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五章:柳鍾氏懷孕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冬兒的話卻是已經被柳蓉打斷:「這是件好事,我們什麼時候回府,別的大夫我可都不信,非要我自己去看看不可,順便再給我娘準備些補品。對了,先去同太妃告假……」 冬兒忍不住的震驚的看向柳蓉。 ...

「小姐,你沒事吧?」冬目醋帕蓉,就是她聽到這個消息都嚇了一跳,更何況是她家小姐。

柳蓉卻是深吸一口氣,看著冬兒忍不住再次開口確認:「你確定這件事情是真的,不是別人瞎傳的?」

就在之前,冬兒告訴她柳鍾氏,也就是她娘有身孕了,而且是一個月的身孕,雖然說以鍾姨娘的年紀和情況,再懷上一胎是正常的,但是她聽到這個消息卻是真的沒有辦法想象……

冬兒聽到柳蓉詢問,見柳蓉的反應還算正常,才稍稍鬆一口氣,對著柳蓉答道:「大夫已經確診了,還說夫人這個年紀懷上孩子有些危險,必須仔細照看。」

冬看了一眼柳蓉,才再次開口,只是說話之間有一些遲疑:「小姐要不要回去給夫人看看。」

畢竟侯爺對小姐一直不好,而這會夫人竟然又懷了侯爺的孩子,小姐心裡恐怕會不舒服吧,想到夫人在派她過來通知小姐時擔心的面容,冬兒忍不住對著柳蓉再次開口:「小姐,要怪都怪侯爺在家中靜閉,沒什麼事情做,就老是去夫人那裡……」

不等冬兒說完,冬兒的話卻是已經被柳蓉打斷:「這是件好事,我們什麼時候回府,別的大夫我可都不信,非要我自己去看看不可,順便再給我娘準備些補品。對了,先去同太妃告假……」

冬兒忍不住的震驚的看向柳蓉。

畢竟侯爺一直不靠譜,可是讓小姐吃了很多苦頭,況且以前不僅不疼小姐,還總是各種找小姐的麻煩,就是對夫人也不好。

這會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開始常去夫人屋中,還弄出這樣的事情來。

這件事情她們可是一致都擔心小姐會不高興,只是覺得再拖延下去不好,太晚讓小姐知道,說不定讓小姐更加不高興,所以她這會才會跑到她家小姐跟前說這件事情,為的就是應付可能的突髮狀況,卻沒想到竟然就這麼輕描淡寫的過去了。

不對。看小姐的表現,還挺高興的,這是真的嗎?

冬兒忍不住揉揉眼睛重新看向柳蓉,只見柳蓉這會正滿面笑容的忙碌著,竟是收拾起桌子上的醫案放回書架上,看樣子是真的要去太妃那裡告假。

卻說柳蓉同冬兒說了一會。都不見冬兒反應,不禁面露疑惑,要知道冬兒往日聽她要收拾東西。可是早就過來替自己收拾東西了,還從沒有像今日這樣的反應過。

柳蓉想著看向冬兒,便見冬兒這會也恰恰直直的看著她,那表情是到現在還是一臉無法置信的模樣。

柳蓉又好氣又好笑:「我看起來就這麼小氣嘛?再說我娘懷孕也確實是好事不是嗎?

柳蓉看著冬兒認真的說道:「這樣在府邸里也更順心一些,說不定能我娘還能生個兒子,到時候不就有了真正的依靠了?」

這也是在剛剛震驚之後才想到的,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是什麼?不就是能有個陪自己走一輩子的人?

而這個時代,自然是有一個當家人。

柳蓉以前曾想過,若是以後嫁人了,便接柳鍾氏跟著自己過。那樣就能將柳鍾氏照看的妥善,讓柳鍾氏過最幸福的生活。

當然。最幸福這一點可能做不到,但是好歹能日子過的舒心一些。可在後來她對著柳鍾氏透露自己打算獨立出去,發現柳鍾氏是反對的態度,情緒也有些不對時,柳蓉便發現,古代的人和現代人對世界的看法感官畢竟是不一樣。

她覺得好的。柳鍾氏不一定覺得好,她覺得幸福的東西,對於柳鍾氏來說,也不一定是幸福。

那個時候,柳蓉就開始不斷的想,怎麼樣柳鍾氏才能過的更好更順暢。

而就在剛剛的時候,柳蓉終於想到了,或者該說是想通了,也許現在這種狀態,便是柳鍾氏嚮往的幸福的生活。

這世上對大多數女子來說,最好的結果,便是遇到一心人,白首不相離。但是這畢竟是奢侈的,於是拋開這個后,最幸福的可能就是有一個自己暫時喜歡的人,或者有一個一般沒什麼太大感覺的人,在同等的情況下一直陪著她們,一直相敬如賓這樣的互相扶持著走下去。

也許這樣的狀況不會是一輩子,但至少這一刻,擁有著。

如今她那便宜父親總去她母親那裡,不管什麼原因,至少是陪著了,就彷彿正常的夫妻一般,不對,就是真正的夫妻,也許也會像她想的一樣,這麼一起走下去。

而柳鍾氏如今也懷孕了,若是到時候能一舉得男,對柳鍾氏或許就是最完美的結局。

這個時代畢竟是有兒子就有依靠,雖然她也能做到讓柳鍾氏依靠,但是這和自己有一個兒子的感覺畢竟是不一樣的。

雖然柳蓉很吃醋這一點,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時代的規則確實是這樣的,兒子能繼承家族,名正言順的支撐家業,給柳鍾氏帶來的會是更實在的安全感。

柳鍾氏雖然有她,還會笑著說人家有十個兒子也不如她這麼個女兒,但到底是也期待過有個子嗣的吧,畢竟她到將來迫不得已真的成親了,說不定就不能像現在這麼照顧柳鍾氏了。

如今這些事情這麼發生,不就是柳鍾氏在向著幸福的方向繼續前進嗎?

她之前的一切努力,不就是為了這些?如今這一切來臨,她正應該高高興興才是。

柳蓉是這麼想,也是這麼做的,只是心底最深的某個小地方,終歸是有些空,這種空大約是因為她再也不是柳鍾氏的唯一了,也許等到柳鍾氏將孩子生出來,就不再是將她放在最心尖的位置疼了。

不過即便如此,柳蓉還是快速的告了假,領著冬兒迴文定侯府。

兩個人將將回到文定侯府,便見柳鍾氏竟是站在門口等著,似乎等了許久,要知道懷孕初期可是不能太勞累,也不宜久站的。

可看柳鍾氏的模樣便知道柳鍾氏是久站了許久的,而這會看到柳蓉更是眼中一喜,只是一喜之後又彷彿有些擔憂。

那擔憂明顯是擔心她不高興。

柳蓉心中一酸,她真是想多了,在柳鍾氏心中,她永遠都是獨一無二的。

柳蓉想著,忍不住快步小跑著向前扶住柳鍾氏。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