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七十一章:上官煜vs柳蓉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3-15 05:46  |  字數:4394字

上官煜眼睛微微一縮,眉頭不禁皺起,待得兩個丫鬟走過,隨即向另一個方向走去,直到看到一個落單的小丫鬟,才一把控制住,對著丫鬟詢問具體的情況。

小丫鬟哪裡認得眼前的人就是大將軍,被這麼一抓差點沒嚇壞了,都是閉著眼睛將上官煜的問題回答了的。

上官煜這才知道是太夫人和老侯爺說的柳蓉同他『定親』的事情的,再聯想之前聽到的太后賜婚的事情,上官煜大致的猜到可能的情況,那便是柳蓉拒絕賜婚,他當了擋箭牌。

照例說,上官煜應該為此不高興才是,畢竟這樣的事情毀了他的名聲,可上官煜猜測到具體的情況後,嘴角卻是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又對著小丫鬟詢問了一下柳蓉今晚住的地方,便將小丫鬟打暈送到旁邊的屋子中,免得在外面凍出好歹。

做完一切,上官煜便向小丫鬟指的方向躍去,他不知道,那地方雖然是柳蓉今晚會住的地方,卻是柳鍾氏的院子。

柳蓉這會則是開心的呆在柳鍾氏身旁,聽著柳鍾氏教導,看著柳鍾氏比以前豐盈的身材以及臉龐,還有嘴角帶的淺淺的溫和的微笑,柳蓉只覺得溫馨的很。

待得看到柳鍾氏做事情,便如同狗腿子一般跟在屁股後面,柳鍾氏便忍不住笑:「你呀,還是和以前一樣,沒個正形,真是一點都長不大。」

「在娘這裡,蓉兒才不想長大,一直都是孩子。」柳蓉撒嬌的開口。

柳鍾氏面上的笑容更深:「時間過的真快,一眨眼,你離開文定侯府都一年了多了,如今文定侯府好了,你到時候也回來住吧。」

柳蓉也不拂柳鍾氏的意思,柳鍾氏一開口便立刻點頭,不過她到底是忙碌。即便是住文定侯府,以後恐怕真正住的日子也不會多,不說西醫院的事情,就是太醫院的事情也夠她忙的腳跟不著地了。

柳鍾氏見柳蓉應下,眼底驚喜一閃而過,雖然知道柳蓉這段時日是住外面好,也是住外面才能走到如今這一幕。但是哪裡有捨得自己親骨肉在外面吃苦的,所以柳鍾氏雖然想表現的平靜。可到底是開心的不行:「就應該回來住嘛,這樣府邸里以後也熱鬧。」

柳鍾氏說著一頓,就開始對著貼身伺候的丫鬟珊瑚開口吩咐:「回來吩咐下去,和陳媽媽也說一聲,將以前九姑娘住的房間收拾出來,以後就讓三小姐住。」

柳鍾氏說著微微一頓又看向柳蓉:「不過那裡和二姑娘住的位置離的近,若是你不願意也可以換個地方。」

「她如今沒了娘親,你爹到底是個不靠譜的,還有個在外面只會惹是生非的哥哥,日子過的不如以前。你也就別同她介意以前的事情了,她如今,比以前要好多了,再不像以前那般驕縱了。」柳鍾氏不禁對著柳蓉認真的說道。

若是以前,劉大奶奶過了。鍾姨娘成了繼室,柳茗說什麼都肯定會鬧的天翻地覆,這一次卻是已經懂得幫襯著柳鍾氏了,讓柳鍾氏輕鬆不少。

人,總是在磨難,各種經歷中成長,蛻變。

柳茗是真的變了。這變化倒是往好的變了,也不再爭什麼,整個人的性子都平緩了,似乎有些信佛了。

柳蓉點頭同意,又說不介意,柳鍾氏才點頭,忍不住囑咐幾句,又念叨了幾句柳茗的情況,說到最後也忍不住嘆氣,如今性子好了又如何,到底是被劉氏給毀了一輩子。

柳蓉默默聽著柳鍾氏說的話,看著柳鍾氏越來越因為充實越來越明亮的臉龐,心中忍不住開心,她到這個世界,到底是做了一些她自己喜歡也嚮往的事情的,就比如同生母好好的相處……

若是上一世也如此,就好了,母親沒有因為救自己被車撞到,家裡慢慢和樂,爭取越過越紅火,若真是那樣,該多好。

「二姐那樣一直呆著也不好,不如將六姐兒接到附上來,讓六姐兒陪陪您也陪陪二姐姐,估計到時候也就會好了,多個孩子多些熱鬧。」柳蓉見柳鍾氏當了嫡母后,有了嫡母樣,又是個心軟的,怕家中的人過的不好的,忍不住建議道。

平日里嫡母死死的壓著庶女,亦或者前一任嫡妻的子女,那是自己的子女不夠優秀,所以也就擔心自己的女兒被比過去,而到了柳鍾氏這裡,壓根就沒這樣的問題,她這裡可是女兒太優秀,光芒太四射了,於是對於那些過的不如意的,就多了幾分憐憫之心。

柳蓉也樂得柳鍾氏過的寬心,不沾惹那些不幹凈小心眼的,歡歡樂樂,和和緩緩的,也大約是因為看出柳鍾氏的性子,太夫人和老侯爺才這麼支持柳鍾氏成為繼室,然後管理整個文定侯府。當然,這中間有一多半是柳蓉的原因,但是柳鍾氏的性子也有著一小半的原因,若又是劉大奶奶那樣的,估計太夫人是絕對不會願意的。

柳鍾氏一聽柳蓉的話,面上不禁一喜:「還是你想的好,我也好久不曾見六姐兒了,怪想念的,這二夫人也是,怎麼分了家後,就如此少走動。」

珊瑚聽了柳鍾氏的話,欲言又止。

柳蓉注意到,便對著珊瑚詢問了一下,卻原來是二老夫人幫了柳芙,也就是芙美人做事情,結果最後芙美人卻因為這件事情不得寵,整個人還都瘋了,這件事情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慢慢傳出去了,大家都覺得二老夫人那邊得罪了柳蓉,於是一整個家子的日子都越來越難過了。

「聽說前幾日六小姐就想來看三小姐,但是二老夫人不許,還被責罰了幾日,聽六小姐的奶娘說,責罰只給吃些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