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六十九章:我從來不是好人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不要接受這份嚮往,不然最後痛苦的會是自己。」 柳蓉前世雖然有過不好的閨蜜,但是也有過好的閨蜜,也因為這一點,她對那位閨蜜的事情即便如今,還是記得清楚。 她清清楚楚記得前世閨蜜自殺,入醫...

太妃宮中

柳蓉終於將要給太妃的食補都準備好了,親自端給太妃,又特地用銀針當著太妃的面檢驗了一遍確定沒問題,才讓太妃用食。

太子便一直跟在柳蓉身後,或許就是因為感覺到柳蓉的態度和以前的和善有些區別,所以一直跟著,本應該很難過柳蓉定親,他無法娶柳蓉的事情,可這會,卻發現更可怕的事情是柳蓉完全無視或者將他當做陌生人。

柳蓉自然注意到太子的狀態,心中不禁微微嘆氣,遇到太子這樣的人,她有時候也覺得有些壓力,這個世上最讓人壓抑的恐怕是有人對你好,你卻無法回報對方想要的。

終於等到太妃用完膳食,柳蓉才對著太妃提出要出宮,回家看看母親。

太妃想著柳蓉確實為了她的身體,在宮中有一些時日了,想了想,今日又剛剛被封為公主,恐怕有許多話要同家裡的人說,便准了。

太妃一答應,太子便也開口告退,太妃本不想答應,後來也不知道想到什麼便同意了,太子便跟著柳蓉一起向外走。

兩個人都走出太妃的宮殿,即將分兩個方向,太子終於忍不住叫住柳蓉。

柳蓉回頭看向太子。

太子看到柳蓉的目光便不知道怎麼開口,也或許這個世上必定會有一個人,是你心中明明有很多話想說,想表達,想靠近,也努力著做著這一切,但是待得真的給你這樣的你機會,你卻發現什麼都說不出來,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柳蓉對於太子來說,或許就是這樣的存在。

這樣的存在更多的不是愛,是嚮往。所以太子才會更擔心的是完全沒辦法靠近。

柳蓉看著太子一點都不像太子的模樣。以及帶著的那一絲拘謹,不禁有一點點的感動,若是太子太主動的去做什麼。就彷彿逼迫柳蓉,柳蓉或許會進而遠之。就如之前有些時候,但是面對太子現在這種狀況,柳蓉終於還是開口:「時辰不早了,太子該回去了。」

一聽柳蓉的話,太子不禁低下頭,卻是立刻聽到撲哧一聲笑聲,隨即快速抬頭。待得看到柳蓉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也跟著笑了,笑的有些傻,有些純。

柳蓉走近太子幾步。太子身旁的大宮女眉頭不禁皺起,但柳蓉卻是完全不在意這一點,只是走近看向太子:「太子,如今我也算是你妹妹了,怎麼樣。送你妹妹出宮一趟如何?」

太子眼睛一亮,整個人終於放鬆下來:「當然,妹妹要出宮,本太子肯定是要送的。」

柳蓉不再說什麼,便領著路向宮外走。太子後面跟著。

太子望著柳蓉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心中有一種祥和,這是小的時候在太子府,後來在宮中都不曾有的,或許就是因為這一點,他才真的很希望柳蓉在自己身邊,就那樣簡單的陪著自己,便能感覺整個人舒暢的在一個暖暖的地方。

或許,就這麼當兄妹也不錯呢,雖然不能一直一起,但是作為義兄妹,卻還是能每過一段時間見上一見的。

也許有一日,太子不會再滿足這些,但是這一刻,太子覺得似乎比平時離柳蓉要近一些,心卻是滿足的,便再沒想開口說些其他的,只是這麼平平靜靜的送著柳蓉離宮。

太子這邊的事情一發生,便傳到了皇上耳中。

知道太子親自送柳蓉出宮,還笑的開心,關係似乎比以前要好,皇上眉頭皺起。

李公公不禁開口:「皇上不必擔憂,柳蓉不是已經定親了,如今又是義兄妹,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話雖如此,但是朕擔心太子看不明白。」皇上沒將後面的話說出來,卻是提及其它事情來:「太子年齡也不小了,回來讓內務府準備些名帖,先給太子選個側妃吧。」

以柳蓉的性子,只要太子成親,應該就不會再有任何問題。

柳蓉可不知道皇上到了現在這種狀況還不放心,差不多走到內宮門,再不遠就是外宮門,便讓太子回去,然後一個人走。

只是沒走多久,卻是被伺候太子的宮女玲玉叫祝

柳蓉疑惑,喜惡她還是感覺的出來的,太子身邊的大宮女玲玉一直都不喜歡她,不過她也不在意罷了,所以這會對方突然轉回來,叫住她,叫她一陣訝異。

「為什麼讓太子送你,你都已經定親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對待太子。」玲玉的聲音有一點激動。

「我怎麼對太子了?」柳蓉不禁疑惑。

「太后賜婚,你卻說你定親了,太子派人查過,明明你沒同大將軍定親1玲玉看著柳蓉更加激動:「你分明是為了拒絕太子才說這樣的話的,既然拒絕了太子,為什麼又讓太子送你出來,這不是又給太子一絲希望,勾著太子的心是什麼1

「太子對你那麼好,你為什麼要這樣傷害太子1

聽到玲玉的話,柳蓉不禁一愣,沒想到太子竟然派人仔細查過這件事情,不禁有一絲內疚,不過同大將軍定親可是她在太后同皇上的面前說的話,自然不能者會否定掉:「你在說什麼,我完全不明白。」

玲玉氣的指著柳蓉就要大罵。

柳蓉卻是已經轉身繼續走,一邊走卻是一邊開口:「玲玉姑姑既然有這閑工夫,便再替太子送我一程,正好送到外宮門吧。」

也不等玲玉跟上來,便彷彿自言自語的開口:「說起來,太子是個不錯的人,也幫過我許多,好人不應該狠狠傷害,若是能溫和平靜的相處,何必如同仇人相見呢。」

「況且溫開水似的慢慢變涼變淡,總比一下子用冰水刺激來的好。」柳蓉說著彷彿想到什麼有些失笑:「更何況他可是太子,我怎麼也應該巴結一下吧。」

玲玉有些失神的看著眼前如同精靈有些俏皮,和平日里見到的平淡模樣完全不一樣的柳蓉,似乎有些明白太子為什麼喜歡柳蓉一般,但還是開口:「既然太子好,為什麼不隱瞞定親的事情,就由著太后賜婚呢。」

玲玉這片刻也反應過來,沒再像之前那樣說話,宮中是最注重言辭的地方,若是一不小心說錯幾句話,可都是可能要命的。

雖然她很不喜歡柳蓉,但到底柳蓉是太子喜歡的。

「人是好,卻不一定適合當相公,一國太子,也許以後會是一國君主,他不可能完全屬於另一個女子,國家朝堂都不許。」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聲音變低:「何況一個側妃,以後要同人爭風吃醋,說不定一不小心就玩完,我一個現代人何必呢。」

柳蓉後面的聲音,玲玉幾乎聽不到。

柳蓉卻不等玲玉開口,又對著玲玉開口:「說起來,我最近給太妃看診,有些空閑的時間,便不斷的思考。於是我發現一個問題,那便是每個人都會嚮往一些自己從不曾擁有的東西。比如軟弱的人就特別嚮往堅強的人,脾氣溫和的人就嚮往那些不輕易饒恕別人的人,只是因為自己身上沒有罷了。」

柳蓉突然開口,卻是讓玲玉一陣莫名其妙。

柳蓉卻不管玲玉的不解,顧自繼續說道;「但是如果有一個人,是因為嚮往這樣一樣東西到你身邊,而你身上事實上沒有這個特質,說不定還是完全相反的,而且你們彼此性格還是相近的,就千萬不要接受這份嚮往,不然最後痛苦的會是自己。」

柳蓉前世雖然有過不好的閨蜜,但是也有過好的閨蜜,也因為這一點,她對那位閨蜜的事情即便如今,還是記得清楚。

她清清楚楚記得前世閨蜜自殺,入醫院蒼白的臉。

自殺的原因便是遇到了一個一直嚮往著她,最後她因為感動接受的男人。

那男人因為認為這位閨蜜美麗堅強,於是嚮往著,越嚮往便越小心翼翼的呵護,結果便是這位閨蜜感動了,最後接受了這份感情,還付出了一切,不顧家人反對堅持的繼續走到一起。

結果不是皇子和公主一起幸福的生活,而是在家人反對后不久便出現問題。

沒有家庭的支持,女人就彷彿沒有依靠的浮萍,總是希望從男人那裡得到一點力量。於是男人發現那位閨蜜不像自己嚮往的,在柳蓉閨蜜和家裡斷了一切關係后,同那位閨蜜說……

「我忘不了我以前暗戀的人……」

「我沒覺得我對你好……」

「一切都只是你說的我對你好……」

否定了曾經美好擁有過的一切,也否定了她閨蜜的所有認知。

她永遠也忘不了閨蜜被救醒后嚎啕大哭說著那些話的模樣,後來閨蜜走了,離開了那個城市,只留給她一句話,千萬不要和太嚮往自己的人一起,不會幸福的。

柳蓉帶著太子的宮女玲玉不知不覺走到了外宮門,柳蓉終於轉身看向太子的宮女玲玉:「好了,便送到這裡吧。」

玲玉皺眉。

柳蓉也不看玲玉,轉身向外走,只是走不幾步,便傳來柳蓉的聲音:「若是我在污穢的地方,也會耍手段,也會狠心害人。」

我不是太子嚮往的人,特定的環境下,也會為了自保害人,就如同不想鍾姨娘過的不好,離間冬兒和劉大奶奶,最後看著劉大奶奶被冬兒一點點毒死一樣。

她並非好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滿足自己,讓自己有目標不茫然,生活充實,還能開開心快快樂,僅此而已。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