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三章:家宴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意隱瞞這件事情,擔心傷害自己名聲,我就一哭二鬧三上吊。看他能怎麼辦。」 當然,永城郡主心中更確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哥肯定是不會不願意的,只看當時小廝過來說柳蓉被賜婚的消息,她哥那凝重的表情就能...

柳蓉從柳府出來,便回了文定侯府,一回來才知道永城郡主已經在文定侯府等了她兩個時辰了,卻原來從她去了柳府不久,永城郡主知道柳蓉離開皇宮回來了,便馬不停蹄的過來了,而這會正在柳鍾氏屋子裡呢。

柳蓉一陣頭皮發麻,這次要求永城郡主的到底不是一件小事,別回來永城郡主也搞不定這件事情,那就捉瞎了。不過假報婚事的事情畢竟要和永城郡主說,不然從永城郡主這裡漏嘴了,就麻煩了。

這般想著,柳蓉將從柳府帶回來的六姐兒兒交給了冬兒,讓冬兒送到柳芙那邊呆會,然後自己卻是快步向柳鍾氏的院子走去。

待得柳蓉到得柳鍾氏的屋子前,便聽屋子裡不停的傳來歡聲笑語,也不知道是說到了什麼,等到柳蓉走進屋子,永城郡主是騰的站起,一臉驚喜的看著柳蓉:「你既然都同我哥定下親事了,怎麼也不早點告訴我,你不知道,知道你被太后賜婚,我了。」

柳蓉聽到永成郡主的話,只覺得額頭一陣烏鴉飛過,她和上官煜有沒有什麼關係,是否定過親事,永城郡主不應該是最了解的才對嗎,她這段時間可是天天和永城郡主呆一起,怎麼也應該都知道不是嗎?

不過柳蓉最終只能頭疼了,因為永成郡主是一個勁的詢問,是不是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定親的事情什麼時候發生的,海津鎮的時候,她和上官煜又發生過什麼事情。

瞧永城郡主滿臉的興奮。一臉期待的樣子,柳蓉只能無語問蒼天了。

柳蓉卻是不知道,永城郡主對於柳蓉和上官煜走到一起的事情早就不知道期待了多久了,因為這樣就能一直很方便的找柳蓉。日子過的也肯定多姿多彩,不用和一般的婦人一樣只能待在府宅之內,卻是能看這外界的精彩。

之前一直沒表現出來,卻是因為連她也覺得自己的兄長上官煜過分了,明明求柳蓉救董護衛還逼非逼著柳蓉立下軍令狀不可,雖然是為了保障董護衛的性命。但是確實過分了,後面更是將軍符那麼重要的東西藏到了柳蓉身上,連累蓉府的姚管家夫婦都過了,即便是她希望柳蓉當她嫂子,她也不敢說,卻沒想到這會竟然峰迴路轉,永城郡主如今已經別提是多興奮了。

柳蓉看著永城郡主不禁搖頭,估計到時候知道這件事情壓根就是假的,還要她同上官煜說,說服上官煜幫忙先瞞著這件事情。永城郡主就該頭疼了。

這般想著,柳蓉對著鍾姨娘說了幾句,鍾姨娘也知道柳蓉這邊的事情重要,於是便帶著屋中的人都離開了,說是給柳蓉和永城郡主騰出個說體己話的地方,離開前還將冬兒招到了外面。守著門,免得哪個沒眼力勁的不小心闖進來,聽不了不該聽的。

待得所有人都走了,柳蓉才拉著永城郡主走到內屋。

永城郡主卻是滿臉好奇的跟著柳蓉坐到內屋的榻子上:「你究竟要做什麼,這麼神神秘秘的?」

「我現在要告訴你一件事情,你千萬要鎮靜,一件很重要,很嚴重,還需要你幫我的事情。」柳蓉看著永城郡主認真的說道。

永城郡主見柳蓉這麼說,面上也變得嚴肅起來。畢竟柳蓉很少有這麼同她說話的時候,或者應該說,就沒這麼說過話,這麼想著,心更是提起來。只擔心柳蓉是出什麼事情,趕忙對著柳蓉開口:「怎麼了,會危及你的性命嗎?沒事,你說,只要是我能幫上的,我一準幫,就是我幫不上的,我就拼了性命,求太子,把我哥從蘭玉門關拉回來,也要幫到你。」

看著永城郡主這麼認真的表情,柳蓉又感動又好笑,不過這次也確實是一不小心就可能要她性命,畢竟欺君之罪也是要殺頭的,所以柳蓉也不拖延,直接對著永城郡主說了謊報婚事的事情:「所以你必須在你哥回來前說服他幫我圓這個謊,若不然就麻煩了。」

柳蓉說著看向永城郡主,便見永城郡主瞪著自己:「你說的嚴重的事情就這事?」

柳蓉看著永城郡主的表情面上也不禁露出疑惑,這樣的事情還不夠嚴重嗎?以上官煜的性格,恐怕是怎麼都不會答應的吧?

柳蓉想著,還是對著永城郡主點頭。

這回輪到永城郡主哭笑不得了:「這哪裡算什麼嚴重的事情,我還以為你當初被叛軍抓走,幫叛軍做了什麼事情,叫皇上知道了呢,正想著要不然慫恿太子反了,將我哥拉回來一起做這件事情,免得你再出事呢。」

柳蓉直接將永城郡主的嘴巴捂住:「你不想活了?這樣的話也敢亂說。」

不過柳蓉到底是有些感動的,這世上有幾個人能為了你,可以不顧現在的生活和發展,可以面對可能要命的事情,還說的這麼輕鬆簡單。

永城郡主這次卻是表情認真起來,將柳蓉的手拿開:「我說的是真的,你和我們果親王府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就我們現在的關係,如果皇上有什麼想法,估計也會要滅我們果親王府的。」

柳蓉卻是沒想到永城郡主想的那麼深,但是仔細想想也確實是這樣,她做的沒件事情,幾乎果親王府都有參與其中,如果皇上下定決心要她的命,肯定是會將果親王府牽連進來,想到這裡,柳蓉也不禁有些內疚。

「幹嘛這個表情,果親王府佔了你那麼多的便宜,自然是要承擔一些東西的,若不然豈不是天上掉餡餅?世上哪有這樣的好事,我還開心能這樣一直牽扯呢,若不是你,我恐怕每日就在閨閣之中,還不知道走出來。會這麼精彩呢。」永城郡主說著微微一頓:「所以你放心,如果我哥真的不願意隱瞞這件事情,擔心傷害自己名聲,我就一哭二鬧三上吊。看他能怎麼辦。」

當然,永城郡主心中更確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哥肯定是不會不願意的,只看當時小廝過來說柳蓉被賜婚的消息,她哥那凝重的表情就能看出來,她哥對柳蓉絕對是有一些想法。即便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也是肯定有想法的。

更何況陳立說他哥和柳蓉的關係的時候,她哥也沒有反駁,所以這件事情她十分有把握,想著,永城郡主是心中一片輕鬆,對這些事情完全都不擔心了。

柳蓉看著永城郡主難得刁蠻的表情不禁又無奈又好笑,不過這件事情倒也放鬆下來,便不在糾結這件事情,而是讓永城郡主快些派人將這件事情傳到蘭玉門關。免得消息傳的晚了不好。

至於以後退婚的事情,她會慢慢想辦法。

只是讓柳蓉沒想到的是,她才說出這樣的想法,永城郡主便不幹了,非要讓柳蓉假戲真做不可,柳蓉一陣無語。

不過好在永城郡主也知道柳蓉的性子。不敢太無理取鬧,於是說了幾句,便沒多繼續說。

柳蓉則當永城郡主是開玩笑,便將開成衣店的事情告訴了永城郡主,還讓永城郡主入股,永城郡主卻是想都沒想就同意了,直說柳蓉出品必屬精品,讓柳蓉好一陣好笑。

之後兩個人便開始商量具體的情況,這麼一說,便晚了。到了吃飯的點,柳蓉便將永城郡主留在文定侯府用晚膳,正好是和文定侯府一家人全部一起用膳。

永城郡主除了經常和柳蓉一起用膳,哪裡和那麼多人這麼坐一起,還和和樂樂用過晚膳。用膳的時候竟是眼睛紅紅的。

柳蓉想著永城郡主可能是想上官煜了,便邀永城郡主留下來住,直把永城郡主高興壞了。

一旁的柳鍾氏看到永城郡主的表現,卻是有些心疼,暗中同柳蓉囑咐,永城郡主總一個人,沒事多邀請郡主到府上來,免得她一個人孤單,卻是讓柳蓉好一陣嫉妒,直對著柳鍾氏撒嬌,叫一群人忍不住笑起來。

柳芙一旁看著忍不住羨慕,默默的低頭吃了口飯,眼睛卻是酸澀,若是她以前就如現在這般,還能多勸勸自己的母親,能善待柳蓉,或許,或許現在也會過的很好吧。

兒坐在柳芙旁邊,感覺到柳芙的異樣,便用手拉了一下柳芙的手,柳芙看到兒心中微微放鬆,同時也忍不住感激柳蓉和柳鍾氏,同時也覺得過去確實不該,更是暗中下定決心,接下來的日子要好好過,有恩報恩。

柳蓉說話間掃過柳芙,想到劉大奶奶去世雖然和她沒有直接的關係,到底是有些間接的關係,最終決定親自同柳芙說成衣店的事情,卻不想這倒是件好事,讓柳芙找到生活的方向,竟是努力學習設計衣服起來,後來成衣店能夠風靡京城,甚至整個大夏,卻也有柳芙的功勞在。

而柳芙到得垂垂老矣之時,每每想起年輕的時候,便忍不住提起她這輩子最感激的是柳蓉,因為感激,所以才走出不一樣的路,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還如此幸福的走完一生。

而在後世史學家來說,是每一次研究這一代歷史,便忍不住感嘆,這個時代真的是各種女性人才輩出的時代,而且這些女性人才都圍著引領外科興起的柳蓉身邊,真不知道柳蓉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竟能讓如此之多優秀的女性人才圍繞在身邊,要知道這些人才無論在哪個時代出現一個,那都是引領女性向前發展的存在,比如帶著女性走向外界,最後引得後世女權主義萌芽的上官靜,又比如一代大服裝設計師柳芙……

後世女權學家甚至說,真正將女性解放出來,女權開始走向前台的,其實應該是一直引領外科興起的柳蓉,只是她一直太低調,甚至於後來的資本主義萌芽,整個大夏一直延續下去,走上君主立憲的道路,柳蓉都有不可磨滅的功勞。

不過若是後世史學家知道這個時候所發生的一切,都不過是柳蓉想幫襯一把身邊的人,讓自己的母親柳鍾氏過的舒心些,也希望自己能過的充實些,隨意想到丟出去的,恐怕這些後世史學家只會大喊上帝不公了。

但有一點卻是最讓後世史學家注意的,那便是,那些在柳蓉身邊受到柳蓉影響的,都走出了不一樣的路,甚至在未來的家庭地位上,都和以往時代的女性不同,就連其中名氣最不顯的陳月,在家中最後也是佔主導地位。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