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八章:接生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姐,莫要失了禮。只要這位柳三小姐,不,應該說是蓉公主透露一些古籍上的鍊鋼之法,說不定他們就比琉璃坊要更讓世人重視。 所以他一過來,就十分小心翼翼。他本來以為有這般才學,還能被當今聖上封為公主的...

京城文定侯府。

柳蓉各種忙碌,再有幾日便要重回宮中照料太妃了,所以她必須在回宮前將文定侯府她想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好。

至於後面,自然就是靠永成郡主幫忙一起看著了。

雖然府邸里有太夫人在,但太夫人的年紀也大了,精力大不如前了,而且太夫人還要照顧老侯爺,柳蓉不希望老人家太累,同時也不想讓楊姨娘和巧姨娘沾染府邸里的事物,楊姨娘先不說,對於巧姨娘柳蓉是不信任的。

一個能因為一些想法,最後一步步將自己的主子弄死的人,心地本身就是狠毒的,雖然會因為害怕她而不敢多做什麼小動作,但柳蓉畢竟沒有每天防備這些人的時間,這樣還不如讓永城郡主幫襯著好。

況且,有永城郡主幫襯著文定侯府,對文定侯府以後也有好處。

就在柳蓉查看整理著府邸的賬冊,一些事情的處理流程,企圖將古代家宅下人工作管理弄成現代企業管理那流水線作業,希望以後能讓整個文定侯府管理會更加簡便的時候,醫用器械研究所的鐵匠坊來了人,卻是來說,她要的東西做好了。

柳蓉趕忙放下這些事情,讓冬兒將人請進來,只見鐵匠坊的鐵匠進來外,還將柳蓉說的需要做的東西也放在一個超級大的盤子中帶了過來。

柳蓉讓冬兒照顧鐵匠坊來的人,顧自站起身,走到托盤前。看著兩個人一起托著的托盤,只見上面放著一個鐵制的如同超級大鑷子的東西,這東西的開頭是扁平的,可以說整體的模樣有些像火鉗子。只是這鉗子頭部的位置更加平和大。

柳蓉已經想不起這東西的名稱,這個東西只是她在學醫療史的時候看過,具體的名稱已經想不起來,但是作用卻是記得很清楚,這東西的作用便是在孕婦生產孩子生不出來的時候,助產用的。

其實就是孩子稍稍從孕婦身體內出來,孕婦又沒有繼續生產的能力的時候,拿這個鉗子直接將孩子夾出來。

只是這樣生產出來的孩子,孩子很可能會有一些身體上的問題。比如體弱,又比如智力上會有很大的欠缺,但在這個生產危險的時代,這個東西卻是有一個很大的用處,那就是減少婦人生產的脫力時的危險。

其實就是做不到大人小孩都保住的時候,先保住大人。這個東西比破腹產實用的地方就在於,只是一般的接生婆都能很容易的學會使用,而且若是能力道練習的好,保住孩子的概率也會越來越大。

而破腹產在這個時代只有柳蓉能做,還非常不安全。即便是有了青霉素,但是沒有現代的開刀器械,也沒有這些辦法安全。

做為大夫,更喜歡用最安全的方式救治病人。

至於以前會直接去給二夫人破腹產,給屈大夫做手術,那都是已經沒辦法了,雖然危險,但這是救人的唯一辦法,這種時候。有救活幾率總比直接放棄要好。

要知道作為大夫。最要不得的就是看到一個救治概率低的病症選擇放棄,誰都可以放棄。就大夫絕對不能,因為大夫一旦放棄,就真的沒有任何希望了。

柳蓉在仔細的查看生產用的鉗子的時候。鐵匠坊來的人也在小心翼翼的打量著這位據說是皇上收的義女,新封的公主。

他可是聽師傅說,就是眼前這位小姐找的楊大少爺創建的醫用器械所,甚至給琉璃坊的大師傅提供了幾百年前的琉璃配方,讓整個琉璃坊制出真正的琉璃,一下子就在京城聞名。

而且在他來前,師傅可是一再提醒他一定要敬著這位小姐,莫要失了禮。只要這位柳三小姐,不,應該說是蓉公主透露一些古籍上的鍊鋼之法,說不定他們就比琉璃坊要更讓世人重視。

所以他一過來,就十分小心翼翼。他本來以為有這般才學,還能被當今聖上封為公主的女子定會是一位十分傲氣,性子也十分不好,他甚至已經準備好被責罵的準備,可如今看著竟如此溫和。

還有就是那容貌,他完全詞窮,想不出好的詞語去形容。真真如天仙下凡。

這美貌並非是一下子就讓你驚艷十分,但是卻是越看越舒服,只讓人覺得這世間也就蓉公主的性情,才能有這樣相貌。

微微透著輕靈,又帶著一絲英氣,和時下的女子,真真是不同。

越是如此,他便越是好奇了,好奇柳三姑娘為何會這麼重視這打造出來,看著像鉗子,又比鉗子要大,最頂頭位置還扁平的東西,怎麼看,都想象不出這樣的東西能有什麼作用,即便是夾東西也不會有火鉗子好用,前頭太平,扁平的位置也太長了,任何東西都沒辦法很好的一直夾祝

這位小鐵匠卻是不知道,在他看來不好的地方,在柳蓉看來,這卻是再好不過,因為就是這前面的扁平,才能更好更多的貼著嬰兒皮膚,增加受力面積,減少這鉗子對嬰兒的傷害。

小鐵匠更不知道,就是他今日送到文定侯府的東西,在不久的將來,每一個負責給婦人接生的產婆都會配備一個,這樣東西在後世救了無數生產的婦人和孩子,直到能破腹產的大夫普及起來,這東西才慢慢退出歷史的舞台。

這會小鐵匠卻是小心翼翼的對著柳蓉詢問:「蓉公主,這鉗子您還滿意嗎?若是哪裡不行,我們還可以再改改。」

雖然柳蓉表現的溫和,但是小鐵匠也不敢有絲毫逾越,反倒是更加小心翼翼,不為其它,只擔心驚擾到這如同人間精靈的女子。當然,也希望真的能如他師傅說的,得蓉公主的眼。讓蓉公主說一些古坊,直接將琉璃坊比下去。

只是這會,小鐵匠卻是忍不住感嘆,感嘆大將軍的好福氣。竟能娶這樣的女子,不過恐怕也只有大將軍才能配得上蓉公主這樣的女子吧。

柳蓉卻是不知道小鐵匠的想法,聽到小鐵匠的詢問,面上露出笑容:「很不錯,你師傅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只是簡單的一說,竟是就做出來了。」

「不敢,師傅說,蓉公主您才是最懂這些東西的。還弄出了設計圖紙。讓鐵匠坊做東西更容易,師傅說,不能在蓉公主跟前班門弄斧。」小鐵匠認真的說道,只要想到那樣複雜的圖,被蓉公主簡單的一敘述,竟是讓打鐵做東西變得簡單起來,他就不能不崇拜眼前這個女子。

柳蓉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即便到現在,她還是不能做到面不改色的接受自己盜版變成原創,只是也沒辦法解釋這些東西。

當初弄這些東西只不過是現代使用習慣了。再加上當初為了做手術工具順手,才畫出來的,可不是她自己真有這麼聰明想出這些東西。

她是站在巨人的身上,才能走到今天這般地步。可惜外人並不知道。

事實上能將現代的東西都運用出來也是一種本事,在現代物慾橫流的時代,又有幾個人能將這些都記在心裡,並能用出來的,恐怕大多數人,早就還給老師了。

柳蓉雖然心底不好意思。但是在這個世界鍛煉了那麼久。面上卻可以依舊平淡了,對著小鐵匠又說了幾句。囑咐再多打造幾個,才讓小鐵匠離開。

待得小鐵匠離開了,柳蓉便吩咐冬兒將專門準備好的幾位產婆喚來。

陳產婆是文定侯府準備的產婆中的一位。只不過和其它產婆不一樣,她是從外地跟著兒子來到京城的,所以對文定侯府的柳三小姐並沒有那麼了解,這會突然聽到府上未出閣的小姐要見自己不禁滿臉疑惑,不解夫人還沒到生產的時候,怎麼未出閣的小姐就先招她過來了。

雖然陳產婆聽說這府邸的小姐曾經接生過誰都接生不出來的柳府二夫人,也聽說府上的小姐是整個京城聞名的大夫,還是皇宮中唯一的女御醫,甚至還因此被皇上封為公主。

但是聽說一回事,事實又是另一回事。

在這個領域,她可是一直認為自己才是最頂尖的,所以聽到這位小姐喚她來,她很是擔心這未出閣的小姐會指手畫腳,不懂的人亂指揮。

就是這接生的事情,也是需要技術能力的,接生過的孕婦越多,也就越知道如何能讓孕婦更好的生產,這幾乎都是母傳女,一代代傳下去的活,可不是一個所謂的大夫御醫能比得上的。

她可是試過,即便是好的大夫面對產婦,也不如她,她可是在整個鎮上的大夫都無能為力的時候,還讓縣令夫人順產下孩子。

這也是文定侯府會邀請她的原因,畢竟她給人接生要的銀子,可是許多最好的大夫都沒有辦法比得上的。

想著,陳產婆已經到了柳三小姐門前,小丫鬟見她過來,便稟報了一個大丫鬟,然後才將她領進屋中,便見屋中已經站著三個接生婆,這幾個她都認識,之前便在府上遇上過,據說都是各地接生最好的產婆。

只是這會這些產婆竟都是一臉驚喜的看著坐著小姐。

陳產婆有些疑惑,不解這些人為何這般驚喜,忍不住順著這些人的目光看去,只見她們跟前除了一位長的十分好看的小姐外,小姐身旁的桌子上,還放著一個托盤,托盤上還有一樣像火鉗子的東西。

陳產婆就更疑惑了,不過她可是見過世面的產婆,就是比這樣家室更好的大府邸她也見識過,所以她面上依舊保持平淡。

而那些早就在的產婆看到陳產婆來,忍不住對著陳產婆開心的開口:「你怎麼這會才來,不過若是你知道這裡有能幫我們更好接生的東西存在,恐怕比我們來的都會找,我們真是有福氣啊,竟是能到文定侯府來接生,只憑著今日學的一招,我以後給人接生啊,絕對能讓婦人和孩子,少夭折一大半。」

陳產婆聽了早來的產婆的話,面上不禁眉頭皺的更緊,趕忙對著早來的產婆詢問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一問卻是目瞪口呆,如何能不目瞪口呆,竟是要用眼前放在桌子上的鉗子給人接生。

這不是笑話嗎,這樣的東西怎麼可能成功,要知道孩子剛出生,身子可是很軟的,根本不經碰觸。

這些產婆也是,竟是連這樣的東西都相信,不對,這恐怕是為了討好主人家才這樣說話吧,但是再如何也不能這樣啊,這樣的話,可是可能會害到許多婦人的。

不行,這樣的事情,她一定要阻止,可不能讓這樣的什麼都不懂的大家閨秀亂弄,倒時候萬一害了許多婦人可如何是好,女人生產科是關乎一輩子的事情。

就在陳產婆想著要上前阻攔的時候,便見一個小家丁竟是拽來一隻懷孕,即將臨產的狗來。

陳產婆面露疑惑,再一問,才知道這家小姐竟是要親自用著鉗子嘗試給大家看,證明能這麼做,那意思竟是有讓她們這段時間多多接生小動物,練習控制力道,好為以後接生孩子做準備。

陳產婆不禁更加鄙夷,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成功,初生兒這麼一夾,什麼也不用說,肯定小命就沒了。

就在她這麼想著的時候,坐在位置上的小姐竟是起身,讓一旁的丫鬟給狗餵了些葯,不一會,母狗竟是就開始生產了,只這一手,倒是讓所有人都忍不住眼前一亮,就是陳產婆也忍不住面容稍稍認真一點。

至少這一手說明,這位未出閣的姑娘,對接生這樣的事情好歹不是完全不明白的。

而接下來更讓她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這位姑娘竟是當著她們的面開始給狗接生,而且用的就是這鉗子,竟是一下子就將小狗鉗了出來。

陳產婆看著被鉗出來的小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睛也忍不住閉上,即便是小狗,這也是一條生命啊,這小姐怎麼就如此狠心,難怪會想出這樣的辦法,還如此折騰。

就在陳產婆閉著眼睛,等著身邊的人看到小狗完了,驚呼的聲音的時候,等了一會,卻沒有任何吸冷氣的聲音,不禁睜開眼睛。只是一睜開眼睛便忍不住呆住,只見那小姐將鉗子鬆開,這小狗竟然還有呼吸。

難得這小姐說的真的有用,若真是如此,她給人接生,也能讓被接生的孩子少夭折無數,想到這裡,陳產婆看著柳蓉的目光變得火熱起來。

誰也沒想到,這個時代接生夭折率最低的接生婆就要在文定侯府產生。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