺得比在下在這商場之間滾爬這麼多年還要有用,不知以後除了成衣坊外,是否還能有些其它的合作?」

柳蓉微微訝異,卻是搖頭:「如今同你合作的是大夏的成衣坊,並非是我,我畢竟是大夏公主,這些東西是不接觸的。」

狼古煙客商也知道自己唐突了,可是自家公子這明顯是暗示,想要下次能再見見這位蓉公主,這可如何是好。

客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說好。

「公主多才,我家主人也是因為公主之才,才想下次還能有所接觸,如此說不定能學上一些東西,到時候將家族產業發展成為整個狼古煙最大的也未知可否。」年輕的小廝適時的插嘴。

客商立刻點頭:「是啊,公主,即便不能有其它的合作,看公主對成衣坊的事情如此上心,可否以後我們同成衣坊的事情都能由在下和公主您談呢?」

客商說著微微一頓,才再次開口:「實在是在下想多多聆聽公主的教誨。」

若是一般公主聽到自己被別人如此言之有物的誇獎,定已經點頭應下這件事情了,畢竟人就是喜歡自己得到承認,被人尊重的生物。

只看一旁的永城郡主聽著客商的話,已經忍不住得意起來,如同自己長臉了一般,就能看出來恭維話的用處。

柳蓉卻是看著小廝搖頭:「我不過是懂些皮毛罷了,當不得這般言辭。」

「況且這成衣坊是我二嬸嬸的產業,只不過因為我是第一個弄出這樣的衣服款式的。你們一定要找第一個弄出這款式的人談,又是狼古煙的商人,我二嬸嬸才會叫我見上一見,幫忙談上一談。」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下次必定是我二嬸嬸派適合的人來同你們談了。」

「畢竟女兒家拋頭露面並不合適。」柳蓉淡淡的說道。

這樣的話,自然是託詞,她給那麼多人看病,若真要拿女兒家拋頭露面說辭。恐怕唾沫也能將她淹死了。

她只不過是不想一直做這件事情罷了,成衣坊只是副業。她所有的心思都在西醫院上,這樣的事情可一不可二。更何況,她是猜測這狼古煙的客商目的不純,亦或者可能這一見不成,下次會使用其它的手段對付她,才杜絕未然而出來會面,自然不可能應下第二次,將自己的危險放大。

畢竟見一次就勞師動眾了,更何況多次。

客商聽柳蓉如此說,不禁看了一樣身邊的年輕小廝。這年輕小廝眉頭皺了皺,沒有再說話,也沒有示意什麼,客商只好對著柳蓉應了應聲告辭。

待得客商帶著小廝一行人離開,永城郡主便忍不住詢問柳蓉為什麼不答應。畢竟被人如此欣賞,談一下成衣坊的事情也沒什麼大事情,時間也不多,到時候完全可以當是出來散心。

柳蓉搖搖頭:「你不覺得那小廝口才很好嗎?」

「啊?口才很好,這和不繼續談成衣坊的事情有什麼關係?」永城郡主不解:「我覺得你這樣同人談生意,可比當大夫的時候美多了,我也想學這樣的事情,做這樣的事情呢。」

柳蓉莞爾:「做生意雖然有成就感,但是和救好人,看到人開心的快感比起來,我更喜歡後者。」

「更何況,做生意也是很辛苦的事情,我寧可買一大塊地,安靜坐著收租。」

永城郡主不禁嘟嘴:「坐著就能得到的東西,哪裡有這樣折騰出來的有成就感。」

柳蓉不禁笑起:「我看你就是閑的。」

冬兒一旁也忍不住插嘴:「就是,郡主您就是沒沒吃過苦,才會這麼胡思亂想。」

「如今小姐是公主,您是郡主,你們倆怎麼能親自做這樣的事情,小姐拒絕了這件事情才好呢,我看那狼古煙的客商也不好,幹嘛非扯著我家小姐要學這些事情。」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即便狼古煙客商並沒表現出什麼問題,一直守禮,冬兒只要想到對方是狼古煙的人,就不願意柳蓉多接觸。

不過這種想法,這次卻是歪打正著了。

「冬兒說的是,我們這樣的身份,還是不要和狼古煙的人接觸太多比較好,兩國畢竟是彼此仇視,若是接觸多了,以後萬一叫人揪住小辮子就不好了。」柳蓉對著永城郡主說道:「特別是我們的關係這麼好,你哥哥又是鎮守狼古煙邊境的時候。」

「既然如此,這次為什麼又要來呢?這一次接觸不就夠讓人說這些了么?」永城郡主忍不住開口,她真的想多看看,想學一學這本事。

「你說的沒錯,但是只見過一次,又同那麼些人報備了,也就能將麻煩減少到最低。」柳蓉看著永城郡主認真的說道:「至於下次合作,這樣長久的事情,還是不要做的好。」

「可是他們不是沒對我們下手嗎?這樣應該是正經的商人,同我哥那邊沒什麼關係。」永城郡主眼巴巴的望著柳蓉。

她是真的希望柳蓉應下,只要柳蓉應下,下次不僅還能被這些外邦的商人崇敬,她也能跟著學上不少東西,也許有一天也能如同柳蓉這般,對著別人侃侃而談。

柳蓉卻是沒注意到永城郡主升起的興趣,卻是對著永城郡主開口:「這些人雖然沒對我們做什麼,但是你沒看來談的人,對我們縮頭縮尾的嗎?」

「縮頭縮尾?」永城郡主疑惑,暫時忘了自己的想法。

「這兩個人明顯是以那小廝為主,若真是普通商人,為何不讓那做主的小廝親自同我們談,而裝做下人。」柳蓉說著微微一頓:「你可別說沒看出來,哪家小廝會在主人說話的時候,突然開口這樣說話,而主人還很自然的應下小廝的話,繼續對我們勸說。」

永城郡主聽到柳蓉的話,才反過味道來:「那你為什麼不直接揭穿這件事情呢?」

柳蓉笑起:「為什麼要揭穿,不知道豈不是更好?」更何況,如果那小廝真的精明的話,她後來的話都是看著小廝說的,對方自然能知道她發現了其中的問題,即便想動手,也不敢隨便動手。

永城郡主微微一愣,隨機反應過來,表面上不知道自然更好,至少讓這些人沒有防備,如此想著,便對著柳蓉繼續問道:「那我們要怎麼辦?要不要派人去查他們?」

永城郡主雖然很想學習如何做買賣,但是對於她來說,一家人的安全更重要,所以這會也不再提經商的事情。

柳蓉想了想,應下來,讓永城郡主派人去查,順便也讓冬兒告訴太子派來的人,讓太子的人一起查。

雖然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很多事情還是掌握在手裡更安全一些,畢竟柳鍾氏快要生了,這段時間不宜出現什麼意外,她還要好好的一旁陪著,以免出現什麼意外呢。

卻說狼古煙客商一行人離開

客商也忍不住問自家主子:「公子既然想再見這位蓉公主,便說明蓉公主確實有厲害的地方,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不直接出手,將人抓了呢?」

「人家早已有防備,我們動手也不一定能佔便宜。」年輕小廝淡淡的說。

「怎麼可能有準備,那蓉公主若是真的有準備,發現我們不對勁的地方,該對我們直接動手才是。」客商不解。

「若她沒看出來,又怎麼會看著我拒絕後面繼續合作。」

客商聽到公子的話,面上明顯一驚:「若是這樣,我們豈不是危險了,不對,這樣的話,我們更應該抓了對方才是。」

「只要控制了蓉公主,我們就有機會控制上官煜!而且我們這會的危險也會降到最低。」客商看著公子:「不然,讓我現在帶著兩個護衛劫走這蓉公主吧?這麼厲害的女子不能留給大夏。」

「不礙事,我們想再見到她,多的是機會。」公子淡淡的說道:「只是抓走,說不定很快就會被帶回去,對我們沒什麼意義。」

「只有將這蓉公主完整的帶回狼古煙,對我們來說才有意義。」公子說著微微一頓:「你派人去找三皇爺在京城留下的人,就說我有需要合作的事情找他們。」

客商更加訝異,卻還是點頭。

公子這才滿意的笑起:「你要記得,做任何事情,要麼不做,既然做就要萬無一失,還要做個大的!這樣在大夏,對我們才有意義。」

公子說著回頭看了一眼金鳳酒樓,就彷彿透過酒樓,又看到柳蓉,和柳蓉對視了一般:「終有一天,我會將你帶回狼古煙。這說不定會是整個狼古煙最有趣的事情。」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