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一章:上官煜vs柳蓉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所以一直沒讓來,這次若是有時間,是不是看看枕兒少爺。」 柳蓉聽冬兒提及那個總喊著要娶自己的小屁孩忍不住笑起,想到當初金鳳樓反賊來劫銀子的事情,這孩子也是受了驚嚇的,卻一直想著自己。便點了頭,...

上官煜眼睛微微一縮,眉頭不禁皺起,待得兩個丫鬟走過,隨即向另一個方向走去,直到看到一個落單的小丫鬟,才一把控制住,對著丫鬟詢問具體的情況。

小丫鬟哪裡認得眼前的人就是大將軍,被這麼一抓差點沒嚇壞了,都是閉著眼睛將上官煜的問題回答了的。

上官煜這才知道是太夫人和老侯爺說的柳蓉同他『定親』的事情的,再聯想之前聽到的太后賜婚的事情,上官煜大致的猜到可能的情況,那便是柳蓉拒絕賜婚,他當了擋箭牌。

照例說,上官煜應該為此不高興才是,畢竟這樣的事情毀了他的名聲,可上官煜猜測到具體的情況后,嘴角卻是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又對著小丫鬟詢問了一下柳蓉今晚住的地方,便將小丫鬟打暈送到旁邊的屋子中,免得在外面凍出好歹。

做完一切,上官煜便向小丫鬟指的方向躍去,他不知道,那地方雖然是柳蓉今晚會住的地方,卻是柳鍾氏的院子。

柳蓉這會則是開心的呆在柳鍾氏身旁,聽著柳鍾氏教導,看著柳鍾氏比以前豐盈的身材以及臉龐,還有嘴角帶的淺淺的溫和的微笑,柳蓉只覺得溫馨的很。

待得看到柳鍾氏做事情,便如同狗腿子一般跟在屁股後面,柳鍾氏便忍不住笑:「你呀,還是和以前一樣,沒個正形,真是一點都長不大。」

「在娘這裡,蓉兒才不想長大,一直都是孩子。」柳蓉撒嬌的開口。

柳鍾氏面上的笑容更深:「時間過的真快,一眨眼,你離開文定侯府都一年了多了,如今文定侯府好了,你到時候也回來住吧。」

柳蓉也不拂柳鍾氏的意思,柳鍾氏一開口便立刻點頭,不過她到底是忙碌。即便是住文定侯府,以後恐怕真正住的日子也不會多,不說西醫院的事情,就是太醫院的事情也夠她忙的腳跟不著地了。

柳鍾氏見柳蓉應下,眼底驚喜一閃而過,雖然知道柳蓉這段時日是住外面好,也是住外面才能走到如今這一幕。但是哪裡有捨得自己親骨肉在外面吃苦的,所以柳鍾氏雖然想表現的平靜。可到底是開心的不行:「就應該回來住嘛,這樣府邸里以後也熱鬧。」

柳鍾氏說著一頓,就開始對著貼身伺候的丫鬟珊瑚開口吩咐:「回來吩咐下去,和陳媽媽也說一聲,將以前九姑娘住的房間收拾出來,以後就讓三小姐祝」

柳鍾氏說著微微一頓又看向柳蓉:「不過那裡和二姑娘住的位置離的近,若是你不願意也可以換個地方。」

「她如今沒了娘親,你爹到底是個不靠譜的,還有個在外面只會惹是生非的哥哥,日子過的不如以前。你也就別同她介意以前的事情了,她如今,比以前要好多了,再不像以前那般驕縱了。」柳鍾氏不禁對著柳蓉認真的說道。

若是以前,劉大奶奶過了。鍾姨娘成了繼室,柳茗說什麼都肯定會鬧的天翻地覆,這一次卻是已經懂得幫襯著柳鍾氏了,讓柳鍾氏輕鬆不少。

人,總是在磨難,各種經歷中成長,蛻變。

柳茗是真的變了。這變化倒是往好的變了,也不再爭什麼,整個人的性子都平緩了,似乎有些信佛了。

柳蓉點頭同意,又說不介意,柳鍾氏才點頭,忍不住囑咐幾句,又念叨了幾句柳茗的情況,說到最後也忍不住嘆氣,如今性子好了又如何,到底是被劉氏給毀了一輩子。

柳蓉默默聽著柳鍾氏說的話,看著柳鍾氏越來越因為充實越來越明亮的臉龐,心中忍不住開心,她到這個世界,到底是做了一些她自己喜歡也嚮往的事情的,就比如同生母好好的相處……

若是上一世也如此,就好了,母親沒有因為救自己被車撞到,家裡慢慢和樂,爭取越過越紅火,若真是那樣,該多好。

「二姐那樣一直呆著也不好,不如將六姐兒接到附上來,讓六姐兒陪陪您也陪陪二姐姐,估計到時候也就會好了,多個孩子多些熱鬧。」柳蓉見柳鍾氏當了嫡母后,有了嫡母樣,又是個心軟的,怕家中的人過的不好的,忍不住建議道。

平日里嫡母死死的壓著庶女,亦或者前一任嫡妻的子女,那是自己的子女不夠優秀,所以也就擔心自己的女兒被比過去,而到了柳鍾氏這裡,壓根就沒這樣的問題,她這裡可是女兒太優秀,光芒太四射了,於是對於那些過的不如意的,就多了幾分憐憫之心。

柳蓉也樂得柳鍾氏過的寬心,不沾惹那些不幹凈小心眼的,歡歡樂樂,和和緩緩的,也大約是因為看出柳鍾氏的性子,太夫人和老侯爺才這麼支持柳鍾氏成為繼室,然後管理整個文定侯府。當然,這中間有一多半是柳蓉的原因,但是柳鍾氏的性子也有著一小半的原因,若又是劉大奶奶那樣的,估計太夫人是絕對不會願意的。

柳鍾氏一聽柳蓉的話,面上不禁一喜:「還是你想的好,我也好久不曾見六姐兒了,怪想念的,這二夫人也是,怎麼分了家后,就如此少走動。」

珊瑚聽了柳鍾氏的話,欲言又止。

柳蓉注意到,便對著珊瑚詢問了一下,卻原來是二老夫人幫了柳芙,也就是芙美人做事情,結果最後芙美人卻因為這件事情不得寵,整個人還都瘋了,這件事情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慢慢傳出去了,大家都覺得二老夫人那邊得罪了柳蓉,於是一整個家子的日子都越來越難過了。

「聽說前幾日六小姐就想來看三小姐,但是二老夫人不許,還被責罰了幾日,聽六小姐的奶娘說,責罰只給吃些粗糧,六小姐都瘦了。」珊瑚說的都忍不住心疼:「只是這些日子也確實是二老夫人府上不好過,一切用度都縮減了,聽說還動了二夫人的嫁妝。」

柳蓉還真不知道當初一直幫著自己的二奶奶如今竟是過的這般不如意,這麼一想,便吩咐冬兒給二夫人送些東西。想著終歸是治標不治本。

雖然不知道珊瑚說的真假,二夫人府上是不是因為自己才過的不好,但是過的不好是真,這原因也是要想辦法杜絕的,於是便吩咐冬兒記著明日給二夫人遞個帖子。

太妃是個和藹的,柳蓉告假出來的時候,便許了柳蓉三日假。所以也就不急著回去,正好趁著這時間。去看看二夫人。

冬兒一聽這個事情,也想起一件事情來:「枕兒少爺知道小姐安全回了京城,便一直想來看小姐,只是小姐這邊太忙了,所以一直沒讓來,這次若是有時間,是不是看看枕兒少爺。」

柳蓉聽冬兒提及那個總喊著要娶自己的小屁孩忍不住笑起,想到當初金鳳樓反賊來劫銀子的事情,這孩子也是受了驚嚇的,卻一直想著自己。便點了頭,讓冬兒安排第二天去看枕兒。

如此一說,便到了子時,柳蓉這才發現自己脫離了自己這個生活環境太久,也不知道是怎麼在這個時代活下來的。竟是這麼久沒同那些關係好的人接觸,每日一直忙碌著,待得這段時間折騰好了,閑下來,定還要去見見甄小姐,聽鍾姨娘說,對方可是經常遞拜帖,只是柳蓉這邊出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多的柳蓉都沒辦法處理這些日常生活上的事情。

甄小姐便是二夫人姐姐的女兒,當初那位甄夫人可還特地來看過柳蓉,還給過柳蓉一對赤足金手鐲,工藝可是十足的好,那時候在威北侯府差點被柳芙陷害,還是靠著這手鐲求了戲班子的班頭,才反將了柳芙一局,如今想起來,真真的遙遠。

「別的時間就算了,據說甄小姐過些日子誕辰,小姐應該去上一趟呢。」冬兒忍不住提醒道。

柳蓉除了同永城郡主一直走在一起,平日里又都是各種事情的忙碌,這些人情事物基本上都不曾回禮。好在府邸上那些平日往來送禮,都有姚管家仔細著了,不然還真不好說會怎麼樣。

柳蓉倒是挺著有些恍然,她真的在這個時代那麼久了,和那麼多的人產生了交集,這種淡淡的生活的感覺,在這一刻感受著,竟覺得柔柔的溫暖,還真是不錯。

到底是時辰晚了,說了這麼幾句,幾個人也真的都是累了,於是便各自回屋了。

一到屋中柳蓉就懶懶的伸了個懶腰,隨口對著冬兒吩咐打水,若是一年半以前,這樣的事情,她決計是沒現在這麼順暢的,果然,當主子當習慣了,得享受得習慣了,人會頹廢的。柳蓉想著不禁對著自己嗤笑起來,這才多大的功夫,難得有個閑空時間隨便遨遊一下精神空間,竟然文藝起來了。

冬兒卻是應了一聲快速就開心的快速離開了,自從金鳳樓反賊劫持的事情后,冬兒可是一直提心弔膽的,不是擔心柳蓉出這事,就是擔心柳蓉出那事,今日這麼靜靜的呆在文定侯府,聽著這些事情,就像所有的不好的都過去了,可將冬兒開心壞了,也讓她終於是舒舒坦坦的過了一下日子。

柳蓉看著冬兒的背影,心中有些小內疚,也有些小感激,雖然冬兒不是頂聰明的,卻是一直跟在她身邊最不離不棄的。

想著,柳蓉緩緩坐到床上,靠著床樑上,呼吸漸輕,卻是有些累了。

突然門口傳來一個大的聲響,門吱呀一聲關了,柳蓉以為是冬兒打水回來了,隨口吩咐冬兒將水放好,自己稍微再閉一會眼睛就洗。

「三姑娘好享受,就不打算和我解釋解釋,我這個當事人在不知道情況的狀態下怎麼突然多一個媳婦的事情?」

柳蓉聽到聲音心中一驚,雖然接觸的不是特別多,但是這個可惡的聲音她是怎麼都認得出來的,這是該死的上官煜的聲音。

不對,她肯定是做夢了,上官煜這會應該離開京城前往嵐玉門關,怎麼也不可能在文定侯府出現,果然是她這幾日在宮裡一直緊繃著精神太累了,偏偏又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柳蓉趕忙煩躁的開口:「都已經休息了,夢裡就別打擾我了,最多我醒過來的時候,早點讓永城郡主通知你,又或者明年一定在限定的時間內想到辦法讓你退我的親,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啦。這會就讓我好好休息一晚上吧。」

上官煜微微一愣,再看柳蓉忍不住笑起,沒想到柳蓉平日里這般足智多謀的形象,也能有這樣糊塗的狀態,臉龐的線條不禁柔和下來,緩步走到柳蓉身旁,好一會才開口:「既然都毀了我名聲,我怎麼可能讓你隨便舒舒服服就退親,那就罰你想辦法如何以最好的方式嫁給我吧。」

「果然是夢,上官煜那賤人肯定會讓我立軍令張,直接畫押發誓不得藉此假戲真做賴上他,不然直接懲罰。」柳蓉閉著眼睛滿足的說道,說完側身靠著床梁找了個更舒服的地方靠著。

上官煜卻是面上一黑:「果然不能對你態度太好,這明顯是自己也找虐受,那就別怪我一年後讓你不好過1

上官煜還等著柳蓉回答,卻發現這次柳蓉是真的睡實誠了,上官煜不禁無語到極點,這真的是能想出琉璃配方,想出競價拍賣這些東西的柳蓉嗎?他怎麼覺得壓根不像呢。

終於,上官煜望著柳蓉熟睡的臉望了一會,在外面響起的腳步聲靠近前快速離開柳蓉的房間,然後直接離開京城,追向陳立一行人。

冬兒回到柳蓉的屋子中見屋門緊閉著不禁疑惑,她之前因為要去給柳蓉取洗漱的東西,特地開著門,就是為了快一些,這會怎麼門關了呢,真奇怪。

冬兒忍不住搖頭進屋,待得看到屋中睡死的柳蓉,不禁想要哀嚎,大家閨秀決定不能這樣沒有坐姿站姿睡姿生活的,這樣真心會死的。

只是冬兒的哀嚎柳蓉是聽不到了,她現在正為了夢裡的上官煜終於離開了,換成了冬兒開心呢。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